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卷五十

《卷五十》[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书海表同文扁额。赐朝鲜国王。屏翰东南扁额。赐琉球国王。永奠海邦扁额。赐暹罗国王。现在各该国使臣俱已起程出京。晋昌、赵慎畛、阮元、接奉御书扁额。著于该使臣等过境时。发给该使臣赍回本国。交该国王祗领。将此各谕令知之。
2 ○免云南铜厂民欠无著工本银。
3 ○丁未。孝淑睿皇后忌辰。遣官祭昌陵。上诣雍和宫行礼。
4 ○祭先师孔子。上亲诣行释奠礼。
5 ○戊申。祭大社。大稷。上亲诣行礼。
6 ○湖广总督李鸿宾奏、查禁州县办案积弊。得旨、君不爱民。天必降罚。官不爱民。亦鲜能逃国宪也。可不慎惧省察乎。又批、总在督抚以国事为家事。和衷商搉。随时留心察访。如有殃民之吏。断不可瞻徇将就。稍存见好之心。必当立即奏闻。应斥者斥之。应调者调之。务要官知爱民。民知敬官。如此则作奸犯科之事鲜矣。卿等慎勉为之。
7 ○命翰林院编修许乃普、田嵩年、在南书房行走。
8 ○修湖北监利县樱桃垸、及荆门州沙洋堤工。从总督李鸿宾请也。
9 ○己酉。春分。朝日于东郊。上亲诣行礼。
10 ○诣皇太后宫问安。
11 ○庚戌。上奉皇太后幸敦亲王绵恺第。
12 ○班禅额尔德尼、遣使呈进贡物。赐敕袖奖。赏赉如例。
13 ○命敦亲王绵恺、仍在内廷行走。并免前罚俸三年。
14 ○以詹事府詹事武忠额、充日讲起居注官。
15 ○辛亥。孝康章皇后忌辰。遣官祭孝陵。
16 ○谕内阁、礼部议覆、通政司参议卢浙奏、请以汤斌从祀文庙一摺。原任尚书汤斌、学术精醇。顺治年间。有旨袖其品行清端。康熙年间。有旨称其老成端谨。至其政绩卓著。则禁侈靡。兴教化。举善惩贪。兴利除弊。官岭北时。捦获巨寇以靖地方。巡抚江苏时。毁不经之祀。化斗很之风。奏豁民欠。议减赋额。还京之日。部民送者十馀万人。其他奏议。忠言谠论。剀切详明。正色立朝。始终一节。所学主于坚苦自持。事事讲求实用。著书立说。深醇笃实。中正和平。洵能倡明正学。远契心传。汤斌、著从祀文庙东庑。列于明臣罗钦顺之次。以崇实学而阐幽光。
17 ○谕军机大臣等、本日据刑部奏、覆讯谭木一案。该犯坚执前供。据称刘文贵即刘泳贵、前在康王庙鸣钟放炮聚众。经伊用言吓散。刘泳贵因此挟嫌。调唆伊母。将伊斥逐。其聚众处所。在庙西南。离庙尚有一里。黄明士邀伊前往该处。实见所纠夥党。共有二三千人之多。刘泳贵对众自称汉室之后。并伪封吕全志韩三官职。实系韩三向伊告述。伊在家时。村人俱呼韩三为都督。伊弟谭顺、本系庄农。不知刘文贵纠众之事。是以扶同混供。又供伊于上年正二月间。实见叶县各村。贴有匿名红帖。伊听人念说。是起反的话。嗣后有王家良邀伊入刘泳贵夥党。伊不允从。嗣在叶县饭店买食。肚腹即痛。心疑刘泳贵瞋伊不肯入夥。是以串通各铺下药谋害。只求与刘泳贵等对质。如虚认罪各等语。此案前据程祖洛奏称、查明谭木指控各重情。均属子虚。现经刑部覆讯。反覆究诘。仍坚称实有其事。案关聚众谋逆。情节重大。必须彻底根究。不可稍有枉纵。谭木即谭铁一犯。现已明降谕旨。解往河南。交该抚归案审讯。著程祖洛提集所控人证、与该犯胞弟谭顺等。查照刑部所审情节。秉公质讯明确。该犯是否挟嫌诬害。若云因病所致。何以始终一词。供词明爽。如刘泳贵等实有扶同串匿情事。亦即据实究办。罪名生死出入攸关。务当虚心研鞫确情。按律分别定拟具奏。不可因原奏讯无端倪。稍存回护。亦不可令会审之官。再行审办。将此谕令知之。
