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續金瓶梅

《續金瓶梅》[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銀姐送在王爺宮裏,如今做了嬪妃,他吃了一個守備的俸,打著黃傘,滿東京誰不怕他。
2 只落得俺們,窮得通不像了。」
3 看了看伯爵,穿著一領藍布破直裰,袖子少了半截,油透的氈帽,卷著沿邊,皮掌的蒲鞋,只纏了一條腳帶。
4 舊日油光的胖臉,瘦得尖長了。
5 滿臉的愁紋,一鼻凹灰,恰像幾日沒有飯吃的。
6 道:「二爺,你如今坐著等誰哩?」
7 伯爵想了一想:「如今說是我窮了,這小忘八怎肯招惹我上門,不如且騙他一騙。」
8 望著鄭春道:「我這一向在東昌府和一個布客來賣布,有五百兩銀子本錢,他聞你家愛月兒,待來尋個婊子。
9 我百忙裏想不起你家門首住在哪裡。
10 到了廟裡等等這布客,至今還不到,因吃幾盅早酒,醉了,就睡著了。」
11 又問道:「如今構欄還有幾家?
12 韓金釧兒、賽玉兒、一秤金兒,都還在那裡住?」
13 鄭春道:「二爺你不知道哩,當初這構欄四五十家,少說也有百十個姐兒,如今還沒有十數家子。
14 都是兵亂後搶得人亡家破,一只鍋也沒有,才來這裡住著。
15 時時怕縣裡叫去當差,答應這來往營裡的爺們。
16 但有些身分的,俱躲在鄉村裏熟人家去了。
17 俺家愛月,從那年金兵破城就搶去了,只有俺姐姐鄭愛香,今年也三十多歲了,單單支著這個門戶。
18 俺媽媽是楊梅瘡結毒發了,全下不得炕。
19 如今年景荒亂,哪討個嫖客?
20 這些兵來養馬的,每日來闖門子,大刀背打著要酒吃,白白地坐了房,誰可見個錢麼。
21 俺姐姐病好了,也要離了這構欄,將來做了個孤墳壇,只好住鬼罷了。
22 二爺有什麼好生意,替俺幫襯,也不敢忘了你老人家。」
23 伯爵見鄭春認真了,笑道:「這客人姓趙,號西泉,也有一二千本錢,馱了五百筒布來,臨清發不開,投著我賣。
24 如今把貨卸在獅子街酒店裏,要個婊子包月,著我等他這半日,還不到,想是兌銀子去了。
25 如今我且到你家裡,安排下酒飯,等等就在你家愛香房裡陪她兩宿再看。」
26 哄得鄭春笑道:「二爺,咱家裡去坐著,在門首等,不強似冷廟裡白坐的?」
27 伯爵得不得一聲,和鄭春出廟,轉過一條巷子,一周回都是破牆。
28 他家住著五六間草房,哪討當初那些整門面、風流的鋪設來。
29 但見:門樓傾倒,巷戶歪斜。
30 青樓翟館,化作瓦礫蓬蒿;錦瑟瑤笙,變做蛩吟螢火。
31 破牆無瓦少花開,站兩個怪綠喬紅醜婦;小巷有門稀客過,坐幾個鑽頭縮項烏龜。
32 往來嫖客,轎夫扛夫騾夫,松腰不過百文;上下應官,大姐二姐三姐,見面多是一拶。
33 花落不能招舞蝶,草深常是見烏啼。
34 進得門來,老虔婆拄拐出迎,全不認得,問鄭春道:「是哪位爺?
35 我老眼花了。」
36 鄭春道:「這不是常在西站老爹家的應二爺麼。」
37 虔婆點了點頭讓坐下了。
38 鄭愛香迎出來,穿著件舊青綢女衫兒,白絲綢裙,下面都破了邊兒,面黃肌瘦的,也是病才好了。
39 敘了幾句寒溫,坐了半日,一盅茶也不上來。
40 伯爵忙叫:「鄭春,你去門前,看著一個騎稈草黃大騾子的客人,後面一個管家,背著個大挎箱,上寫察院封皮的,就是趙大爺,要約下來你家吃午飯,就過夜的。
41 看著他,休要過去了,倒叫咱坐著等個不耐煩。」
42 哄得個鄭春在門首等客去了。
43 那鄭愛香積年,進門見伯爵窮得不像,因此不甚接待。
44 聞知領客到門,忙起去安排午飯,道:「二爺休笑,還看俺是麗春院里有體面的姐兒,如今一頓飯也整不來。
45 自從亂後,哪有個好人到這裏,無非是些窮兵官差的爺們,住一夜就走了,哪個敢留他住?
46 當初西門慶老爹在日,二爺來到,一時間酒席哪件沒有。
47 如今這院里也沒了人,那些酒店魚肉鮮雞都不來賣了。
48 只有個賣豆腐青菜的,賣一次就去了。
49 只有火酒店賣兩條豬腸子,就是上樣了。」
50 一面說著,一面叫鄭春去取酒,「先買幾個點心,二爺將就坐坐。」
51 待不下本,又恐伯爵不幫襯她留客,因此,勉強去賒了一壺酒,一大根豬板腸,一塊豬肝,五個大饃饃,包豆腐餡的,拿來擺在一張破春台桌上。
52 沒有椅子,只有板登二條,愛香心裡也甚不過意。
53 伯爵見她養著一只打鳴雞,因沒有食,只管扒尋蟲吃。
54 伯爵想她這雞吃,尋了個法兒道:「你家還有這只肥雞。
55 昨日趙大爺在布店裏,使管家拿五錢銀子去買一只雄雞做藥引子,再找不來,要打家人,央我說情才饒了。
56 哪得這一隻雞來!
57 趙大爺的性兒,每飯要雞吃了。
58 沒有雞湯再不吃飯,丟下碗就走。
59 因此,他家知道性兒,每飯要宰雞的。
60 有一件極通情,吃了人家一頓好菜,先賞一二兩銀子,才算春資。
61 倒是個使漫錢的好人,休要慢了他!」
62 虔婆聽說,忙把雞宰了,又尋出幾碟乾棗、柿餅、瓜子、核桃,擺在桌上。
63 等到過午還不見到,自己又到門首立了一會道:「該來了!」
64 哄著鄭春去街頭上看,「休要錯走到別處去了。」
65 他卻進來叫出鄭愛香兒,在門首等著,自己進得屋來,叫虔婆去借張椅子來,好與趙大爺坐。
66 都哄得去了,伯爵把燒酒、饃饃吃個罄淨,見鍋里雞熟,推去嘗湯,吃了一半,袖了一半,往外飛走。
67 望著愛香道:「等我自己去迎他,不知是哪裡耽擱了。」
68 一直往街頭去了,見鄭春說:「今夜萬萬休要留客!
69 我一去就來。」
70 搖擺著去了。
71 鄭春一家等到昏黑,什麼是個人影兒?
72 看了看鍋裡的雞,只有半鍋湯,連骨頭也沒了。
73 桌上四碟果子也袖去一半,才知道這應花子窮得幾日不見飯,故意來騙這一餐。
74 大家又笑又惱,不提。
75 卻說伯爵因二日無食,尋出此計騙了鄭愛香家。
76 回到一間破房子睡下。
77 只覺眼中疼如刀割,熱血直流,不消二日,兩目對面不見人影,才知:「是我生平傷了天理,該有此失目之災。」
78 即便尋了一根竹杖來,往前探路。
79 一日遇著一個人,騎騾子罵小斯,不覺把伯爵撞倒,忙下騾子扶起來,道:「我不知是二叔,一時誤失,得罪。」
80 伯爵聽得聲音是開鹽店的黃四,就一把扯住袖子,滿眼落淚,再不放手,道:「你當初在西門慶家,為做鹽結債二三千兩,我也幫襯你來。
81 後來你丈人著人告在按院,為人命官司,我也攛掇著西門老爹,替你完了,不曾知謝我。
82 如今你做了大鹽商,就不認得你應二叔了。
83 我和你講到官府衙門裡,你也找我十數兩銀子。」
84 黃四見他窮了撒賴,只得解開銀包,拿出五兩一錠銀子,道:「二叔,你且拿去買件衣裳穿,等閒了,我請你老人家過去住幾日。」
85 伯爵接了銀子,才放黃四去了。
86 尋了對門姚二郎來,替他鑿了三四塊,買了一床被,一張狗皮褥子,又買了一張舊弦子,使了三錢半銀子,鬱大姐死了,買的她家的。
87 你說要弦子何用?
88 原來伯爵失目之後,想他當日和西門慶所為的事,沒有一點好事,以致今日失明,老無所歸,不久定做餓莩,如何是求食的法兒?
