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明語林卷七

《明語林卷七》[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箴規
2
高帝嘗怒宋景濂,欲誅之,高后因卻膳,命以齋進。上問故,后曰:「聞誅宋先生,聊為持齋,以資冥福。」上即馳使赦之。
3
高祖嘗御西鷹房,觀海東青。應奉唐肅,上應制詩云:「雪融鹿道萬里風,坐令狐兔草間空。詞臣不敢忘規諫,卻憶當年魏鄭公。」上覽詩曰:「朕聊玩之耳,不甚好也。」
4
李希顏性行峻茂,貫酣群籍。高帝手書,欲為諸王師。教頗嚴毅,有勿若者,或擊額以管。帝撫而怒,高后問故,曰:「惡有以堯舜,訓其子顧怒之耶?」帝威乃霽。
5
仁宗留守南京,時畏讒邪。解大紳應制《題虎顧彪圖》曰:「虎為百獸尊,誰敢攖其怒。惟有父子情,一步一回顧。」成祖覽詩大感悟。
6
胡文穆母喪,服闋還朝,文帝問民疾苦,對曰:「百姓猶自安,惟有司窮治建文餘黨,枝牽蔓引,波及善良,覺殊苦。」上立命罷追詰者。
7
楊文貞歸省過南京,聞黃忠宣疾,遂往問之。公聞文貞來,甚喜,強衣冠出迎,執文貞手曰:「今日豈公遄歸時耶?不見谷永論宗室事乎?」文貞應曰:「某不學無術,然未嘗不內愧。」
8
曹月川以父最綏佛,乃作《夜行燭》一書,其言曰:「佛氏以空為性,非天命之性,人受之中;老子以虛為道,非率性之道,人由之路。」父遂悔悟。
9
周恂如行部崑山,甫登岸,盛怒撻人。教諭朱冕進曰:「請稍待,府中治之。」公至寓府,召冕問故。對曰:「下車之初,觀瞻所屬,因怒傷人,有累盛德。」公悚然謝過。
10
王公度與李執中,皆一時名臣。比居鄉,王抗志寡交,李出入里閈,博弈諧謔。王曰:「執中八座大臣,胡為逐細民戲狎,不自愛?」李曰:「所謂大臣者,豈立異鄉曲、矯激為耶?」人兩是之。
11
薛德溫以王振誣陷,縛詣西市,且斬之。有老僕大哭廚下,振問:「何哭?」對曰:「聞今日薛夫子將刑。」振心動,德溫得釋。
12
王振矯詔,梏李祭酒時勉。會昌伯孫繼宗雅知祭酒賢,會其生辰,太后使內豎來上壽,伯曰:「今日宴殊不樂。」使問故,伯曰:「比歲皆得賢公卿賀,國子李先生饋不過方帨,然得其辱臨為幸。今方荷校,使予席無此,安所藉榮?」內使反報,太后讓帝,時勉遂釋。
13
林都諫聰,為王文所陷,坐比擅選法死。胡忠安不肯署,稱病臥數日。景帝遣問,對曰:「老臣無病,聞殺林聰,驚悸成疾。」帝立釋聰。
14
景帝初欲易儲,將謀之金英,殊難為言,謂之曰:「七月二日,東宮之誕也。」英對曰:「陛下誤矣,太子之生,乃十一月二日也。」帝默然。
15
景泰冊懷愍為太子,尚書楊仲舉以郕邸舊人,自吳入賀。陳僉事一見,語之曰:「異哉!此行不以諫以賀。」
16
成化時,傳奉官八百餘人,多因梁芳以進。一日,上內宴,伶人戲為老人部糧,以米濕責解戶。解戶曰:「非我之罪,船縫之病。」老人曰:「盍塞之?」對曰:「欲塞船縫,無『糧』方可。」上為之悟。
17
