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五十四回恶蛊即恶蛊 绿长老恶意建恶蛊阵无形本无形 笑和尚无心失无形剑

《第五十四回恶蛊即恶蛊 绿长老恶意建恶蛊阵无形本无形 笑和尚无心失无形剑》[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辛辰子才一现身,便朝洞内举手喝道:「洞中道友,何不现身出来相见?」连喊几声,不见答应,渐渐有些不耐。先是脸上现出怒容,末后好似想了一想,又勉强忍住,改说道:「道友在此修炼,我本不合入洞扰闹。但是为事所逼,须借贵洞用上三日,事成之后,必报大德,暂时惊扰,请勿见怪。」说罢,他见仍无应声,便盘膝打坐起来。
2 辛辰子自在唐石手中漏网之后,情知长此避逃,终必遭绿袍老祖毒手。不如趁他金蚕蛊尚未炼成,心无二用之际,下手一拼,还可死中求活。特借了几件法宝,赶到此间。见这洞正合行法之用,入洞一看,先就闻出生人气味,却看不见一丝踪影。起了疑心,不敢停留。
3 及至往别处飞行了一阵,虽有许多洞穴,俱无这里隐秘合适。又因先时闻出的气味,不似以前同党和仇敌设下的机关,以为是隐居修炼之士,想回来看看动静。如果所料不差,自己正缺少帮手,能得那人相助更妙。不然,或者将他除了,或者彼此言明,两不侵犯。所以二次又回进洞来,施展妖法,想查出那生人踪迹。
4 谁知转了好一会,仍无徵兆。换了别人,定以为误认。可是辛辰子嗅觉最灵,明明闻著那生人气味就在左近,偏偏查看不出,只得收了妖法,又打招呼。及见通统无效,如非穷途危难,普通隐形之法,他原不放在心上。
5 若在平日,辛辰子早就发威逞凶,用最狠毒的妖法,禁制洞中之人现身出来。无奈自己已成惊弓之鸟,这里又密迩仇敌,不敢再树敌结怨,忍了又忍。如是另寻洞穴,布置妖法,再没这般隐秘合适之所。如就用本洞,那生人决非绿袍老祖一党,自己有妖法异宝护身,也非普通剑仙所能伤害。但是自己行法之际,却伏著一个外人在暗中窥伺,终是不妥。
6 踌躇了好一会,才决定仍与洞中之人打个招呼,一边小心提防,姑试为之。如果洞中之人是个隐居修炼、独善其身之士,不来干涉,再好不过;否则自己即用妖法将洞口封锁,他如轻举多事,说不得只好和他决个胜负便了。
7 笑和尚、金蝉见辛辰子独自捣鬼,看不见自己,只是好笑,艺高人胆大,并未放在心上。若非记著柬帖「以毒攻毒」之言,依笑和尚心思,还想在暗中戏耍他一番。
8 辛辰子才一坐定不久,便从身后取出七面妖幡,将手一指,七道黄光过处,一一插在地上。又取出一个黑网兜,挂在七面幡尖之上。口中念念有词,喝一声:「疾!」幡和网兜突然由地而起。后面四根幡高与洞齐,前面三根只齐洞口一半,将那网兜撑开,恰似山中猎人暗设来擒猛兽的大网。
9 网撑好后,辛辰子站起身来,披散头发、赤身露体、单手著地,口中念咒,绕著幡脚疾走。顷刻之间,便见幡脚下腥风四起,烟雾蒸腾。若在旁人,早不见妖人形影。似这样约有三四个时辰,又听一声怪啸,一溜绿火,往洞外一闪,满洞烟云尽都收敛,连人带幡,俱都不见。
10 金蝉用慧眼定睛一看,妖人虽走,七根妖幡仍然竖在地上。幡头上有一层轻烟笼罩,连带网兜俱未携走。知是妖人弄的玄虚。这里离百蛮山阴风洞少说也有三四百里,妖人法宝却在此地施为,猜不透是什么用意。二人正想低声商议,
11 金蝉猛往洞口外一看,忙说道:「师兄,外面天都快明了。」
12 一句话将笑和尚提醒,才知只顾看妖人行法,忘记天已不早,一著急,拉了金蝉,驾遁光往外便飞。
