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越史畧卷下

《越史畧卷下》[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神宗
2
讳阳焕,圣宗之孙,崇贤侯子也。母杜氏。生三岁,仁宗养于宫中,立为太子。以天符庆寿元年十二月即位于柩前,殡仁宗于壶天殿。癸未,成服。乙酉,王御天安殿视朝,即日除服,因幸那岸,观宫女上火坛殉仁宗葬。
3
戊申,公元1128年大顺元年,辛卯,诏以国哀,禁国中不得骑马。
4
庚子,王初御经筵。
5
以武卫黎伯玉为太尉,内人火头刘波杨珥为太傅,中丞牟都俞为諌议大夫。
6
癸卯,使赍书于宋,讣仁宗之丧及告以王初即位。时宋髙宗避金人,已渡江,都临安矣。
7
真腊寇乂安州
8
乙丑,上尊号曰顺天广运钦眀仁孝皇帝。庚午,王御天安殿,盟国人于龙墀。
9
六月,以王生日为瑞天节。
10
立后三,尊义母宸妃为太后。
11
二月,真腊寇乂安,命太傅阮公平讨之。擒其将而还。
12
己酉,公元1129年大顺二年,春正月,设庆成八万四千寳塔会于天付阁。
13
甲午,尊父崇贤侯为太上王,母杜氏为太后,居洞仁宫。
14
秋七月,仁宗灵位灯生两焰。
15
青竹蛇蟠于寳扆
16
庚戌,公元1130年大顺三年,夏五月,献白雀。
17
五月,太上王薨,谥恭王。
18
六月,旱,祷而雨。
19
占城来贡
20
竞渡
21
遣使于宋
22
辛亥,公元1131年大顺四年,夏三月,诏家奴不得娶百姓女。
23
宋髙宗封王为郡王
24
壬子,公元1132年大顺五年,夏三月,黄龙见于丽光宫。
25
秋八月,真腊、占城寇乂安州。诏太尉杨英珥讨克之。
26
阮承恩使于宋。
27
癸丑,公元1133年天彰寳嗣元年,春正月,改元。
28
二月,大眀殿延命灯发花寳幡舞。
29
马生距
30
夏六月,黄龙见于永光殿。
31
冬十月,造延生五岳观。
32
甲寅,公元1134年天彰寳嗣二年,春二月,真腊、占城来贡。
33
自春至夏不雨
34
冬十二月,古法堂枯树生花。
35
乙卯,公元1135年天彰寳嗣三年,春正月,古铜钟见。
36
神龟见,胷有一天永圣四字。
37
丙辰,公元1136年天彰寳嗣四年,春二月,乂安州地震,江水如血。
38
九月,诏京城内外三家为一保。
39
真腊将苏破棱寇乂安州,命太傅阮公平击败之。
40
丁巳,公元1137年天彰寳嗣五年,夏五月,内人午炎献生金一块,重六十六两。
41
秋九月,王不豫,薨于永光殿。寿二十一,在位十年。庙号神宗,葬天徳府。
42
英宗
43
讳天祚,神宗第二子也。母感圣夫人,姓黎氏。王为人,隆准龙颜,仁慈寛恕。年方三岁,即位于柩前。上尊号曰体天顺道睿文神武纯仁显义徽谋圣智御民育物群灵丕应大眀至孝皇帝。改元,以天彰寳嗣五年秋九月为绍眀元年。尊号感圣夫人为太后。
44
黄龙飞入城
45
冬十月,己酉,黄龙夜自太清宫飞入禁内。
46
乙卯,盟国人于龙墀。
47
戊午,公元1138年绍眀二年,夏四月,以王生日为寿宁节。
48
宋髙宗封王为郡王。立后一。
49
己未,公元1139年绍眀三年,翁申利自称仁宗之子,据上源州以叛,僭号平皇,有众千馀人。二月,诏諌议大夫刘禹偁击之。为利所败。利出据西侬州,攻破富良府,欲向京师。命太尉杜英武讨之。至旷驿,与利相遇,大战,利军大败,死者不可胜数。利奔隆令州。十月,英武攻隆令州,破之,俘二千馀人。利奔谅州,为太傅苏灵成所擒。送京师,斩之。
50
庚申,公元1140年大定元年,正月,改元。
51
二月,献白蟾蜍。
52
冬十二月,诏诸典卖熟田二十年内听赎之,凡相争田地五十年外不得申讼,诸卖田地已有契不得赎。
53
自春至夏不雨,王祷之,乃雨。
54
辛酉,公元1141年大定二年,秋八月,丙寅,黄龙夜见于永寿殿后橙树。
55
壬戌,公元1142年大定三年,春二月,富良州首领杨嗣眀尚韶容公主。
56
三月,马四足生距。
57
夏五月,太尉杜英武献白龟,年都俞献白雀。以都俞为太师。
58
癸亥,公元1143年大定四年,夏四月,献六眸龟,胷有以行法公四字。
59
秋八月,宋妖人谭友谅入思琅州,自号吕先生,率众寇广源州。
60
构广慈宫,太后居之。
61
夏滛雨,祷之,有验。
62
黄龙见于永寿殿。
63
甲子,公元1144年大定五年,夏四月,彗见。
64
秋七月,造天资库六所。
65
乙丑,公元1145年大定六年,秋八月,象放光,群臣上表称贺。
66
九月,献白鸦。
67
太后薨,谥昭孝。
68
书家阮昭献白鸦。
69
丙寅,公元1146年大定七年,春二月,幸蓓仁,耕籍田。
70
丁卯,公元1147年大定八年,夏四月,王御龙墀,观捕象。
71
戊辰,公元1148年大定九年,春二月,献赤马生距。
72
秋九月,真腊寇乂安州。
73
王听太尉杜英武狱,徙英武为升田宏。初,王冲幼,政无小大皆委英武,而英武又私于太后,因益骄恣,居朝廷则攘臂厉声,命官吏则颐指气使,众皆侧目而不敢言。驸马杨嗣明等与殿前指挥使武带,率军士诣越城门外,大呼曰:「英武出入掖庭,恣行凶秽,声闻于外,臣等请除之,毋贻后患。」因收英武,系于具圣廊。太后令人送酒食,而密置金以赂带等。时具圣都火头阮扬言于众曰:「汝等欲贪其赂,我与汝必不免于英武之手。不如杀之以纾吾祸。」执戈欲刺之,左具声谭乃夺其戈止之,曰:「殿前谓我,英武罪虽死,必当先禀上命。」扬怒,诟之曰:「殿前是武吉,非武带也。何其贪人之赂而不顾公议耶!」言讫,赴井而死。英武既得罪,太后忧闷,思所以复英武职任者。英武累蒙赦宥,复为太尉,辅政如之而宠任益隆。由是得擅祸福之柄,常欲思报前怨,乃私以百馀人为奉卫都,凡有罪者,悉委本卫都捕之。英武密言于王曰:「往者武带等擅以兵入禁庭,其罪莫大,请除之。」王可其奏,英武遂命奉卫都捕带等下吏治之狱成。诏降智眀王为侯,内侍杜乙等五人上木马,玉阶火头八人等斩于西市,殿前指挥使武带等二十人枭于江头,驸马杨嗣眀等三十人流恶水,馀并徒为田宏犒甲,果如阮扬所言。是岁,禁阍寺不得擅入宫中,朝士不得往来王侯家;诸犯入奉卫都地分者,杖八十;入廊内者,死罪。
74
中书火阮伯献赤麒麟。
75
夏旱,祷而雨。
76
己巳,公元1149年大定十年,夏三月,槟榔一本生二十八株。
77
秋八月,王幸广慈宫,观竞渡。
78
庚午,公元1150年大定十一年,春二月,献六眸龟,胷有籀文王以八万四字。夏四月朔,地震。
79
五月,天雨黄沙。