陳白沙就學康齋。一日,晨光初動,窗外見康齋手自颺穀,其子從之,作厲聲云:「秀才起居,作如此懶惰,奚為於伊川之門?」白沙悚然。
18
白沙名重一時,英傑皆北面宗之。胡叔心居仁獨斥其禪,寓書張東白元禎曰:「公甫清虛灑脫,不屑為下學,而欲一切虛無以求道妙,如以手捉風,無所持護。道本大同,而曰至無而動;理本至實,而曰致虛立本,使人皆不可曉。望以相喻,公甫高明,應憬然有省。」又寓書羅一峰謂:「公甫塵微六合,瞬息千古,只儱侗自大,非見此道之精微,實乃莊、佛之餘緒。聖賢之言,平易切實,端不如是。」
19
張廷祥元禎《和白沙》詩:「有靜必有動,夭理實自然。苟徒泥于靜,反為靜所纏。我與二氏異,正在些子間。寄語了心人,素琴姑上絃。」又謂其門人容彥昭、陳秉常曰:「生安以下,罔不由學。學中光明,如燭如鏡。苟一事未解,如燭被物籠,鏡受垢蝕。學所以撤籠剝垢,正以資之,非以害之也。微學,而籠無由撤,蝕終不磨矣。又狂生略窺影響,便爾叫拍,謂得人未有之真樂,鄙禮法為土苴,咄簡冊為糟粕,顛瞀老死,可憎可愍。」
20
黎文僖門生尹華亭,嘗寄以雲布。文僖不受,責之曰:「古之為令,拔葵秇麻;今之為令,織布添花。吾不須著此妖服!」
21
瞿副使俊治廣,見僚屬有貪墨者,則多遺之帚,曰:「此不足君所耶?何君庭之多穢也!」
22
李西涯致政後,楊邃庵一清載酒肴,過其懷麓堂為壽。觴有金卮,西涯目矚之,曰:「公近亦有此耶?」邃庵有慚色,自是不敢復用以觴。
23
秦王請陝西良田,賄緣中官,武宗許之。趨閣臣草制,楊公廷和、蔣公冕引疾不出。梁公儲獨承命,上草制曰:「太祖之令,禁益藩封。誠慮土地既廣,將啟異圖。朕念親親,畀地于王,慎毋收聚奸人,多蓄士馬;毋聽姦人,謀為不軌,以危社稷。」上覽制驚曰:「寧遽爾耶?」遂勿與。
24
蘇郡守以民多隱田,為丈量之法,民頗患之,劉文恭《林居投守》詩曰:「量盡山田與水田,只留滄海與青天。如今那有閒洲渚,寄語沙鷗莫浪眠。」守為罷役。
25
王龍溪學主良知,當下自足。羅念庵洪先曰:「注念反觀,孰無少覺;因言發慮,理亦宜然。顧以私欲之盤固,血氣之飛浮,而欲從心所發,任意而行,以存心為拘逼,視改過為粘綴,薄取善為擬跡,指盡倫為情緣。將使天下蕩然無歸,悍然自恣,斯為病道不淺!」已而邂逅龍溪,龍溪問:「何以贈我?」曰:「以陽明先生之學,惜也速亡,未至究竟。公等受鍛煉已久,證印最明,今不能求先生所未至,非先生負公等,公等實負先生。」
26
陳長公歸里,監司歲造公。或其人非長者而侈,則徐出所飯麥,強飯之,曰:「餘田父,甘也。」又多吳語,剌剌是非,咸逡巡避去。
27
李淑僉事浙江,城慈溪甫半而郭居者,賄趙文華,俾拓之。乃置酒城外山上,使人射矢著,睥睨曰:「城易及矢,乃爾奈何?」淑則令人挾矢,從它山射而至酒所,曰:「益城至此,不能使矢無及也。」文華色變,罷。
28
有年少上書王司寇,稱「元美先生」。司寇拂然曰:「豎子胡以『元美』我?」徐叔明原缺,學謨曰:「誰使君開輕薄之端,為山人紈褲領袖,而今更惡其稱?」
29