13 金蝉一见笑和尚飞得太急,因妖人设下的妖幡妖网在侧,昔日在慈云寺尝过妖法厉害。连话都不及说,忙将双肩一摇,身旁霹雳剑化成红紫两道剑光,护著自己和笑和尚全身,由幡网中同往洞外冲去。
14 耳旁只听嘶嘶两声,当时并未在意。出洞一看,果然五月天气,天色已渐微明。
15 金蝉一面飞行,一面对笑和尚道:「可笑妖人枉自捣了半夜鬼,费了多少心神,他那妖术邪法竟无多大用处。」笑和尚问是何故,金蝉便将前事说了。
16 原来笑和尚的目力不如金蝉,竟未看出妖人的妖幡尚在。一听金蝉说洞外天明,才知妖人已走,恐怕迟去误事,忙著往外飞遁。若非金蝉机警,说不定便许中了妖法暗算。
17 笑和尚道:「起初我还小看妖人,以为本领不甚出奇,谁知那妖法竟这样厉害,连我都未看出。以为时间还早,仗著我们飞行迅速,打算与你商量几句,再随后追赶。当时我只见洞外黑乎乎的,听你一说天明,才想起你二目被芝仙舐过,已能透视尘雾,忙著飞走。
18 「见你展动霹雳剑,还以为是一时技痒,却不想妖幡还在,据我看,妖人将妖法设置在远处洞穴之内,必是想用诱敌之计,将仇敌引来,陷入网内。那妖幡、妖网敢与老妖为敌,决非寻常。你那霹雳剑原是峨嵋至宝,我两人既未被妖法困住,妖人法宝必然被你飞剑所毁无疑了。」
19 正说之间,金蝉忽喊:「师兄快看妖人!」
20 笑和尚举目一看,前面天空云影里,隐约有一星星绿火闪动,连忙催动遁法,往前追去。
21 不多一会,已追离百蛮山主峰不远。眼看快要追上,那一溜绿火忽从云层里陨星坠落一般往下泻去。二人跟踪飞将下去一看,下面正是昨日所见的花田。就这一夜工夫,田中金草竟然长成,映著朝阳,闪起千顷金波。崖壁上彩烟缕缕,徐徐吞吐。四外静荡荡的,一点声息都没有。
22 再看辛辰子,业已不见踪迹。正在留神观察,忽见崖上左面圆洞,有一条人影一晃。连忙飞近洞前一看,这三个圆洞里面,各有一个妖人打坐。中洞妖人,正是那绿袍老祖。细颈大头、须发蓬松、血盆阔口、獠牙外露,二目紧闭,鼻息咻咻,仿佛入定已久。他身旁俱是烟雾围绕,腥气扑鼻。
23 笑和尚心想:「妖人在此入定,正好趁此时机,去斩文蛛。柬帖上虽说文蛛藏在阴风洞底,不知是否就从此洞入内?」正在寻思,忽见辛辰子从左侧洞内飞身出来,手中拿著一面缨络垂珠、长有三尺的幡幢。
24 辛辰子对著崖壁才一招展,腥风大作,便听吱吱之声。广崖上万千小洞穴中,成千累万的金蚕,似潮涌一般轰轰飞出,直向那面幡幢扑去。辛辰子更不怠慢,口中念念有词,将手中幡幢往空中一抛,发出十丈方圆烟雾,裹住一团红如血肉的东西。电闪星驰,往他来路上飞去。
25 那些金蚕如蚁附膻,哪里肯舍,轧轧吱吱之声响成一片。金光闪闪,遮天盖地,纷纷从后追去。金蚕飞走,不多一会,左洞一声怪啸过处,飞出昨日所见的断臂妖人唐石。抬头往空一看,见金蚕全都飞走,不由慌了手脚。
26 唐石忙飞身进了中洞,见绿袍老祖入定未醒,急得口中连连发出怪声。顷刻之间,又由中洞内飞出二三十个妖人。
27 一个问道:「师兄何事,这般著急呼唤?」
28 唐石急道:「祸事到了!师父的金蚕,全被人引走。师父入定醒来,我等性命难保,还不快追!」
29 众妖人闻言,俱往崖上看了一眼,不约而同怪啸一声,全都飞起高空。只见尘沙漫漫,烟云滚滚,宛如一阵旋风,簇拥著一天绿火,直往来路追去。那辛辰子埋伏在洞侧崖壁之下,始终未被人发现。
30 众妖人走后,唐石倏地浓眉倒竖,目露凶光,将足一顿,待要飞向中洞。刚刚飞至洞口,又似有所顾忌,拨转头似要飞走,身才离地,辛辰子也随著跟踪而起。
