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第十八卷

《第十八卷》[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陝西茶客》

1 陝西茶客某,販茶江南,歸宿閿鄉旅店。其東廂先有居者,山東二布客也。彼此晚膳畢,閉門睡矣。客夢有怪物,披髮,赤短鬚凹面,撞門入,手持鐵索,取東廂二布客鎖之。隨鎖茶客,三人共索如魚貫然,縛門外柳樹上,怪又撞入他店去。二布客鐵鏈甚緊,不能動;茶客鏈稍鬆,苦掙得脫。驚醒,以為夢也。告店主,亦不甚怖。次日五更,店主大喊,東廂二客死矣。半里外飯店中,亦死一騾夫。

山娘娘》

1 臨平孫姓者新婦為魅所憑,自稱「山娘娘」,喜敷粉著豔衣,白日抱其夫作交媾穢語。其夫患之,請吳山施道士作法。方設壇,其妻笑曰:「施道士薄薄有名,敢來治我?我將使之作王道士斬妖矣!」王道士斬妖者,俗演戲笑道士之無法者也。即以手按其婦腹下,穢血噴之,法果不靈。
2 道士曰:「我有辟穢符在枕中。」命其徒取而張之,再坐壇作法。妻有懼色,亦坐几上,揮帚作法,彼此鬥良久。其夫見三目神擒一白猴,大五尺許,投階前,猴俯伏。道士取而擲之,屢擲屢小,縮如初生小貓。乃取入瓦罈中,封以符印,旋有黑氣從罈中出。次日投江中,婦病遂愈。

瓜洲公子》

1 杭州大方伯地方,有胡姓姑嫂二人,同居一樓。清明日,嫂見瓦上有搭柳為橋者,疑是兒戲,用竿挑去之。晚間,有羽衣男子突至臥牀前,曰:「我瓜洲公子也,與汝姑嫂有緣,故折柳做鵲橋,從瓦上度來,以應清明佳節,汝何得拆去?」言畢,住房中,憑二女為祟。其家請道士念《玉皇經》解禳之。道士方至,怪以溺器擲之,經卷淋漓。道士逃去。胡翁遣老媼五人守夜調護,則五媼髮皆成辮,絲絲相接,非拖曳不能行。如是者月餘。
2 其女久有婿家,遂擇日嫁之,怪曰:「某家無緣,我不能往,在此徒挾一美,亦覺蕭索,請從此辭。」因謂胡翁曰:「我在此鬧汝久,甚愧無以為報。我有妹甚美,願贈汝為妾,未知汝肯納否?」胡請見,怪許之,命中堂垂簾觀之,果望見絕色女子。胡不覺心動,急請婚期。怪曰:「我願以汝為妹夫,而妹嫌汝老醜,心頗不肯。汝能將頤下鬚盡去之,則姻事成矣。」胡年五十餘,肥而多髯,惑其言,一旦盡剃之,怪在空中大笑而去,妹竟不來。

王白齋尚書為潮鳴寺僧》

1 余同年王白齋,少年美秀。初入學時,年才十七。偶游潮鳴寺,見影堂老僧像,不覺毛髮淅瀝,還家遂病。嗣後過寺不敢入。及探花及第時,夢老僧以線香五十四枝與之,曰:「我有三弟子:一夢麟,一錢維城,一汝也。汝將來司刑名時,當超度某案,再來歸依原位。」白齋秘而不言。後果為大司寇,壽五十四而終,卒不知所超度者何案也。

白天德》

1 湖州東門外有周姓者,其妻踏青入城,染邪歸。其家請道士孫敬書誦《天蓬咒》,用拷鬼棒擊之,妖附其妻供云:「我白天德也。為祟者,我弟維德,與我無干。」孫書符喚維德至,問:「汝與周家婦何仇?」曰:「無仇。我路遇,愛其美,故與結緣。方愛之,豈肯害之!」問:「汝向住何處?」曰:「附東門玄帝廟側,偷享香火已數百年。」孫曰:「東門廟是玄帝太子之宮。當時創立,原為鎮壓合郡火災,故立廟離宮東首。汝何得妄云玄帝廟耶?」妖云:「治火災當治其母,不當治其子,猶之伐木者當克其本,不克其枝。汝作道士而五行生剋之理茫然不知,尚要行法來驅我耶?」拍其肩大笑去。周氏妻亦竟無恙。