王元美意嘗不肯下子瞻。一日,陳仲醇繼儒曰:「公不及子瞻者一事:子瞻生平不喜作墓志,公所撰不下五百篇,較似輸。」元美憮然。
30
魏莊渠與呂涇野云:「近來學者,多病好名之心,聽過高之論,鮮不害道者。歐陽崇一訥行敏言,公當以此意告之。」
31
王冏伯士勛,元美子,嘗語錢受之:「先人構弇山園,壘石架蜂,以堆積為工。吾為泌園,土石竹樹,與池水映帶,取空曠自然而已。」受之笑曰:「兄殆以為園喻家學乎?」冏伯笑而不答。
32
王都、沈迅之入垣省,皆上特簡。王語沈曰:「勿言受皇上特恩者,不止我二人;當思負上特恩者,恐又增此二臣。」迅為悚然。迅後以保障鄉里,闔門死難。
33
李給諫清賜環北上,其族兄喬,為吳相國甥,謂之曰:「弟行,何以益吾舅?」清曰:「只不為累。」曰:「何累?」答曰:「不肖者黷利,則倚同邑相公為招搖;賢者好名,則假同邑相公以標榜,皆累也!」
34
棲逸
35
宋景濂、劉伯溫、葉琛、章三益,同赴召,出雙溪。舟溯桐江而西,忽有美丈夫,戴黃冠,服白鹿皮裘,腰綰青絲繩,立于江濱,揖劉而笑,且以語侵之。劉急延入舟中,宋疑問:「此何人?」劉曰:「櫥廬徐方舟也。」四人聞其名,躍而起,歡甚,酌酒別去。後劉數薦起之,避居江皋,莫知其跡。
36
馬山人不知其名,居馬跡山,故稱馬山人。為柁工,從上大戰彭蠡,賴以濟。不受官賞,惟日求美酒,命光祿給之。一日,天寒雪甚,醉臥屋角上,解衣覆之。俄而竟去,不知所終。
37
焦先生,本高帝故人,家江阻之虞門里。帝為天子,遂隱去。洪武初,征之甚急。先生恐為有司累,間之金陵,持雞酒馳道而入。帝與班坐,歡飲如微時,贈以金玉角三帶,取其角者。亡何,掛帶而去。
38
李希顏足跡不涉城市。一日,藩司騶輿來訪,希顏方在途中枕囊側臥。前驅蹴之,已知是希顏,遂與班荊,傾囊以別。
39
鐵笛道人初號梅花道人,會稽有鐵崖山,其高百丈,上有萼綠梅花數百。層樓出梅上,積書數百卷,蕭然塵外。道人時時唱《清江歌》,人為作《迴波引》和之。
40
錢芹以督府掾謝職歸,姚克一數求見之,不得。俞貞木亦見禮于克一,克一使吏饋之菜,誤致芹所。芹受之,吏覺其誤,以語貞木。貞木曰:「府公得先生受遺乎?先生賢府公,故也。其歸報府君。」吏遂以告,克一大喜,曰:「錢先生許我矣!」詰旦往謁,使吏先。芹不可,亦不欲庭謁,請月見于澤宮。
41
韓高士與王仲光友善,偕隱于醫。姚克一守吳,造請之。高士匿布簾內,答云不在。一日,伺賓在,掩入其室。高士走楞伽山,克一隨至,則泛小舟入太湖。克一太息曰:「韓先生所謂名可得聞,身不可得見。」
42
初,黃鉞與楊溁子福同學,篤志有聲,州邑辟賢良。溁怨鉞曰:「吾遭亂世,家破族散,攜兒耕讀遠郊,以畢餘生。以子好學,舉書供業。一何不善晦,并累吾兒?」鉞曰:「毋恐,當詣尹為言。」遂說尹,罷福。
43
陳亮少懷靜默,秉摻無競,洪、永間,詔求遺逸,郡縣或相推轂。亮曰:「昔唐堯在上,下有箕潁。吾投跡明時,游戲泉石,那便以爵服縈人?」
44
王仲光高節不仕,姚克一枉謁之。仲光以手抵門,問:「汝為誰?」對曰:「姚善。」乃啟門留坐。及報謁,向府門再拜而返。善知之,急馳追,固請之。卒不肯,曰:「非公事,亦何敢入?」
