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第十一回凶党回心因善解 牛童正念转轮回

《第十一回凶党回心因善解 牛童正念转轮回》[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话说郑齐听了元通三字善言,感动良心,丢开奸计,写了一个帖儿,付与商客过关。商客谢他礼物,一毫也不受,临行耳边仍与他说几句附耳低言。这商客持著帖子,大著胆儿,行到关前。只见把关的说道:「客商们过关须要小心些,我这地方却有不良之人乘黑剪迳。」商客听了,口里答谢,心里惊怕。那吃斋的客商,口里咕咕哝哝只念著佛。众人走过关来,天色黄昏,正欲前奔宿店,只见深林里走出几个人来,一个丢瓶,一个掷索,一个打砖石,一个开口叫道:「走路的,好生看家伙!」商客把眼一看,只道是枪刀棍棒,却原来这样家伙。心里虽然不比器械惊人,却又不知这家伙怎样厉害。只见那家伙,套的套,拴的拴,打的打,把客商行囊抢去,却丢下这客商在僻路之中,奔店又远,退走又迟,只得坐在深林地下。这几个人抢了行囊回到家里,开了一看,只见一纸简帖儿,却是写与赛新园的。上写著:「今有客亲眷过关,其中有一商人修善,感动高僧神力警戒,小子已回心向善,道兄可方便这商客过关,日下商僧过关,再图面谢。」这几个人,却就是雨里雾等等,见了书简是郑齐的,乃道:「痴客如何不当面说出郑姓亲眷?既是有来历,便将行囊仍包封起来,送到林间,付与众商,叫他往大道去罢。」
2
却说众商得了行囊货物,心喜神欢。他怎的不说出郑齐名姓?只因郑齐临行,附耳叫他不要提名道姓,使众各争夺行李,所以商客不言,反得方便过关。虽然是郑齐的方便,却感激长老功德。毕竟是商中一人诵经的报应。诟人有四句五言赞叹灵异。
3
莫异诵经文,纸上空聒聒。
4
善念到灵通,神哉诸恶化。
5
却说郑齐方便了众商客过关前去,留著尊者师徒,在家敬奉斋供,诵念经文,忏悔平日过恶。尊者要辞行,郑齐道:「家兄处师父也多住旬日,小子处便求多住几朝,未为不可。只是亵慢高贤,得罪得罪。」尊者称谢。一日,与元通到村乡善信人家,课诵经忏,归来天晚,只见远远有几个人,来的气焰凶恶。尊者乃向元通道:「天色夜晚,前面人来的气焰不良,多是关前截路剪迳之辈,我与你当回避。」元通道:「此地都说不良的多,弟子与师父也不当夜晚归来。」尊者道:「为人功课,须当尽心。完了斋醮法事,岂有为天晚路遥,便怠慢简略善事?」乃与元通避于深林大树之后偷看。那几个人手执著凶器,口里骂的却是郑齐侵占他田地,欺厚他弟男。怒气冲冲,要去报仇。这几人前走,后边却跟随著许多凶暴恶怪,那形状真是怕人!尊者向元通悄悄说道:「善哉!善哉!徒弟,你看做歹事的凶徒,后边就跟著些凶恶。」元通答道:「师父,这凶恶既去害郑齐施主,我们当去救护他。」尊者道:「出家人如何救护?手不能格猛,身不带寸铁,郑施主恶结日久,劝化已迟。况这凶恶不可近,万一迁怒我们,反为无益。我这几日见商客去后,郑施主面色光彩,觉似有些善念感发,定然不招凶恶。你与我且歇息深林,听这究竟。」元通领了尊者之言,虽打坐林中,却也心神不静。怎似尊者,如常入定,跏跌而坐。却说这凶人持械直奔郑齐家来,要把郑齐快心泄忿。恰好走至大门前面,只见他家门首两个勇猛大将,顶盔贯甲,把住门口。这几人看见,吓了一惊。只见那两个大将怒眼环睁,虎须倒插,若有吞牛食虎之状,宛然天丁力士之形。众人心怕起来,说道:「郑家如何有人防范我们?想是他平日结交的好汉。」及抬头望上一看,又见他房屋上,祥光瑞气蒸蒸现出,都在那尊者静室之处。内中就有一个计较道:「列位且不消动手打进他门,闻他近日留著路过僧人在家修善,这祥光是僧人卧房。