髑髏乞恩》

1 杭州陳以夔,善五鬼搬運法,替人圓光,頗有神效。其友孫姓者宿其家,夜半,牀下走出一白髮翁,跪而言曰:「乞致意陳先生,還我髑髏,使我全屍。」孫大駭,急起,以燈照牀下,則骷髏一具存焉,方知陳驅役鬼物,皆向敗棺中取其天靈蓋來施符用咒故也。孫初勸之,陳猶隱諱;取牀下骨示之,陳乃無言,即送還原處。未幾,陳為群鬼所擊,遍身青腫死。

錫錁一錠陰間准三分用》

1 杭州龔薇垣生員,原任甘泉令龔明水之從子也。病中夢游陰府,街巷店舖,與陽間無異,惟黃沙迷漫,不見日月。見店舖中有司櫃者,故所識也,趨往問路。司櫃者笑曰:「此間無路。汝至此,尚欲何往?」再問不答。薇垣不得已,彷徨道中。
2 有乘四轎呵殿而來者,近視之,己之岳翁某也,趨而問焉。翁慘然曰:「此非人間,汝何至此?」薇垣方知其身已死,因自述病中原委,並問其父母壽算。岳翁曰:「此事非我所司,汝叔父明水先生現在王府教書,汝可往問。但王府尊嚴,侍衛甚眾,非重用門包不能通報。」薇垣問:「門包何物?」曰:「亦不過陽世通用之錫錁耳。凡陽世燒錫錁一錠,陰間准作三分用。或有破損濕爛者,僅准一二分用。」薇垣聞言,急走往王府,忘其身未帶錫錁。
3 至一宮門,侍衛者如麻,見薇垣,果伸手索賄,而薇垣無以應也,但口稱「家叔明水在此教書,煩為通報」。侍衛者怒,罵曰:「一老腐頭巾在府,已甚可厭,怎禁得又添一小腐頭巾來!」揮杖擊之,一驚而醒,家人已環泣於旁。後數月,薇垣忽無故縊死。

雞卵擔糞》

1 杭州清泰門外有觀音堂徐姓者,其妻為五通神所據,每朔望,至其家飲啖,有事必預為通知。妻故窮苦,佐其夫糞田。神憐之,代為擔糞。以兩空殼雞卵為桶,盛糞石許,細竹管挑之,較多於木桶盛者。而所灌田尤肥。

狐丹》

1 常州武進縣有呂姓者,婦為狐所憑。化作美男子,戴唐巾,為人言休咎,有驗有不驗。來問卜者,狐或外出,則命書一箋焚之,存其灰於罈中。狐來,口吐物,紅色,如小鏡然,大不過寸許,持向罈中照灰,便能朗誦所焚之語,絲毫無誤。照畢,仍吞入腹中。或曰:此狐丹也。狐有批答,輒令婦口授之,慮其遺忘,則以手掐婦手指之中節,便能記憶。雖長篇韻語,俱能成誦,過此則依然不識字也。
2 有某秀才,為婦中表親,欲與狐唱酬,囑轉致狐。狐曰:「有一對,秀才能屬對,即與酬答可也:『紅白桃花映紙窗,花無二色。』」婦以告,秀才不能對,慚而退。此狐至今猶存其家,錢竹初明府為予言。

處州溺婦奇獄》

1 處州鄉民陳瑞送妻還其母家,路過半塘橋,婦溲於廁,久而不返。陳往尋不得,望前村攢屋中紅裙外露,急往視之,果其妻裙也。似被人曳入棺中,露半幅於外。心疑僵屍作祟,將斧出之以救其妻。訪問棺主,有張某云:「此我家姑母棺也。姑母死時,年三十餘,其子又亡,無力營葬,久攢於此。」陳請開棺,初不許,陳哀求至再,始許之。劈開,則一白鬚男子,手持某妻之裙,而不見其妻之身。於是,陳以失生妻控官,張以失死姑控官,官不能斷,至今懸為疑獄。

道家有全骨法》

1 杭州龍井初開時,商人葉姓者司其事。有倪某者,為葉擇開工日期。後十年,葉身故,倪忽暴病,有群鬼附其身,語音不一,曰:「還我骨!還我骨!」聲啾啾然,楚、越、吳、魯音皆雜有也,最後有自稱陳朝傅將軍者曰:「我助蕭摩訶南征北討,葬此千年,汝何得與葉某擅傷我骨?」家人環求曰:「此官府所命,主人力不能抗,將軍何不相諒耶?」將軍曰:「此雖公事不可違,然汝與葉某理宜將掘骨暴棺事告知官府。官府不從,便與汝無罪。今汝等並不告官,而擅將我等數十人骨混行拋擲,以致男裝女頭,老接少腳,至今叢殘缺散,鬼如何安?」家人請用佛法解禳,將軍曰:「佛無能為,惟道家有全骨法,汝往求之。」
2 於是,葉家人訪有禮斗人施柳南、萬近蓬等,往而拜求,遂設壇於龍井。作法七日,見西湖神燈赫然,散滿水上,或疊高為塔,或橫排為雁字,或團聚如大車輪,或散作流螢萬點。須臾,斗母下降,霞佩瓔珞,嚴妝不可逼視。牽二囚來,即葉某與倪姓也,皆跪階前。鬼數十爭來笞擊,斗母喝曰:「此亦汝等劫數,毋庸仇怨。我命九幽使者盡提殘骨,為汝等補還可也。」少頃,髑髏數十具皆有白氣縈繞,旋滾成團,其缺處皆圓滿矣。將軍長丈餘,披金甲,率群鬼拜謝斗母。葉亦解鎖,合掌膜拜而去,倪病遂愈。此事近蓬為余言。