80
冬十月,殿试。
81
占城雍眀迭来朝,请王封命。王遣阮蒙以兵五千如占城,立雍眀疉为占城王。
82
辛未,公元1151年大定十二年
83
壬申,公元1152年大定十三年,春正月,撞龙山獠叛。
84
大黄山獠侬可来叛,王亲征之。
85
九月,筑圜丘坛于城南门,以为郊天之处。
86
占城制皮罗笔来贡。
87
癸酉,公元1153年大定十四年,秋八月,竞渡。
88
大水,地震
89
冬十月,岁星犯太白。
90
十一月,占腊来贡。
91
十二月,地震。
92
甲戌,公元1154年大定十五年,春三月,天雨黄沙。
93
冬十二月,御库火。
94
米价腾踊
95
造御天宫、延富阁、赏花亭。
96
乙亥,公元1155年大定十六年,宋髙宗封王为南平王。至是又遣外郎阮国以赍送礼物。宋髙宗赐王衣带鞍马。
97
丙子,公元1156年大定十七年,秋,杜英武献白孔雀。
98
冬十月,起国威行宫及孔子祠。
99
十一月,起长廊,自千秋门至客楼。
100
宋髙宗加王检挍太师。
101
丁丑,公元1157年大定十八年,夏六月,乙未,日月相斗。
102
诏新定律令若干条:诸殿前使及官职都火头不得服私家役,违者杖八十;诸色人著青衫者,杖八十,徒为犒甲;诸权势家不得擅受百姓色人等;诸王侯夜间不得来往城内;诸王侯家奴不得刺龙形于胷。
103
秋,王幸清海行宫。
104
大鱼出东步,其形如牛。
105
戊寅,公元1158年大定十九年,夏五月,左司阮国以使来回言:「臣到宋国,见庭中有铜匦,以受四方之章疏。臣请陛下仿其制以达天下之情。」王然之,为置案于朝廷,下令曰:有欲言事者裁书投之。旬月之间,书疏填满。有暗投无名书一道曰:太尉杜英武欲起兵入宫作乱。得书者以告英武,英武曰:「公为予奏按之。」乆不得其人,英武诬奏曰:「此必立案之人为之。」王以为然,命收国以及其弟仪,下吏治之。诬服乃流国以于归化寨。未几,王欲召国以,英武使人以酖送国以曰:「服此药可以辟瘴气。」国以知不免,服药而死。
106
冬十月,造真教寺。
107
诏以府金涂梵王帝释像,置天符、天佑二寺。
108
己卯,公元1159年大定二十年,诏内眀字及大僚班称呼太傅,郎将上制崇班供奉侍禁殿直称呼太保,无官者称呼管田,祇侯火头称呼奉御,扫宏呼主都。
109
天符、天佑寺柱流血。
110
庚辰,公元1160年大定二十一年,起二女及蚩尤祠于布盖坊。
111
占城来贡
112
辛巳,公元1161年大定二十二年,秋七月,起古州法云寺。
113
太后薨,谥灵照。
114
平隆场叛,命少师费公信攻破之。
115
壬午,公元1162年大定二十三年,诏六十以上为老劣,十七至十九为第二等,十六以下为黄男。
116
诏自割势者杖八十,刺左膊二十三字还本色。
117
仲夏,地震。
118
秋,造众仙台,上层盖以金瓦,下层盖以银瓦。
119
癸未,公元1163年政隆寳应元年,正月,改元。禁国中不得服用假珍珠。
120
五月,宋孝宗即位,使赍礼物国书至钦州,王遣使迎之。
121
甲申,公元1164年政隆寳应二年,春三月,重修天安殿。
122
芒贯江弄洛蛮叛,命苏宪成讨破之。
123
乙酉,公元1165年政隆寳应三年,春,筑广照延命灯台。
124
秋试学生。诏徙朝东门大罗城却七十五尺,筑以砖石,以避江水冲啮。
125
占城来贡
126
丙戌,公元1166年政隆寳应四年,春二月,幸景灵宫观浴道。浴道礼自此始。
127
六眸玉字緑文龟见。又献六眸红龟,项有赤文,腹下具五色,尾端有距。
128
献白黑孔雀。
129
冬,大僚阮恩献六眸龟,胷有天子万世万万世七字。
130
献白鸦
131
丁亥,公元1167年政隆寳应五年,重修大兴门。
132
天极公主归于谅州牧懐忠侯。
133
戊子,公元1168年政隆寳应六年,献优昙花。
134
己丑,公元1169年政隆寳应七年
135
庚寅,公元1170年政隆寳应八年,季夏,迎蟾宫火。
136
占城来贡
137
辛卯,公元1171年政隆寳应九年,罢浴道礼。
138
永光殿无故自动
139
孟夏,诏修文宣王庙及后土祠。
140
造太白阁
141
秋七月,地震。
142
壬辰,公元1172年政隆寳应十年,冬,造贞灵夫人祠于西阳桥外。
143
癸巳,公元1173年政隆寳应十一年,重修太和桥。
144
宋致书买象以备南郊卤簿,命大僚班尹子充赍象十头如宋。
145
甲午,公元1174年天感至寳元年,正月,改元。宋以我越为安南国,王为国王,立国号自此始。
146
降太子龙昶为保国王,立龙干为太子。龙昶性好色,宫中有宠幸者皆私通焉。王颇恶其无礼。元妃徐氏有宠,后乃使昶密传私情以惑之,欲徐氏自此见踈。徐氏具以其状白,王因怒废之。一日,王出视朝,乳母抱髙宗从之,髙宗啼不止。上脱冠冠之,乃止。王竒之,曰:「成吾业者,必此儿。」十一月,立为太子,降昶为王。
147
乙未,公元1175年天感至寳二年,秋七月,王不豫。后请复立保国王。上曰:「为人子而不敬其亲,为人君而能爱其民乎?」甲辰,疾大渐,谓太子曰:「国家山竒水秀,人杰地灵,珠玉寳贝靡不生焉,他国莫比也。宜慎守之。」乙巳,王薨于瑞光殿,寿四十一。庙号英宗,在位三十九年。改元者三,葬天德府。
148
髙宗
149
讳龙干,英宗第六子也。母瑞珠后,姓杜氏。王方二岁,以天感至寳二年七月即位于柩前。尊母瑞珠后曰照天至理太后,上尊号曰应乾御极宏文宪武灵瑞昭符彰道至仁爱民理物睿谋神智化感政醇敷惠示慈绥猷建美功全业盛龙见神居圣眀光孝皇帝。王方冲幼,政无巨细悉委太傅苏宪成。太后有废立意,伺宪成之出,使以金帛赂其室吕氏,使语宪成。宪成曰:「吾身居相位,受先王顾托以辅幼主。今受人之赂而谋废立,天下其谓我何?纵使众人皆涂其耳目而无知者,则将何辞以对先王于地下乎?」太后知其谋之不济,然意终不改,乃召宪成,谓之曰:「公于国家可谓忠矣。然公之齿亦已向暮,而事冲幼之君,公之所为其谁知之?不如立长君,则彼将徳公之赐,而长保富贵,岂不韪欤?」宪成曰:「不义而富且贵,非忠臣义士所乐为。况先王遗嘱,言犹在耳,其如公议何?臣不敢奉诏。」遂趋而出。太后乃遣促召保国王。保国且惊且喜,遂以小舟由苏历江而入。宪成乃召左右官职都,谕之曰:「先王以吾与尔曹戮力王室,无贰厥心,故以幼主付托。今保国王以太后命谓废主上而自立,汝等宜尽其忠、竭其力以听吾约束。用吾命者赏延于世,违吾命者显戮于市,汝其勉之!」官职都皆翕然听命。顷之,保国王至银河门,太后召益急,保国欲入,官职都止之曰:「未听诏旨,不敢奉命。王茍自强入,其犯之者,非我也,兵也。」保国闻之,惭惧而退。