89 平日學了一套走街的《四不應?山坡羊》弦子,遂把一生事兒編成《搗喇?張秋調》,好勸世人休學我應花子沒有後程。
90 到了次日,把弦子背在肩上。
91 走長街,募小巷,一邊走,一邊唱。
92 這一縣人誰不認得應伯爵,倒是好笑。
93 到了西門慶家舊宅門首,那時張二官人亂後死了,將宅子賣與尚舉人,賃做當鋪。
94 伯爵來坐在一條凳子上,彈起弦子來,圍了一街的人。
95 先說道:西江月天道平如流水,人心巧比圍棋。
96 聰明切莫占便宜,自有陰曹暗記。
97 落地一生命定,舉頭三尺天知。
98 如今速報有陰司,看取眼前現世。
99 (白)今日不說古人,難言往事,這一套詞單表山東清河縣出一個富豪,名西門大官人,單諱個慶字,綽號四泉。
100 他為人從破落戶起家,貪財好色,結貴攀高,家財有十萬之富,後房有三美之色。
101 一個名號金蓮,一個名號瓶兒,又有使女春梅,各有專房之寵。
102 後來因西門慶縱欲身亡,三婦俱喪身非命,編成《金瓶梅》小曲,奉勸來人。
103 山坡羊前(唱)清河縣出了一個好漢姓西門來名慶,他是個破落戶出身,好管閒事,包攬衙門。
104 開了個生藥鋪在縣前,十分的好勝。
105 他喜的撞巢窩、尋婊子、鑽狗洞、結幫閒,拜交的狐朋狗友。
106 他家裏白的銀、黃的金、綢緞店、典當鋪,人人欽敬。
107 吳月娘做正房,她生得賢惠聰明。
108 又娶了孟玉樓、李嬌兒,何等的受用。
109 有一日走到紫石街茶坊里,勾搭上武大郎的妻子。
110 她生得五短身材、白淨面皮,杏核子眼兒、柳葉眉兒,三寸金蓮把名兒叫定。
111 搗喇金蓮本是野狐精,嫌她丈夫三寸丁。
112 搽胭抹粉門前站,叫她男兒賣燒餅。
113 看見西門門下過,故意把簾兒落了撐。
114 打落了紗巾忙拾起,西門抬頭吃一驚。
115 哪裡有這位天仙女,打下頭來我也不做聲。
116 對門有個王婆店,專會傳情慣私通。
117 王婆借名把衣剪,先騙西門一匹綾。
118 安下巢窠定下計,十樣磨光把事成。
119 白日通奸不足意,毒藥喪了武大生。
120 燒了骨殖用了賄,花紅酒禮把親迎。
121 武松回家告人命,使錢用賄問典刑。
122 刺配孟州上了路,妻妾才賞芙蓉亭。
123 分明是謀殺本夫無天理,通奸為妾大不公。
124 這是金蓮初起的事,看看天理報應得明不明。
125 山坡羊後(唱)他兩個似蜜調油,如膠裹漆,葡萄架、翡翠軒直耍的夜到明、明到夜,淫器包、白綾帶千般淫巧,把一個來旺的妻兒、李瓶兒的母子,都在她手裡喪命。
126 似這等偷養著女婿,暗耍了書童,見了蟲兒而要和它擠眼來也!
127 說舌頭,使心機,俐齒伶牙,狗肺狼心,偏是她的嘴硬。
128 妖精!
129 也是天理循環,把西門慶哄得醉了,連用了春藥三丸,一時把這好漢的命傾。
130 神靈!
131 才弄殺丈夫,就和經濟通奸,趕出來,王婆家裡被武松摘膽剜心,才問了潘金蓮的典刑。
132 山坡羊前(唱)有佳人李瓶兒,她生得十分美貌,她是花太監的侄婦,花子虛的渾家。
133 她掌著家道,她有的萬貫家財,蘇木胡椒、玉帶金貂、紗緞綾羅、珍珠瑪瑙。
134 緊臨著西門慶的東牆,結拜了十兄弟,在構欄里日夜胡鬧。
135 這奸雄見色昧心,用機關,使圈套,把花子虛的老婆偷瞧。
136 勾引著上了梯,從牆上半夜裡成交。
137 搗喇子虛原是傻大官,萬貫家財沒福看。
138 沒要緊結識西門慶,光棍行里出不得尖。
139 結交了十個精蔑片,吃得嚼得整夜玩。
140 李瓶兒生得多美貌,一見西門心裏歡。
141 淫婦奸夫通了話,拌著子虛進構欄。
142 西門私回進了院,通了奸夫把夫嫌。
143 越牆貼盡財和寶,花子虛氣得了了煙。
144 甘心貼嫁西門慶,一心又愛蔣竹山。
145 水性老婆真該死,拿著身子不值錢。
146 娶過門來受盡氣,遇見孽障潘金蓮。
147 二人爭寵生妒害,生下官哥被鬼纏。
148 千樣欺凌李瓶弱,忍氣吞聲實可憐。
149 養貓撾出官哥病,夢晨子虛來報冤。
150 不消數月瓶兒死,輸了身子賠了錢。
151 偷奸盜財害夫命,天理豈容淫婦奸!
152 瓶兒促壽折了福,西門虧心也不安。
153 牛皮巷裏遇見鬼,一命依然喪九泉。
154 山坡羊後(唱)隔東牆喚貓兒,上了梯進了房,飲酒排巡,百般的照樣兒玩耍。
155 弄得個花子虛清門淨戶,當的是不要錢的忘八,接的是倒賠錢的孤老。
156 氣了個陰症傷寒,茶不來水不去,下不得床來,才知道貼盡了奸夫,一口氣絕了來也。
157 這淫婦看了日子,大包著金銀,甘心去做第六房的下道。
158 蹊蹺!
159 既然弄得迷了,因何把個窮醫生見了就招?
160 精臊!
161 怪不得生了個兒子,半路無成,病遇天災,把你命天兒天也不饒。
162 山坡羊前(唱)有春梅原是個使女下賤,她生得有些人材,在潘金蓮房裡撒嬌撒慣,擁撮著西門慶收了。
163 和金蓮狐朋狗黨,你替我做牽頭,我替你做架兒,好一路養漢,架著個漢子到處里出尖,一家子大大小小誰敢把她遮攔!
164 搗喇春梅原是一丫鬟,生得模樣花朵鮮。
165 粉面嬌容櫻桃口,伶俐聞明慣巧言。
166 雙陸骨牌般般會,滾手琵琶和三弦。
167 捧茶送酒多利便,疊被熏香久刁鑽。
168 白日和金蓮手扯手,夜裡和西門顛倒顛。
169 三個人同在一床睡,口裡噙著甚稀罕。
170 兩股金釵斜籠鬢,髻插鑲金碧玉簪。
171 蠻腰上下綾羅裹,小腳紅鴛似月彎。
172 勾搭家人和女婿,兩人一路把主瞞。
173 攪登的一家大小望影怕,弄得西門入了九泉。
174 傳情引進陳經濟,三人同榻晝夜歡。
175 弄得腹中有了孕,秋菊悄悄把事翻。
176 大娘懷恨趕出去,守備府裡又賣奸。
177 生下兒子得了寵,買了雪娥私報冤。
178 賣到仇人煙花巷,自縊的冤魂實可憐。
179 暗認經濟成兄妹,背著守備晝夜眠。
180 張勝拿奸殺了經濟,又看上家人一小官。
181 常抱著小官懷裡睡,縱欲貪淫骨髓幹。
182 一陣昏迷歸陰路,沒下稍的奴才臭萬年。
183 山坡羊後(唱)她是個九尾狐狸,粉面油頭,會吃人的腦髓。
184 賣俏迎奸,拿班做勢,五國裏販馬的牢頭久慣。
185 西門慶死了,寄柬傳情,和陳經濟三人輪流奸宿來也。
186 賣在周守備府里,害了雪娥,又把她的家門來淫亂。
187 可憐!
188 和陳經濟認了兄弟,續上奸情,殺死在書房,才完了姻緣。
189 可憐!
190 她害的是溜骨髓的病兒,塌了穰的西瓜,把一命才填還。
191 搗喇三個淫婦不消說,當時有個應伯爵。
192 沙糖舌頭彎彎嘴,到處有他插上腳。
193 巢窩裡幫閒說他能,幫虎吃食人不覺。
194 損人利己慣奉承,傷天害理由他作。
195 舌尖口快愚弄人,背後挑唆把人說。
196 外名綽號應花子,光棍行里是個上聲。
197 一生吃的西門慶,大事小事把他托。
198 恩人身死變了心,老婆家人往外撥。
199 哄著寡婦賣住宅,留下銀子立文約。
200 一千文錢賣孝哥,不念前情把臉抹。
201 忘恩負義黑心賊,天理難容哪裡著。
202 妻兒老小死個淨,瞎眼叫化把書說。
203 三日不得一頓飯,眼黃地黑死在泊。
204 一筐骨頭喂了狼,狗也不吃嫌他惡。
205 我今編唱勸世人,休學光棍應伯爵!
206 伯爵彈著弦子,說了唱,唱了又說,引了一街人,也有笑的,也有贊嘆的,俱道:「應伯爵做了光棍,騙得西門慶家破人亡,吃了他多少酒肉,使了他多少銀錢!