31 这时,崖洞中只有绿袍老祖与右洞西方野佛入定未醒。依了金蝉,恨不能乘机下手,将这两个妖孽杀死。
32 笑和尚细心,早看出唐石昨日无辜受了荼毒,怀恨在心。适才命许多同门去追金蚕,自己却置身事外,便知他不怀好意。看他欲前又却,并未下手。这种妖人,居心狠毒,有甚师徒情义,分明知道厉害,顾忌不敢下手。
33 又因绿袍老祖虽然入定,满身烟雾,似有防备,仍以慎重为是。辛辰子引走金蚕,并不逃走,必是想盗文蛛。柬帖又有「逢石勿追,以毒攻毒」之言,只须跟定辛辰子,便知文蛛下落。
34 笑和尚正向金蝉示意拦阻,谁知唐石一去,辛辰子也跟在身后。虽出意料之外,诚恐稍纵即逝,不假思索,便也随后追赶。
35 当下辛辰子跟定唐石,二人又跟定了辛辰子,刚刚飞过那座孤峰,忽见辛辰子朝前面唐石打了一个招呼。
36 唐石回头一看,见是辛辰子,先要变脸动手,猛一寻思,将手一招,双双落了下去。
37 二人也隐身跟下,才一落地,便听唐石道:「我早猜那金蚕是你放走,如今我你同病相怜,再不逃走,早晚也遭毒手。那文蛛有三个藏处,惟有一处,在他打坐的石头底下风穴之内,有法宝封锁,只恐你盗走不了。
38 「可笑他心肠狠辣,当时只顾将师文恭害死,取了人家尸体,接续全身。没料师文恭原是中了天狐白眉针,竟被老妖接来。每日一交寅卯辰三时,白眉针在两腿穴道中作怪,痛痒酸辣,一齐全来。要盗文蛛,正是时候。但是文蛛藏处与藏养蚕母的洞穴相通,那金蚕虽未炼成,已甚厉害,我只不明白你用什法儿能将它们引出?」
39 辛辰子道:「我此次前来,原是以死相拼,相机行事。昨日已来过一回,见你吃他荼毒,万没料到你会和我做一路。那些恶虫已被我一网打尽。承你好意相助,指引明路,少时待我大功告成,再作细谈。」
40 突有异声传来,辛辰子猛然抬头一看,不由大惊失色道:「恶虫飞回,红发老祖法宝被人破去,如何是好?」
41 笑和尚闻言,果见远方云空中,有一丛黄光绿火波动。正在观望,猛觉金蝉拉了他一下,转身再看两个妖人,业已不见。
42 原来辛辰子和红发老祖门下姚开江、长人洪长豹俱是至好,洪长豹将师父的化血神刀、天魔聚毒幡和五淫呼血兜偷来转借。自红发老祖将化血神刀取回后,辛辰子自知不是绿袍老祖敌手,只得设法暗中下手,将五淫呼血兜布置在洞中。
43 不料笑和尚、金蝉二人已先在洞中隐身。辛辰子报仇心切,以为洞中之人是别派中隐居岩穴的炼士,又仗著法宝厉害,未曾顾忌。金蝉的霹雳剑虽然不如紫郢剑,也同是当年长眉真人炼魔除邪之宝。自赐与妙一夫人,更经多年修炼,已是百邪不侵,无意中遇见克星,竟将他借来的五淫兜破去。
44 辛辰子哪里知道?先趁著绿袍老祖入定之际,用妖法将金蚕一齐引走,自己再安安稳稳盗取文蛛,得手之后,回往原处。那些同门妖人,除了唐石一人还可与他支持外,馀人本不是他的对手,何况又有两件厉害法宝在身。说好便好,说不好,索性一齐除去,虽不能当时便将绿袍老祖制死,也可去掉他身边的羽翼。
45 偏巧又看出唐石也要背叛,更是心喜。二人见面之后,算计时间还早,辛辰子正劝唐石和他一同背叛。唐石也知恶师心毒,单是逃避,迟早不得善终。
46 二人话还没说几句,猛见天边金光闪动,仔细一看,金蚕业已飞回。辛辰子知道五淫兜定被别人破去,好不咬牙痛惜,暴跳如雷。情知事已紧急,许多昔日同门必然回来,将绿袍老祖惊醒;蚕母回穴,更是无门可入,文蛛不能到手。被绿袍老祖知道行径,再想得手,岂不万难?
