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游宦纪闻卷一

《游宦纪闻卷一》[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书云:「期三百有六旬有六日,以闰月定四时成岁。」是一岁三百六十有六日明甚。今以每岁十二月计之,只三百六十日,又有小尽不与焉。世南尝以此问学历者,所对皆未精切。其说当以今岁立春,数至来岁立春,恰三百六十有六日。 以时刻较之,实三百六十有五日零三时。 世南始得其说,未以为然。取百中经试加稽考,殊无差者。盖三百六旬有六日,言其凡也。其实,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日行一度,一岁一周天。一岁云者,自今岁冬至,数至明年冬至,凡三百六十五日奇三时,所奇三时,即四分日之一也。若以十二月计之,不满三百六十日者;月有小尽,又积其馀,五度有奇,合之以置闰。其所以有小尽有闰月者,以月行速二十七日有奇,已周天进三十度,与日合朔。合朔之际,即为一月。凡一岁十二合朔,故曰十二月。若论期之一,当以气周断,不当以十二月断也。
2
鄱阳为郡,文物之盛,甲于江东,无图经地志。元佑六年,馀干都颉,作七谈一编,叙土风人物云:「张仁有篇,徐濯有说,顾雍有论,王德琏有记,今不复存矣。」嘉定乙亥,史守始延郡之前辈访问,汇聚而为图经,然登载亦未详尽;如秋荐五十有五人,殊无确然之说。世南尝闻之先生长者云:「旧额三十五人。自范文正公守此邦,通榜浑化,骤增员数。」此说盛行,牢不可破,是亦口耳之传。有故旧家藏元佑五年解榜,止三十有三人,在文正公之后。又德兴县开山记载,宣政间,拨弋阳县建节乡入本县,分割苗税,而信州减两名解额归饶。以此可见人言之妄。尝试考之,盖自大观兴三舍试,番士寖盛,以在郡学人数定贡士额,岁贡一十八人半。后罢贡法行乡举,合三年大比,积计五十五人半,遂为定制。此说载之国史及法律学令。南渡后,西北流寓士人,每郡科场,各举二人。绍兴丙子罢流寓,入本贯额。诸郡各增其二,惟饶以额宽,故仍旧云。
3
今日者所用百中经,乃从唐显庆壬寅年壬寅日积算起。欲知其法,但看某年下得若干数,以六十除之。不及六十数,然后在寅上数 上声 一数 去声 ,逆行间一位,是第二十,下仿此。则知本年正旦,得何日辰。假令辛巳年得十八万二千九百七十三数,以六数除之;先除三六十八,除十八万数;又除四六二十四,除二千四百;又除六九五百四十,剩三十三数。自壬寅数到壬申,计三十位。又自壬申数下第三位,则旦日为甲戌,他仿此。欲知每岁逐月旦日,是何甲子?但取九年前次月望日,即是后九年前一月旦日,毫发无差。乃知数学有捷法,此亦一端也。
4
图经、本草,人家最不可缺。医者处方,则便可知药性;饮食果菜,则便可知避忌。然其间有常用之药,而载以异名,卒难寻究。鄱郡官书,有本草异名一篇。尽取诸药它名登载,似觉繁冗。今摘常用者书于此。以备博知。
5