207 如今老了,雙眼俱瞎,也是天報惡人,叫他編出這套詞來醒世。」
208 挨肩擠背的人站滿了。
209 不提防一個叫街的小花子領著一個狗,也在人叢裡打磚化錢,聽他唱了一會。
210 只有這個狗,猛走上前,把伯爵的左腿臁骨上狠狠咬了一口肉下來,鮮血直流,還趕著亂咬亂廝,一群人全打不開。
211 把個伯爵咬得疼如刀割,使明杖亂打不退。
212 眾人道:「也是件異事。」
213 打開狗,那花子領著去了。
214 問道:「是哪裡花子。」
215 有說:「是京裏下來的,姓沈。
216 在這清河縣二年多了。」
217 伯爵護疼,扯了一條爛腳帶來纏了。
218 先是瞎,又添上瘸。
219 一向在吳道官廟安身,住了二日全不起來。
220 吳道官怕他死在廟裡,辭他出來。
221 那時臘月寒天,伯爵臁瘡發了,變做人面瘡,鼻口俱全。
222 三四日沒吃飯,出外尋湯水,跌死在街心裡,眾人舍領席卷了,拋在亂葬崗上,不消說被狼吞狗吃,喂了烏鳶。
223 這是應伯爵的報應!
224 且聽下回分解。
225 廣慧品

第四十六回 傻公子枉受私關節 鬼門生親拜女房師》

1 詩曰:
2 三代升聞事久訛,漢唐方正重賢科。
3 安知詞盛功名薄,更覺文深詐偽多。
4 燈火但將梯富貴,詩書誰見挽江河。
5 常疑雲漢天孫錦,不借英雄入網羅。
6 單表《感應篇》上有「不欺暗室,不履邪徑,不彰人短,不眩己長」四句善事。
7 又說「以惡易好,以私廢公,竊人之能,蔽人之善,沽買虛譽,包貯險心,強取強求,巧詐求遷」,這是八句惡事。
8 當今之世,那不欺暗室的是誰?
9 不敢說是有的。
10 到了排貶他人誇揚自己,豈不是人人的通病。
11 名利場中,自做秀才到尊榮地位,哪個人不求情薦孝,用賄鑽差?
12 哪有一個古板坐著,聽其自然的?
13 就有一二迂板先輩,反笑他是一等無用的腐儒,俱被那乖巧少年所賣。
14 因此人人把這鑽營做了時局。
15 自考童生就刻幾篇文字,借名家批點,到處送人,分明是插標賣菜,真為前輩所笑。
16 似此初進門已是假了,日後豈有替朝廷做真正功業來的?
17 所以件件是假,一切裝飾在外面,弄成個虛浮世界。
18 把朝廷的人材、子弟的良心都引壞了,成此輕薄詐偽風俗,以致天下大亂,俱從人心虛詐而起。
19 更有可笑的,把他人的好詩好文,借來刻作自己的,自己的字畫詩文,落了款裝是名家的。
20 又有那山人清客刻的假圖書,賣那假法帖、假骨董,經商市賈賣那假行貨、假尺頭。
21 又有一種假名士、假年家、假上舍、假孝廉,依名托姓,把縉紳歷履念得爛熟:某大老是年伯,某科道是年兄,某名家是敝同盟,某新貴是敝窗友,無所不假,他卻處處都行得去。
22 還有似此網了大利得了際遇的。
23 因此說世人宜假不宜真。
24 一擔甲倒賣了,一擔針卻賣不了。
25 世間只有科場的事大,朝廷選取真才,三代以上只選舉賢良方正,漢唐宋以後全憑文學,只考策論詩賦,定了去取,才算甲科。
26 這是自己肚裏文字,不比口頭禪。
27 那白紙上寫了墨字,又有宗族姓氏、鄉貫年貌、保結印在卷子上,臨時從縣到府,由本省布政司申送東京開封府收驗了文書,匯名入場。
28 到了那貢院,又查年貌腳色,交與那知貢舉的大學士、大宗伯,當面抽簽分號,各進了號房。
29 一人一個老軍守住他,如押著罪人一般。
30 一連三晝夜,完了場出來,聽候揭曉。
31 那場裏分內外兩簾,有執事官員,或收卷、謄錄、泥封、對讀、收掌不等,是外簾官了。
32 這看文字官員,或看策論,看五經、諸子、詩賦不等。
33 是內簾官了。
34 內外各官分定,一封了門,再不許片字相通,以防奸弊。
35 使御史二員在場巡察,如有弊端,即時參提。
36 所以這科目功名再假冒不得的。
37 那天上文曲星、梓潼帝君,又查他三代和本人的功德才中,謂之天榜。
38 因此使寒士吐氣,三年燈下勤苦,得伸這一日之長。
39 平步青雲,把白屋寒門,一時間豎起插天的旗竿來,門首吹吹打打、烈烈轟轟,好不氣概!
40 朝廷鼓舞人才,勸人讀書,正在此處。
41 雖然立法甚公,怎當得人心巧詐,世代澆薄,到了那紀綱不振的時節,有一法即有一弊。
42 那時身之始,就壞了名節,豈有這等人造出通天經濟來的?
43 且略說前代進身,一朝有一朝的壞處,即如漢高帝滅秦破楚,去春秋戰國、三代夏商周不遠,還依舊選舉德行、薦闢人才,不專重文詞,豈不有些古道。
44 到了醒靈之世,舉這孝行的,人人去廬墓三年。
45 有一個孝廉,連舉六子,俱是在墓中生的。
46 父母無病時忤逆不孝,及至將終,也去割一塊豬肉,安在腿股邊,裝是割股奉親。
47 用了賄賂使州縣申報的。
48 平日倚強凌弱,打奪貪吝,卻捏出一兩件讓產捐財的小事來,說是廉士,以此選舉,反做成無穢污世界,種種可笑。
49 及到東漢之末,賣官鬻爵,朝廷自己定下官價,大司徒、禮部尚書定了五十萬。
50 當時豪傑也有以此進身的。
51 不說別人,那曹操奸雄就是舉過孝廉的。
52 因此選舉之法更是沒有憑據,易於裝飾的。
53 到了三國兩晉,仍舊薦舉,所以名士交游大老,就以李膺為龍門,郭泰是宗匠,一經品題,立時登了顯要。
54 自此士大夫講這聲氣二字。
55 六朝多用詞藻,元魏還有氣骨,故此說南人不及北人。
56 發時科名不重,風氣不一。
57 到了唐朝,太宗一洗積弊,策論詩賦定了制舉之例,才專重文章,立法甚嚴。
58 當時女後臨朝,公主多寵,又有御封墨敕。
59 公主門下、宰相幕中,這些才人以詩詞流傳宮禁,彈琵琶唱鬱輪袍的故事,漸以鑽營無恥,反做風流話本。
60 所以士大夫輕道義而重風雅,淪夷至於後五代,名節掃盡,科名二字不及武夫。
61 及宋太祖一統,專重理學,頗尊聖教。
62 太宗把制舉定例,以策論表判為主,不尚浮華,因此宋朝人才甚盛,多有理學大儒,乃是祖宗培植廉恥,以為人才根本。
63 後來蔡京用了六賊,立黨人碑,又分門戶。
64 直到南宋、程、朱、張、陸的理學不絕,甚至國亡主喪,還有文信謝枋一等人出來死節,挽回世運。
65 你道這科名的真假,豈不是一朝的大政!
66 如何用得關節,私自可以巧取?
67 便是上逆天榜,下奪了王祿。
68 不消說王法難容,那鬼神豈不暗懲!
69 所以如今巧取功名的,多有反得大禍,亡身喪家,或是半路夭折,享名不久,殃及子孫,以奪其算。
70 只是人不肯信,但有私門,誰肯不前進一步。
71 如今因說一件科名因果,天送來一段富貴,卻是不求而至。
72 旁人用了心機,自己落得享用,卻從不欺暗室、不貪女色中來,緊頂那琉璃光避色一段公案。
73 卻說汴梁自立劉豫為王,大金改了年號,傳下一道旨意,因科臣一本為選取人才以備急用事,要東京開科選士,山東河南俱就近在開封府考取孝廉。
74 齊王劉豫接了旨意,抄付開封府,將告示貼起:開封府為奉旨開科,廣搜異才,以備國用事:照得人才為一朝之英俊,選舉乃三代之大公。
75 拔茅匯征,古今盛典。
76 自宋君不道,五賊專權,崇安石之偽學,立蔡京之私黨,以致人才淪落,國祚傾移,南北交兵近二十年。
77 聖教不明,官人濫冒,遂有以牧圉而司民社、韋弁而代賓興者,政務廢弛,職此之由。
78 我大金奉天崇教,尊聖敦儒,上馬而勤戎略,投戈則事詩書。
79 凡有前代廢紳、山林隱逸,已經拔用,其或窮簷屋、晦跡潛修、抱器待時者,亦自不少。
80 州縣有司,限本月內徵取申送,一照宋朝制舉舊例。
81 務期從公拔舉,各試所學,以膺新寵,不得阿私濫冒,干進鑽營,有負闢門至意。
82 特示。
83 大金貞元年月日那時金主自靖康二年擄了徽、欽北去,這些士大夫哪有個讀書的,只好東奔西寄,以延殘喘。
84 忽然見了金朝開科的告示,秀才們人人嗟嘆,各整舊業,以備科舉。
85 只有富家子弟、大老門生、希圖進取的私人,未免還依宋朝末年的積弊,即改名換面、買號代筆、換卷傳遞,種種的法兒。
86 或用賄買了外簾貢舉官,使他連號倩人;或買通了內簾看卷官,和他暗通關節。
87 第一場頭篇頭行上用某字,二場頭篇末句上用某字,三場某篇用某字,或是本生文理欠通,先將策論試題先期與他,改成一篇好文,又暗中記號,自然人人服是真才。
88 因此,富貴家子弟是坐倩著現成官做,不用費力讀書的。
89 可憐這些苦志寒窗,貧士窮儒,一等這個三年,如井中望天,旱苗求雨一樣。
90 到了揭曉,場中先將有力量通關節的中了,才多少中兩個真才,滿了額數,把卷子付之高閣,再不看了。
91 這些簾官們且去飲酒圍棋,在場裏耍鬧,捱到開場,哄得這些窮酸們不知做了多少不靈的好夢,只好替人作嫁衣裳,白白地來陪上三夜辛苦、一冬的盤費,有多少失意的名士惱死了的。
92 看官細想想,你說這樣不公道的事,從何處伸冤?