批地藏王頰》

1 兩江總督于成龍未遇時,夢至一宮殿,上書「地藏王府」四字,殿上老僧跏趺閉目。于心念:「地藏王主人間生死事,家有老僕某,願而勤,久病不起。」因長揖告訴,求為延壽。再三言,僧默然不應。于怒,直前手批其頰。老僧開眼笑,屈一指示之。醒而告人,皆云:「地藏王一指,當是延壽一紀。」已而僕病癒,果又生人間十二年。

儒佛兩不收》

1 杭州楊生兆南,業儒,兼通禪學。歿後一年,托夢於其妻曰:「人死必有所歸。我故儒士,司魂者送我於文昌所,帝君出題試我,我不能作,帝君不收;司魂者再送我佛菩薩處,佛出經問我,我不能解,佛又不收。徬徨陰間,無歇足之地。不得已,將以某月日投生張某家。自念我一生好佛,汝須往告張家,勿以葷乳我,免再墮落。」張故兆南友也。臨期視之,其家果生一男,盤膝而生。哭三年不止,張氏啖以葷,哭遽止,而兒遂犯驚癇之疾。此乾隆四十三年事。

鳥門山事》

1 紹興東關有張姓者,妻病延醫,行過鳥門山,遇白鬚叟相隨而行。時天已晚,覺此叟足不貼地,映夕陽無影,心疑為鬼。問其蹤跡,叟亦不諱,曰:「我非人,乃鬼也,然有求於君,非害君者。我有骸骨葬鳥門山之西,被鑿石者終日鑽斲,山石就傾,我墳中朽棺業已半露,不久將墜入河中。幸君哀我,為改葬之。君前去到新橋地方,有五個溺水鬼坐而待君,我為君先往驅除之。」出懷中朱家糕與張食曰:「明日請到朱家,以朱家包糕紙為證。」張與偕行至新橋,果有黑氣五團踞橋坐。叟先往折樹枝打之,聲啾啾然,盡落於水。張到醫家,叟再拜別去。
2 次日,張往朱家買糕,出其紙,果朱店中招貼也,告以原委,店主人悄然曰:「君所見叟,姓莫名全章,故余戚也。渠改葬之事,何不托我而托君?想與君有緣。君命中不應死於五水鬼,故神靈命此叟為君驅除耶?」引張往鳥門山,視其墓棺,離水僅尺許,乃別擇地改葬焉。

楊二》

1 杭州楊二,素以拳棒為事。夏夜,坐後園假山上乘涼,見石罅中出一小頭,先露其髮,再露其面。楊大駭,持棍擊之,頭不見。次日宿樓中,聞樓下有著屐聲往來歷落,疑為賊,然心念偷兒無著屐之事。有頃,屐聲緣梯而上,則一白衣人帶甬長帽,手持四方燈籠,嘻嘻然向楊而笑。楊擊以鐵尺,白衣人墜於樓下,作怒聲曰:「好打好打!待我喚伙計來,好好收拾你!」
2 次日,楊召其徒告之,諸無賴噪曰:「彼有伙計,我等亦有伙計,請護持老兄登樓打鬼。」於是治肴痛飲,各持器械登樓,鬼竟不至。雞鳴時,諸無賴各倦臥。平明起,尋楊二不見。覓之,已死於樓下竹榻上。

吳秉中》

1 吳秉中,居葵巷,故予舊宅鄰也,延汪名天先生訓其子姪。月夜至館中閒談,見牆上有一老翁,長尺許,白髮銳頭,坐而效其所為。吳吃煙,叟亦吃煙;吳拱手,叟亦拱手。以為大奇,呼汪先生觀之,先生所見無異。其姪錫九往觀,無所見。是年秋,秉中與汪俱死,而錫九至今獨存。