150
季秋,以太后弟杜安顺为关内宪国侯,以宪成为太尉。
151
大览山神光见
152
孟冬,盟国人于龙墀。
153
丙申,公元1176年贞符元年,宋孝宗赐王安南国王之印。
154
太尉苏宪成献白雀,殿前指挥使黄玖献白鹿。
155
丁酉,公元1177年贞符二年,占城人入乂安州东界。
156
献六眸龟,项有朱文
157
上源州首领杨倚叛。
158
戊戌,公元1178年贞符三年,仲夏,以生日为干兴节。
159
己亥,公元1179年贞符四年,孟春,地震。
160
仲夏,増修真教寺。诏以其寺为英宗忌辰行香所。
161
六月,甲辰,两日并见。
162
己酉,太尉苏宪成卒。辍朝七日,清膳三日。初,宪成寝疾,惟叅知政事武赞唐夙夜侍侧,谏议大夫陈忠佐以事务颇剧,不暇存省。及疾笃,太后问疾,曰:「如有不讳,其谁代之?」宪成曰:「平日所知,惟忠佐而已。」太后曰:「赞唐日侍汤药,而公言不及,何也?」对曰:「陛下问其可否,故臣言及忠佐。如问其侍养,非赞唐而谁?」太后虽嘉其忠,竟不用其言,乃以杜安顺听政。
163
禁鱼盐铁器不得至源头博易
164
王与太后观僧官子弟试诵般若经,又御凤鸣殿试黄男办写古人诗及运算。孟冬,又御崇章殿试三教子弟办写古诗及赋诗经义运算等科。
165
戊戌,献三足六眸龟。
166
庚子,公元1180年贞符五年,诏三教修大内碑文,定王侯入朝例
167
夏,以令书家阮午为副行遣。
168
孟秋,大水,永光、会仙二殿地震。
169
冬,以渭龙州首领何公辅尚华阳公主。
170
辛丑,公元1181年贞符六年,夏四月,荧惑入南斗。
171
大饥,民死殆半。
172
壬寅,公元1182年贞符七年,春三月,以玉阶员外郎萧汝翼为评簿司。
173
夏,杜安顺进白鸦。
174
以中书火朱遂良为中书省令书家。以杜安顺为太师辅政,时人畏其威,凡有狱讼,胥吏追不逮者,安顺命巾车儿追之即立至。时优人戏以一人为刑部尚书,差胥追狱不至,曰:「汝何不称为太师巾车儿乎?」如其言果获。
175
冬十二月,壬寅,王初御经筵。
176
禁不得杀牛,不得以黄线缝衣裳。
177
癸卯,公元1183年贞符八年,春,虫结窠子于二林寺,木上色如金银。
178
甲辰,公元1184年贞符九年,冬,司蒙栅、郑栅、乌米栅叛。王命太傅王仁慈讨之。仁慈以州人范品屯翁仲隘,张颜、范杜屯沛乡,段松屯可老,仁慈直攻荡沛、万米二栅,拔之。至罗镳寨,为獠所袭,官军大败,仁慈奔至安桧山,陷于泞,为獠所刺而死。山獠相谓曰:今日有一妇人为我所刺。亡卒知仁慈已死,徧求山泽间,果得其尸。仁慈,宦官也,故似妇人。
179
雨黑水
180
献连穂禾,槁长七尺五寸
181
乙巳,公元1185年贞符十年,春,建宁王龙益帅兵一万二千馀人伐灵栅山獠,以报罗镳之役。军于杜家村,使招谕之。首军丁武官即丁创等皆降。龙益尽擒之,武等哀呌。从人阮多锦以武等既被拘囚,必当恐惧,遂诟辱之而溺于口。獠性凶悍,遂啮其阴茎,多锦以手击之,武失口,多锦亦仆地几死。于是龙益使官职作木鱼箝武等口,杖杀之而脯其尸。
182
季夏,暴风大起,二寺门地裂。
183
丙午,公元1186年贞符十一年,夏四月,获白象,赐名天资象。乃改元为天资嘉瑞元年。驸马郎保贞侯杜直献元鹿。
184
丁未,公元1187年天资嘉瑞二年,仲夏,太庙震。
185
秋,西域僧至。王问其所能,曰:能降虎。王命祇侯奉御黎能长馆之,遣人捕虎以试其术。旬馀,僧谓能长:「虎可伏矣。」能长以闻,王命筑槛于永平阁,使僧入槛。僧方禹步诵咒向虎前以杖扣其头,虎格执其杖。僧因奏曰:「有恶人解臣咒术,请复加持然后行之。」王从其请,僧复加持。乆之,王欲穷其术,一日,命僧复入槛,虎乃跳梁搏噬。僧恐惧,退却莫知所为,倚槛而死。
186
仲冬,荧惑见。
187
戊申,公元1188年天资嘉瑞三年春二月丁卯朔日有食之。
188
献白鸦
189
夏,造圣仪宫。
190
季夏,地震。
191
大暴风
192
太师杜安顺卒,以太傅呉履信辅政。
193
秋,古宏甲叛。
194
己酉,公元1189年天资嘉瑞四年,春,二月朔,日有食之。
195
夏,日月色赤如血
196
地震
197
王命太傅呉履信、都官郎中黎能长,按少师莫显绩讼。能长等畏显绩,不敢推究。国人嘲之曰:「呉辅国是兰,黎都官是击,按一莫显绩,但局蹐而已。」时王尚幼,显绩通于太后,故当时畏之。兰、击,二狂人名。
198
大俚僧惠明戒日等来朝。
199
庚戌,公元1190年天资嘉瑞五年,春二月,太后薨,谥灵道。
200
三月,地震。诏流莫显绩于归化寨。
201
太傅呉履信卒,以太傅谭以蒙辅政。
202
辛亥,公元1191年天资嘉瑞六年,真腊国来贡。
203
以都官郎中黎能长为左辅,邓秀父为参知政事。
204
冬十二月,荧惑犯太白。
205
壬子,公元1192年天资嘉瑞七年,春正月,清化古宏甲叛。初,甲人先见牛迹縁于庵罗树,寻迹视之,见白牛在树上,复以他岐而下,入于江中,因忽不见。州人占曰:「牛在下之物,而在木上,乃下而在上之象。」因相率以反。是夏,诏谭以蒙发清化府兵击古宏甲。以蒙命多伐蕉江中,以碍船贼。贼纵横不复成阵,以蒙急攻,大破之,擒其长黎晚等,槛归京师。诏晩等上木马。
206
冬十二月,迎蟾宫火。疏苏历江。
207
筑石塘,演州胡??叛,以蒙讨擒之。
208
癸丑,公元1193年天资嘉瑞八年
209
甲寅,公元1194年天资嘉瑞九年,春,真登州首领何黎叛,命谭以蒙讨擒之。
210
仲夏,永寿殿金龙头发光。
211
秋七月,以金银涂梵王帝释像,安置于二寺。
212
设竞渡宴礼于后宫。
213
冬,观鱼于晦。是日,雨雹大如马头,死者甚众。
214
占城、真腊来贡
215
乙卯,公元1195年天资嘉瑞十年,春二月,王御大兴门,设广照灯会。己巳,御天安殿,设春筵燕礼。
216
地震
217
五月,地又震。
218
真腊来贡
219
大疫
220
丙辰,公元1196年天资嘉瑞十一年,孟秋,戊寅,明离阁震。
221
孟冬,试三教子弟办写古人诗运算赋诗经义等科,赐及第出身有差。
222
丁巳,公元1197年天资嘉瑞十二年,春三月,幸龙水海口。造迎蟾宫及行宫百馀所。
223
秋,诏国子入学。
224
进谭以蒙爵为列侯。
225
戊午,公元1198年天资嘉瑞十三年,谭以蒙言于王曰:「方今僧徒颇与役夫相半。自结伴侣,妄立师资,聚类群居,多为秽行。或于戒场精舍,公行酒肉,禅房浄院,私自奸滛,昼伏夜行,有如狐鼠,败俗伤教,渐渐成风。此而不禁,乆必滋甚。」王可其奏。以蒙召集国中僧徒留于谷仓,度其知名者数十人为僧,馀悉涅手还俗。
