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卷之二十六 鬱証門

《卷之二十六 鬱証門》[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病機
2 《內經》曰:木鬱達之,火鬱發之,土鬱奪之,金鬱洩之,水鬱折之。然調其氣,過者折之,以其畏也。
3 啟玄子曰:木鬱達之,謂吐之,令其條達;火鬱發之,謂汗之,令其疏散;土鬱奪之,謂下之,令無壅礙;金鬱洩之,謂滲洩解表利小便也;水鬱折之,謂抑之,制其衝逆也。
4 滑氏曰:木性本條達,火性本發揚,土性本衝和,金性本整肅,水性本流通。五者一有所鬱,斯失其性矣。
5 達、發、奪、洩、折,將以治其鬱而遂其性也。
6 王安道曰:凡病之起,多由於鬱。鬱者,滯而不通之義。或因所乘而為鬱,或不因所乘本氣自病鬱者,皆鬱也,豈惟五運之變能使然哉!鬱既非五運之變可拘,則達之、發之、奪之、洩之、折之之法,固可擴而充之矣。可擴而充,其應變不窮之理也歟!且夫達者,通暢也。
7 如肝性急怒氣逆, 脅或脹,火時上炎,治以苦寒辛散而不愈者,則用升發之藥,加以厥陰報使而從治之。又如久風入中為飧洩,及不因外風之入,而清氣在下為飧洩,則以輕揚之劑,舉而散之。凡此之類,皆達之之法也。王氏以吐訓達,不能使人無疑。以其肺金盛而抑制肝木歟?則瀉肝氣舉肝氣可矣,不必吐也;以為脾胃濁氣下流,而少陽清氣不升歟?則益胃升陽可矣,不必吐也。雖然,木鬱固有吐之之理,今以吐字總該達字,則凡木鬱皆當用吐矣,其可乎哉?至於東垣所謂食塞肺分,為金與土旺於上而克木。夫金之克木,五行之常道,固不待夫物傷而後能也。且為物所傷,豈有反旺之理?若曰吐,去其物以伸木氣,乃是反思木鬱而施治,非為食傷而施治矣。夫食塞胸中而用吐,正《內經》所謂:其高者,因而越之之義耳,不勞引木鬱之說以及之也。
8 四鬱皆然。
9 病機
10 戴氏曰:鬱者,結聚不得發越也。當升不升,當降不降,當變化不得變化,故傳化失常,而鬱病作矣。大抵諸病多有兼鬱者,或鬱久而生病,或病久而生鬱,或藥雜亂而成鬱,故凡病必參鬱治。
11 病機
12 丹溪曰:氣血衝和,百病不生。一有鬱怫,諸病生焉。鬱証大率有六:曰氣鬱,胸脅疼痛,脈沉而澀;曰濕鬱,周身走痛或關節疼痛,遇陰而發,肺沉而細;曰熱鬱,瞀悶煩心尿赤,脈沉而數;曰痰鬱,動則喘息,脈沉滑;曰血鬱,四肢無力,能食便血,脈沉而芤;曰食鬱,噯酸腹飽,不喜飲食,左手脈平,右手脈緊。或七情之邪鬱,或寒熱之交侵,故為九氣怫鬱之候;或兩濕之侵凌,或酒漿之積聚,故為留飲濕鬱之疾。又如熱鬱而成痰,痰鬱而成癖,血鬱而成 ,食鬱而成痞滿,此必然之理也。
13 脈候
14 鬱脈多沉伏,或結或促或代。
15 《診家樞要》云:氣、血、食、積、痰、飲,一有留滯於其間,脈必因之而止節矣。
16 但當求其有神,何害之有?夫所謂有神者,即經所謂有胃氣也。
17 治法
18 帝曰:鬱之甚者,治之奈何?岐伯曰:然調其氣,過者折之,以其畏也,所謂瀉之。
19 滑氏云:調氣過折以其畏,此治鬱之法也。謂欲調其氣,當即其過者而折之以其所畏。
20 蓋以鬱之為鬱也,或內或外,或在氣或在血,必各有因。治之之法,或汗或下,或吐或利,各當求其所因而折之。夫如是,鬱豈有不畏乎?故下總之曰:所謂瀉之之義可見矣。不必執以達之為吐,發之為汗雲也。
21 王安道曰:如水鬱折之,折者,制御也,伐而銼之也,漸殺其盛也。如腫脹之病,水氣淫溢而滲道以塞。夫水之所不能勝者土也。今胃氣衰弱,不能制之,故反受其侮。治當實其脾土,資其運化,俾可以制水而不敢犯,則滲道達而後愈。或病勢既旺,非上法所能遽制,則用瀉水之劑伐而銼之。或去菀陳 ,開鬼門,潔淨府,三治備舉迭用,以漸平之。