荆芥曰「假苏香」,附子曰「莎草根」,金铃子曰「练实」,诃子曰「诃黎勒」。花谢欲结子,为风吹堕者曰「随风子」,嘉禾散所用者是也。今医家只以「紧实小诃子」代之。山药曰「薯蓣」,一名「玉延」,简斋尝作玉延赋。苍耳曰「?耳实」,马兰花曰「蠡实」,仙灵脾曰「淫羊藿」,牛蒡子曰「恶实」,茴香曰「蘹香子」,破故纸曰「补骨脂」,乳香曰「薰陆香」,柏子仁曰「柏实」,淩霄花曰「紫葳馀」,甘子曰「菴摩勒」,菱角曰「芰」,萝卜曰「莱菔」。已上药名,间亦有医者所未尽知。
6
馀童字端蒙,鄱之乐平人,由学省登绍兴戊辰第。幼学已能文,同里项氏极爱重之,欲纳为婿,其意未决。馀一日来访,项谓曰:「偶得写景句云:『杜宇一声春昼永,午梦惊残。』子能对否?」馀应声云:「黄鹂百啭晓风清,宿酲消尽。」项大喜,即以女妻之。仕至蕲守。其族子永之为世南言,永之亦能诗者。
7
刘过字改之,能诗词。流落江湖,酒酣耳热,出语豪纵,自谓晋、宋间人物。其诗篇警策者,已载江湖集。尤好作「沁园春」。上稼轩词,已见岳侍郎珂桯史,最为辛所喜。今又得数篇;其一:黄尚书由帅蜀,中合乃胡给事晋臣之女。过雪堂,行书赤壁赋于壁间。改之从后题一阕,其词云:「按辔徐驱,儿童聚观,神仙画图。正芹塘雨过,泥香路软,金莲自拆。小小篮舆,傍柳题诗,穿花觅句,嗅?攀条得自如。经行处,有苍松夹道,不用传呼。清泉怪石盘纡,信风景江淮各异殊。想东坡赋就,纱笼素璧;西山句好,帘卷晴珠。白玉堂深,黄金印大,无此文君载后车。挥毫处,看淋漓雪壁,真草行书 原注:案龙洲词题云:「苏州黄尚书同夫人惠斋游报恩寺。」皇宋书录载此词:「按辔」作「缓辔」,「自拆」作「自策」,「觅句」作「劝酒」,「苍松」作「松篁」,「信风景」作「算风景」,「想东坡赋就」作「记东坡赋好」,「素璧」作「旧璧」,「句好」作「句妙」,「晴珠」作「晴虚」,「挥毫处」作「杯行处」,「雪壁」作「醉墨」。按明毛晋刻宋六十名家词中龙洲词载此阕,除原注校出者外,尚有以下几处:「正芹塘」作「放芹塘」,「泥香」作「芹香」,「经行处」作「山行处」,「清泉怪石」作「清泉石下」,看「淋漓雪壁」作「相淋漓醉墨」。又原注中惠斋毛刻本作「春聚」。 。」后黄知为刘所作,厚有馈贶。
8
寿皇锐意亲征,大阅禁旅,军容肃甚。郭杲为殿岩,从驾还内,都人昉见,一时之盛。改之以词与郭云:「玉带猩袍,遥望翠华,马去似龙。拥千官鳞集,貂蝉争出;貔貅不断,万骑云从。细柳营开,团花袍窄,人指汾阳郭令公。山西将,算韬钤有种,五世元戎。  旌旗蔽满寒空,鱼阵整、从容虎帐中。想刀明似雪,纵横脱鞘;箭飞如雨,霹雳鸣弓。威撼边城,气吞胡虏 气吞强敌 「强敌」稗海本作「胡虏」。 按清代前期刻书,对「胡虏」、「狄」、「夷」等字样,均有所讳避,往往更改。稗海系明刻,当从之,据改。 ,惨惨尘沙吹北风 惨惨 「惨惨」稗海本作「惨憺」。 。中兴事,看君王神武,驾驭英雄。」 原注:案此词,龙洲词不载。 郭馈刘,亦逾数十万钱。
9