土窟異獸》

1 閩商陳某,與諸客泛海,遇颶風,飄至一山腳下,見山崖平坦可步,相率樵採。初進,路甚仄,行一二里,即覺開曠。時天色將暮,聞海風蕭颯,林鳥啁啾,不敢深入,乃歸。
2 次日,風更甚,舟不行,舟中人悔昨未窮其境,約再往,拉陳與偕。跡前逕行八九里,有一溪,水色澄綠,旁有土山,不甚高,穴中似有物喘息。眾懼竄走,陳恃膽力,上在樹隱身覘之。
3 食頃,其物出穴外,大倍水牛而形似象,頂生一角,晶瑩犀利,盤踞石上長嘯,聲裂竹木。陳驚懼幾墜,但見虎豹猿鹿各以其屬至,俯伏其下,不止千計。其物擇肥者踐之,用舌舐其腹,吸其血,百獸皆股栗不敢動。食三四獸,復曳尾入穴。客乃下,尋舊逕歸,與眾言所見,終未知山與獸何名也。

雞腳人》

1 閩商楊某,世以洋販為業,言其祖於康熙中偕客出洋,遇旋風吹入海汊。其水四面高,惟中港獨低,又在海水之下。楊舟盤渦而下,人船懼無恙。
2 至港底,見山川草木,田疇蔬穀,一如人世,惟無廬舍。岸側有船依泊,內有數十人,亦中州來者,見楊等,歡如骨肉。因言此水惟閏年月有一日獨高與海水平,舟始可歸,然只一食頃耳,稍遲則又不得上矣。其人先被颶風吹至時,亦曾有人居此港,後遇閏水得歸。彼遲不及,留此六年,皆屢遇閏而失其時,故未得去。
3 楊同舟客有四十人,帶有穀菜諸種,咸分土耕種。其地頗沃而收倍,且不須人灌溉,終日與前舟人款接往來,幾忘身在世外也。惜無黃曆考日時,每食訖,咸登舟待水滿而已。
4 一日,楊與客閒步野外,望隔溪有人行近溪口,皆長丈餘,無衣,身有毛,腳如雞爪,脛如牛膝。見楊,啾唧作對語狀,音不可曉。歸與彼舟人言之,亦言來時曾於溪口見之,緣溪滿不得渡。倘其來此,吾輩寧有孑遺耶?!
5 後六年八月,遇風水滿,與前舟人同歸。楊家有老僕曾隨行者,今已八十餘,尚在,能道其詳。按台灣有雞爪番,常棲宿樹上,此豈其苗裔歟?

海和尚》

1 潘某,老於漁業,頗饒。一日,偕同輩撒網海濱,曳之,倍覺重於常,數人並力舁之。出網,中並無魚,惟有六七小人趺坐,見人輒合掌作頂禮狀,遍身毛如獼猴,髡其頂而無髮,語言不可曉。開網縱之,皆於海面行數十步而沒。土人云:「此號『海和尚』,得而臘之,可忍饑一年。」

一足蛇》

1 謝大癡言:其友某在黔日,往一村,見民家多懸一物,鱗甲瑩然,已臘而乾之矣。言此去五里有山,為樵采地。山腳為往來路逕,旁有枯樹一株,極大。樹內藏一蛇,人首驢耳,耳能扇動有聲,鱗如松皮,只一足,如龍爪,吐舌甚長,躍行迅疾。近人輒以口噴毒氣,令人迷仆,然後以舌入人鼻,吸血飲之。村人募丐者,予以金,除其患,無有應者。
2 逾年,有二丐應命,索重酬,眾為醵金如其數。其人取唾涎厚塗其身,裸而誘之。蛇果至,則急趨道旁田內。蛇追及之,陷於泥中,不能動。然後二丐躍起,以長竿扎刀盡力斲之,斷其首,乃死。村民家有被其害者,爭分其肉。

方蚌》

1 有人在閩出海口樵採,至一山,見山澗內悉臥方蚌:大者丈許,小者亦長數尺,礧砢重疊,以千百計。其人驚,方欲去,忽一蚌開口,其殼內有藍面人,如夜叉狀,臥其中。見人,手足皆動,作攫拿勢,欲起而不得脫,蓋其軀生殼上,即借蚌殼為背,故不能脫殼而出。少頃,眾蚌悉張口,皆有夜叉如前狀,其人倉皇急竄,聞背後剝剝有聲,眾蚌皆旋滾隨之。及舟,舟中人斲以巨斧,獲其一,並殼俱碎,夜叉亦死。帶歸示人,俱無知者。