22 王氏所謂抑之,制其衝逆,正欲折銼其泛溢之勢也。夫實土者,守也,洩水者,攻也,兼三治者廣略而決勝也。守也,攻也,廣略也,雖俱為治水之法,然不審病之虛實久近淺深,雜焉而妄施,其不傾踣者鮮矣。夫五鬱之病,故有法以治之,然邪氣久客,正氣必損。今邪氣雖去,正氣豈能遽乎哉?苟不平調正氣,使各安其位,複其常於治鬱之餘,則猶未足以盡治法之妙,故又曰:然調其氣。苟調之,而其氣猶未服而或過,則當益其所不勝以制之,如木過者,當益金,金能制木,則木斯服矣。所不勝者,所畏者也。故曰:過者折之以其畏也。夫制物者,物之所欲也;制於物者,物之所不欲也。順其欲則喜,逆其欲則惡。今逆之以所惡,故曰所謂瀉之。
23 治法
24 諸病久則氣滯血凝而成鬱結,治之雖各因其証,當兼之以解散,固不可不知也。鬱滯一開,則氣血通暢,而諸病各自以其方而易愈也。今之病久,每每用本病之藥而不奏效者,皆其鬱之之故也。醫者殊不悟此,治之弗效,妄變他方,愈變愈訛,而病劇矣。此鬱之為治也,亦不容以少緩,當為醫者之熟知也。
25 治法
26 何氏曰:鬱為七情不舒,遂成鬱結,既鬱之久,變病多端。男子得之,或變為虛怯,或變嗝噎,氣滿腹脹等証;婦女得之,或為不月,或為墮胎,崩帶虛勞等証。治法必能內養,然後鬱開,按証調理。
27 心鬱者,神氣昏昧,心胸微悶,主事健忘者是也。治心鬱者,當加黃連、菖蒲、香連丸之類。
28 肝鬱者,兩脅微膨,或時刺痛,噯氣連連有聲者是也。治肝鬱者,宜用青皮、川芎、吳茱萸、左金丸之屬。
29 脾鬱者,中脘微滿,生涎少食,倦怠嗜臥,四肢無力者是也。治脾鬱宜用蒼術、半夏、砂仁、神曲、陳皮、越鞠丸之屬。
30 肺鬱者,毛皮枯澀,燥而不潤,欲嗽而無痰者是也。治肺鬱者,桔梗、栝蔞、杏仁之類。
31 腎鬱者,小腹微硬,腰腿重脹,精髓虧少,淋濁時作,不能久立者是也。治腎鬱者,宜用蒼術、茯苓、肉桂、小茴香、青娥丸之類。
32 膽鬱者,口苦,身微潮熱往來,惕惕然人將捕之是也。治膽鬱者,宜用竹茹、生姜、溫膽湯之類。
33 大抵七情六淫,五髒六腑,氣血痰濕,飲食寒熱,無往而不鬱也。治之宜各求其屬而施之,則無不愈者。
34 藥方
35 氣鬱用木香、青皮、香附為君,撫芎、橘葉為臣,檳榔、濃樸為佐使。血鬱用桃仁、牡丹皮,索為佐使。痰鬱用海石、栝蔞為君,南星、貝母為臣,香附、陳皮、玄明粉為佐使。食鬱用神曲、砂仁、麥芽為君,山楂、香附為臣,陳皮、半夏為使,生姜、甘草為佐。濕鬱用蒼術、茯苓為君,羌活、川芎為臣,茵陳、豬苓為佐使。熱鬱用黃連、山梔為君,青黛、條芩為臣,甘草、乾葛為佐使。諸鬱藥,春加防風、紫蘇,夏加苦參、黃連,秋冬加吳茱萸。凡鬱在中焦,以蒼術、撫芎,開提其氣以升之。假令食在氣上,氣升則食降。餘仿此。
36 婦女諸鬱,須以川芎、香附子。蒼術、撫芎、香附子總解諸鬱。
37 香附子氣溫味辛苦,能橫行胸臆,故能解諸鬱。必用童便浸,焙乾用,否則燥。撫芎即HT 蕪芎 苗頭小個是也。其氣味辛,行榮而上走,故能散鬱。 蒼術善能走散,佐以防風、 本能上行,佐以香附、牛膝能下行,故能散鬱。丹溪
38 六鬱湯
39 能解諸鬱。
40 陳皮去白,一錢 半夏 蒼術 撫芎各一錢 赤茯苓 梔子炒,各七分香附子一錢 炙甘草五分 砂仁研五分上水二盞姜三片,煎一盞溫服。氣鬱加青皮、木香、檳榔、紫蘇、乾姜,倍香附、砂仁。
41 濕鬱加蒼術、白術。熱鬱加黃芩,倍梔子。痰鬱加南星、枳殼、小皂莢。血鬱加桃仁、紅花、牡丹皮。食鬱加山楂、神曲、麥芽。
42 茭山五鬱湯
43 解諸鬱。