47 依了唐石,原主慎重,暂时避开,改日下手。辛辰子哪里肯听,事已至此,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说不得只好孤注一掷,狞笑一声,往广崖那面便飞。
48 笑和尚、金蝉二人自是不舍,也双双随后追赶。身才离地,便听身后一声惨呼,金蝉回头一看,大小两溜绿火,正往孤峰之下投去。
49 金蝉知道那两溜绿火,有一个是唐石所化,怎会多出一个妖人,自己当时竟不曾看见?正想之间,无形剑遁迅速,已追离辛辰子背后不远。眼看辛辰子并未觉察二人跟在身后,径投中洞,望著烟雾环绕中的绿袍老祖,咬牙切齿。戟指低骂了两句,急匆匆转过身后,钻入一个形如七星的小洞下面去了。
50 笑和尚、金蝉二人连忙跟踪而入,只见下面黑沉沉,腥风扑鼻,深有千寻。
51 二人初入虎穴,莫测高深,只跟定前面那溜绿火往前游走。在黑暗中转了不少弯子,末后转入一个其形如篓的甬道,忽闻奇腥刺鼻,尽头处有一个深窟。窟口挂著一面不知什么东西织成的妖网,彩雾蒸腾,红绿火星不住吞吐。
52 二人定睛一看,正是那妖物文蛛,四只长爪连同腹下无数小足,紧抓在那面网上,似要破网飞去。这时辛辰子已经现身出来,离窟口三五丈远近立定,身上衣服业已脱尽,正在赤身倒立,念咒行法。
53 那文蛛一见生人到来,早又张开尖嘴阔腮,露出满嘴獠牙。呱呱怪叫起来,声音尖锐,非常刺耳。金蝉尚是初见这种丑恶体态,不禁骇然。
54 笑和尚情知这种毒鲛蛇涎结成的妖网,专污正教法宝飞剑,不敢下手,只好静等辛辰子的机会。只须他将妖网一破,再在暗中出其不意,连辛辰子带妖物一齐斩杀。
55 眼看辛辰子使完了法,站起身来,手指处一道绿光火焰,粗如人臂,直往网上烧去。那妖物正在怪叫挣扎,不大耐烦,一见绿光飞到,啸声愈加凄厉。猛地将口一张,从网眼中喷出万朵火花,将那绿光迎住,两下相持,忽前忽后,约有半个时辰。
56 辛辰子想是知道时光紧迫,只急得抓耳挠腮,满头大汗。笑和尚见辛辰子不能得手,虽说潜形遁迹,不怕妖人看见,到底身居危境,也是非常著急。
57 只有金蝉年幼心高,并不怎么顾忌,反倒看著好玩。猛地失声说道:「师兄,这样等到几时,我们还不下手?」
58 辛辰子百忙中闻得黑暗中有人说话,吓了一跳,以为中了绿袍老祖的道儿。心慌意乱,长叹一声,把心一横,先收回那道绿光。咬破舌尖,一口血随口喷出,化成一道黄烟,笼罩全身,直往窟口扑去,伸手便要摘网。
59 金蝉一句话将笑和尚提醒,猛想起自己身边现有矮叟朱梅的天遁宝镜。立时取了宝镜,交与金蝉,自己收了无形剑遁,准备运用剑光下手。
60 辛辰子原知绿袍老祖妖法厉害,所有宝物全都能发能收,所以先时不敢去摘。及见阴火无功,在这双方张弓待发、时机转瞬即逝之际,不得不拼死命连网带妖物一齐盗走。
61 金蝉迫不急待,也将镜袱揭开,口念真言,道声:「疾!」一道五彩金光,匹练长虹般,也已罩向网上,登时烟云尽灭,光焰全消。
62 那妖物文蛛也似遇见克星,抓伏网上,闭著一双绿黝黝的双目,口中不住怪叫,毫不动弹。辛辰子忽见一道金光一闪,现出一个小和尚和一个幼童。认得那小和尚曾在天蚕岭盗文蛛时见过,剑术甚是了得。尤其是那幼童,手上拿著一面宝镜,出手便似一道五彩金虹,照得满洞通明,烟雾潜消。