又闻道僧人有手段法术,万一弄出事来,非但不能报仇,恐反害己。」众人也有见大将怕的,也有听闻僧人手段的。既说到僧人身上,便也有悔心要做好事的。一时各相息忿,道:「且回家去,再作计较。」众人回到深林前过,这元通哪里打坐,只在林前窥探。忽然众凶回来,元通忙入树后偷看。只见众人头顶上祥光烁烁,后面却跟著些善眉善眼福神,待那起人过去,乃走到尊者前。恰好尊者也出静,元通乃问道:「师父,方才徒弟见那起人都回来,后边跟随,不是前边凶暴恶怪,都换了善相福神。又听得他内中说道:『郑齐家门前有防守的顶盔贯甲大将,房屋上有腾起的瑞气祥云。』这是怎说?」尊者微微笑道:「这就是解也。只是解便解了,还要费我们一片苦心,方能成就他无穷的功德。」元通问道:「师父一片苦心,却是师父开度的美意,无穷的功德。却是怎说?」尊者随说了四句偈语道:
6
天地无穷尽,善根无了期。
7
人能常固守,叶底又生枝。
8
元通觉悟。当时天渐明亮,师徒乃回郑齐静室。此时郑齐尚寝未起,只见郑家一牛童走出屋来,向尊者说道:「师父,我有一件事情,敢请师父去看。」尊者问道:「何事?」牛童道:「事却在灵通关前一座破庵堂内,请师父去看。」尊者道:「有事便讲。」牛童哪里肯讲,只要尊者同去看。尊者见他意专,却又是庵堂内事,便叫元通同他去。元通同牛童到得破庵堂前,只见庵久颓倾殿塌,圣像风雨淋漓毁坏。牛童便向元通说道:「师父,小子别无他说,只因往日放牛,遇雨躲避这殿中,见雨淋圣像,小于不忍,发了个心愿,欲修理这殿,装塑圣像。叵奈无有钱财,意欲烦师父们转说知主人,把一二年放牛的工银先借出,修理这一件事情。」元通听了牛童此话,合掌向圣像念一声「弥陀」,满口应承,回见尊者,备说这一件事情。师徒叹道:「一个村野牛童小子,起这一片善心,乡村多少富室大户,偏无一人动念。」乃随候郑齐出屋,相见了。郑齐问道:「二位师父,昨日归来天晚,却在何处经宿?」尊者答道:「便是昨夜归来天晚,昏暗难行。贫僧师徒,只得在深林打坐,天明方来。」郑齐道:「深林恐有蛇虫虎豹,师父们不当住此。」尊者笑道:「贫僧出家人,随所住处常安。但只有一件奇怪事情,小徒于黑夜间,见有数人,各执凶器,口称报仇,往林边过去复来。小徒见这数人去时,身后有许多凶恶邪怪随著,回来便换了许多福善人形。这人却是何处行凶,要报哪个仇恨?贫僧想:这凶人去时一种恶意,便是一种恶报的怪孽;回来时必是事未曾遂,悔心发萌,便是一种福善随身。但不知贵村乡,谁与人仇?谁存恶念?老施主若知些缘由,也当暗行劝解,免教积忿,生出这种根因,不但后悔已迟,且于阴功亦损。」郑齐听了,浑身冷汗交流,一心小鹿儿乱撞,便道:「半夜犬吠,想是此因。」半日沉吟,乃向尊者前稽首,说道:「实不瞒师父,此事情亦几乎弄出。明明夜梦祖先说道:『不遇二位师尊,此恶怎解?』却实实是小子平日中了些恶毒与前村这几家人也。但此事如何化解,望师父指教个良策。」尊者道:「语云:『一善能解百恶』。施主但行一善事,自然化解。试想你平日,与你结仇的何事?怀忿的何人?天地间,财产容易得,便亏欠了些微,也是小失,万一伤损了心术,占夺了人便宜,弄出恶报,为害不小。」郑齐点头说道:「而今而后,小子知过随改。」元通乃开口说:「施主,如今却有一件事情,要施主慨然行去。」郑齐问道:「甚事要小子行去?莫不是有甚缘要化?小子一一奉承。」元通就把牛童的心肠说出来。郑齐慨然道:「这个愚蠢牛童,怎么发出这点心肠!小子既承师父说,一一应承,把三年顾他工钱算明与他。」这牛童接了工钱,便递与元通道:「师父,你便与我计算装修圣像工价。」元通道:「这还是你家主计算兴工为便。」乃择日兴工修理。后有夸牛童感发善心五言四句。诗曰:
9
嗟彼放牛童,而有此发善。
10
富贵具须眉,阴功能几劝?
