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卷三

《卷三》[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第七回 招商店夜现美人》

1 且说孙妈妈接过银子,道:「怎么又叫官人费心?老身就此去了。」回到家中,取了几件针工活儿,不多时,穿街过巷,走到那一妇人家中。只见他正在窗绣花,上前道万福。妇人让妈妈坐了,各问了姓名。妇人便道:「妈妈来此,有何贵干?」妈妈道:「闻听大娘子针工极精,特来奉求。」随把几样活儿递与妇人。妇人看了,收在箱内。定了日期,还叫妈妈来取。妈妈又问道:「你家大爷几时下世去了?」妇人说:「一年有馀。只落得我孤苦零仃,好不可怜。」说著说著,潸潸泪下。妈妈劝解一番,又道:「我想人生,万般皆由命,半点不由人。大娘子这么一个人才,又在青春,早头夜晚,委实凄凉。只得忍耐些便了。」说罢,便要告辞。妇人道:「妈妈初到我家,也无别的可敬,用过午饭去罢。」妈妈说:「这又取扰了。」二人闲话之间,已到未牌时分。夫人暖了一壶热酒,位列了几碟子素肴。二人坐下对饮。
2 直至黄昏,方才用饭。妇人又在厨下收拾了碗盏,已掌上灯了。妈妈又要告辞,妇人道:「天已晚了,黑洞洞的,如何去得?暂且在此住下,说些话儿,明天回去罢。」妈妈正盼得他这一句话儿,随说:「怎好在此打搅?」妇人指著一个卧榻道:「咱二人就在此一处睡罢。夜间醒来,好闲说话儿。」妇人复又整上酒肴,痛饮一番,方才歇息。这孙妈妈装醉诈疯,说起身幼年偷汉子许多事情,勾动妇人的春心。引得那妇人娇滴滴嫩生生一副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妈妈已知妇人心事,不好出口,随问道:「大娘子多大岁数娶的?」妇人道:「十八岁上。」妈妈道:「那事儿若是不晓得滋味还好,若是尝过的,便丢不下,心坎里时时发痒,白日还好,夜间睡也睡不著,反来复去,实在难受。」妇人道:「你如今是个寡居,年轻怎么过来?」妈妈说:「我从前时常淫心发作,自有个救急的法儿。」妇人道:「有何妙方?」妈妈道:「我丈夫当初作广东生理,给我带来一个广东人事。凡他不在家时,便叫我借快活。大娘子若不弃嫌,明日带来送于娘子,用上一用,如何?」妇人道:「妈妈明天何时到来?」妈妈说:「明天老身还有些穷忙,必须晚上来陪大娘子罢。」次日,妈妈起身去了。
3 走至街上,正遇百昌迎面而来,打听消息。妈妈叫他往家里说话。这百昌跟定妈妈到了家中,坐下便问:「事体成败若何?」妈妈道:「事成全在今天晚上。须当如此如此,这般这般。」百昌道:「妙计,妙计。事成之后,小儿还有重谢。」说罢,出门而去。
4 到了晚间,妈妈约定百昌暗伏在旁边,来到妇人门首,自己上前叩门。这日正当阴天,伸手不见掌,对面不见人。妇人出来开门,孙妈妈故意道:「娘子且进内去,待老身关上了门。」妇人不曾留心,往里便走。妈妈偷空扯著百昌进门,引他在楼梯底下隐藏。上得楼去,向妇人道:「老身一日穷忙,来得迟了。」妇人道:「人家治完酒饭,正好同饮。」二人坐下吃著,且自说笑了一会。夜已深了,至时妇人与妈妈睡在一个榻上。妇人便问他的广东人事。不知妈妈如何回答,且听下回分解。

第八回 红梅姐半夜接风》

1 且说孙妈妈与妇人就寝,便问广东人事放在何处。妈妈道:「大娘子,你来伏到我这身上便知。」妇人脱得精赤条条的,用手去摸妈妈。妈妈此时便叫百昌仰在床上了,妇人并不知觉,扒到百昌身上,道:「你偌大年纪,身上还是这般光滑。」百昌并不言语,搂住妇人做嘴。妇人还认是妈妈,双手相抱。百昌腾身而上,对准牝户,送到尽根。妇人一则多贪了几杯,二则被妈妈挑动春心,也顾不得问是何人,任其轻薄。及云收雨散,方问:「你是何人?几时来此?」百昌就将在门前如何相逢,如何爱慕,如何求孙妈妈用计,细说了一遍。妈妈听得二人讲话,随向前说道:「不是老身大胆,一来可怜娘子青春,二来也救曹郎性命。你二人想是前生有缘。」妇人道:「事已如此,也顾不得许多了。」两人复又搂抱一处。
2 百昌与妇人阴户中抹上麻药,自己龟头也抹上壮阳散。妇人里边药性发作,手模著百昌的阳物,向自己牝户插进半截。百昌骚兴大发,尽力抽扯。抽得妇人浪声不绝,你捱我凑,两个时辰了。睡至天明,妈妈催著百昌去了。自此二人无夜不会。
3 一日,孙妈妈又与妇人说起话来。道:「娘子莫要怪我,你离乡千里,孤寡无依,要想回家,实在难了。便守上几时,终须无望。依老身愚见,趁此青年,又遇著这个好对头,嫁了于他,到底是个好名色。你日后也有终身之托,岂不是两全之策?」妇人道:「如今事出无奈,旁人也笑我不得。就依妈妈高见便了。」妈妈道:「娘子既定了主意,老身就此告别了。」次日,孙妈妈来到店中,与百昌说了。百昌满心欢喜,应允而就,又赁了一处房宅,择定吉日,到了成亲之夜,笙琴细乐,洞房花烛。百昌见妇人风流俊雅,举止端庄,更加十分爱慕。且不必提。
4 再说秦忠自旅店起身,一路晓行夜宿,来到家中。见过媚娘,问了安好。媚娘便问:「你家大爷现在那里?」秦忠道:「我大爷因半路受了风寒,早有些不爽,等著顺路船只,方可回家。」媚娘道:「这却叫人挂心。」随分付秦忠:「你在家歇息几日,大爷若是不来,可再速速接回去他便了。」此时漏下二鼓,各自安歇不提。
5 这秦忠与丫鬟红梅,素日在家时,常常有些私通。今日回来,岂不要行云行雨?秦忠独在前面,仰在床上,心中痒痒难捱,反来复去,那里还睡得下去?听了听媚娘闭上房门,慌忙起得身来,披上贴身短衣,走到后院,来至红梅卧房,低声唤道:「姐姐,快快开门。」红梅正盼著秦忠前来,听他叫门,慌得连裤子也不曾穿上,将门开开。秦忠进内,搂住红梅,便去亲嘴。红梅也抱住秦忠,道:「我的乖乖,你今日可来了,我在家几几乎没想死你哩。这先弄弄,与你掸尘。睡在床上,再与你接风罢。」秦忠听说,把他放在椅子以上,金莲高挂,两手托住腚■,阳物一挺,放进去了。两下里一凑一扯,由高就低,足足弄了一个时辰,方才罢手。二人还不肯舍,复又点上灯儿,红梅穿了贴身衣衫,悄悄来至厨下,暖了一壶热酒,又整了两盘子剩肴端来,闭上房门,与秦忠吃了一会。且听下回分解。