又送孙季和云:「问信竹湖 孙自号 ,竹如之何,如何不归?道?山越水,无非佳处;来无定止,去亦何为。莫是秋来,未能忘耳,心与孤云相伴飞。关情处,向南山寄傲,北涧题诗。  人生了事成痴,算世上终无真是非。看云台突兀,无君子者;雪堂零落,有美人兮。疏雨梧桐,微云河汉,钟鼎山林无限悲。阳山县,问昌黎负汝,汝负昌黎。」 原注:案龙洲词「何为」作「何之」,「莫是」作「只怕」,「心与孤云相伴飞」作「心与轻云一样飞」,「关情处」作「愁无奈」,「向南山寄傲,北涧题诗」作「北窗寄傲,南涧题诗」,「终无」作「久无」,「看云台」作「恨云台」,「负汝」作「误汝」,「汝负」作「汝误」。 按毛刻龙洲词载此阕,除原注已校出者外,尚有以下几处:「人生了事」作「人生万事」,「雪堂零落」作「雪堂流落」,「问昌黎」作「时昌黎」。
10
又尝于友人张正子处,见改之亲笔词一卷云:「壬子秋,予求牒四明,尝赋贺新郎与一老娼,至今天下与禁中皆歌之。江西人来,以为邓南秀词,非也。『老去相如倦,向文君,说似而今,如何消遣?衣袂京尘曾染处,空有香红尚软。料彼此,魂消肠断。一枕新凉眠客舍,听梧桐、?雨秋风战。灯晕冷,记重见。  楼低不放珠帘卷,晚妆残、翠蛾狼藉,泪痕留脸。人道愁来须殢酒,无奈愁多酒浅。但托意义焦桐纨扇。莫鼓琵琶江上曲,怕荻花、枫叶俱凄怨。云万迭,寸心远。」 原注:案龙洲词「如何消遣」作「怎生消遣」,「秋风战」作「秋声颤」,「记重见」作「记初见」。 按毛刻龙洲词载此阕,除原注已校出者外,尚有以下几处:序文中「壬子秋」作「去年秋」,「求牒」作「求试」,「尝赋贺新郎与一老娼」作「赋赠老娼」。词中「无奈愁多」作「无奈愁深」,「焦桐」作「焦琴」。 改之自号龙洲。
11
馀俦字季伦,号痴斋,吾乡诗人也。章泉先生雅爱之。作书,使袖访韩仲止,及门,候谒甚久。将命者出,扣所由来,久犹未出。馀题二诗壁间云:「谒入久不出,兀坐如枯荄。苍头前致词,问我何因来?士节久雕丧,人情易嫌猜。本无性命忧,不去安待哉。」其二云:「名闻由昔者,礼进合欣然。古有不屑教,意令加后鞭。尚书八座贵,吏部一灯传。惊代文章伯,曾容贾浪仙。」已,乃拂袖去。仲止见诗,遣人追之,馀竟不返。馀有诗集号蛙吹,藏于家云。
12
翡翠屑金,人气粉犀,此物理相感之异者。尝观归田录,载欧公家有一玉罂,形制甚古且精巧。始得之梅圣俞,以为碧玉。在颍州时,尝以示僚属。坐有兵马钤辖邓保吉者,真宗朝老内臣也 老内臣也 说郛本「臣」作「人」。 ,识之曰:「此宝器也,谓之翡翠云。禁中宝物,皆藏宜春圣库,库中有翡翠盏一只,所以识也。」其后,偶以金环于罂腹,信手磨之,金屑纷纷而落,如砚中磨墨,始知翡翠之能屑金也。
13
诸药中,犀最难细捣。必先镑屑,乃入?药中捣之。已而?药筛尽,犀屑犹存。偶见一医僧元达者 医僧元达 「僧」稗海本、说郛本均作「生」。 ,解犀为小块子,方一寸半许,以极薄纸裹置怀中近肉,以人气蒸之。候气熏蒸浃洽,乘热投臼中急捣,应手如粉,因知人气之能粉犀也。今医工皆莫有知者。
14
夷坚志载虞雍公自渠州守,召至行在,憩北郭外接待院。因道中冒暑得疾,泻痢连月。重九日梦至一处,类神仙居,一人被服如仙官,延坐。视壁间有韵语药方,读之,其词曰:「暑毒在脾,湿气连脚。不泄则痢,不痢则疟。独炼雄黄,蒸饼和药。甘草作汤,服之安乐。别法治之,医家大错。」如方服之,遂愈。