93 把那天上司福司祿星官、文曲魁星、主文明的神道,又查什麼三代,問什麼陰功?
94 倒不如使財神多多積些元寶,就買完了一場科甲,好不省事。
95 又有一詩,感嘆末世功名之假:朱衣墨面本同文,隔紙糊名內外分。
96 脫殼蜣蟬仍在土,衝天鵬鶚已摶雲。
97 夭桃和露原多種,宛馬嘶風自有群。
98 瓦破門開疑造物,六經糟粕正堪焚。
99 又:移文不借北山巒,周孔支離但守殘。
100 一字難炊高士甑,數行如拾進賢冠。
101 空傳神鬼難窺字,未見葫蘆已化丹。
102 司命不專青紫案,日邊紅杏倚雲看。
103 當日有北京一學士,要中江南年家的兒子。
104 曾受此家三千金重托,後不能還,因此要中他兒子以酬此債。
105 臨期,京考主河南貢舉的翰林是他的門生,姓姚,名棟,是一個宿學名家。
106 受了老師之托,封就三場題目,寫在一張紙上,使他將年侄某人傳在半路中僻靜無人的去處,把關節與他。
107 那時自然按圖索駿,不消論文字的了。
108 那年侄姓王,名泰,字不驕,是個破敗公子,以酒色為事,哪曉得此事?
109 忽然接了年伯的書,叫他去遠接大主考,有秘話相傳。
110 他原無志功名,去接得遲了。
111 到了南薰門外,大主考不好進城,在一淨寺中等他,回避了外人。
112 半夜裡傳將王公子來,把從人趕逐,卻向一間破寺廊下坐著,細細地將那學士老師的題目關節一封,交與公子收去。
113 叮嚀囑咐:「不可輕洩,入場須要小心。
114 怕字句有差,外場被貼,雖有關節也無用的。」
115 王公子聽說,喜之欲狂,將題目藏在身邊,恐怕遺失,暗將此帖扯破底襟,填在裏面。
116 姚主考說話已畢,叫公子不可出門相送,招人耳目。
117 自己即時上轎進城,貼了回避,封門而坐。
118 這樣機密,真是鬼神不測的了。
119 哪知這裡就有鬼神出跳,偏會弄人。
120 那時八月,天氣尚熱,王公子因接遲了主考,策馬奔馳,趕得渾身是汗。
121 見主考去了,脫下底衣,搖著扇子,忙叫家人去沽酒找婊子來,要痛飲一醉,有些快活得發癢起來。
122 家人見他酒興發了,只得去取了一瓶老酒,對門河邊有的是半邊俏,找個來陪唱。
123 公子開懷要伽藍廓下,裸體歡娛,和這粉猜拳行令。
124 赤著身子,一拳一杯,吃得酩酊大醉。
125 問了問寺中沒處安歇,滿廓房都是寄的樞櫬,穿上底衣,跟著粉頭巢窩裡宿去了。
126 睡到天明,賞了婊子一兩紅銀,洋洋得意而去。
127 只道是蟾宮折桂十分准,哪曉得畫餅充飢一字無。
128 因此說暗室虧心,神目如電。
129 當時廓下寄一樞櫬,是祥符縣官之女,山西聞喜縣人,名喚蘭娘,年方二八,聰慧讀書,因感時疫病故在外,寄樞在淨寺廓下。
130 因父新升官曹州,日久兵亂,不能來取回故鄉安葬,已經七年。
131 游魂渺渺,常在寺中聽些佛法,每有靈怪。
132 那時在廓下,親聽得關節之事。
133 一一記明。
134 見王公子挾妓狂飲,對神不敬,好知此人原無科名之福,可惜一段功名付於此人之手。
135 將他解下底衣襟中關節題目白紙一條取出,暗藏於香灰爐底:「叫他做一場空夢。
136 看有好人來,我也收個門生,不枉我一點芳心,隔世去憐才好士,做出一段佳話來。」
137 有詩曰:千里難逢女伯樂,人間安得鬼宗師。
138 陰陽本自無心合,聲氣何從對面知。
139 抱璞免投和氏璧,竊符如遇魏宮姬。
140 投珠按劍真堪笑,閨俠猶知國士誼。
141 卻說汴京西河橋嚴秀才,因前年在尼姑福清庵裏讀書,被鄰家女子金桂調戲,夜雨私奔,幸得避在韋馱殿過了一夜。
142 次日搬回家中,母子貧窮,度日不過,只得求了一館,教幾個小學生讀書。
143 每年館不過十五六金,明知不足養身,借此讀書,三年苦攻,文學飽足,也是個決科的了。
144 因見了開封府開科的告示,考期不遠,常在寺裡宿臥,讀至三更方睡。
145 那日睡到半夜,忽聞敲門,只道是和尚來取他的家器,忙起開門。
146 只見一女子進來,嚇得嚴秀才想起那年金桂淫奔的事,心裡好不跳起來。
147 只見那女子上前深深一拜道:「妾非生人,乃王知縣已故之女,寄柩在此七年,久不還鄉。
148 知君是一正人,特來哀求,有一好事相報。
149 今科題目我已盡知,還有關節可通,俱在此紙。
150 君系陰德君子,功名必大,但求將妾靈柩送至山西聞喜縣。
151 我家君現任曹州,可以相報。
152 妾為憐才,原非邪鬼,君子謹言!」
153 即將一條白紙送在案上,一閃而去。
154 嚴秀才驚醒,卻是一夢,果然窗案上邊一小封白帖,寫得策論題目、關節分明,好不驚異。
155 天明起來,梳洗已畢,整了衣冠,忙向廓下尋覓,果有一杉木柩,上寫「聞喜縣小女王氏蘭娘之柩」。
156 嚴秀才一見悲感,上前焚香四拜,默祝不敢有忘。
157 即時向書店中把策論文章俱照題查來,念熟,改了三次,成一全璧,把關節秘藏不提。
158 卻說王不驕是一好酒混鬼,嫖了一宿,回家看看底衣襟內封的題目,不知落在哪裡去了。
159 回來廓下和婊子家找尋,全無蹤影,大主考說的話兒好像做夢一般。
160 自說原無此念,只當作做夢罷了。
161 到了八月中秋大比之期,也隨著科舉進場,胡胡突突進完了三場,就去吃酒、接小娘玩耍去了。
162 這嚴秀才果然到了場裏,就是那題目,依他所說關節做得妥貼,錦繡一般,經過改的文字,自然不同,到揭曉之日,中了解元。
163 那主考也大喜,自謂得人,又不負老師所托,可作終身知己。
164 到了拆號填榜、插花赴宴,卻不是王公子,是一個姓嚴的,河南府洛陽縣嚴正,府學稟膳生員,習書經。
165 嚇了一驚道:「王公子定是賣了關節與人,自己不來進場的。」
166 心中疑惑。
167 次日眾門生謝宴,即拜大座師,送些公禮。
168 主考待了茶,只留嚴解元說話。
169 引至後軒,以酒相待,細問中間有幾件異事,因說起:「某篇某句某字似乎有心,中間必有緣故,不妨明教。
170 今日師生如父子,且不可諱。」
171 嚴解元乃至誠君子,將從夢中得來始末說了一遍,主考大驚,乃信暗中有鬼神,功名各有天命,是人力不可強為的。
172 主考自去入京不提。
173 嚴解元赴宴回來,先拜天地、祖宗、老母、業師。
174 次日絕早到淨寺廓下,備下豬羊酒果,金紙銀錢,朝上行九拜師生之禮,又做了七晝夜功德。
175 次日即差新投門下的家人,往山東曹州太爺王知州處,下了舊治門下晚生的書一封,備了一份大禮,金帛杯盤。
176 書內詳寫夢中見蘭娘,手授科場題目一事,以求送柩還鄉,目下已備人夫車馬,但不得王宅親人,不敢私動靈櫬,伏祈差得當親人來京,同送至山西貴塋安葬,願執門弟子之禮,以成世好。
177 王知州見書大驚,痛哭不絕,因差族侄同家人張大連夜赴汴京,也回了嚴解元一份賀禮,擇日起行。
178 嚴解元換了素服,親自隨行。
179 不一日,到了聞喜縣王宅祖塋,早有族人傳聞此事,闔縣親友送殯、設祭者甚多。
180 嚴解元自備一祭,因作一篇祭文,奠酒焚帛,高聲跪讀,不覺悲啼落淚,曰:大金貞三年十月越朔五日,門生嚴正,謹具牲醴香楮,致祭於故蘭娘大座師之靈曰:維靈蘭蕙質、玉瑩金貞。
181 豈幽冥之間隔,乃聲氣之潛通。
182 宅神於玄漠之野,韜光於茫之庭。
183 人神何由相接,文章安得折衷?