山和尚》

1 有李姓者客中州,遇大水,登山避之。水勢驟漲,其人更上山頂。時已暮,見矮草屋,乃山民耕在夜巡者所居,內悉藉以草,旁置一竹梆,其人宿焉。中夜,聞踏水聲,視之,見一黑短胖和尚游水面將至。其人大呼,此怪稍卻,少頃又前。其人窘急,取梆大擊。山民都集,怪遂去,終夜不復至。次日水退,詢山人,云:「山和尚也,欺人孤弱,便食人腦。」

贈紙灰》

1 杭州捕快某,偕其子緝賊,每過夜子不歸。其父心疑,遣徒伺之。見其子在荒草中談笑,少頃,走至攢屋內,解下衣,抱一朽棺作交媾狀。其徒大呼,其子驚起,不得已,繫褲帶隨其徒歸,然精猶淋漓不止。撫其陽,冷如冰雪,直至小腹。其母問之,曰:「兒某夜乞火小屋,見美婦人挑我,與我有終身之計,以故成婚月餘,且贈我白銀五十兩。」母罵曰:「鬼安得有銀?」少年取懷中包擲几上,鏗然有聲,視之,紙灰也。訪諸鄰人,云:「攢屋中乃一新死孀婦。」

湯翰林》

1 錢塘湯翰林其五,未遇時,應試貢院,僦屋而居,苦其狹小。見旁有大宅,封鎖甚固,杳無人居。訪之鄰人,云:「此杭州太守柴公屋也,有惡鬼作祟,以故無人承買。」湯素有膽,曰:「借居可乎?」鄰人笑其狂,亦無阻者。湯遂開鎖啟門入,見樓上有二桌四椅,樓西有竹箱。雖久無人居,而塵埃不積。湯心喜,即挈行李登樓,手一壺一棍,秉燭讀書。
2 至三鼓,陰風起於窗外,燈燄縮小,有披髮女子赤身噴血而進。湯揮以棍,女惘然曰:「貴人在此,妾誤矣。」仍從窗出。湯喜鬼已出,將解衣安寢。忽樓西廂內簌簌有聲,視之,則此女從西廂出,手持裙襖豔色衣並梳篦等物,若將膏沐者。湯愈無恐,且飲且讀書。
3 有頃,女子梳妝畢,著豔衣。冉冉至前跪訴曰:「妾負奇冤,非公不能為我白者。妾姓朱,名筆花,杭州柴太守妾也。正妻妒而狡,知太守愛妾,不敢加害。值妾產子時,賄收生婆於落胎後將生桐油塗我產宮,潰爛而亡。妾兒名某,正妻取以為子,至今雖長成,並不知為妾之子。十年後,君為湖北主考,子當出公門下,公須以妾冤告之。妾屍猶埋此樓之東牆井邊,有八角磚為記,可命其來此改葬生母。」並指竹箱曰:「此皆妾藏首飾奩具處也。妾亡時,太守哀痛之至,臨去吩咐家人,勿持我箱還家,恐觸目心傷故也。後有來竊取者,妾以陰風喝退之,今此中尚存三百金,可以奉贈。」湯為慘然,唯唯而已,後一如其言。樓上怪從此絕,而屋亦轉售。

黑苗洞》

1 湖南房縣,在萬山之中。西北八百里,皆叢山怪嶺,苗洞以千數,無人敢入。有採樵者誤入洞內,迷路不能出,見數黑人渾身生毛,語兜離似鳥,以草結巢,棲於樹巔。見樵人,喜,以藤縛其手足,掛於樹梢。樵者自分死矣。
2 俄而,一老嫗從他巢中來,白髮高顙,略似人形,言語猶作楚聲,謂樵者曰:「汝何誤入此洞耶?我亦房縣城中人。康熙某年年荒,乞食迷入此洞。諸黑苗初欲食我,後摸我下體,知為女,遂留居巢中為妻。」指二黑毛人曰:「此我兒也,尚聽我說話,我當救汝。」樵人感謝。老嫗騰身上樹,親解其縛,袖中出栗棗數枚曰:「為汝療饑。」隨向二黑毛人耳語良久,語呶呶莫辨,手樹枝一條,縛布巾於上曰:「有爾等同類欲害我鄉鄰者,以此示之,俾知我意。」
3 二毛人送樵人,行三日許,才得原路歸。路上人皆曰:「此黑苗洞也,迷入者都被其啖,從無歸者。」

