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六十六回龙  窟

《第六十六回龙  窟》[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第六十六回 龙  窟
2 话说东京离城里五里,地名湘潭村,有一人姓邱名,家业殷实,娶本处陈旺之女为妻。陈氏甚是美貌,却是个水性妇人,因见其夫敦重,甚不相乐。时镇西有个牙侩,姓汪名琦,生得清秀,是个风流浪子,常往来邱家,以契交兄弟情义待之。汪出入稔熟,常与陈氏交接言语。一日,汪琦来到邱家,陈氏不胜欢喜,延入房中坐定,对汪道:「丈夫到庄上算田租,一时未还,难得今日你到此来,有句话当要对你说。且请坐著,待我到厨下便来。」汪琦正不知是何缘故,只得应诺,遂安坐等候。不多时陈氏整备得一席酒肴入房中来,与汪琦对饮。酒至半酣,那陈氏有心,向汪琦道:「闻得叔叔未娶婶婶,夜来独眠,岂不孤单?」汪答道:「小可命薄,姻缘迟缓,衾枕独眠,是所甘愿也。」陈氏笑道:「叔叔休瞒我,男子汉无有妻室,度夜如年。适言甘愿,乃不得已之情,非实意也。」汪琦初则以朋友分上,尚不敢乱言,及被陈氏将言语调戏,不觉心动,说道:「贤嫂既念小叔孤单,今日肯怜念我么」陈氏道:「我倒有心怜你,只恐叔叔无心恋我。」二人戏谑良久,彼此乘兴,遂成云雨之交。正是色胆大如天,两下意投之后,情意稠密,但遇邱不在家,汪某遂留宿于陈氏房中,邱全不知觉。邱之家仆颇知其事,欲报知于主人,又恐主人见怒;若不说知,甚觉不平。忽值那日邱正在庄所与佃户算帐,宿于其家。夜半,邱对家仆道:「残秋天气,薄被生寒,未知家下亦若是否?」家仆答道:「只亏主人在外孤寒,家下夜夜自暖。」邱怪而疑之,便问:「你如何出此言语?」家仆初则不肯说,及至问得急切,乃直言主母与汪某往来交密之情。邱听此言,恨不得一时天晓。次日,回到家下,见陈氏面带春风,越疑其事。是夜,盘问汪霜来往情由,陈氏故作遮掩模样道:「你若不在家时,便闭上内外门户,哪曾有人来我家?却将此言诬我!」邱道:「不要性急,日后自有端的。」那陈氏惧怕不语。
3 次日侵早,邱又往庄所去了。汪某进来见陈氏不乐,问其故,陈氏不隐,遂以丈夫知觉情由告知。汪某道:「既如此,不须忧虑,从今我不来你家便无事了。」陈氏笑道:「我道你是个有为丈夫,故有心从汝;原来是个没志量的人。我今既与你情密,须图终身之计,缘何就说开交的话?」汪某道:「然则如之奈何?」陈氏道:「必须谋杀吾夫,可图久远。」汪沉吟半晌,没有计较处,忽计从心上来,乃道:「娘子的有实愿,我谋害之计有了。」陈氏问:「何计?」汪道:「本处有一极高山巅上原有龙窟,每见烟雾自窟中出则必雨;若不雨必主旱伤。目下乡人于此祈祷,汝夫亦与此会,候待其往,自有处置的计。」陈氏喜道:
4 「若完事后,其馀我自有调度。」汪宿一夜而去。
5 次日,果是乡人鸣锣击鼓,径往山巅祈祷。邱亦与众人随登,汪琦就跟到窟前。不觉天色黄昏,众人祈祷毕先散去,独汪琦与邱在后,经过龙窟,汪戏道:「前面有龙露出爪来。」惊疑探看,被汪乘势一推,立脚不定,坠入窟中。当下汪某跑走回来,见陈氏说知其事。陈氏欢喜道:「想我今生原与你有缘。」自是汪某出入其家无忌,不顾人知。有亲戚问及邱某多时不见之故,陈氏掩讳,只告以出外未回。然其家仆见主人没下落,甚是忧疑,又陈氏与汪某成了夫妇,越是不忿,欲告首于官,根究其事。陈氏密闻之,遂将家仆逐赶出去。
6 后将近一月馀,忽邱复归家。正值陈氏与汪某围炉饮酒,见自外入,汪大惊,疑其是鬼。抽身入房中取出利刀呵叱,逐之出门。悲咽无所往,行到街前,遇见家仆,遂抱住主人问其来由。将当日被汪推落窟中的事说了一遍。家仆哭道:「自主不回,我即致疑,及见主母与汪某成亲,想他必然谋害于你,待诉之官,根究主人下落,竟被他赶出。不意吉人天相,复得相见,当以此情告于开封府,以雪此冤。」依言,即具状赴开封府衙门。包公审问道:「既当日推落龙窟,焉得不死,复能归乎?」邱泣诉道:「正不知因何缘故。方推下的时节,窟旁皆茅苇,因傍茅苇而落,故得无伤。窟中甚黑,久而渐光,见一小蛇居中盘旋不动,窟中乾燥,但有一勺之水清甚,掬其水饮之,不复饥渴。想著那蛇必是龙也,常乞此蛇庇佑,蛇亦不见相伤,每于窟中轻移旋绕,则蛇渐大,头角峥嵘,出窟而去,俄而雨下,如此六、七日。一日,因攀登龙尾而上,至窟外则龙尾掉摇,坠于窟旁茅丛去了。因即归家,正见妻与汪琦同饮,被汪利刀赶逐而出。特来具告。」言讫不胜痛哭。
7 包公审实明白,即差公牌张龙、赵虎,到邱家捉拿汪琦、陈氏。是时汪琦正在疑惑此事,不提防邱某已再生回家,竟具状开封府,公牌拘到府衙对理。包公审问汪琦,琦诉道:「当时乡人祈祷,各自早散回家,邱至黄昏误落窟中,那有谋害之情?又其家紧密,往来有数,那有通奸之事?」此时汪某争辩不已,包公著令公牌去陈氏房中取得床上睡席来看,见有二人新睡痕迹。包公道:「既说彼家门户紧密,缘何有二人席痕?分明是你谋害,幸至不死,尚自抵赖!」即令严刑拷究,汪只得供招,将汪琦、陈氏皆定死罪;邱回有,见者欣喜。
URN: ctp:ws76095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22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