226
王幸锦潭观鱼。
227
秋,左武胜廊震。
228
王御天庆殿,治判上林院狱。
229
孟冬,辅国太傅谭以蒙决都护府狱于画关外。
230
谅州产白锡緑铜大青
231
己未,公元1199年天资嘉瑞十四年,春二月,王幸清化府,观捕象
232
夏,地震
233
秋,省试学生
234
后宫火
235
以蒙献白鸦白雀
236
庚申,公元1200年天资嘉瑞十五年,仲春,王幸玉山寨,观捕象。
237
季夏,地震。
238
秋,设竞渡燕礼
239
辛酉,公元1201年天资嘉瑞十六年
240
壬戌,公元1202年天资寳佑元年,春正月,改元。群臣请王加尊号。
241
夏六月,地震。
242
冬十月,王幸海清行宫。每夜则命乐工弹婆鲁,唱调拟占城曲。其声清怨哀切,左右闻之皆泣下。僧副阮常曰:「吾见诗序云,乱国之音怨,以怒其政乖,亡国之音哀,以思其民困。今主上巡游无度,政教乖离,下民愁困,至此愈盛,而日闻哀怨之音,无乃乱亡之兆乎?吾知车驾此还不再幸其宫矣!」后海内大乱,果如其言。
243
癸亥,公元1203年天资寳佑二年,正月,造新宫于寝殿西,中置天瑞殿,左起阳明殿,右起蟾光殿,前安正仪殿,上构敬天殿,阶曰丽瑶,中启永严门,右启越城门,阶曰银虹,后启胜寿殿,上构圣寿阁,左构日金阁,右构月寳阁,周围设廊庑,其阶金晶。月寳阁右置凉石座,阁西起浴堂,后构富国阁,阶曰凤箫,后起透垣门养鱼池。池上构玩漪亭,亭三面树以竒花异木,池水通于江。其雕饰之工,土木之丽,古未有也。初,敬天阁成,有鹊巢其上而产雏。群臣因之諌曰:「昔魏明帝始构凌霄阁,有鹊巢焉,髙堂隆曰:诗云,维鹊有巢,维鸠居之。今宫室初成而鹊巢之,臣愚以为,有异姓居之。臣愿陛下逺鉴髙堂隆之言,先务克已修徳,后乃兴其工役可也。」王默然良乆,以问宦官范秉羿。范秉羿曰:「阁成而鹊巢有产其雏者,此天锡陛下本支百世之休徵也。」王悦,命促修之。百姓由是益困。
244
秋七月,知乂安州殿前指挥使杜清及州牧范延等上言:「占城国主布池为其叔布由所逐,以备澜二百馀只,载其妻子寓于几罗海口,欲以求救。」八月,王命辅国太傅谭以蒙枢密使杜安等往议其事,以蒙至几罗,杜安曰:「布池有船二百只,狼子野心,不可尽信。谚曰:蚁孔溃堤,寸烟燎屋。今布池之众岂特蚁孔寸烟之谓也?愿公思之。」以蒙以语清、延,使为之备。清延曰:「彼以难而求救于我,宜推诚相恤,今乃反见疑贰,无乃不可乎?」以蒙怒,遂引军还。清、延相谓曰:「我等已忤辅国之心,必有后患,不如反袭布池,以为自全之计。」谋泄,反为布池所觉。池惧,乃谓其众曰:「我等以难而来,求救于大国,既无恤邻之义,反欲虏我为囚,痛莫甚焉。」因伺间以诱清、延。清、延使乂安人系舟于占城备澜以守之。占城人夜以竹炬置枪匿船中,一夜,守者疲困,撤备而卧。占城因烧火炬,投于其舟,守者惊起,莫知所为,皆投于水,为占城所杀及溺死者二百馀人。清、延军大溃,而布池率众亡归其国。
245
九月,大黄人费郎反。先是,大黄人筑大城门,闻淋邑陀某邑已叛,遂率众逃归而反。
246
上将军阮保良、吏部尚书徐英珥劾奏以蒙蠧国害民,莫此为甚。诏降以蒙为大僚班。初,保良造圣日阁稽期,以蒙怒命笞之,保良佯为痛甚不能起,以蒙叱起之,保良曰:「杖痛如此,安能起乎?」中心积怨。
247
乙未,以祇侯奉御陈馨为元帅,领兵讨大黄。仍命吏部尚书徐英珥率清化府兵以讨之。甲寅,英珥次路沛江口,陈馨与费郎遇,两军交战,英珥救之,皆败,为郎所杀。
248
甲子,公元1204年天资寳佑三年,命辅国太保杜敬修讨大黄。敬修怯懦,不敢深入,乃屯于越湾,分军进攻诸道,而敬修但往来章山安老间而已。又上书言:盛夏暑热,师老粮绝。王乃召还。五月,又命关内侯杜英允讨之,又不克,引退。
249
黄龙见于圣日阁,八月又见于圣寿殿,飞绕御寝门及于天瑞殿。御座遗爪迹,殆百馀所,又见于后宫者三。引其宫女黎娘置于殿头。
250
十月,命以蒙将诸道兵筑垒,自婆沟径以北,?路沛江口,抵文雷寨,以御大黄人。
251
大风
252
乙丑,公元1205年天资寳佑四年,初,以蒙筑垒成,作楼船数十艘,命富良弩手居其上,以长索系船尾,令之曰:贼至,则撑船过江而射之;如有不利,则挽其船以回。及以蒙被召还京,大黄人率其党屯于北岸,戍人如以蒙所教。大黄人岸上鼓噪,挽船卒见其势甚盛,各自惊怖,弃索而走,船薄贼岸而弩手尽为所杀,官军大溃。费郎等恃其数胜,遂率志土蛮獠官铲等攻抜一带乡村,焚应丰行宫及仓谷部落,屋宇殆尽。后至蚬洞,为洞人邀击,大破之。
253
秋八月,王命侍卫都火头阮谓往招谕大黄人。谓至,费郎与其豪长一百七十馀人出降。
254
九月,壬辰,改元为平治龙应元年。是月,览山崩。
255
黄龙见于胜寿殿。
256
天瑞殿成,赐群臣三日宴以落之。王颇徇于货利,以卖官粥狱为事。诸两人相争田地产物而一人进纳者,不问其情理曲直,皆以没官。故府库财货山积,而百姓咨怨,盗贼蠭起。
257
丙寅,公元1206年治平龙应二年,春正月,王御敬天阁,观抛飞团。
258
二月,壬子朔,日有食之。
259
三月,奉天宫火。
260
夏五月,造圣勋寺。
261
冬十月,重修真教寺。
262
是岁,境内既乱,而王颇好游幸。道涂梗阻,无所可适,乃于应明池别为应丰、海清行宫,日率近臣宫女以游观为乐。又以巨舟为御舶,以小舟为两队,使宫女伶人发桡而引其左右,以仿行幸之仪。又以腊封疋帛及海物之类沈于池中,令人入水取之,以为龙宫所献。群臣见其游荡无度,皆畏惧莫敢言。伶人武髙诈谓上品奉御郑宁曰:适髙过透池边,见一异人执手遵池而行,至庵罗树下,忽引入水。髙惧其溺,不敢前。顷之,水忽自裂,行至一处,见其宫殿显敞,侍卫甚严,髙问:「是谁所居?」其人曰:「即吾所居,以管摄于此池也。」遂具杯盘与髙对饮。酒阑,髙谢,求归。其人惠以槟榔,送至庵罗树下,因忽不见其人,而手中槟榔已化为石矣。乃知池中有神物也。宁惊异,具奏于王。王虽闻其言,畧无畏惧,乃使以鐡厌之。至冬月,池水涸,王谓左右曰:「有能以江水涨溢于此者,吾必厚赏。」佞臣陈宿曰:「臣能之。」王以为然,使行其法,竟不验。一日,王幸于此池,闻城外有为剽掠者所叫而尚耽于游逸佯为不闻。王性畏雷,每于动止之间便生惊怖。近臣阮馀自言有降雷之术,会雷鸣,命馀降之。馀仰天诵咒而雷声愈厉。王诘之,馀曰:「臣戒之乆矣,岂意彼犹强暴如此。」
263