空中扯辮》

1 蕪湖江口巡司衙門弓兵趙信,年三十餘,尚未娶妻。忽一日往野廟中,留連笑語,不肯歸家。人問之,則曰:「吾贅於某氏矣。」極誇其妻之美、家之富。次日又往,嬉笑如常。人與同行,毫無所見,知為鬼所弄,乃囑其父母苦禁之,閉門而通飲食焉。趙在房呼曰:「我來我來,勿扯我辮!」
2 家人在窗眼中密窺之,見其頭上辮髮直豎空中,似有人提之者,於是防範愈嚴。三日後,聲響寂然。開戶視之,竟以辮髮自縊牀欄杆上。

蓬頭鬼》

1 涇縣于道士能白日視鬼。常往城中趙氏家飲酒,密語主人曰:「君家西樓夾牆內有鬼蓬頭走出,東窺西探,狀如竊賊,必是冤譴有所擒捉,但未知應在府中何人?」主人曰:「何以驗之?」道士曰:「我明日早來,看鬼藏何處,即便告君。君可喚家人一一走過,看鬼作何形狀,便見分曉。」主人以為然。
2 次日,道士來曰:「鬼在西廳案桌腳下。」主人召集家丁往來桌前,鬼皆不理;其女六姑娘過,鬼向之大笑。道士曰:「此其是矣,然且勿通知令愛,慮其驚怖也。」主人問:「可禳解否?」曰:「此生前孽,無可禳也。」自後聞拋磚擲瓦之聲,月餘不絕。俄而,六姑娘以產亡,家果平靜。

借絲綿入殮》

1 蕪湖趙明府必恭,宰湖南衡陽,傷寒病劇,氣已絕矣。家人棺殮綿絮無一不周,因其心口尚溫,故爾未殮。
2 趙夢行黃沙中,茫茫然不見天日。過一小河,天漸開朗,有廟題曰「準提觀音庵」。走入,見老僧趺坐,煮素麵甚香,覺腹中饑,向僧乞食。僧喝曰:「汝何必在此乞食?可作速還家,家中有麵等汝!」趙踉蹌走出,遇鄉鄰吳某,拱手謝曰:「蒙君見惠,使我體暖。」
3 趙不解所云,驚而醒,果聞素麵如庵中之香。蓋家人守尸,鎮日不飯,故煮麵充饑,趙即索食。家人曰:「老爺病月餘,湯水不沾,何能吃麵耶?」趙必欲取食,家人無如何,與一甌,竟飲啖如常,而病亦愈。心中想吳某謝暖之說,亂夢無徵,絕不向家人言及。
4 後二年,趙眷屬還蕪,將昔年作殮之綿裝箱帶歸。適吳某死,當盛夏,無處買綿,其家殮時來借絲綿,乃即與之。又三年,趙罷官歸,偶與家人談及前事,方知千里之外,兩年之前,此綿應歸吳用,生魂早來謝矣。

洞庭君留船》

1 凡洞庭湖載貨之船,卸貨後,每年必有一整齊精潔之船,千夫拉曳不動。舟人皆知之,曰:「此洞庭君所留也。」便聽其所之,不復裝貨。舵工水手,俱往別船生活。至夜,則神燈炫赫,出入波浪中;清晨,仍歸原泊之處。年年船隻輪換當差,從無專累一家者,亦從無撞折損傷者。

纜將軍失勢》

1 鄱陽湖登舟遇風,常有黑纜如龍撲舟而來,舟必損傷,號「纜將軍」,年年致祭。雍正十年,大旱,湖水乾處,有朽纜橫臥沙上。農人斲而燒之,涎盡血出。從此,纜將軍不復作祟,而舵工亦不復致祭矣。