11
话说冥有报应神司,专掌人间善恶。这神司却是楚大夫伍员,生为忠义,死做神灵。一日,正检善恶报应簿籍,见上面郑齐过恶多端,当遭凶害,只因毁心救放商客,受僧教戒,且解凶报,却又成就牛童一点善心,遂查他身后根因,当作何报。见他注下尚无子嗣,遂降他一子。正吩咐侍从,将应脱生人类的,送令投郑妇之腹。忽然西边毫光烁烁,金甲护教神人下降,神司执香拜迎。只见那神人说道:「报内司神,既查出郑齐修善解凶,成就牛童功德,如何不查牛童,善心作何报应?他以愚蠢佣儿,发大善行,当从厚报。」神司接了护教旨意,随查牛童前世,乃奸盗诈伪之属,身死名灭已两世,水淹虎咬报应矣。这转应当同郑齐受杀伤凶恶之报。郑齐以供奉圣僧,受教行善,解化凶徒。牛童尚未勘报,将有兵刑之加,却喜他发了这件善念,当免其死于兵刑也。护教听得神司之说,乃道:「装修圣像,苫盖神殿,其功德非小,今郑齐既无嗣,应给其子。何不便把牛童为其后裔。」神司领旨,护教金光从西而去。有此一段根因,这郑齐与元通到得破庵堂,看见圣像雨淋毁坏,殿宇风打倾颓,自己也动了不忍心肠。随唤木匠、泥工、装塑匠人,估工修理。便传到大村小里,老幼妇女齐来观看,莫不称赞道:「郑家一个愚蠢牛童,发这一种善念。」各各捐钱钞的,施米谷的,同他一样斫柴牧羊的孩子,也出心来帮拾砖瓦,运浆泥,成就这件功果。不数日功完。这村里善信人等,见郑家做这好事,又有尊者师徒在其中化缘帮助,便商议,功完做个圆满道场。尊者依拟行数,遂修建善事。这日,村里大小妇女、老幼男子,齐来随喜道场。只见牛童欢欢喜喜到庵堂礼拜圣像,忽然倒地,奄奄绝气身死,把村里众人叹的叹,说道:「好心的如何没好报?」笑的笑,说道:「牛童微贱,有何力量做此僭妄之事,亵渎圣贤?」惟有尊者微笑不言,把慧眼四面一望,向元通道:「善哉!善哉!报应神速,亦至于此。」元通问道:「师父,这牛童事奇怪,灰了众心,如之奈何?」尊者道:「顷刻自明,众心自解。」
12
却说郑齐的妻子久未怀孕,十月之前,怀著一个积恶来的冤家,只因善根充满,牛童忽死,随投其腹。郑齐正坐在厅上,忽见牛童从门外直入,郑齐见了,说道:「庵堂道场善事,你在彼处瞻拜,如何回家?」那牛童全然不答不睬,直入卧内。郑齐疑怪,随后跟入。牛童忽然不见,只听得哇哇之声,出自卧内。婢妾欢天喜地,说道:「孺人生产个小员外来也。」郑齐一面大喜,却又疑牛童入内不见何说。正忖度间,尊者师徒道场事毕回来,郑齐出会。元通不知郑齐生子,便把牛童身故事情说出。郑齐听得,吃了一惊,向尊者说道:「这事却跷蹊古怪,奈之何也!」尊者问道:「施主何事跷蹊?怎生古怪?」郑齐便把牛童入内之话说出。尊者合掌道:「善哉!善哉!施主作福有种,行善有根也。这事也不消贫僧细说,料施主心地自明。」郑齐也合掌称扬尊者功德。元通道:「施主生子阴骘,却不是与贫僧称扬功德的。」
13
当下郑齐备斋供款待尊者师徒。因此乡村传开,都说牛童行善,郑齐得子,牛童死时,入郑齐卧内,这善功感应真实不妄。那执凶器要报仇的众人,不但怀忿顿消,且各各暗地称赞。又遇著郑齐被尊者师徒劝化,他把侵占人的田产,尽行退让还人,以此好名反震动乡村远近,都称郑齐为老佛。尊者见郑齐行善声闻村里,乃与元通辞行,郑齐苦留不住。师徒决意前行,方近灵通关口,只见四个人捧著香炉,上前问道:「二位师父,可是在郑员外家里来的?」元通答道:「贫僧二人便是郑员外家里来的。」这四个人执香拜倒关口。尊者忙答礼,说道:「众善信何为恭礼贫僧至此?」众人道:「凡愚堕落火坑,无从解脱,闻郑员外供养高僧,成就了无边善果,解释了万种冤愆,某等欲远投瞻仰,只为尘情羁绊,今日幸得宝盖遥临,故此焚香迎接。望发慈仁,降临敝处,开度愚蒙,幸甚!幸甚!」尊者但拱手谦让。元通乃暗向尊者说:「弟子闻关前有一伙剪迳歹人,这众人形貌却像,语言何文理温恭?」尊者道:「这言辞情景,正是此辈著人的去处。」却是何事著人,下回自晓。
URN: ctp:ws76378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23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