丁卯,公元1207年治平龙应三年,大黄人费郎复反,攻杂字邑。
264
三月,国威州贼段可列王满反。
265
夏四月谭以蒙复辅政。
266
秋八月,段尚、段主反。王命大发兵攻之。谭以蒙出大通道,保贞侯出南册道,上品奉御范秉羿出可了道,祗侯火头陈馨出扶带道,欲会攻尚。尚密遣人赂上品奉御范猷,请以其众归猷。猷为力请于王,王遣使召以蒙等军还,尚遂脱。自是以蒙、秉羿与猷有隙。是岁,王见盗贼蜂起,乃追悔前过,因下诏曰:朕幼膺大业,深处九重,不知民事之艰难。自纳小人之言,以取怨于下。民既胥怨,朕将畴依。今其改过自新,与民更始。诸有地产业之没于官者,悉还之。
267
戊辰,公元1208年治平龙应四年,大饥,饿死者相枕。
268
冬十月,大水。
269
十二月,宋禄州人韦智刚攻谅州。
270
以范猷知乂安州军事。猷言于王曰:「方今天下扰乱,奸贼辈起,或有与臣妬宠,私为暴乱,虽臣之首领,不能自保,况陛下之恩徳乎?愿少加圣虑,容臣使得选其壮勇以自备,庶免不虞之祸。」王然之,于是猷乃招纳亡命,鸠聚盗贼,号曰侯人。公行劫掠,无所忌惮。盗贼因之蠭起,而国威人亦率其徒屯于西结,文雷寨人屯于拖幕江。自此道路阻绝,舟船不通。上命上品奉御范秉羿将藤州人御之,而猷又归古蔑乡,与烘人尚主等会攻藤州。藤州人请秉羿攻猷,不克乃还。
271
己巳,公元1209年治平龙应五年,春正月,秉羿复帅藤人快人攻猷。秉羿数败,秉羿怒,斩其走者以徇。他日复战,克之,猷奔于烘。秉羿籍其家而焚之。猷与秉羿愈増怨恶。
272
猪洞人阮破邻领其部曲,夜盗队舍官府财物。
273
宋韦智刚复攻谅州。
274
戍时,日夜见。
275
三月,日晷忽冥,移时复见。
276
丁未,秉羿又攻烘人尚主于卫桥。烘人溃,主陷于泞,为何文雷所刺。
277
王命祇侯奉御陈馨征猷归京师。
278
秋七月,秉羿至京师,将入奏事。有止之曰:王既先入猷言怒公未解。秉羿曰:「吾事上尽忠而反为人谮耶?况有君命,吾其焉逃!」遂入。王使执之,及其子辅,囚于水院。欲加以刑,其将郭卜等闻之,领兵鼓噪而入,至大成门,为阍者所拒,卜等刮其扉而入。王闻事急,促召秉羿入金晶阶凉石处。俄而猷与其弟京等皆自御堂出,以御枪杀秉羿及辅。卜等闻秉羿死,遂使军士突入凉石处,以王所御巾车舁秉羿尸,以御席裹辅尸,由越城门出,下朝东步。既而复入万延宫,逆王子忱、王子旵归于海邑。壬寅,我元祖大帅舟师诣京师,逆王子旵并母元妃谭氏及同母妹二人归于海邑段氏家,遂于其家奉王子忱即位。时旵家臣刘绍就元祖及遥濠人范愚言曰:「忱虽长子,庶也。旵虽幼,嫡也。惟二公图之。」元祖遂与愚逆旵归茫仁,即位徽称胜王,降忱为王。顷之,旵复归于海邑,寓刘家村馆。以我元祖仲女为元妃,以谭以蒙为太尉,阮正吏为参知政事,元祖为明字,愚为上品奉御,苏忠嗣为殿前指挥使,馀各有差。王命猷往烘路训练军士,欲伐顺流人。会烘人来迎及期,而猷尚与天极公主私,不觉移时,遂与烘人相失。猷乃登舟由江路而去,次古州步,陆行至麻浪阿杲社,为北江人阮耨阮乃所执,送于王子旵,杀之。
279
秋八月,顺流、快以秉羿之死,大率舟师攻京师。前军泊于东步,由左掖门直入禁中,盗取寳物。大军泊天河步,欲从千秋门入,至雨师观,为列侯髙舸伏于轸园,射一卒中乳。舸为之抚掌喧噪,士卒奔北而还,船人疑有官军来攻,皆撑舟离岸,遇北风疾吹,尽为漂散。二军闻舟船已失,皆自奔溃。京城人追杀之,死者三百馀人。
280
庚午,公元1210年治平龙应六年,春正月,胜严寺地裂。
281
苏忠嗣自以私受王子旵封爵,恐罪及已,乃勒兵攻快人。因就海邑执王子旵等归于京师。丁未,王命上品奉御杜广如忠嗣家,逆王子旵。王子所署官者皆逃去,以蒙窜于安朗乡,因与其属谋捕诸受王子封爵者,以赎其罪。因移檄募诸道兵,分为五队以攻之。以蒙领茄人及清化府人攻即墨乡,为其所败,于是诸道兵闻之,皆引退。
282
秋七月,以蒙收所受王子封爵者二十八人以献。杜英允当门数之曰:「汝为国大臣,既懐无君之心,私受贼子封爵,今反与吾并列,吾虽不才,复何颜与汝相见!」以蒙惭惧而退。
283
彗星出
284
冬十月,王不豫。壬午,王寝疾,忽见二青衣执杖立座侧,王问执杖者为谁,左右曰:「无所见。」是夜,王薨于胜寿殿,年三十七。庙号髙宗,在位三十六年。葬天德府寿陵,改元者四。
285
惠宗
286
讳日旵,髙宗第三子也。母元妃,谭氏。以治平龙应六年十月即位于柩前。尊号曰资天统御钦仁宏孝皇帝。尊母谭氏为太后,同听政。十一月,殡髙宗于崇阳殿,王与太后及群臣皆除服。
287
己酉,顺流明字陈嗣庆帅舟师次细江步,请其舅苏忠嗣同赴髙宗之丧。忠嗣亦相疑贰,嗣庆乃回军。
288
是月,王使迎陈仲女,嗣庆不应。
289
以太傅杜敬修为太尉。
290
十二月,祗侯奉御杜广等执敬修送于忠嗣,沈之大通步,以敬修谋杀忠嗣故也。
291
丁巳,忠嗣闻关内侯杜世规与祇侯奉御杜广、小侍卫人火头费例谋废立,因引军至兴圣巷,遇广、例,欲袭之,以广、例军众,乃阳与谋曰:「主上初丧,民情未定,盍各屏兵甲,自诣朝省,同谋协力,以匡王室,不亦善乎?」广、例以为然,遂许诺。会日暮,约以明早。是夜,忠嗣更増军士多于前日,欲图广、例。明日,广、例如约,先会于秘书阁,以待忠嗣。忠嗣至四达亭,先遣禆将陶判将兵由右掖门入,屯沙墀龙墀,使阮字阮陁罗屯千秋门。时例方饭,见列侯髙舸,命之食,舸曰:「事急矣,食可乎?」例问故,曰:「忠嗣军士倍于前日,欲图子矣!」例乃投箸而起执戈,就龙门窥之,见陶判军鼓噪而入。例进击杀一人,退保门内。又闻千秋门有屯军,遂由越门出延具门,为判军所追。例以戈击之,又杀一人。判军少止。例至千秋门,遂脱。判引军袭世规,世规窜于髙宗柩下,求之弗获。忠嗣执其守殡阉竖问世规所在,竖犹畏世规,乃佯以手加额而指之。随指而求,乃获世规。忠嗣命斩于东市,先斫二胫,次解胷脊。及臂,世规神色自若。后剖其腹,乃死。是日,忠嗣收小侍卫人谭入杀于长广门外,以入附于皇子忱。杜广亦杀寄班武利于门外。
292
己未,以忠嗣为招讨大使,谭以蒙为太尉。
293
辛未,诏斩杜英允、尹亭、阮元、阮仁于封坡。
294
进以蒙王爵。
295
辛未,公元1211年建嘉元年,春正月,王复使迎陈仲女,嗣庆不应。
296
乙丑,选文臣为都护府士师。
297
癸酉,复迎陈仲女。嗣庆使内殿直冯仇周与其禆将潘邻、阮硬送仲女于京师。会忠嗣与广战于朝东门,乃泊于大通步。
298
己卯,忠嗣假兵于邻、硬,广军大溃。闰月,获广等。
299
庚寅,立陈仲女为元妃。
300
辛丑,王与太后御景延门听杜广讼。广等七人皆斩。