18 ○命定亲王奕绍、土默特贝子玛呢巴达喇、为领纛大臣。御前大臣索特纳木多布斋、毋庸兼理。
19 ○壬子。谕军机大臣等、严烺奏、确查豫东黄运两河现在工程情形。并严行稽核一摺。上年豫省河工。另案动拨至一百万馀两之多。据该河督查明现在应办各工情形。实因险工叠出。以致用数递增。河工关系重大。固不可因循贻误。而国家经费有常。断不可任听工员怂恿。率行估办。且岁修抢修。例有定额。原不准虚报宽估。致滋浮冒之弊。其扫坝各工。随时加高培厚。俾河身刷涤日深。溜势循顺。无使再有淤垫。工用自归减少。该河督奏称督同各道。期于实工实用。力保安澜。此二语甚是。然不可托诸空言。务要还朕一实字。果能严除积弊。秉公查核。则帑项不致虚糜。工程益臻稳固。安澜永庆。方为无负委任。将此谕令知之。
20 ○以翰林院侍讲德春、充日讲起居注官。沈岐、署日讲起居注官。
21 ○癸丑。上诣文庙行释奠礼。礼成。御彝伦堂。更衮服。亲临辟雍讲学。王、公、衍圣公、大学士、九卿、詹事、起居注官、入侍。至圣后裔、五经博士各氏后裔、及学官、进士、举人、荫生、贡监生等、圜桥肃立。上赐讲官坐。大学士长龄、曹振镛、进讲大学。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讲毕。上宣御论曰。圣人垂训后世。齐家治国平天下。胥平于一身。身也者。显扬垂裕表率之则也。有明德新民之责者。岂可忽哉。夫修身有道。不事外求。心为身之主宰。意乃心之发端。其理本应于一贯。其次第则有不可紊者。人君以一身上承尧舜禹汤之绪。下慰亿兆烝黎之望。万几至赜。一心应之。无偏无倚。始足以昭感化。然志壹则动气。气壹则动志。此皆意未能诚耳。意既未诚。欲心之正难。欲身之修尤难。必也敬以直内。虚以应物。去私克己。复见天心。无一息或懈。无一念或弛。持之以谨慎。养之以和平。纯一不已。渣滓不留。意与心无二致。而后绥猷建极。措正施行。正朝廷以正百官。正百官以正万民。未尝以修身示天下。而吾身之修。即莫不共揭于天下。所谓形端表正。动罔不宜。将见上行下效。咸有一德。治理蒸蒸日上。由是推而至于致知格物。而大学之功全矣。祭酒铁麟、彭邦畴、进讲书经。惟精惟一。允执厥中。讲毕。上宣御论曰。古圣人乘乾御宇。莫不以治平为先务。而先圣后贤。其揆则一。所谓揆者。传心之要也。唐虞之世。尧以执中传之舜。舜推广尧意。曰惟精、曰惟一、以授禹。后世帝王、咸以为准则焉。盖存心出治之旨。大率不出人心道心。人心惟甚危险。道心惟甚幽微。危则易挠而难于安之。微则易晦而难于明之。故不得不慎夫择守也。夫使择之而不精。则理与欲相乘。而邻于憧扰。守之而不一。则理与欲相杂。而迫于纷繁。人君端拱于上。执两用中。诚非易易。公其心以与天下万物相见。诚知人心为万虑之本。道心为众道之本。惟精始免于混淆。而万虑可安焉。惟一始归于简易。而众道可扩焉。自人心而收之。孰非道心。自道心而扩之。孰非中道。执此以往。存之宥密。措之事功。万化万变之来。运之一心。无过不及之弊。化愈神而效愈速。德益茂而道益彰。敷锡庶民。时雍于变。要在为君者以此心默贯乎古圣之心耳。时王公百官、及听讲之进士举人荫生贡监生等、跪聆圣训毕。王以下各官、行三跪九叩礼。祭酒司业、率学官诸生谢恩。礼成。恩赉进讲大学士、祭酒、并衍圣公、圣贤后裔、国子监官、观礼进士举人荫生贡监生等有差。广太学乙酉科乡试中额十五名。
22 ○以皇长子奕纬行初定礼。赐宴如仪。
23 ○遣官祭昭忠祠。