45
仲光既遭鼎革,益晦迹清狂,獨居無妻子。家貧,賣藥自資。嘗以藥黥面皮肘股間,皆成瘡痏。髽髮短服,芒履竹杖,行歌道傍。故舊有訪之者,輒箕踞捫虱,不相酬對。
46
靖難師入金川,河西傭衣葛衣遁去,依莊浪豪魯家為傭,取值積買羊裘被之。雖極寒,必覆葛衣。葛破縷縷,不肯脫。夏即衣新布,故葛必覆其上。人問,不答,每聞其吟哦,或哭泣聲。有留都官至,識傭,欲呼與語。傭走避,都官去,乃還。或問都官,都官亦不答。
47
王仲光遁跡西山,姚少師以舊訪之,謂曰:「寂寂空山,何堪久住?」答曰:「多情花鳥,不肯放人。」
48
補鍋匠往來夔、慶間,為人補鍋,所至不三日輒去。夜嘗寄宿蕭寺。有馬翁亦不知何許人,教授童子,題詩稱馬二,或馬生,或塞馬先生。一日,補鍋匠忽遇於市,相顧愕然,已而相持哭。哭已,相率入山谷中,坐語竟日。又相持哭,且別去,言:「今永訣,不可復相見!」
49
性天遁金華東山,披麻戴笠,終身不易,不言姓名,又曰:「大呆將死。」囑主人曰:「斂吾尸,懸於林木足矣。」
50
雪庵和尚居松柏灘,時時買楚詞,袖之登小舟。急掉灘中流,朗誦一葉,輒投一葉于水。投已輒哭,哭已又復讀,終卷乃已。又不戒酒,日注一壺,無客至,即拉牧豎與飲。半酡,呼兒童歌,曰:「我歌,爾和。」如是秘迹以死。
51
耶溪樵夫樵會稽,日粥二束薪,足食則已。食已,畫詩于溪沙,已則亂其沙。人怪之,一日從後遽持之,得二句曰:無地可容王蠋死,有薇堪濟伯夷貧。"
52
袁敬所,不知其名,永樂革除,流寓常山松嶺。為人易直能飲,飲酣輒寫淵明《五柳傳》及詩,擲筆悲吟,繼之濺淚。常夜宿旅店,聞人行聲,披衣起,題詩於壁,悲吟達旦。江西一布商曰:「若吾鄉某編修也。」敬所趨掩其口。商佯不顧而去。
53
卓彥恭嘗過洞庭,月下有漁舟掉其旁。卓問:「有魚不?」答曰:「無魚有詩。」乃鼓枻歌曰:「八十滄浪一老翁,蘆花江水碧連空。世間多少乘除事,良夜月明鼓釣筒。」問其名,不答。
54
陳海雍隱于清江,遁世無悶。陳白沙常以《易》義叩康齋,康齋曰:「過清江,可叩龍潭老人。」蓋海雍也。白沙往謁,適龍潭被蓑笠犁于田,乃延至家,與析疑義。白沙既去,龍潭曰:「吳子非愛我者。」
55
杜淵孝學綜今古,行有至性。每求賢詔下,有司首舉。郡守況鐘兩薦,皆固辭不就。自號鹿冠老人,晚居東原,戴鹿皮冠,持方竹杖,出游朋舊,逍遙移日。歸而菜羹糲食,怡然自得。門人私謚曰「淵孝」。
56
何廷矩以文行,為學使者所器重。見陳白沙,即棄舉業從之遊。會將秋試,毅然謝去,學使者遣人追之,謝曰:「泉石疾已在膏肓矣。」
57
趙弼太僕罷官里居,與農夫耦耕,槃跚泥淖中,晏然自足。分巡姚祥至其廬,弼時耘田,遂棄鋤,于田畔見之,詞色自如。祥問:「生事何窶?」曰:「差勝秀才時。」
58
長興吳珫隱居蒙山,窮經著述;而安仁劉尚書麟,方守紹興罷官,卜築于南坦;建業龍按察霓,掛冠隱西溪;郡人陸御史崑,亦在罷。于是,皆就珫為主,而招太初山人孫一元相盟于社,稱「苕溪五隱」而珫為之長。湖南至今,以為雅談。