301
三月,以招讨大使关内侯苏忠嗣为太尉。
302
夏四月,葬髙宗。
303
阮字偏将阮皉告忠嗣曰:「字欲杀公女壻阮麻逻。」因而反。忠嗣怒,夺字兵权。字惧,奔国威。
304
六月,忠嗣夜如嘉林第,与天极公主私通,为其夫关内侯王尚所杀。时字闻忠嗣已死,乃还京师,夜帅部党盗御府货物。王怒,诏捕字甚急。字窜于枯栅山獠数月,衣食窘乏,将谋归。嗣庆至滩邑,邑中父老遮道请留,曰:「此地困于山獠乆矣,明公茍能少留,则一带邑皆蒙全活,其德公者不少。」字乃决意居之大会邑人屠牛歃血而盟,谕以利害,众皆许诺。字以其得众,乃引兵攻破山獠,斩首而还。又为莽人数十馀,各执火炬,夜置山獠栅,使人守之。戒曰:「汝见山獠屋火起,则速燃其炬而喧噪。」夜半,使阮局焚山獠屋,守者见火发,亦燃其炬而噪。山獠惊起,仓皇欲拒战,疑前后兵众,不敢出,俱向栅前而射。又恐字引兵至,乃降。自此,一带郡县皆为字有。阮麻逻以忠嗣之死,往说我太祖,请进兵安辑快诸邑。麻逻与其妻苏氏登舟欲如顺流,道遇忠嗣将阮贞,为所杀,遂虏苏氏以归。苏氏使人诉于太祖,太祖怒贞非义,遂谋图贞。嗣庆葬忠嗣于获乡,太祖次海邑,使召贞,贞不至,乃使苏氏诱以杀之。
305
烘人攻黄点隘,嗣庆使赖灵率兵与快将阮堂拒之。堂为守隘人所擒,以致于烘。嗣庆怒,决江水灌诸邑而还。快人失望,归附于烘。尚与文雷乃谮嗣庆于王曰:「嗣庆将发兵赴京师,欲图改立。」王怒,秋七月,诏诸道兵讨嗣庆,降元妃陈氏为御女。
306
烘人段尚、段文雷引兵会师,诏进尚侯爵。
307
太傅户翊罢,诏谭以蒙复听政。
308
嗣庆引兵伐麻雷人,丁感败之而还。
309
冬十月,嗣庆复伐其邑,先攻队山,杀获甚多,感奔山獠。
310
烘人攻南栅,范武等降之,使其将段持耒守之。持耒不能招集其众为武所袭杀持耒于芮邑。烘人又率众渡江,攻南册。南册人窜于竒特山,武缢而死。南册人使求救于嗣庆。嗣庆使其将丁瑰将兵击烘,烘人败走。瑰经畧谅州至三峙山,尽有其地。十二月,嗣庆大发兵,次细江歩。太后闻军至,疑有废立意,嗣庆乃剪发誓天。又使天贞公主奏言已意无他。太后亦不之信。太后夜令收仁国王及王子第六郎、第七郎,并沈于御堂井,以杜改立之萌。既而使舁其尸积于琳光宫门外。侍臣皆畏太后,不敢视。惟小官郑道哭之甚哀,曰:「先君焉往,使三子如是乎!」髙宗初薨,童有謡曰:「髙宗葬未毕,三尸积为一。」
311
壬申,公元1212年建嘉二年,春正月,王及太后幸冷泾洲,百官就其洲迎驾还宫。
312
顺流明字陈嗣庆与阮字会于朝东步,誓为刎颈交,尽忠报国,共平祸乱。乃分大江之两岸,各自统率。自土块至那岸,?北江道及陆路乡邑属于嗣庆,自京岸至乌鸢属于字。期以三月会攻烘人。
313
庚戌,进嗣庆侯爵,谥彰诚。
314
以太后弟谭经邦听政。
315
嗣庆还细江步。
316
丁瑰攻谅州,降之。掠天极公主家财物而去。
317
二月,字攻吉利人呉赏于武髙,为流矢所中,乃还居西阳巷。旬馀,误与妇人合,毒气复发而卒。王使人招抚其众,为其佐阮局所杀。王大怒,自将讨局。于西阳城外至普喜巷,官军大败,失王所御寳剑。王策马而还,至窑作巷,乃脱。王与太后幸东岸大僚班杜赏第。欲幸谅州,嗣庆闻之,乃引军至京师,使其将頼灵、潘邻等兵至赏第,迎车驾还宫。王惊疑,是夜幸谅州,灵、邻等执鞚叩头请留,乃止。明日,彰诚侯陈嗣庆次东岸步迎之,乃还,驻驾于慈调步。嗣庆使人洒扫圣仪宫,车驾居其宫。王与太后诣佛前,誓曰:「朕以菲德,忝嗣瑶图,致遭乱离,将坠前业,以至宫驾屡为播迁。今欲逊于天位,以让贤德。」言讫,引刀欲剪其发。嗣庆及群臣皆叩头流血,乃止。
318
庚午,车驾还宫。
319
彰诚侯嗣庆次于鹤桥。是日,命文武百僚皆听命于彰诚。
320
夏四月,嗣庆攻烘人于池邑。
321
冬十二月,谭经邦等以内明字尹信翊罪状闻于嗣庆。嗣庆怒,发兵傅龙城,使殿前指挥使阮硬将官职都入禁中,大呼曰:「信翊阿谀上意,渎乱;国经出入柩庭,不分名分;臣请除之,毋污清议!」信翊大惧,乃窜于香阁上。硬突入,捕送于嗣庆,系鐡索五重,送于美禄馆。
322
癸酉,公元1213年建嘉三年,春正月,太后密遣小侍卫火头王常征扶乐道将潘世、北江道呉乃等,约以是月甲寅共发兵袭嗣庆。甲寅,常世等进袭嗣庆军于大兴门外,欲因之遂入后宫擒其母苏氏。范市知其谋,乃潜将苏氏,逾城登舟而遁。时军中不设备,见乃至,皆奔溃。嗣庆在大通歩,不之知。
323
辛酉,嗣庆引军入禁中,焚玩蟾桥,回军大通歩。
324
嗣庆使人如北江,召其将阮嫩,嫩至,系以鐡索五重。
325
壬戌,王幸土块营,太尉谭以蒙及烘侯段尚皆来会。王命尚及以蒙攻嗣庆。
326
二月,王自将击嗣庆于米所。
327
嗣庆攻国威州,降之。
328
三月,王与太后还圣仪宫。
329
乙丑,嗣庆纵信翊归京师,因厚赂而谓之曰:「公此归善为吾言于两宫,明其始终臣节,勿听小人之言,使予得以保全性命。」信翊至京,王问嗣庆,信翊言:「嗣庆有篡逆之心。」王与太后益忌之。
330
庚午,王及太后还大内。
331
夏四月,王命以蒙往井州侧三带江诸军以攻嗣庆。
332
五月,丁卯,越城门震。
333
六月,正仪殿震。
334
秋七月,以尹信翊复为太傅,进侯爵。
335
南册人范以等击丁瑰,走之。
336
九月,嗣庆开阮嫩鐡索。嫩为人,状貌瑰,异襟量,倜傥,虽居缧绁,神色自若,见勇士跳距,带鐡索跳之,过于勇士。嗣庆见而异之,复以为将,以母姨之女妻之,仍授以神溪个屡二邑。嗣庆将丁瑰反,嗣庆执而杀之。
337
甲戌,公元1214年建嘉四年正月,彰诚侯嗣庆会诸道兵,盟于东扶列杜太尉祠,欲攻京师。嗣庆分水陆二道,潘邻、阮嫩将国威兵,由平乐道攻陆路,嗣庆自领舟师次拖幕江,我太祖及嗣庆攻泸江右岸,陈守达、陈献琛、阮硬攻泸江左岸,王犁、阮改攻朝东歩浮梁。王自将讨嗣庆,会大雾,黑昏,舟人莫辨。至米所遇犁、改军,未交战,犁、改鼓噪勒兵,官军自溃,军士皆弃舟登陆而走。犁、改获龙舟,我太祖欲进攻泸江右岸,至安?步,遇谭以蒙及安仁王领北江道诸军来,悉以鋭师逆战,二军皆败。守度、献琛等乗胜进至慈调歩,又克之。邻等遂至椰市,遇烘将段禁武忽等,击之,皆败走,度东步浮梁而归。时王在茶亭,闻诸军皆败,大惧,命驾入禁中迎太后共上船,欲奔谅州。过天德大室以蒙恸哭止之曰:「谅州道路辽逺,地多瘴气,非其所安。今陛下避难而适彼,譬如逃热而趋火,有何益乎?愿少留于此,使臣等率烘人复与彼战,以为后图。万一不利,然后行幸,亦未为晚。」王从之。以蒙召烘人,不至,因奔于烘。上深以为忧。己卯,幸谅州。车驾至芮曳乡阮顺第,少歇。是夜,又行至多感乡郑农家,农进膳食。毕,又去宿朱麻洞陶年第。嗣庆在鹤桥,分命将帅招抚诸道新集兵,赖灵守义住,潘邻守超类,守度守朗隘,范茄守贫隘,阮嫩守北江。时守度遇烘人段尚、段文雷、段可如兵,与战,烘人奔北。王闻嫩守北江,遂命安鐡将申长、申荄等拒于芮曳原,并为嫩所杀。王乃与太后奔于牧寓关内侯王尚第。数日,嗣庆乃剪髪使人以献于王,及具言已意,谓:「臣见群小在侧,壅遏忠良,蔽惑圣聪,民情郁抑,无由上达,故因国人之怒,起兵以讨此辈,剪除祸根,以慰众心耳。至于君臣之分,不敢少犯,岂意深负专征之罪,致使车驾播迁。自揆臣身,罪当万死,愿陛下少霁威怒,返驾京师,以副人望。」王不省。