184 而乃流光耀採,凝神入夢。
185 笑迷盲之肉眼,懸照膽之冰鏡;彼魚目而混珠,假穿窬以邪徑。
186 神之聽之,俯首而笑。
187 收其功於漁人,不結網而能釣。
188 豈洛浦之珠投,非冥淵之犀照。
189 分題疏義、析奧合符。
190 彼揣摩而不得,我契合以安加。
191 非天上之班馬,即鬼中之董狐。
192 彼人而妾,我鬼而師。
193 既受知於國土,豈獨於幽宴而我遺!
194 千里執紼,絮酒炙雞,借以報素車白馬之誼,尚饗。
195 祭畢痛哭,為之不已。
196 自此與王知州家敘了世好。
197 回至中途,忽夜夢一秀士來謝,說:「我蘭娘也,感君生死交情,已蒙超拔,轉女成男。
198 他日與君同朝,該在你門下中舉,特來相謝。」
199 問其姓名,不答而去。
200 這是功名中一段公案,可見苟取徒勞。
201 這嚴解元不遇著蘭娘,當日韋馱殿不淫女色,也是該中的。
202 鬼神相助,不過順水推船,助他一篷風順。
203 且聽下回分解。
204 游戲品

第四十七回 木瓜郎語小莫破 石女兒道大難容》

1 《金剛經》:
2 佛告須菩提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降伏其心,所有一切眾生之類,若卵生、胎生、濕生、化生,若有色若無色,若有想若無想,若非有想非無想,我皆令入餘涅而滅度之。
3 如是滅度無量無數無邊眾生,實無眾生得滅度者,何以故?
4 須菩提若菩薩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即非菩薩。
5 《金剛經》一段,專言「無相」二字,要知此相原從心生,還從心滅,相從心起,於何能無。
6 這一回,要從淫女心中滅度色中形相,到了無相,自然無心。
7 即潘金蓮可以立地成佛,當下指點,借此笑林化為禪棒。
8 卻說那黎寡婦見金桂姐魂不附體,終日里見神見鬼,又弄成一件血症奇疾,正然愁惱,不料女婿劉瘸子,開封府告下狀來,門首吵鬧,到晚去了。
9 黎寡婦請了醫生診脈,說是血虛邪想,取了一帖定神丸來服了。
10 母子相守,連夜不敢吹燈,日裡還哼哼地,叫半日才醒,直到天明才得合眼。
11 如此半月,金桂略吃些飯,梳得頭,才下得床了。
12 只有血症不止,終日浸淫,淋漓得渾身不淨,流得個美人面如黃蠟一般,又長出一件奇怪的病來,從此再不消想那「紅豆啄殘鸚鵡粒,碧梧棲老鳳凰枝」。
13 你道是什麼病?
14 高突出一層橫骨,緊束住幾朵花心。
15 丸泥封固,秦兵難進函谷關;石壁堅深,巨靈誰闢蠶叢路?
16 我待價者也,反成韞櫝而藏。
17 吾何畏彼哉,自此終夜不寢。
18 人莫不由斯戶,舍正路而不由,哀哉!
19 天之將喪斯文,欲博施而濟眾,能乎?
20 前以三鼎,後以五鼎,則茅塞之矣。
21 仰之彌高,鑽之彌堅。
22 求在外者也,管氏亦樹塞門。
23 是可忍也,孰不可忍!
24 桓其如予何?
25 反而求之,不得吾心。
26 城門之軌,馬不進也。
27 吾豈匏瓜也哉!
28 洪水橫流,病莫能興,猶緣木而求魚也。
29 量然後知長短,其間不能以寸,請嘗試之。
30 民猶以為小也。
31 閉門而不納,是皆已甚。
32 與少樂樂,與眾樂樂?
33 宜若登天然。
34 非之無舉,刺之無刺,是猶棄井也。
35 實不能容,於我心有戚戚焉。
36 委而去之,當如後患何?
37 這個病,是天地間女子固閉,血脈不通,以橫骨塞其陰竅,止留一線走小水的路兒。
38 人有此奇疾,遂致終身失偶,醫家無藥可治,俗名石姑,佛經中說是石女兒。
39 隨有西子的美貌,也是中看不中吃的。
40 多是一種愚蠢幼女,不曾經人道的,有了此疾,她不疼不癢,做了枯木死灰,倒像絕欲參禪、忘情息念的一個得道女僧。
41 那金桂姐生來色根不斷,欲念方新,如何捱得這個病。
42 如今弄得有了色心,沒有色相,好不難受。
43 自此病長成了橫骨,那血症也止了,邪魅也不來纏了,依舊調脂抹粉,打扮得如帝天仙女一般。
44 劉瘸子打探著桂姐好了,使張都監娘子過來面央,說他情願進門招贅,做養老女婿,上鞋結帽子,盡自養得家。
45 問眾親戚打個醵,討幾貫錢來,買幾匹布絹來,完成他一生的事。
46 也是兒女的命,定下的親,誰不指望個好女婿?
47 要不依從,到了當官,我當初提親是實,誰敢不實說?
48 這黎寡婦因女兒大了,又感了一場惡病,怕日久求親不便,見都監娘子一面勸她,又一面說硬証的話,沒奈何,只得應承了,道:「既是親家來說好話,我也沒奈何了,什麼大財大禮,指望來光彩我?
49 看個好日子,買幾匹布來,把他兩口兒成了家,在這門口開個鞋鋪,我娘女管著做鞋,他就管上底,倒是好笑。
50 這樣一個女兒,招了個皮匠,也省了去求人。
51 他先銷了這張狀,進來不遲。」
52 說畢,張都監娘子謝了又謝,回去了。
53 過了二日,劉瘸子寫張和息狀子,勾消了官司。
54 把個宅基賣了,他卻買了一抬禮,四個布絹、簪環首帕,也費有十兩銀子。
55 進來見丈母同張都監娘子,磕了兩個頭。
56 看定十一月初三日成婚,招贅進門。
57 那金桂姐大病方好,看著劉瘸子滿眼落淚。
58 正是:好馬卻馱癡漢,拙夫偏遇佳人。
59 世人多少不相配的事,說好命苦。
60 今年春比去年春,北阮翻成南阮貧。
61 淡色桃花偏遇雨,苦心梅子不成仁。
62 紅綃拭淚香猶剩,錦字裁書夢未真。
63 自是名芳無主賞,承風片片付溝茵。
64 金桂姐雖是女身未破,從與梅玉二人晝夜演習淫欲,拈花弄蕊,久已知趣。
65 又兩經鬼魅採取元精,把那男女的樂處比久慣的還深一層。
66 到了十一月初三日,劉瘸子上浴堂裏沐浴了,穿了一套新布衣服,請過張都監娘子來,與金桂上頭完房,草草地治買了一副新被褥,添上些花粉首飾,隨身衣服只做得一個紅綢衫兒。
67 那日,都監娘子看著上了頭髻,修臉提眉,送進房來,和劉朝坐著。
68 也斟了一杯合巹酒,桂姐滿眼是淚,哭不出聲來,也不肯接。
69 瘸子取了,一口吃盡,留張都監娘子,也不好住下,拜了兩拜回去了。
70 卻說這金桂姐,平日想起丈夫來,常是眼裡出火,一似妖精見了唐三藏,恨不得一口咽下肚去。
71 今日見了劉瘸子,她似木偶人得了道的一般。
72 那瘸子見桂姐回臉朝里,全不看他。
73 他卻自己取了一壺燒酒,將兩碟咸菜一頓吃乾,弄得醉醺醺的,要做新郎。
74 這兩條瘸腿,要步步巫山神女行雲的路,上上那銀漢牛郎渡鵲橋。
75 將一條白布褲子脫了,一口吹滅燈,才跳了兩跳,趴上床去。
76 被金桂推了一交仰巴踏,好一似癩蝦蟆吃蒼蠅———前合後仰,通趴不起來。
77 掙扎了半日起來,向金桂肩上一摟,叫道:「姐姐睡了吧!」
78 被桂姐劈臉又是一個巴掌,連身一推,好一似瘸鱉趴深缸———把頭伸一伸,通上不來。
79 滾過身子,向金桂又一摟,被桂姐連脖子又是兩拳,好一似熱鍋的白鱔———把腰在一推,再動不得了。
80 只這三推三摟,瘸子的身子稀軟的。
81 金桂姐又惱又笑,道:「可不磣煞人罷了。」
82 心裏恨著,卻使手抹他腰間的物,原來是有名無實的半瓶醋、二尾子,縮得好似一個蠶蛹兒模樣,鱉嘴兒骨突著。
83 原來瘸子摟了摟桂姐三摟,又被推打得不過,不得上手,早已津津淫液囊出,汩汩元陽見面投。
84 這叫做是見面禮,不曾進門,先投了一個領謝的貼子進去了。
85 又叫作是隔牆醉,不曾吃酒,但見了望竿,就醉倒了。
86 原來劉瘸子是經金兵砍傷了腿胯,把腎囊縮了,只一個卵子,又常腫得光光的,行不得人道。
87 又見桂姐生得美貌,摟了一把,即時走洩,算完了一場洞房花燭了,豈不省了多少邪態。
88 金桂見此光景,只得自己脫衣而睡。
89 劉瘸子情知內外本錢俱空,不來惹事,自己睡得打起瞌睡來。