15
世南在蜀中,拜访林下人,求独炼法,鲜有能者。忽一日,得青城山道友传授云:「丹经谓:『捉得龙,伏得雄。』言雄黄见火,则飞走为烟焰,最难伏也。」其法用雄黄不拘多少,研细。甘锅火内,?令通红,取出。撺雄黄末入焰硝内 撺雄黄末入焰硝内 「入焰硝内」稗海本作「焰硝末」。 ,急用桃枝搅转,即成水矣。急倾出瓦碟内,微侧碟子,则清者一边。俟凝取出,去粗者,研细,以宿蒸饼为元,如菉豆大,每服三元至七元。如前法,服雄黄末一两,大约用焰硝一钱。此乃丹?家秘法,得之甚艰。古人云:「施药不如施方。」故详记之。
16
书大字用松烟墨,每患无光彩,而墨易脱。偶得太一宫易高士书符用墨诀试之 太一宫易高士 「太一」稗海本、说郛本均作「太乙」。 ,果妙。其法以黄明水胶半两许,用水一小盂,煎至五分,蒸化尤妙。如磨松墨时,以胶水两蚬壳,研至五色见浡作 研至五色见浡作 「浡作」说郛本作「浮采」。 ,再添胶水,俟墨浓可书则止。如觉滞笔,入生姜自然汁少许;或熔胶时,入浓皂角水数滴亦可。
17
士大夫谒见刺字,古制莫详。世南家藏石本元佑十六君子墨迹;其间有:「观,敬贺子允学士尊兄。正旦,高邮秦观手状。」「庭坚奉谢子允学士同舍。正月、日,江南黄庭坚手状。」「耒谨候谢子允学士兄。二月、日,著作郎兼国史院检讨张耒状。」「补之谨谒谢子允同舍尊兄。正月、日,昭德晁补之状。」「汝砺参候子允校书同舍。」以次凡十六人,皆元佑四年时。惟彭公为中书舍人,馀皆馆职也。
18
刺字,或书官职,或书郡里,或称姓名,或只称名;既手书之,又称主人字;且有同舍、尊兄之目。风流气味,将之以诚。今人观之,宜泚颡矣。
19
野处先生,尝跋此碑,谓子允不知为谁?尝考之;常立字子允,当时亦在馆中,当是谒常无疑,而野处偶未详也。
20
世南家又藏彭公北山编纸,皆治平四年,士夫往还书状。有「医博士程昉:右昉谨祇候参节推状元,伏听裁旨,牒件如前,谨牒。治平四年九月、日,医博士程昉牒。」如此类者数纸。如冬至、年节、月旦,凡在外官,皆以状至。其长吏有贺冬状一幅云:「泗州军事推官将仕郎,试秘书省校书郎,权保信军节度推官彭汝砺,右某启;伏以晷运推移,日南长至。恭惟发运学士,膺时纳佑,与国同休。某限以职局所拘,不遑躬诣丹墀,祗候陈贺下情,无任惶惧之至,谨具状申闻。谨录状上,牒件状如前。谨牒。年、月、日,具位某牒。」与今大异。
21
今医家修制药品,往往一遵古法;如本草炮炙,及许学士方前所载,亦既详矣。世南在蜀得数法,颇出古人意表;如麦门冬去心,古法,汤泡少时则易去,今只以银石铫火上微烙,随手渐剥,极易为力,又不为汤渍去药味。
22
乳香没药最难研;若作元子药,则以乳?研略细,更入酒或水研,顷刻如泥,更无滓脚。若酒糊元,则入酒研;若以面,则入水研,甚省力而易细,且不飞走、亏耗分两。
URN: ctp:ws77086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