338
嗣庆又使谭经邦率百官,备法驾,迎王还京。王欲从之。群臣皆喜,信翊言于太后曰:「彼人乆蓄异心,欲设计以俘囚耳,何谓迎耶?愿陛下再三思之。」太后然之。明日,王命驾还,入白太后,太后曰:「王以国家之重,不得不归,老母将何归乎?」王知太后无还意,遂与之幸。古弄、经邦等皆遮道攀马首,涕泣曰:「京师,四方所观望也。舍此不归,欲将何往?」又曰:「臣观嗣庆之心,忠赤无二,陛下何疑焉?」王油然下马,谓群臣曰:「国家不幸,遭此多故。今太后逺渉艰险,朕其敢离朝夕之省问哉?」促驾而行。时扈跸者多散去,惟内侍判首陈欣等三十人与俱。王与太后登舟幸三峙山寓黄伍舍。乆之,以水土不便,乃退次汤歩。是夜,税驾于象奴村。二月,辛未,车驾入凤山。旬馀,复还南册。
339
戊申,彰诚侯嗣庆召诸王及百官,议改立。乃使人迎英宗子惠文王赴鹤桥,立之。
340
是日,收太后族。谭经邦等并加鐡索,囚于美禄。
341
癸亥,盟国人于龙墀。三月,惠文王即位于天安殿,改元乾宁,号元王。是日,大雷雨。
342
烘人段软攻北江东究山,东究人不设备,见软来,以为大军齐至,遂大溃。软素勇悍,得胜,益骄,遂焚屋舍,杀掠鸡犬殆尽。因解甲,登山寺撞钟为乐。时诸寺戍人皆撞钟,嫩闻钟,以兵邀而击之,杀软等。嫩乗胜追之,至法桥,为烘人段宜伏于桥下以戈击之,透铁甲,伤背,引兵而退。初,嫩以东究与烘接境,恐烘人掩袭,救之不及,预戒戍卒曰:见烘人,则各撞寺钟以为警,急令嫩闻而来救。至是,软误撞寺钟,故为所败。
343
夏四月,甘蔗将军潘具反。嗣庆囚之于美禄。甘蔗将军杜备反,嗣庆使潘邻捕之,为其所败,复使赖灵往救之,又败,太祖以二军之败,乃自将击之,不克而还。
344
北江阮嫩反。嗣庆因归其妻。嗣庆杀义信王于窑潭,以其与嫩通谋。是日,嗣庆发兵,畧官府金银货物,因迎元王赴利仁行宫,使赖灵焚京都宫室十九所。
345
嗣庆次大通步,筑垒于义住。
346
嗣庆将潘邻欲举兵应嫩,谋泄,嗣庆斩于大通州。
347
六月,嗣庆攻嫩于圣仪宫,焚其宫。
348
丙午,王与太后自南栅回,宿于太室。是日,以北江道将军阮嫩为侯。
349
丁未,至大内。太后密诏扶乐道将军潘世诱乌金侯阮八杀之。击八,伤颊,赖士卒急救,遂免。
350
秋七月,戊辰,诏筑垒,自万春城门至盖市,以御嗣庆。
351
八月,北江侯嫩攻乌金侯八于西阳桥。
352
己酉,嗣庆使谭弼献土物。
353
九月,嗣庆使阮硬送经邦还京师,具言已意无他。王闻硬至,益惧,遂幸畨琴巷尹播家。硬去,乃还宫。
354
壬寅,试僧官子弟。
355
癸未,左辅阮正吏擅取武库器械,诏捕之。正吏惧,奔北江。
356
丁亥,嗣庆引兵犯阙。王与太后幸兵会。是日,嗣庆纵军士虏御府财物,因焚其宫室及京城人家殆尽。
357
己未,王与太后还京师,见宫室尽为焚荡,遂次泰和桥侧祝圣祠,使筑茅屋居之。
358
乙亥,公元1215年建嘉五年,春正月,诏曰:「陈嗣庆聚凶党,寇攘京师,水陆战攻,痛关宗社。爰于去冬,虐焰逾炽,率彼师徒,肆行贪虐,虏掠我财物,焚荡我宫室,以至京城巷陌,化成灰烬。朕因亿兆臣庻之怒,赖一祖六宗之灵,躬举六师,亲行征讨,咨尔将帅之众,士卒之徒,咸听诏言,各尽乃心,用塞朕意。」
359
嗣庆引军屯究连,分其将士屯九皋究翁以御嫩。仍遣快路将军阮堂、阮皉守地民。堂、皉复与嫩通谋以攻嗣庆。嗣庆又使赖灵守安?、扶列,自往攻堂、皉及嫩。
360
王使人攻安?、扶列,克之。
361
二月,封北江侯嫩为王。
362
义住人朱停以其邑附嫩。
363
三月,嗣庆攻快乡,拔之。堂与其子吐出降,于是嗣庆遣堂、皉筑黄垒,安唎筑安家垒,杨慈筑公主垒。嫩又攻唎及堂、皉皆克之。嗣庆闻堂败,乃引兵救之,仍使其将守庆献琛陶判屯于栏桥攻嫩将费探败之。
364
五月,嗣庆以其妹陈三娘妻于堂。
365
王谓群臣曰:「朕欲逊于位,卿等以为何如?」群臣皆涕泣止之,王不听。乃与太后引刀剃髪。是日,王自泰和营幸张耕邓老第,回驾西阳桥纸作巷内寄班杜安宅。
366
嗣庆攻大黄,军溃,其将阮堂溺死。
367
秋七月,嗣庆焚洞仁宫,王使迎灵仁太后神主归于祝圣祠。
368
冬十月,听上林院狱。
369
十一月,嗣庆送还平天冠。
370
十二月,构草殿于杜安宅。
371
丙子,公元1216年建嘉六年,春正月,王与太后御草殿视朝。嗣庆还金椅。
372
三月,雨雹。上命捕劫人于机舍巷,为杲将杜乙所击,上命召乙,乙不应命。显信王八讨乙,乙终不服。
373
五月,杲将杜芮攻可。戊午,上幸外寨,因遣使请兵于嗣庆,以讨芮。芮奔于嫩。
374
己巳,徙列侯杜芮为犒甲。
375
甲辰,王与夫人陈氏夜如顺流,军归嗣庆。天明,遇其将王犁以舟来迎。时太后及王子公主皆逊于乌金。嗣庆见王,大喜,将士皆欢欣鼓舞。自是王与嗣庆决意,攻北江王嫩、显信王八、烘人段文雷、归化何髙等。
376
甲辰,太后至安唱。时嫩、髙以太后命攻慈亷诸邑,皆抜之。
377
庚戌,嗣庆起草殿于西扶列,其规模一仿大内。
378
显信王阮八降。
379
诏明字冯佐周为招讨使。
380
甲辰,王次于慈亷,命嗣庆讨嫩。
381
诏徒嫩为兵。
382
秋八月,显信王八反,陷兵合邑将杜细奔丹凤。
383
冬十二月,进我太祖爵列侯。冯佐周、赖灵并关内侯。以嗣庆为太尉,赞拜不名。太祖长子桏为关内侯,嗣庆长子海为王。又以太祖为内侍判首,每大宴礼,赐坐局天安殿。
384
丁丑,公元1217年建嘉七年,夏四月,太尉分诸军为六道讨嫩。嫩引兵,出其不意,击范恩。恩军陷于冷泾潭口,为嫩所杀者五十馀人。嫩乗胜,复袭隘道,遇太尉军,交战,嫩军遂溃。
385
王御凉石座,听范恩败军讼。贬恩小侍卫人,杖八十。
386
仲夏,烘人段尚举众降,封尚为王。
387