63 辛辰子知道来者不善,未免有些心惊。猛一转念:「何不趁著眼前时机,抢了文蛛逃走?」说时迟,那时快,辛辰子已将鲛网揭起半边。一见文蛛如死去一般,并不转动,心中大喜,正要往前扑去。
64 忽听脚底下鬼声啾啾,冒起一丛碧绿火花。辛辰子知道中了仇人暗算,顾不得再抢文蛛,正待飞身逃走,已被那一丛绿火当头罩住。同时觉著脚底下一软,地下凭空陷出一个地穴,似有什么大力吸引,无法挣脱,活生生将辛辰子陷入地内去了。
65 这里笑和尚全神注定辛辰子,准备他从妖网之内将文蛛抱出,便飞剑过去,一齐腰斩。见状便知不妙,猛觉眼前五根粗如人臂的黑影,屈曲如蚓,并列著飞舞过来。正待先将身形隐起,将身剑合一,身子已被那五条黑影绞住。
66 笑和尚一著急,大喝一声,索性用剑光分出迎敌。谁知眼前起了一阵绿火彩焰,闻见奇腥刺鼻,自己飞剑竟失作用,身子又被几根蛇一般的东西束住。才知飞剑被污,身已被人擒住。
67 笑和尚方看清那是只瘦长大手臂,手后正是碧眼蓬头的妖人绿袍老祖。又见一道金色长虹照将过来,金光影里,妖人绿眼闭处,手也随著一松。
68 笑和尚连忙用力挣脱,那大手想也畏惧镜上金光,竟然疾如蛇行,收了回去。笑和尚已被妖人大手束得周身生疼,喘息不止。金蝉忙著跑了过来,刚将笑和尚扶好,地下鬼声又起。先是一丛绿火彩烟过处,那封藏文蛛的怪洞,忽然往地里陷落下去。如石沉水,一点声息全无。接著满洞绿火飞扬,四壁乱晃,脚底虚浮,似要往下陷落。
69 笑和尚见事危急,忙喊:「蝉弟快快带著我将身飞起,我飞剑已被邪法污损了。」
70 金蝉刚刚扶著笑和尚将身飞起,果然立脚之处又陷深坑,脚底火花如同潮涌。
71 光影中隐隐看见绿袍老祖张开一张血盆大口,眼露凶光,舞摇长臂,伸出状似簸箕、形如鸟爪的手,似要攫人而噬。
72 金蝉不敢怠慢,连用霹雳双剑护著全身,手持宝镜照住坑穴。穴内万千火花被金光一照,便即消灭。叵耐妖法厉害,灭了又起。下面绿火彩烟虽被天遁镜制住,可是四外妖火毒烟又渐渐围绕上来。这时地洞中方位变易,已不知何处是出口。
73 相持了好一会,笑和尚知道妖人厉害,暂时虽擒不住自己,必然另有妖法,迟则生变,好不著急。及见四外火烟虽然越聚越浓,却只在二人两三丈以外围绕,并不近前。
74 笑和尚情急生智,悄声嘱咐金蝉:「火烟不前,说不定便是霹雳剑的功效,你一双慧眼,能烛见幽冥。何不权拼万一之想,冒险觅路逃生,死中求活?」
75 金蝉原是全神贯注绿袍老祖,恐他乘隙冲起,抵敌不住。惊慌忙乱之中,竟忘了逃走之路。这一被笑和尚提醒,才定睛往四外一看。火烟中依稀只左侧有一条弯曲窄径,仿佛来时经行之路。馀者到处都已陷落,四外都是火海烟林,一片迷茫,无路可通。
76 金蝉再将宝镜舞起,一团霓光,光照处,火烟消逝,路更分明。
77 笑和尚忙喊:「快走!」
78 金蝉运用真气,大喝一声,直往外面冲出。才飞走了不远,便听后面山崩地裂一声大震。二人哪敢回头,慌不择路,有路便走,居然飞离穴口不远,金蝉慧眼已看见穴外天光。就在离出穴还有两三丈远近,忽见眼前数十点黄影,从两旁壁上飞扑上来。