吳二姑娘》

1 全椒金棕亭進士,寓揚州馬氏玲瓏山館。孫某,年十七,文學頗佳,相隨讀書,祖孫隔房而寢。夜間懵呼聲,以為魘也,起視喚之,孫即醒悟。棕亭還臥己房。未幾又魘,棕亭再往,其孫業已起坐牀上,對棕亭,以兩手向上,曰:「請屈一指。」則一指彎。曰:「請屈五指。」則五指彎。自後或叉手,或拱手,作態萬狀。棕亭呵之,泣求還家見母,乃呼轎送歸。
2 病者自取衣冠靴帶著之,請祖父母上坐,拜別曰:「兒即登仙去矣。」舉家惶惑,莫知所為。日午,神氣稍定,私拉乃祖耳語曰:「無他,一小狐狸鬧我耳。」語畢,瞀亂如初。自稱:「吳二姑娘與我前世有緣。」或云:「妹子吳三姑娘也來了。姊妹二人要同嫁我。」隨作淫穢語,令人難聞。拉棕亭向前,呵氣一口,其冷如冰,從鼻管直到丹田,毛髮皆噤。
3 鎮江蔣春農中翰贈天師符一張,方欲張掛,而病者遽來搶奪,幸係綾本,爪掐不傷。棕亭張符向之,又被吹冷氣一口,符飛窗外,綾竟碎裂。棕亭不得已,求禱城隍廟、關帝廟。數日,忽病者呼:「接駕接駕,伏魔大帝至矣。」
4 棕亭悚然,率家人齊跪。病者呼棕亭名罵曰:「金兆燕,汝身為進士,而脫帽露頂,不穿公服迎我,有是理乎!」棕亭叩頭謝罪。少頃,復呼:「接駕,接駕,孔聖人至矣。」棕亭又叩頭迎接。文、武二聖,相與共語,嚅嚅不可辨,皆在病者口中作山東、山西兩處人口脗,如是者自午及申。舉家長跪哀求,不敢起立,腿腳皆腫。病者厲聲曰:「妖魔已斬,封爾孫為上真諸侯,吾當去也!」棕亭叩送畢,進病者粥。病者向空招手曰:「吃粥!吃粥!」狂言如故。棕亭大悟,文、武二聖,皆妖冒充。責病者曰:「我年逾六十,從未受人欺哄,今乃為汝揶揄耶!」病者縮首內向掩口而笑,作得意狀,顛狂月餘。
5 有林道士者來,言拜斗可以禳遣。棕亭於是設壇齋醮,終日誦經。如是七日,病者神氣漸清,乃急為完姻,入贅岳家,妖果不至。此乾隆四十七年三月間事,棕亭先生親為余言。

石獅求救命》

1 廣東潮州府東門外,每行人過,聞喚救命聲。察之,四面無人,聲從地下出。疑是死人更活,持鋤掘之。下土三尺許,有石獅子被蟒圍其頸,眾大駭,即擊殺蟒,而扛石獅於廟中。土人有所祈禱,靈驗異常。或不敬信,登時降禍。自此香火大盛。
2 太守方公聞之,以為妖異,將毀其廟,民眾嘵嘵,幾激成變。太守不得已,詭言迎石獅入城,將別為立廟,眾方應允。舁至演武場,鎚碎石獅,投之河中,了無他異。太守方公名應元,湖南巴陵人。
3 余按晉元康中,吳郡懷瑤家地下聞吠聲,掘之,得二犬。長老云:「此名犀犬,得者其家富昌。」事載《異苑》。

旱魃》

1 乾隆二十六年,京師大旱。有健步張貴為某都統遞公文至良鄉,漏下出城,行至無人處,忽黑風捲起,吹滅其燭,因避雨郵亭。有女子持燈來,年可十七八,貌殊美,招至其家,飲以茶,為縛其馬於柱,願與同宿。健步喜出望外,綢繆達旦。雞鳴時,女披衣起,留之不可,健步體疲,乃復酣寢。夢中覺露寒其鼻,草刺其口。天色微明,方知身臥荒塚間,大驚牽馬,馬縛在樹上,所投文書,已誤期限五十刻。
2 官司行查至本都統,慮有捺擱情弊,都統命佐領嚴訊,健步具道所以。都統命訪其墳,知為張姓女子,未嫁與人通姦,事發,羞忿自縊,往往魘祟路人。
3 或曰:「此旱魃也。猱形披髮一足行者,為獸魃;縊死屍僵出迷人者,為鬼魃。獲而焚之,足以致雨。」乃奏明啟棺,果一女僵屍,貌如生,遍體生白毛。焚之,次日大雨。

蠍怪》

1 佟明府宰芮城,有鄉民夏間袒背坐石上,持麵一碗,食未畢,忽大呼仆地而絕。眾人視之,背正中有洞,深數寸,黑氣泉湧,不知何疾也。具呈報官,疑為賣麵人所毒。佟公往驗,見所坐石旁有罅,黑血流入罅中,其下若有呼嘬聲,乃命掘石。下三尺許,石穴中有蠍,如鵝大,方仰首飲血,尾彎環作金色。鄉民爭持犁鋤擊之,蠍死而尾不損。以驗死者之背,傷痕宛然,乃以蠍尾貯庫。至今猶存。