太尉引兵攻峰州、真那诸邑,皆抜之。丁卯,峰州诸属邑皆出降。太尉复引军攻显信王八,克之,八奔安乐栅。自此一带乡邑悉平。
388
起万岁山五峰
389
永寿殿火
390
孟冬,甲寅,地夜震。
391
王观鱼于队山
392
戊寅,公元1218年建嘉八年,仲春,以麻论栅山獠明字白浪为列侯。
393
孟夏,幸究连州,观捕鱼。
394
戊寅,幸旧京,食荔支。
395
诏诸狱案成,先令审刑院官预加考订,然后闻奏。
396
己未,地震。
397
我太祖领诸道兵图嫩于北江,仍命决其堤以灌诸乡邑。赖灵随其水势攻之,嫩军大溃,获嫩妻子。嫩以百馀人退保扶宁。是日,太尉引兵至弩驿歇坐,戏指木上小枝,谓左右曰:「吾为君等射中此枝。」一发而中,众皆惊服。坐顷,其驿为颓压覆太尉,众大惧,撤尾木以出之,而太尉无恙。
398
以关内侯赖灵知乂安州事。太祖与太尉嗣庆以其妹陈三娘嫁烘侯段文雷。文雷勇敢有智畧,能得众心,故烘人多归之。
399
七月,大水。
400
己卯,公元1219年建嘉九年,春二月,丙辰,雨雹。
401
乙丑,王听都护府讼,降上林院士师阮宣及其子分邓盛为书家。
402
夏六月,以刘琰为上林院士师。
403
乙丑,王幸旧京朝东步,观诸军,攻嫩不克。
404
南册范以卒。初,太尉使王犁等将兵向南册,与以会谋共伐嫩。会以疾笃,嗣庆使医石章往治之,未至而卒。乙巳,嗣庆发兵往南册,道遇犁等还,怒其不留,欲刑之,因使将军阮改、阮木引兵径至平桥。时嫩已先据其邑,改、木力战争之,嫩兵自溃。太尉自陆路向安丁桥,遇将军自挑,谓嫩兵已傅于安丁洞,太尉使攻之,不克。太尉复攻平槁,南册将黄个卒,阮利皆出降,南册平。
405
仲秋,王御长广门,观秋社。
406
冬十二月,嫩病笃。太尉军于朝东步,而嫩已死。庚午,嫩将费探送太后及王子公主等于太尉以降。嫩大将阮盈窜于侍降险林,逾五日,自度计穷,乃献名马以降,北江平。
407
庚辰,公元1220年建嘉十年,春正月,以上品奉御陈豹为关内侯,陈献琛为列侯,阮佐时知审刑院事。
408
季春,雨雹
409
三月,后宫震。
410
夏四月,太尉嗣庆与太祖等发兵攻归化寨。何髙分为二道。太尉及太祖由归化江,赖灵、潘具由宣光江,两道俱进。具陷于泽,为髙将阮乃所斩。髙闻太尉军四面围之最急,遂与其妻子俱缢而死。自是上源路三带江等皆平。太尉以潘具死国,请追封明信王。
411
六月,己未朔,两日并见。
412
仲秋,新宫成。
413
冬十一月,王幸扶列步,观斗舟。
414
辛巳,公元1221年建嘉十一年,季夏,惠文王薨,即元王也。辍朝五日,清膳三日。
415
秋九月,戊申,幸美禄太尉第。
416
壬午,公元1222年建嘉十二年,秋八月,彗星见于西南方。
417
孟冬,王与太后御天安殿,观太尉子显道王海纳昏礼。
418
九月,大水。
419
癸未,公元1223年建嘉十三年,春正月,太尉使人收寳信侯赖灵。灵缢而死。
420
孟冬,太尉伐蒙栅山獠。
421
十二月,己夘,辅国太尉陈嗣庆卒于扶列第。王与太后临其丧,哭之尽哀,谥建国王。
422
己丑,地震。
423
是冬,虎入诸村邑。
424
甲申,公元1224年建嘉十四年,春正月,丁未,葬建国王于美禄。是春,以太祖为辅国太尉,冯佐周为内侍判首,进上品侯陈豹爵为王,谥显诚。
425
季秋,自上源头至京师,江水赤如血。
426
冬十二月,外寨佛迹山裂,长三十丈。
427
乙酉,公元1225年建嘉十五年,命太祖讨乂安州,降之。
428
王御大兴门,观设藏阄。诏国中淑女观之。
429
夏,彗星见。
430
六月,王逊位于第二昭圣公主,谥昭王。尊王为太上王。改元天彰有道。
431
己卯,盟国人于龙墀。
432
冬十二月
433
王以女主而幼为忧,召冯佐周谋曰:「朕以不德,获戻于天,绝无继嗣,传位于女。以一阴而御群阳,众所不与,必致悔亡。以吾观之,莫若逺法唐尧,近体仁祖,择其贤者而授之。今所见太尉仲子某,年虽冲幼,相貌非常,必能济世安民。欲以为子,而主神器。仍以昭王配之。卿等为朕言于太尉。」太祖亦未之信。左辅阮正吏谓太祖曰:「阮氏之有国也,贤君六七作,其馀德遗泽,入人也深。一旦遽以异姓为嗣,意其试之以观我何如耳。茍因而受之,天下必谓太尉实有篡逆之志。」太祖欲从之,上品奉御陈守度曰:「左辅之言非也。假如上王有子,反欲逊于二郎,揆之于义,则不可奉诏。今以无嗣,欲择贤而付之,此乃上王逺法尧舜之真让,又何疑哉?况天位不可久旷,而上王逊避之意已决,别选他姓为嗣,虽欲不臣事之,其可得乎?且上王以二郎为嗣,乃天意也。天与不取,反受其咎。愿太尉熟思之。」冬十二月,命内侍判首冯佐周、内行遣左司郎中陈智宏,将内外文武臣僚,领龙舟,备法驾,赴星罡府,迎我太宗。以是年十二月初一日受禅,即位于天安殿,尊顺贞皇后为太后,降昭王为昭圣王后,改元建中。太上王与其母谭太后出居扶列寺,号惠光禅师。以建中二年八月丙戌,薨于善教寺,庙号惠宗,在位十五年有竒。改元者一,曰建嘉,凡十五年。寿三十三,殡于安华府寳光寺。
434
右阮朝,自太祖至惠宗,凡八主。始庚戌,终乙酉,共二百一十六年而亡。
435
附陈朝纪年
436
太宗
437
公元1225年乙酉建中元年 凡七年
438
公元1232年天应政平元年壬辰 凡十九年
439
公元1251年元丰元年辛亥 凡七年
440
圣宗
441
公元1258年绍隆元年戊午 凡十五年
442
公元1273年寳符元年癸酉 凡六年
443
仁宗
444
公元1279年绍寳元年己夘 凡六年
445
公元1285年重兴元年乙酉 凡八年
446
英宗
447
公元1293年兴隆元年癸巳 凡二十一年
448
明宗
449
公元1314年大庆元年甲寅 凡十年
450
公元1324年开泰元年甲子 凡五年
451
宪宗
452
公元1329年开佑元年己巳 凡十二年
453
裕宗
454
公元1341年绍丰元年辛巳 凡五年
455
公元1358年大治元年戊戌 凡十一年
456
公元1369年天定元年己酉 凡一年
457
太王
458
公元1370年绍庆元年庚戌 凡三年
459
睿宗
460
公元1373年隆庆元年癸丑 凡三年
461
今王
462
〖公元1377年〗昌符元年丁巳
463
朝纪年附
URN: ctp:ws76261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22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