44 香附 川芎 青皮 梔子 神曲 甘草使水盞半姜三片,煎八分食遠服。對証加藥,法如六鬱湯。
45 丹溪
46 越鞠丸
47 解諸鬱。
48 神曲 香附 蒼術 芎 山梔炒。各等分上為細末,水丸綠豆大,每服五七丸溫水下。
49 東垣
50 火鬱湯
51 治五心發熱,屬火鬱。方見火門。
52 升陽散火湯
53 治熱鬱。方見火門。丹溪
54 升麻二陳湯
55 治痰鬱火邪在下焦,大小二便不利。此藥能使大便潤而小便長。
56 陳皮去白 撫芎 茯苓各一錢 半夏一錢半 升麻 防風 甘草 柴胡各五分水盞半姜三片,煎一盞溫服。
57 《心統》
58 香連丸
59 治久鬱心胸不快,痞塞煩痛。
60 川黃連姜炒 香附子制。各四兩上為末,神曲糊為丸,梧桐子大,每服五七十丸,白湯下。
61 《集成》
62 芍藥香附丸
63 治久病陰虛,氣鬱內熱夜甚。
64 芍藥 香附子制。各一兩 蒼術五錢 片芩三錢 甘草二錢上為末,蒸餅丸服。
65 《集成》
66 潤喉散
67 治氣鬱夜熱,咽乾哽塞。
68 桔梗 川芎 香附子各三錢 紫河車四錢 百藥煎七錢半 甘草三錢上為細末,舐服。
69 蒼莎丸
70 治氣鬱。
71 蒼術 香附子各四兩 黃芩一兩 木香五錢上為末,蒸餅丸,姜湯下。
72 《局方》
73 本香檳榔丸
74 治氣鬱食鬱,胸膈痞滿,大便結滯。方見積聚門。丹溪
75 加味二陳湯
76 治食鬱痰滯,胸膈不快。
77 蒼術米泔浸 白術 陳皮去白 半夏 茯苓 川芎 香附子各八分 枳殼 黃連姜炒甘草各五分水盞半煎八分,食前稍熱服。
78 左金丸
79 治火鬱。方見積門。
80 青娥丸
81 治腎鬱腰腿足膝無力,膀胱不利。方見虛損門中。
82 渴膽湯
83 治膽鬱口苦驚悸,健忘不寐。方見驚悸門中。
84 香連丸
85 治火鬱氣逆,腹痛吞酸。方見痢門。丹溪
86 生韭飲
87 治食鬱久則胃脘有瘀血作痛,大能開提氣血。
88 生韭搗自然汁一盞,溫加酒一二杯同服。上先以桃仁速皮細嚼數十枚後,以韭汁送下。
89 羌活勝濕湯
90 治濕鬱肩背強,腰如折。方見濕門。
91 醫案
92 一男子年三十,房後騎馬渡溪,遇深淵沉沒複起,混衣坐馬行十五里抵家。次日憎寒壯熱,肢節酸痛如瘧狀。醫作虛以補中氣治,又作勞治,以四物湯加黃柏、知母服之,反加滿悶不食。召予診。六脈皆洪緩,重按若牢,右手為甚。作濕鬱處治,用平胃散加蒼術、白術、半夏、茯苓、川芎、香附、砂仁、防風、羌活、加姜,煎服三帖,諸病皆減。後以茯苓滲濕湯倍加白術,服二十帖全安。
93 一室女因忤意,鬱結在脾,半年不食。但日食熟菱、棗數枚,遇喜亦食饅頭彈子大,深惡粥飯。此為脾鬱,非枳實不能散,治溫膽湯去竹茹與之,數十劑而安。
94 一女許婚後,夫出二年不歸,因不食困臥如癡,無他病,多向床裏坐臥。此思想氣結也,藥難獨治,得喜可解。不然,令其怒,使其木氣升發,而脾氣自開,木能制土故也。俾激之,大怒而哭,良久令解之,與藥一劑,遂思食。予曰:病雖愈,得喜方已。乃設曰:夫回。病果不複作。
95 一少婦,因逆意不食,膈滿,累月憊甚,巳午間發熱面赤,酉間退熱,小便數而點滴。脈沉澀而短,經水按月,惟數滴而已。予曰:此氣鬱血虛,中宮卻因食滯生痰。遂用補瀉兼治,參術為君,陳皮、茯苓、紅花為佐使,濃煎食前服。少頃藥行,吃粥半盞;少頃,與神 丸減輕粉、牽牛,細丸津下十五丸。晝夜二藥各進四服,食進熱退,七日愈。
URN: ctp:ws76186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22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