蛇王》

1 楚地有蛇王者,狀類帝江,無耳目爪鼻,但有口;其形方如肉櫃,渾渾而行,所過處草木盡枯;以口作吸吞狀,則巨蟒惡蛇盡為舌底之水,而肉櫃愈覺膨然大矣。
2 有常州葉某者,兄弟二人,游巴陵道上,見群蛇如風而趨,若有所避。已而腥風愈甚,二人怖,避樹上。少頃,見肉櫃正方,如蝟而無刺,身不甚大,從東方來。其弟挾矢射之,正中櫃面,櫃如不知,負矢而行。射者下樹,將近此物之身,欲再射之。拔其矢,而身已仆矣,良久不起。乃兄下樹視之,屍化為黑水。洞庭有老漁者曰:「我能擒蛇王。」眾大駭,問之,曰:「作百餘個麵饅頭,用長竿鐵叉叉之送當其口。彼略吸,則去之而易新者,如是數十次。其初饅頭霉爛如泥,已而黑,已而黃,已而微赬。伺饅頭之色白如故,而後眾人圍而殺之,如豚犬耳,不能噬人。」眾試之,果如其言。

顏淵為先師判獄》

1 杭州張紘秀才,夏月痢死,家貧無棺,從其叔乞助。叔居海寧,往返五日而紘蘇,言至天帝所聽讞,已入死案。既而曰:「諸生也。」遣一官押至學宮。請二先師出曰:「是人已有成案,然必得二師決之。」一師曰:「罪輕而情重,當死。」一師曰:「雖然,事尚可矜,渠非首謀,姑與減等,五年後改行則已。其父官嶺南,有功德於民,姑押令見渠父。」命原押官押至嶺南名宦祠見其父。父大呼曰:「非吾子也!」拒而不見。母夫人從室旁出泣曰:「父不汝子矣!汝當速歸改過。但汝死久,恐屍壞,可歸則歸,否則仍返帝所,自有處分。萬勿借他人屍也!」遣鬼僕同至家,覘家人肯認否。及至家,見屍尚橫臥未壞,旁有一燈一飯,押者推紘仆屍上,屍遽動,妻子哭而驚視之,鬼僕呼曰:「認矣,可以報主母矣!」遂去。紘已活,人爭問紘隱事,紘不言。後未五年,紘竟死。
2 其從兄名綱者,毛西河友也,告西河曰:「大清兵下杭州,潞王北去,其宮眷留匿塘西孟氏家。吾弟為王某所誘,謀出首取賞,既而悔之,不列名。後同王某出首者五人,皆暴死。吾弟死而復甦,然狡性不改,與朱道士爭一鶴,乃私竄道士名於海寇案中,竟致之死。負先師之訓,違●母之教,宜其終不永年也。」問:「學宮先師姓名,紘曾言何人?」曰:「其一顏淵,其一子服景伯。」

豆腐架箸》

1 四川茂州富戶張姓者,老年生一兒,甚愛之。每出遊,必盛為妝飾。年八歲,出觀賽會,竟不返。遍尋至某溪中,已被殺矣,裸身臥水,衣飾盡剝去。張鳴於官,兇手不得,刺史葉公身宿城隍廟求夢。夜夢城隍神開門迎葉,置酒宴之,几上豆腐一碗,架竹箸其上,旁無餘物,終席無一言。葉醒後解之,不得其故。後捕快見人持金鎖入典鋪者,獲而訊之,贓證悉合。其人姓符,方知竹架腐上,成一「符」字。

蔣金娥》

1 通州興仁鎮錢氏女,年及笄,適農民顧氏為婦。病卒,忽蘇,呼曰:「此何地?我緣何到此?我乃常熟蔣撫台小姐,小字金娥。」細述蔣府中事,啼哭不止,拒其夫曰:「爾何人,敢近我?須遣人送我回常熟。」取鏡自照,大慟曰:「此人非我,我非此人!」擲鏡不復再照。
2 錢遣人密訪蔣府,果有小姐名金娥,病卒年月相符,遂買舟送至常熟。蔣府不信,遣家人至舟中看視。婦乍見,能呼某某名姓。一時觀者如堵。蔣府恐事涉怪誕,贈路費促令回通。婦素不識字,病後忽識字,能吟詠,舉止嫻雅,非復向時村婦樣矣。
3 有何義門先生之姪號權之者,向曾聘蔣府女,未娶女卒。因事來通,婦往見何,稱為姑父。與談舊事,一切皆能記憶,遂呼何為義父。何勸婦仍與原夫為婚,婦不肯,欲為尼,不果。此事在乾隆三十二年。

還我血》

1 刑部獄卒楊七者,與山東偷參囚某相善。囚因事發,臨刑,以人參賂楊,又與三十金,囑其縫頭棺殮。楊竟負約,又記人血蘸饅頭可醫瘵疾,遂如法取血,歸奉其戚某。甫抵家,忽以兩手自扼其喉大叫:「還我血!還我銀!」其父母妻子燒紙錢延僧護救之,卒喉斷而死。
URN: ctp:ws767481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21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