90 一頭倒下,通不似人,兩條瘸腿伸開。
91 金桂起身細眼看一看,但見:身腰短促,好似八九歲嬰孩;腎縮卵枯,又像七八旬老叟。
92 垂囊如敗棗經霜,裹頂似殭蠶在繭。
93 土作泥人成體相,傀儡學舞少提梁。
94 睡到半夜裡,金桂姐想了想道:「如今這廝已是辭不得他,只好留著做個死樁。
95 正好隨便尋個得意人來,做些風流事兒,料這瘸子也捉不得奸,也管不得我。」
96 尋思已定,到了天明,劉瘸子起身謝了丈母,自己門首收拾一間門面,開個皮匠鋪,也買了幾雙舊鞋在門首做幌子。
97 桂姐戴上髻,也就常來簾子前看街上的人。
98 瘸子哪敢問她一聲,還恨不得找個好漢子奉承她。
99 一口話不來,就罵個死,又是待武大郎的舊樣了。
100 到了迎春時節,三教堂因今年科舉大場,招了許多秀才在此會課讀書。
101 河南八府生員,那沒有盤費的貧生,多有來三教堂做公所的,時常在金桂姐門首經過,也有來她家裡縫鞋補靴的。
102 金桂在簾子里也看上了三五個年少的書生、風流的秀士。
103 自己的住房卻與那書樓相接,只隔了一塊太湖石上的老梅枝,探過一半來到這院子里。
104 這秀才們手裡拿著書,探頭探腦的。
105 金桂姐也遮半掩,人不看她,她又要看人,哄得人看她,卻口裡胡罵,大凡淫婦多是如此。
106 那時有一秀才,姓潘名芳,字子安,生得風流典雅,慣走青樓,搬了一個婊子劉素素在三教堂書樓上宿,時常開放樓窗,看看這院子里。
107 見金桂姐打扮得俊俏,不似個良家。
108 在樓上,劉素素望著桂姐說道:「借個針來,與相公縫縫衣帶子。」
109 金桂道:「俺家裡沒人送去,你自己來取。」
110 劉素素跑下樓去,到金桂房裡說些話兒,吃了茶,才知是皮匠的老婆,好一個妙人兒,回去說與潘秀才,又是一個在行積年,慣鑽狗洞的,只使了一兩銀子,兩枝玉釵兒,托著劉素素送來道:「潘相公有心要會你會兒,又不使一個人知道。」
111 這金桂姐正是久缺著這個衙門,要借個署印的松松腰兒。
112 笑了笑,也不推辭,相約在半夜裡越牆在樓上相會,金桂連聲至肯,劉素素過那邊去了。
113 忽然天下起雨來,從午後下了一夜,把這佳期誤了。
114 天明卻是宗師考這大羅遺才的日子。
115 一群秀才們原是沒有科舉,來考遺才的,連夜各將被褥送入城中去宿,五更預備進開封府去了,劉素素也回了構欄。
116 三教堂秀才一人不在,只有王魁宇,綽號王雷公,他原不科舉,落下他看守書房,在樓下中間兩條長凳上睡,把臥房門的鑰匙也帶得去了。
117 那時天氣炎熱,王雷公吃燒酒灌得爛醉,脫得赤條條的,仰劈著兩條黑毛粗腿,將他那話兒取出來,累垂垂如剝兔懸驢,足有一尺餘長,每日盤腰,甚覺墜得深重,即取一把大學士椅子來,把那話兒平平擱住,似一軸古畫相似。
118 然後側身而臥,好不快活,只覺鼾鼾入夢,鼻中響如雷,真乃雷公也。
119 乘著酒興,那物挺得又大又長許些,王雷公睡去不提。
120 卻說金桂姐前夜秘約下書樓相會潘生,因雨阻隔,一夜無眠,用手摸摸劉瘸,略借發興,哪得有些人氣兒?
121 天分既小不堪用,又有一卵在外支撐,略一到門,又犯了前病,門外先謝了恩。
122 常被金桂打出房去,在鞋店裏打個冷鋪睡,不敢言語的。
123 那夜月明如晝,金桂要逾牆赴潘生之約,先將劉瘸打發在鋪子裡睡去了。
124 卻等至二更將盡,內外不聽人聲,街上狗也不叫了。
125 悄悄出得房門,丟塊瓦兒,細細嗽一兩聲,全無人應。
126 用一小凳踏著,扳那梅枝兒,上得花園牆,原不甚高,卻接著太湖石下來,園中靜悄悄不見人影。
127 走過三教堂,到了三空閣上,是潘相公的臥房。
128 「或者不料我今夜親來,先自睡了?」
129 桂姐欲火燒心。
130 上得樓來,見樓門大開,月明中照見一個人,睡聲如雷,兩腳長伸,一身黑肉如鎮殿將軍一般,不是那潘相公的風流模樣。
131 想了一想,既到此處,怎肯空回,就在此人身上略潑一潑心中的火,也不枉來了一次。
132 上前才要推醒,只見一張椅子擱著一件東西,像是一匹青布卷成個長卷子一般,卻如何一半在腰裡不曾解下?
133 上前仔細一看,原來是一件怪物,紫筋暴露,凹眼圓睜,足有尺餘,粗如截瓠,險不驚倒了少年好色東鄰女,半夜奔鄰的狐媚精。
134 待使手一摸,又怕驚醒此人,有命難逃,無門可入。
135 悄悄移步出閣,依舊越牆而過。
136 回房獨寢,嚇得花心亂縮,橫骨高撐,用一小指也不能入了,何況是丈夫的陽物。
137 尋思一回,不覺滿眼落淚,說道:「小的不堪用,大的又不能用,想是命合孤鸞,不宜有夫,因此生了血症,長成橫骨,再不消貪想風流,誤了芳年。
138 不如出家在大覺寺中看經,懺悔我前生罪孽。」
139 到了五更起來,與母親痛哭一場,拜了四拜,辭別劉瘸,要上大覺寺修行,挽留不住。
140 母親只得送到寺中,與福清見畢禮,說金桂出家一事,福清見金桂少年聰明好玩,不肯收留,怕日久凡心不退,再要還俗,壞了山門的戒律。
141 黎寡婦把福清扯在僻靜處,細說金桂病後生出一件殘疾,變成石女兒。
142 如今守著丈夫也無用,又不生兒女,不存體相,只得皈依佛法,福清才領受了。
143 叫了劉瘸來,立了一退親出家的券貼。
144 看個吉日,把金桂削髮,起個法名曰蓮淨,拜了三寶,教她念經禮懺。
145 正是:色歸無色,相還無相,色相俱無,是名滅度。
146 淫女化為石女,愚郎化成木郎。
147 且聽下回分解。
148 淨行品

第四十八回 蓮淨度梅玉出家 瘸子聽骷髏入道》

1 詩曰:
2 綠靄紅霞竹徑深,一庵終日靜沉沉。
3 等閒放下便無事,著意看來還有心。
4 小卉時開參色相,山禽自語足圓音。
5 拈來即是天真佛,擊碎虛空量古今。
6 話說黎金桂因淫想招魔,鬼交成病,天生半路變了石女兒,把那平生貪淫好色的心、弄月嘲風的性,不消勸化,一時冰冷,猶如火滅煙消、霜凋葉落一般。
7 可憐一個花朵般女兒,狐狸相似,當初和梅玉姐安排著花攢錦簇,雨尤雲,不知得了丈夫如何受用才肯罷手。
8 哪知道有貌無緣,有才無命,兩個美人不曾得一日快活,俱落在火坑苦海。
9 一個嫁了金公子,只有三日夫婦情分,被主母妒狠,剪髮髡頭,打為奴婢,再不得見丈夫一面。
10 一個嫁了劉瘸子,半身殘疾,全無人道,幾番要淫奔荀就,偏遇著孤鸞寡宿,又生出個絕戶病來,板骨橫生,石門緊閉,廢而無用。
11 自是兩人前生冤孽,折算她當日縱欲宣淫,迷惑愚夫之過,故此天罰其淫,以孤寡疾病、凌辱折磨,准算她前生罪孽,此是一定的因果。
12 當日同母親黎寡婦到大覺寺主清座下,改了法名蓮淨,向佛前拜了,把青絲細髮分開,先剪後剃,哪消半日,變成了一個清秀的尼姑。
13 剃得頭白白的,換了一茶褐僧衣,戴上一頂玄緞僧帽,小小僧鞋,合著纖纖玉掌,念起佛來,真是拈花天女、紫竹觀音。
14 就有邪心,已被一條封皮把那傍門鎖住。
15 正是:水火爐中封奼女,鐵門關內鎖狐妖。
16 有詩為贊:寒雲散盡留殘月,夜雨晴開返太虛。
17 不堪明月思余蔗,已見秋江空舊魚。
18 當時拜了福清,黎寡婦痛哭回家。
19 劉瘸子因身無所歸,還在門前且開鞋鋪,倒做了乾女婿,不提。
20 蓮淨雖出了家,因梅玉日久無信,常沒處探聽個信兒。
21 忽一日孔千戶娘子走到寺裡討簽,撞見蓮淨:「卻似黎家桂姑娘,怎麼出了家?」
22 兩人問訊了,請到齋堂裏,才知桂姐因病修行。
23 細細告訴:「金二官人娶了梅玉三日後,做不下主來,如今被粘太太鎖在家裡,求生不生,求死不死,通不容俺娘們見面。
24 我終日在孫媒家坐著要人,隨任打罵,她也不敢進去見一見那母夜叉。
25 那金公子走去關外,還不敢回家。
26 早知道女兒沒有造化,倒不如出了家還清靜些。」
27 說著哭起來,蓮淨想起前情,也不覺淚流滿面,道:「俺兩人這等一樣的命苦!