24 ○敕谕国子监祭酒司业等官、朕惟化民成俗。基于学校。兴贤育德。责在师儒。矧夫成均首善之地。风励天下。实始于兹。洪惟列圣稽古右文。二百年来。人材蔚起。粤我皇祖。肇建辟雍。鼓钟之风。有迈前代。逮我皇考。武功既蒇。文德诞敷。朕嗣位之三年。聿修茂典。爰于二月上丁。躬亲释奠。越六日癸丑。临雍讲学。圜桥观听。云集景从。朕甚嘉焉。夫学有本原。士先器识。渐摩擩染。厥有由来。咨尔监臣。式兹多士。尚其端乃教术。正乃典型。毋即于华。毋邻于固。入孝出弟。择友亲师。庶几成风。绍休圣绪。惟尔监臣。无旷厥职。钦哉。特谕。
25 ○谕内阁、礼部尚书汪廷珍、于嘉庆十七年。蒙皇考简用上书房师傅。与朕朝夕讲论。非法不道。学问渊博。迨至二十三年。受任总师傅以来。倍加勤慎。考古证今。谈皆中道。使朕通经义。辨邪正。受益良多。又自朕亲政后。畀以左都御史尚书之任。办理均能妥协。是汪廷珍于师道臣道之义。可谓兼备矣。本日临雍讲学。因思曩者讨论之功。眷怀旧况。用沛恩施。汪廷珍、著加太子太保衔。伊子汪报原、现回籍守制。服阕来京时。该衙门遇有员外郎缺出。即行奏补。用示朕崇儒重道之意。著将此旨钞录一通。交上书房存贮。特谕。
26 ○贷直隶任邱县道库银。修筑白石碑月堤。从总督颜检请也。
27 ○浚安徽宿、灵壁、二州县北股河濉河垫工。从协办大学士总督孙玉庭请也。
28 ○加赏直隶大城县上年被水灾民一月口粮。
29 ○甲寅。上诣皇太后宫问安。
30 ○谕内阁、上年近京一带。雨水过多。顺天府属被淹地方。叠经降旨、分别缓徵抚恤。惟现在淹浸之处。尚未全经涸复。当此青黄不接之时。仍恐小民口食维艰。著卢荫溥、申启贤、遴派妥员。亲历周查该府属各州县实在情形。或应再加赈济。或应酌予平粜。以裕民食。即行悉心查明。据实具奏。
31 ○以故成郡王绵勤第九女苏拉格格、未婚守志。封贞节多罗格格。并赐御书扁额。额驸廉志、殡葬如多罗额驸例。
32 ○乙卯。调河南按察使祥德、为贵州按察使。贵州按察使苏成额、为河南按察使。
33 ○丙辰。上诣大高殿行礼。
34 ○以恭修昭西陵隆恩殿。遣官告祭昭西陵。及后土之神。
35 ○奉皇太后幸瑞亲王绵忻第。幸圆明园。
36 ○遣官祭黑龙潭昭灵沛泽龙王之神。玉泉山惠济慈佑灵濩龙王之神。昆明湖安佑普济沛泽广生龙王之神。密云县白龙潭昭灵广济普泽龙王之神。
37 ○遣官祭圆明园惠济祠。河神庙。
38 ○以先贤言子后裔良爱、袭五经博士。
39 ○调甘肃凉州镇总兵官马腾龙、为陕西陕安镇总兵官。以候补总兵官德克金布、为凉州镇总兵官。
40 ○丁巳。谕内阁、朕于三月初七日。恭奉皇太后驻跸南苑。十二日。回圆明园。所有随扈人等。俱著穿行衣。其应行豫备之处。著各该处照例备办。
41 ○又谕、敦亲王等参奏、站班迟误官员一摺。朕于昨日幸圆明园。敦亲王管理畅春园。例应率领官员达他等、于恩慕寺前站班。迟误已属不合。且朕经过时。有二人自寺内突出。尤乖体制。敦亲王、著交宗人府议处。官员达他等、交内务府分别议处。广泰、系在圆明园祗候。所请察议之处。著加恩宽免。
42 ○又谕、那彦宝奏、科布多商民控告本城文武弁兵、借端勒索银两大概情形一摺。此案把总孙桂林等、因扎哈沁部落。将无票私赴贸易之商民。拏送到城。派交该把总等看押候审。辄借端勒索银两。业经供认属实。自应彻底根究。著那彦宝严审确情。分别定拟具奏。寻奏、孙桂林等、讯无勒索情事。惟于案结后。收受商民阎玉林等借给银两。应照不枉法赃折半律、问拟革职。下部议。从之。
43 ○又谕、科布多屯工牛只倒毙过多。亟应买补。据那彦宝查明共需用银一千六百四十两。著照所请、准其于该处库存报部卖粮充公银内。如数动用。该管官兵经理不善。此项银两。自应著落摊赔。惟一时全行摊扣。未免力有不逮。著加恩分作两年。按季于每人盐菜项下。摊扣还款。