59
鐵腳道人嘗愛赤腳走雪中,興發則朗誦南華秋水篇,嚼梅花滿口,和雪咽之,曰:「吾欲寒香沁人肺腑。」
60
孫太初束髮入太白,繼入終南,汎觀恒、岱,躡衡、廬,返嵩山,渡汴謁闕里。久之,踰江淮,下吳越,玄巾白韐,混游貴賤。常以鐵笛鶴瓢自隨,憤激悲歌,俯仰千載,思古豪傑不得一當。自誦云:「平生陳正字,死不受人憐!」初談導引,人疑其仙。晚居湖,乃嬰婚娶,人莫能識。
61
邢用理居葑門,獨處不娶,以卜自隱。每作一二卦,即閉肆,不與人接。苔生坐隅,突常不煙,其庭可以捕鼠。客有造者,多挾鈔以往,停午則買食他處,復就清談。
62
邢麗文參,量孫湛然高素,絕意婚宦。嘗獨居遇雪,囊貧無粟,兀坐累日如枯株。徐昌穀念之,叩門慰問。邢方苦吟自若,略不言他,第誦所得句自喜。連朝雨,徐復往視,見屋方三角墊,邢怡然執書,坐其一角,不食累夕。
63
閭丘賓用隱于吳市,躬耕養親,常跨牛行歌,人莫測其際。
64
鄭善夫嘗入武夷、雁宕,陟峻搜冥,都忘內顧,養痾自遠,殆輕人爵。一時以靈運、叔夜相擬。
65
劉南坦斂跡嘉遁,蚤參玄論,雅幕樓居,而力不能構。文徵仲為寫《層樓圖》遺之,命曰「神樓」。楊用復作《後神樓曲》,南坦常懸置北壁下以自娛。
66
蔣子健破屋半間,隱居虹橋,一介不苟,八十年如一日。江進之宰其邑,目為「東海冥鴻」。
67
宋登春寓荊州,買田天鵝池,自署鵝池生。徐學謨守荊,往物色之。至再,始見。明日,戴紫籜冠,衣皂繒衫,報謁,踞上坐,隸皆竊罵。徐為授窒城中,約來看移居。屬有參謁,日旰往,生鍵扉臥不內。守令人穴垣入,生科跣,席一稿徑臥壁下。強超之,索酒酣別。守後坐事廢,生裹敗衲,為道士裝,行乞三千里,訪之海上。
68
童子鳴以書賈博雅高行,見推公卿間。韓邦憲守衢,過其家龍丘山塢,序布衣兄弟之誼,又下教邑樹綽楔左閭,以風在野,子鳴固辭。
69
虞原璩隱居不仕,溫州何文淵時孥小舟造訪,辨難商確。一夕久坐,不覺夜分。村落無所覓酒。文淵笑曰:「醯可代也。」璩遂出新醯,侑以韭蔬,對酌劇論。時人謂之「醋交」。文淵嘗曰:「此地不容易到。」璩曰:「此客正亦不容易來也。」
70
吳中錢孔周所與遊:唐伯虎、徐昌穀、湯子重、王履約、履吉,文徵仲,室廬靚深,嘉禾秀野,徵仲寫《贈碧梧高士圖》。
71
沈石田嗜竹,闢水南隙地,構宇其中。將以千本環植之,未易卒致,乃作《化竹疏》。
72
沈石田嘗以暑月泊舟村落,一父老以客舟難之。石田曰:「我是好人,無勞憂恐。」父老曰:「六月出門,豈是好人?」石田慚悚自失。
73
鄭端簡家居,角巾布衣,每策杖獨往,訪故所識,與論桑麻晴雨。或時共飯,山蔬水藻,相對終日,見者不知其為名卿。
74
錢叔寶築室支硎山下,靈霞四封,流泉迴繞,藝名花數百種。歲時佳客過從,非其人,以一石支門不顧。
75
王永壽家蓄一琴一鶴,每客至,彈琴,鶴婆娑舞階下,助客歡。後一日鶴死,為《瘞鶴文》。已無病而卒,以琴殉葬。
76
謝憲臒然鶴立,葛巾木履,日攜《離騷》,往來西湖浩歌,薄暮而返。