28 只說她得了好處,我不得如她。
29 誰想她全在難中,如今還不如我。
30 世間事哪裡想去?」
31 孔寡婦道:「桂姑娘,你平日千伶百俐,又和我女兒比親生姊妹般同,就尋不出條路來救她救兒!」
32 也是天假其便,孫媒因孔寡婦說要告,十分著急。
33 忽一日,粘太太著人來叫她,不知深淺,只說是因娶了梅玉的帳。
34 不料是她家太太找個媒婆去,要賣梅玉出門,怕金二官回家費她的眼目。
35 孫媒不知道,躲去大寺,推燒香上會,不料撞見孔寡婦。
36 兩人見面,又是一場大罵,險不在禪堂裏打起來,福清和知客都勸開了,蓮淨原是聰明,又歸了正果,卻尋出一計來,說:「孫媒,你既說這一門親,把玉姐母子坑陷得這等,也該進她宅去看看梅姑娘。
37 終不然你一個外人,年六七十歲了,那母夜叉就打你不成?
38 她既然來叫,你好歹去走一遭,孔大娘也不埋怨你了。」
39 孫媒道:「說得也是。
40 我棄著這老性命去走走,隨怎樣的,看看梅姑娘再作商議。
41 我還來這回你的說話。」
42 吃了一盅茶,孫媒婆去了。
43 孔千戶娘子坐在寺裡聽信,不提。
44 原來母夜叉粘太太,見梅玉上灶做飯十分殷勤,滿口裡太太長太太短,不叫她來服侍,罵著她也不怨恨,已不甚難為她了。
45 只怕金二官回來,一時防備不嚴,再有串通怎了。
46 不如找個媒人來,把她賣在娼門吧。
47 因此家人又來叫孫媒進府,不干那尋妾的事。
48 她自己膽虛,嚇得躲子。
49 寺裡商議就,硬著膽進得金將爺府來。
50 見了太太生得凶狠,似一隻母虎坐在大暖炕上,磕下頭去道:「不知太太叫小媳婦做什麼?」
51 太太道:「我家買了個業障來,不知是哪個媒人做的事,如今放在屋裡,七粗八細一些做不來,沒得養著吃閒飯,你與我快快尋個主兒領出去,不許賣在這東京。
52 不拘哪裡娼家樂戶,做幾兩銀子打發她去吧。」
53 孫媒道:「小媳婦去看看她本人生的材料兒,好出去尋主兒。」
54 太太道:「你領她去!」
55 有一個番婆正在炕上納繡佛幡,見太太說,忙下炕來,和孫媒往廚房裡徑走。
56 只見梅玉姐正刷鍋淘米做飯哩。
57 見了孫媒,不敢言語,只裝不認得。
58 孫媒見她剪得頭光光的,使個手帕裹著,好不心酸。
59 到了前邊,辭過太太道:「小媳婦知道了,三日裡就來回話。
60 可不知太太要什麼財禮,好去兜主兒。」
61 太太道:「我如今和四太子姑娘當了一會,要大覺寺白衣觀音閣上明日進幡去,舍一百兩銀子的香錢,速速賣了來,要做香錢哩。」
62 孫媒磕頭去了。
63 欲施善事遠燒香,卻賣良人去作娼。
64 後面殺人前面舍,結冤造福兩相妨。
65 孫媒出府回到寺里,把粘太太的話說了一遍:「又見梅姑娘在廚上做飯,雖手帕搭著頭,還笑嘻嘻的,休聽外人虛喝的不知打得怎樣兒了。
66 如今要賣出來,只倩一百兩銀子,要來這寺裡進幡,舍在觀音閣上哩。」
67 只這一句話,蓮淨道:「阿彌陀佛,我有救玉姐的法兒,除非老師父做這一件功德吧。」
68 即時請過福清來道,「這件功德,只要老師父一句話,玉姐就活了。
69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70 福清姑子不知來歷。
71 只見孔千戶娘子先跪在地下,蓮淨也磕下頭去,道:「師父只許了慈悲,她這件事弟子管有一計,全不費難,叫她母子團圓,一場陰騭。」
72 福清扯起來道:「你說來我聽。
73 既是救人好事,我佛家以慈悲為本,哪有個推辭的。」
74 蓮淨合掌當胸道:「如今粘太太說和四娘娘一會,要來寺裡進幡,舍百金造佛。
75 只用老師父到王爺宮內,見了娘娘,求她說個人情。
76 只說梅玉姐是老師父的兩姨侄女,弟子表姊妹,只化她將梅玉姐舍了出家,做她個度僧,豈不是一件好事。」
77 福清笑了道:「這卻不難,只是成不成看她的緣法吧。」
78 即時穿上偏衫,帶著蓮淨去見四娘娘。
79 正是合該梅玉災星已滿,她淫心悔過,轉禍為福,偏遇著娘娘生了世子,剛剛滿月,傳進宮去,說:「大覺寺尼姑來道喜哩。」
80 喜得個娘娘迎下殿來,一似觀音菩薩來送生般,忙接著讓進房去。
81 見領著一個新剃度的尼姑,且是齊整,磕下頭去。
82 娘娘扯起來,即叫擺齋。
83 齋罷,福清、蓮淨忙下坐問訊,說:「求娘娘護法,有一事來化個人緣。」
84 娘娘喜色滿面道:「師父化什麼緣?
85 盡力布施。」
86 二尼合掌當胸道:「如今粘太太府裡面金二爺娶一妾,是貧僧俗家兩姨侄兒,即是蓮淨的表妹。
87 因太太不容,要嫁了,將銀子舍在寺上,貧僧想起,何不將此女舍了出家為僧,做粘太太剃度的,保她一家吉慶,為何卻去賣了來舍?
88 以此特來乞化。
89 救出此女,娘娘無限功德!」
90 娘娘笑道:「這粘太太十分難說話,如今和我結了寺裏香會。
91 她還無兒,因此繡幡進香,上了一百兩的布施,在我這疏頭上。
92 我就請她來說,到那日去進香,叫她去剃度,還算一百兩布施,給她做個圓滿的齋兒便了。」
93 說畢,福清、蓮淨磕了頭去,謝了,高聲念「南無無量壽佛觀世音菩薩。」
94 送出府來,娘娘使人去請將粘太太來。
95 那時東京,兀術即是金主一樣,哪敢不依!
96 即時回去,做了一套僧帽僧衣,換了鞋襪,不管進香即傳了福清、蓮淨來,在佛堂裏,當面看看剃淨了光頭,穿上僧衣,起個法名梅心,謝了太太而去。
97 正是:愛水波濤今日定,欲河煩惱一時消。
98 袈裟披上見空王,洗習鉛華木可香。
99 自是木兒難上馬,故叫石女不逢郎。
100 蛤因閉口仍含粉,蜂為辭春免褪黃。
101 英學拈花拋豆蔻,摩登不許更同床。
102 看官到此或說,前集金蓮、春梅淫惡太大,未曾填還原債,便已逃入空門,較之瓶兒似於淫獄從輕,瓶兒亡身,反為太重。
103 不知前世造惡與今生享用,原是平算因果的。
104 瓶兒當日氣死本夫,盜財貼嫁,與金蓮、春梅淫惡一樣。
105 後來托生在袁指揮家,為富室之女,及到李師師家,嬌養成人,真是珠翠叢中長大,綺羅隊裏生成,又得了浪子鄭玉卿偷寒送暖,暮雨朝雲,吹的彈的,吃的穿的,受盡三春富貴。
106 這金蓮、春梅,生在窮武職家,孤寡流離,窮了半世,卻又不得遇個丈夫。
107 半路裏受盡折磨,橫遭惡疾,守了空寡,將她惡報已還其大半。
108 因她悔心出家,佛法因果,原有增減,因此引她懺罪消災,再修她本來面目。
109 後來瓶兒雖死,即化男身,這金、梅二女,雖已成尼,三世女身,才得成男,以分別淫根的輕重。
110 在後案三世輪回上,不提。
111 單表劉瘸子在鞋店隨著丈母度日,妻子又出了家,自己又無歸落,一身殘疾,也要尋個結果去處。
112 那日上大寺前閒行,只見圍了一群人,也有坐著的,也有立著的,中間一個道人,生得古貌長髯,戴著一個箬笠,身穿百衲道袍,黃條草履,手執漁鼓、簡板,正唱道情哩。
113 瘸子分開眾人挨入裡面,和這眾人席地坐下。
114 只見這道人將漁鼓打了一回,走上幾步道:「今日貧道一回莊子嘆骷髏的故事,乞化些錢米,助貧道途中一齋。」
115 放下蒲團,即將簡板先敲幾下,唱道:先有《鷓鴣天》為証———(唱)景物驚心嘆隙駒,百年傾覆後先車。
116 雲山滿目真堪樂,富貴到頭總是虛。
117 沽一醉,問樵漁,優游山谷更何如?