79 金蝉见那东西并不畏惧天遁镜上金光,大吃一惊。恐有闪失,将手一指,先分出一口雄剑上前迎敌。一道红光闪过,只听吱吱连声,数十道黄星,如雨般坠落,并不济事,才略放心。身临穴口,刚要飞出,又见有数十条彩缕在穴上飞动,忙将宝镜一照,悉数烟消。
80 金蝉赶忙趁势飞了出去,一眼看见外面天空,似穿梭一般,飞翔著二十四个妖人。只为首之人不是唐石,却换了红衣蛮僧雅各达。各拿一面妖幡,彩丝似雨一般从幡上喷起,已组成了一面密密层层的天幕。
81 众妖一见二人出穴,齐声怪啸,二十四面妖幡同时招展。那面五彩天幕,映著当天红日,格外鲜明,被妖法一催动,渐渐往二人头上网盖下来。
82 二人见势不佳,因知妖网一定厉害,想起昨日曾经看它在生门上留有空隙,欲待寻著飞出,省得以身试险。定睛细看,果然西面角上有一个小洞没有封闭,只是相隔甚远。正要驾剑光飞冲过去,忽听后面怪声。回头一看,绿袍老祖同了几个手下妖人,已从穴内飞出,现身追来。
83 一丛绿火黄烟,如飘风一般涌至,相隔二十丈远近。绿袍老祖长臂伸处,千百朵绿火星飞拥而至。同时那五彩天幕,已离二人头上不过两丈。金蝉用天遁镜上下左右一阵乱晃,后面绿火虽能暂时抵住,镜上金光照向天幕,却并无动静。
84 眼看天幕越低,将及临头。烟火中绿袍老祖用一只手挡著头面,另一只长手不住摇晃,就要抓到。四外妖人,也都包围上来。二人只凭一面天遁镜护住全身,顾了前后,顾不了左右。稍一疏虞,被妖火打上,便有性命之忧。
85 耳听绿袍老祖猛然两声怪啸,四外妖人忽然分退。由绿袍老祖身旁飞出三道灰黄色匹练,直往二人卷去,天幕也快要罩到二人头上。
86 笑和尚知道再不冒险冲网而出,绝没活路,忙叫:「蝉弟快走!」
87 金蝉先也是怕两口飞剑被妖人彩幕所污,及见存亡顷刻,把心一横。用丹田真气大喝一声,驾著红紫两道剑光,冲霄便起。剑光触到网上,仿佛耳边嘶嘶几声。及至飞起上空,那天幕竟被霹雳剑刺穿了一个丈许大洞,彩丝似败绢破绢般四外飘拂。
88 绿袍老祖以为这两个小孩已是网中之鱼,虽然被他刺死许多蚕母,自己却可得著两个生具仙根的真男,作一顿饱餐,还可得那面宝镜。正在又怒又喜,万没料到来人虽然年幼,飞剑却这般厉害,竟然不怕邪污,破网而去。
89 绿袍老祖又惊又恨,暴跳如雷,怪啸一声,率了手下妖人,破空便追。笑和尚、金蝉见后面满天黄烟妖雾,绿人星光,如风卷残云般赶来。哪敢迟延,急忙催动剑光,如飞遁走。无奈笑和尚不能隐形潜迹;霹雳剑虽然迅速,云空中现出红紫两道光华,正是敌人绝好目标。
90 绿袍老祖狠毒凶恶,蚕母被戮,吃了大亏,哪里肯舍,只管死命追赶。转瞬之间,已追离昨晚投宿山洞不远。二人在空中偶一回望,别的妖人飞行没有绿袍老祖迅速,俱都落后。只剩绿袍老祖一人,业已越追越近,烟光中怪声啾瞅,长臂摇晃,眼看不消片刻,就要追上。
91 正在危急万分,忽见脚下面腥风起处,一片红霞放过二人,直往后面飞去。二人又飞出去有百十里远近,渐渐听不见后面声息,觉著奇怪,这才回身看去。遥见远远天空中,适才所见那一片红霞,已和后面追来的绿火黄烟绞作一团。光烟潋滟,翻腾缭绕,宛如海市蜃楼,瞬息千变,知道妖人又遇劲敌。