77
孫宗伯承恩,與華亭對巷而居。徐賓客甚盛,延接不暇。孫閉門深臥而已。一日,著布袍負暄,挾策讀書。其僕竊語:「同為尚書,彼車馬填溢,相公第鬼莫顧問者。」公聞,呼謂之曰:「任爾輩他往,留我獨處,教鬼負去。」
78
傅汝舟年二十,輒謝諸生。其弟汝楫,並著才名,州縣辟為黌宮弟子,岸謝不就,號臥芝山人。
79
海寧許相卿,築室紫雲山中。嘗製短蓑長笠,以二鶴自隨。遇佳日,披蓑戴笠,身騎黃犢,往來阡陌間。喜與田翁野叟為爾汝交,就彼食飲。或一言目為貴人,輒投袂而起。
80
許給事相卿,以排擊巨璫,引疾不仕。故人張璁、夏言,相繼枋用,各貽書物探所欲官。悉卻之,對使者曰:「我方憫子勞,子不憐我病。官豈渠家物耶,以之私人而顧及我?去矣!傾子一尊,聊酣予意。」竟不答書。
81
陳羽伯讀書習隱,常月夜挂琴松間,調所馴山猿,得詩擁膝自吟,聲與猿嘯相應。
82
海豐楊太宰,好奇多雅致,官游所歷,皆取其卷石以歸。積成小山,間時舉酒酬石,每一石,舉酒-觥,亦自飲也。于穀山慎行雅慕其事,山園種菊二十餘本,當菊盛開時,無共飲者,獨造花下,呼酒澆之,歡焉。酬酢遍菊本二十許,亦徑酩酊。
83
吳孺子家故饒資,中歲妻子死,遂捐產買古書畫,癖山水之勝。所至僦居僧寺,自飲一銅灶飯,不足則哺麋。日買兩錢菜,又以樹葉為齏羹。語人曰:「免我低眉向人,覺此亦飽逾粱肉。」
84
吳介肅撫真定時,以分宜焰,乃移疾屏居南旺湖上。茅屋瘠田,僅贍衣食。出惟跨一驢。或諷其矯,答曰:「輿人菲所能辦,騎馬則老不能。驢實便我,矯則吾不知。」後起公檄至,僕夫白狀,方趺坐導引,搖首不答。已乃下床,取觀便擲去。
85
陳白雲隱于詩,莆田倭寇,攜妻豫章,織屨賣卜以食。又由楚入蜀,附僧舟傭爨,所至其僧輒死。後客金陵姚太守,守又死。為人傭詩文,里巷慶弔代祝誄,易百錢斗米,而自榜片紙扉上,無則又賣卜織屨佐之。閩人林古度見門榜,突入問之,一扉之內,床席缶灶,敗紙退筆,錯處狼籍。檢誦之,輒反向流涕嗚咽。古度以鄉人也,時就餅餌過之。張藐山慎言語人曰:「今入市,見賣菜傭,皆宜物色之,恐有白雲先生在。」
86
崑崙山人張詩試順天,試士皆自負几凳,山人命僮代之,試官不許。山人遂拂衣去,不復試。以詩名豪俊,所居一畝之宅,隙間種竹,每風雪飄蕭,披襟流盼,欣然命酌,醉輒跨驢,信其所之,風雨自如。李士行稱其:「不狂,不屈,春風不足融其情,醇醪不足況其味。」
87
邢子願雅慕張月鹿,觀風入吳,命駕就訪。張方臥病,入榻前慰藉,間問所欲。張曰:「老人無嗜,唯嗜邱園。」邢嗟嘆,檄縣令,贈買山錢。
88
程金家居,履不及縣簿門,車不及城府。歲課二蒼頭,各治五畝,從田畯躬督之。里人笑曰:「漢陽薄二千石,而弊弊焉力二五畝田,何倒置也?」
URN: ctp:ws76310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23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