118 閒將幾句莊生活,編作骷髏一卷書。
119 (說)昔日戰國初有一隱士,姓莊名周,道號南華真人,本貫睢陽人也。
120 自幼讀習經史,曾為周朝漆園小吏。
121 因妻喪,鼓盆而歌,棄職歸山,隱於終南山谷,著有《南華真經》,世傳《莊子》。
122 在山修煉多年,成其仙道。
123 一日,與道童說:「我和你深山苦練,雖得了丹道,不到凡間濟度眾生,也不能夠完這三千八百陰德之功,只做得地仙,見不得大羅玉帝。
124 今日和你上洛陽走一遭,看有何人可度。」
125 有《西江月》為証:(唱)我把世人嗟嘆,不如訪道修仙。
126 布袍衲襖勝羅,漁鼓簡板為伴。
127 飢食山中野菜,渴飲澗下清泉。
128 我今功行滿三千,暫向人間游玩。
129 (說)行至洛陽地方,荒郊野外,只見一堆骸骨暴露在地,不由莊子傷心感嘆。
130 詩曰:路逢骸骨在荒丘,莊子傷心兩淚流。
131 你是何人親與故,只為生前不肯修。
132 耍孩兒(唱)我向前細細尋,又退後默默思。
133 可憐你三魂五髒無蹤跡,只見飢鴉啄破天靈蓋,餓犬傷殘地閣皮,模樣兒真狼狽。
134 映斜陽眼中睛陷,受陰風耳竅風嘶。
135 莫不是男子漢、婦女身、老公公、少小兒,住居何處何名氏?
136 莫不是他鄉外郡風流客,百姓軍丁匠灶籍,因何死在荒郊地?
137 也是你自作自受,今日里誰哭誰知。
138 莫不是把錢財離故鄉,為功名到這裏,時乖運蹇逢奸輩?
139 莫不是持刀自刎因爭鬥,久病難調少藥醫,在此誰來替?
140 只落得朝攢螻蟻,夜伴狐狸。
141 莫不是因貪杯喪了生,為戀色害了己,分財競產閒爭氣?
142 或是因奸斗恨風流死,賭博官司吃盡虧,或是犯法遭刑系?
143 莫不是飢寒少救,遇陣臨危?
144 (說)骷髏,將你男女名問道,並無一言回答,想是說不著其中詳細,將你生前經營買賣問你幾句:莫不是貧居陋巷中,藏身村野里,種瓜賣菜編鞋履?
145 莫不是讀書守分甘貧餓?
146 莫不是買賣商遇劫賊,或是游客高人侶,辜負了陰陽占卜,收拾起書畫琴棋?
147 莫不是換羊毛、修破靴、蓋新房、賣故衣,開張骨董收零碎?
148 補鍋釘碗修銅匠,磨鏡敲針打錫的,土工木匠並油漆?
149 莫不是做籮箍桶、打鐵縫皮?
150 (說)骷髏兒,貧道將諸般經營手藝問你,全不答應,想不是這庸俗之輩,或者是聰明智慧、諸子百家、富官貴客,迷失家鄉,再問你幾句:莫不是振朝綱大丈夫,贊經綸賢宰職,三傑八俊並七貴?
151 莫不是拔山舉鼎英雄漢,作賦能詩道德師,深文刀筆蕭曹吏,風流才子,絕代名儒?
152 莫不攜家遠避秦,籠車匡複齊?
153 逞豪奢笑擊珊瑚碎,曉趨金殿拖朱履,夜擁紅妝醉酒杯?
154 也有個凶和吉,哪知道時哀命盡,福退災隨。
155 (說)骷髏兒,我將君子六藝、九流百家問你,全不答應,多是生前瞞心昧己,好色貪財,到此地位,我再把你的罪過略道幾句:莫不是口頭甜如蜜,壞良心黑似漆,調詞捏款多奸計,坑人騙債偏興訟,害眾成家倚勢為?
156 撞太歲為生理,駕空橋把人愚弄,使暗箭袖手歡嬉!
157 莫不是祖父上做貪官,本身上不克己,不忠不孝還不悌,吞謀田產侵鄰里,占路爭牆改屋基?
158 癡心造下千年計,只落得頭南腳北,手指東西。
159 (說)莊子嘆骷髏已畢,道:「昔日周文王澤及枯骨,開子孫八百年基業,我出家人理當拔濟群生。
160 我今大發慈悲,救他起死還魂,也見仙家手段。」
161 即向葫蘆內取出一丸靈丹來,填在骷髏口內,用仙氣一吹,脫下道袍蓋住尸骸,數了數他左肋下,少肋骨三條,忙叫道童向東南上取三枝楊柳,截成三段,口中念咒,用水一噴。
162 那骷髏以氣生神,以骨生肉,得了先天元氣,早早回陽,滾身起來道:「多謝師父救我還魂,只是赤身露體,難得見人。」
163 莊子即去行囊中取了一件小衣與他穿了,那漢子把眼圓睜,將身一挺,向莊子道:「我乃福州府人氏,姓武名貴,身喧帶銀三百兩,來洛陽買貨,被你二人用蒙汗藥謀死,害我殘生,在此罵我不絕。
164 今日醒來,可還我銀錢、衣服,放你去吧。
165 如不還我,向洛陽縣、河南府,各樣衙門,告你個蠱毒殺命事。
166 寫你一百二十款單款,告一張御狀,擊登聞鼓聲冤,叫你二人碎尸萬段,現有你用藥葫蘆、使邪法的木瓢為証。」
167 上前把莊子揪住不放,大喊聲冤,往城裡衙門前來。
168 那縣官正坐,只見一病人拉住道人進門喊冤,叫上來細問。
169 那漢子眼中流淚,口內聲冤,將前話哭訴一遍,說莊子用藥謀死其命,盡劫資財,現有毒藥、葫蘆、邪水為証。
170 縣官問莊子道:「你出家人,如不系謀害他性命,豈有平空誣告的?」
171 即喝令:「伺候刑具!
172 如不實招,難免官刑。」
173 莊子向前,將骷髏暴露野外,以靈丹救活,反恩將仇報說了一遍。
174 漢子道:「老爺執理斷事,一個骷髏,哪有救活之理?
175 分明是鬼話。
176 這道人借術行惡,殺害平人的罪,小人一一說來:(唱)他借游方是道人,串州府,渡關津,游食無籍真光棍。
177 暗通響馬劫行客,糾合強徒進院門,求齋化飯先通信。
178 用的是蒙汗毒藥,遇著他一命歸陰。
179 他有隱身法不露身,定身法沒處跟,又會踏罡步鬥迷魂陣,拘魂魘鎮奸良婦,打火燒鉛做假銀。
180 更有一件真堪恨,把小孩子蒙了隨去做蒙藥,摘膽剜心。
181 (說)漢子說:「小人當日和他飯店裡歇宿,他見小人行李沉重,要謀財害命,只取了一丸藥放在酒裏,不覺天昏地暗,倒在埃塵。
182 他卻將小人衣財劫淨,假說慈悲,把小人尸骸拋在野外。
183 因小人平日行善,感動神靈,才放了回來。
184 (唱)他葫蘆內百樣毒,使機謀把酒巡,頭昏腳軟先昏暈,臨危假落慈悲淚,怕醒還將法水噴。
185 把財物搜尋盡,將骸拋在野外,哪知道我又還魂。
186 (說)縣官又問:「你這個漢子,說話全無憑准,既然死去,如何又得活了?
187 這樣怪事,我做官的也難問,可有甚証佐麼?」
188 漢子道:「小人吃齋念佛,沒傷天理,一生不打誑語,不是個負義忘恩之輩,那毒死時節,只見———(唱)五閻羅把我迎,崔判官把我親。
189 他說我吃齋念佛多忠信,金橋來接純良客,地獄難留好人,連忙送出酆都郡。
190 他打折我三條左肋,現如今俱有疤痕。」
191 (說)莊子聽他言語,道:「眾生好度人難度,始知恩愛也成魔。
192 稟縣官老先生,且取一盞水,貧道叫他複現原形。
193 他是罪大惡極,該有路死輪回,貧道違天行善,該有此番仇報。」
194 縣官即時取水與莊子。
195 用水將漢子一噴,僕地倒在塵埃,掀起衣來,卻是一堆骨櫬,肋下三條骨
URN: ctp:ws760302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21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