92 适才所见红霞,虽然逃走匆忙,不及细看。但是色含暗赤,光影昏黄,隐闻奇腥之气,定是一个妖邪之辈。不知为何帮助二人,反与妖人火拼,甚是不解。金蝉还想稍往回飞,看个动静。
93 笑和尚飞剑被污,心乱如麻,又痛又惜,急于寻觅地方,拆看第二封柬帖。那一片红霞虽说相助自己,也不一定是好相识,再要抵敌不过,又生意外。当下催著金蝉飞走,直飞到云贵交界的绝缘岭,看妖人并未追来,才行落下。
94 二人先寻了僻静之处,打开柬帖,一看柬帖所说,已不似第一封严厉。
95 原来笑和尚三劫将临,所幸根行甚厚,并非不可避免。第一次到百蛮山阴风洞,如果守定时间,不预先前去探看。便不会先在洞穴中遇见辛辰子,无心中被金蝉破去他的五淫兜。辛辰子必在第二日早起,用五淫兜将百万金蚕恶蛊一网打尽。
96 那时笑和尚、金蝉也按照时间赶到。金蚕蛊因绿袍老祖用精血妖法修炼,虽未炼成,已是息息相关,金蚕飞走,必然警觉,跟踪追去。笑和尚、金蝉恰好乘虚而入,就由他坐处飞身到阴风洞底风穴之内,寻见文蛛,先用天遁镜破去封锁,再用飞剑,便可将它除去。
97 只因一时过于小心,上来便错了步数。后来又只顾从辛辰子、唐石二人身上得点虚实。刚跟在辛、唐二人身后,飞走不多一会。绿袍老祖以为辛辰子只能将金蚕引走,并不妨事。还不知他借有红发老祖的五淫兜,想给他一网打尽。仗著有法收回,自己又正当白眉针在身上按时作怪之际,不能归窍,功亏一篑。绿发老祖便用第二元神紧随辛、唐二人身后。
98 一来笑和尚、金蝉隐身潜形,没有被他发现;二来绿袍痛恨辛辰子切骨,情知他逗留不走,必是为了文蛛,不得已他和唐石一同入洞,自投罗网。及见唐石虽学辛辰子叛师,胆子却不大,并不敢去。知道辛辰子只要一入洞,便难逃走。却不愿便宜了唐石,那辛辰子一走开,先将唐石制住。
99 这时众妖人已用妖幡将金蚕招回,绿袍老祖收了金蚕,将众妖人一一嘱咐布置妥当。然后飞入阴风洞底,由外自内用妖法层层封锁。到了洞底一看,辛辰子正在施为,想破他的妖网。
100 绿袍老祖强忍怒气,也不去惊动他,只在暗中运用第二元神,附在文蛛身上,放出妖火,和他支援。挨到本身痛苦时间过去,才将元神归窍,二次入洞。又发现正教中还有两人,不知何时闯入,虽然年纪不大,本领却甚高强。
101 内中有一个手持一面镜子,发出五色金光,已将文蛛制伏不动。绿袍老祖一见大怒,先用妖法将辛辰子擒了。见笑和尚立得较近,便将玄牝珠运用元神幻化大手抓去。
102 笑和尚的无形剑在同辈门人自炼的飞剑中自然数一数二,但到底年轻,功候未纯,不是玄牝珠的敌手。见大手抓来,忙用飞剑抵敌,一照面,便被妖法污损,还了原质。
103 那剑本是苦行头陀采用西方太乙精英千锤百炼而成。还算笑和尚机警,连忙收住,剑虽失了效用,未曾脱手失去。
URN: ctp:ws75977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23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