第九回 秦忠力战二佳人》

1 且说红梅与秦忠吃酒,一时间兴致勃勃,你亲我爱,就如百不开的解■一般。红梅复又卧在秦忠怀里,口对口儿,饮了一会。秦忠阳物二番劲将起来,急急把他放倒床上,腾身上马,手执黑缨长枪,杀将进去,并无一人拦挡,横顶乱撞,行九浅一深之法,作蜻蜓点水之势。底下红梅心肝乖乖的不住乱叫。秦忠越的高兴,欠起身来,借著灯光,看其出入之形。二人无所不至,红梅还不足兴,只是不肯放松,不住的阴户夹了又夹,淫水直流。痒痒难受,手拿著秦忠阳物,衔在口内,咂了几咂。咂得秦忠一阵魂不附体,连忙抽出,跳下床来,把红梅扯到床沿,将两只小脚搁头,插到尽根。紧抽紧顶,三百馀回。听得底下犹蜻蜓点水的一般。秦忠吁吁喘喘,一时力量不济,自免将身打颤,四肢发麻,叫道:「红梅姐姐,你可快活么?」红梅答道:「哥哥弄得我快活著哩。」又叫道:「姐姐,你可受用么?」红梅道:「哥哥肏我得受用著哩。」又叫声:「我的姐姐,我要出到你那里头。」红梅道:「哥哥,我要出到你那外头。」二人紧紧抱住,一阵昏迷,哎哎哟,阴精阳熊会合一处,尽情流将出来。秦忠说:「歇歇再弄罢。」
2 红梅用力把阳物夹得结结实实,说道:「乖乖,不要拿出,这几日想是在路上受了辛苦,今夜又在地下站得太多了,你那两腿也乏了,你来仰下,我上在你身上弄弄,看是好不好?」秦忠听说,仰在床上,红梅拉扒开雪花白的两腿,分开有红似白的小嫩屄,套在阳物上,咕唧一声,坐将下去,阳物已不见了。红梅说:「小冤家,你可知这个故事么?」秦忠说:「我年轻颟顸,经事不多,别说见过,并不曾耳闻。」红梅说:「若是别人,我再不传给他的。你与我如同亲姊妹一般,我岂肯不和你说的?这就叫做到浇一支烛。」秦忠说:「我从今又长了一个见识。怪不得人家说,要得会,还得跟师娘睡。自然不错,睡上三年,管保把徒弟就学成了。」二人说说笑笑,一耸一就,一起一落。红梅在上边,得意扬扬,坐一会,墩一会,摇了一会,摆一会,揉搓了一会。不多一时,阴户内淌出许多的浪水,流了秦忠一小肚子。两大腿觉著热腾腾的,连头上也发出汗来。秦忠说:「姐姐浇烛倒也罢了,将我全浇起来了。」看了看床,如撒了一泡尿的一般。红梅用丝袖拭干,说道:「我弄了你了,你再弄我罢。这是两够本的买卖,可以做得。」翻身下马,仰在那里。只见他那阴户,还是不住的一开一合,浸浸有水。
3 秦忠坐在灯下,用眼观瞧。又把酒暖了一壶,吃了两茶盅,又送与红梅吃了。觉著阳物复又热硬起来,龟头抹上春药,腾身上去,弄将起来。千抽万顶,底下声响就如在石兔角里捣洗衣服的一般。此时漏下三鼓,媚娘睡醒一觉,听得红梅房内唧唧有声,他原是做贼的,见不得月黑,身披上香罗小衫,腰系著青纱裙,轻轻开了房门,悄悄来在红梅窗下,张望里边。尚有灯光,侧耳一听,不住的口水直流。把心按了一按,叫道:「红梅,快著醒来,我晚上因多吃了几杯酒儿,心中甚是乾渴,你与我到厨烧壶茶来再睡罢。」不知红梅如何答,且听下回分解。
URN: ctp:ws76166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22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