44 ○谕军机大臣等、据卢荫溥等奏、文安大城二县堤工。亟宜勘估修筑一摺。顺天府属州县。上年被水。文安县村庄。涸出不及十分之二。其馀水深三四尺、至八九尺不等。大城县南有九里横堤一道。系捍御上游河间等县诸水。现在决口四处。除已断流外。尚有小广安口一处。仍未全消。前经该督委员勘估详报。其文安县西北千里长堤一道。正西又有西堤一道。决口二处。口门未涸。通体堤工。冲刷残缺。均需补筑。千里长堤原开决口十九道。仅涸出三道。其馀均未断溜。现在堤外之水。高于河水。可资宣泄。将来内外水平。不惟无可疏消。更恐夏令河水涨发。各决口及堤工卑薄残缺之所。处处皆可内溢。请先将堤工及时修筑。庶农田以渐涸复等语。著颜检遴委谙练河工人员。迅速前往该处。将应堵应修各工。确实勘估。并及早购料。于水潦未动之先。赶紧修筑。以卫民居而安农业。务须饬属认真办理。不可草率完工。于民生仍无裨益。至堤外河身。因下游不畅。以致河底淤高。涨水易于内溢。难于外泄。并著该督通筹全局。妥为办理。是为至要。将此谕令知之。
45 ○除甘肃陇西、岷、灵、宁夏、宁朔、中卫、平罗、西宁、高台、玉门、十州县及西固州同所属水冲沙压民屯地九百四十三顷有奇正耗银粮草束。
46 ○戊午。谕军机大臣等、庆祥奏、哈萨克台吉托克托库楚克之子库拉克、带人殴伤哈萨克公库库岱、因伤身死。伊弟台吉萨曼等、请兵复仇。庆祥据理斥驳。拟缮谕札请旨一摺。哈萨克等彼此抢夺。系属常事。从前均不干预。兹库库岱之弟萨曼等具呈请兵。经庆祥严为驳斥。并札谕哈萨克王江霍卓、据理秉公完结。所办皆是。庆祥接奉此旨。即将斥驳萨曼等札、并付江霍卓札谕。均照所奏。缮出分给。俟完结后、再将库库岱所遗公爵承袭之处。照例办理。
47 ○谕管理奉宸苑大臣英和、此次大阿哥、惠郡王、至南苑学围。所有九门、著照嘉庆十八年以前之例启闭。
48 ○又谕、此次大阿哥、惠郡王、南苑学围。跟随大阿哥之谙达。自应携带鸟枪。身佩弓箭。帮同阿哥射牲放枪。其馀哈哈珠色等、以及随往之侍卫。一概不许滥射牲兽。亦不准私放鸟枪。至惠郡王年岁尚小。不能演习枪箭。所有跟伊之谙达、哈哈珠色、均不准放枪射牲。如有违者。著总谙达、散秩大臣、管理奉宸苑大臣、卿员、随时稽察参奏。此旨著行知各该处。永远遵行。
49 ○修筑湖北省城文昌门外江岸。从总督李鸿宾请也。
50 ○命前任归化城副都统年德休致。赏食全俸。
51 ○予湖北缉盗溺毙知州陶绍侃祭葬恤荫如例。
52 ○旌表守正被戕四川德阳县民张明光妻吴氏。
53 ○己未。遣官祭历代帝王庙。
54 ○命协办大学士户部尚书英和、户部右侍郎穆彰阿、敬谨查验裕陵隆恩殿工程。
55 ○浚直隶吴桥县老黄河。从总督颜检请也。
56 ○抚恤琉球国遭风难夷如例。
57 ○庚申。谕内阁、三旗侍卫等骑射俱宜娴熟。朕从前未曾阅看伊等技艺。著交领侍卫内大臣等、通行晓谕。妥为演习骑射。明年朕临幸圆明园时。分日阅看侍卫等骑射。届期。领侍卫内大臣等、再行具奏请旨。
58 ○又谕、庆保奏、覆勘旱河工程酌量增减一摺。本年挑挖热河旱河、并添修荆条单坝。原估银四千八百九十八两零。兹据该都统覆勘高庙等处各段落。分别减挖尺寸。共核减银九百四十两零。其自大石桥至绿营云梯楼旱河二段。逼近旗营民舍。河底淤高。若再将挖出沙土。堆积河边。既于墙屋有碍。且恐夏间雨淋水涨。仍复坍淤。著照所请。运赴绿营教场一带低洼闲旷地方。一律平垫。此项运土夫工。估需银一千二百一十三两零。统计估需银五千一百七十一两零。较原估之数。除将核减银两抵补所增运工外。仍须加增银二百七十三两零。著即由道库一体动拨。饬令该道核实办理。该都统仍不时稽查。毋使稍有草率。该部知道。
59 ○又谕、叶世倬奏、筹议承修战船章程一摺。闽省战船驾厂。本应随时修理。近绿木料短少。未能克期兴办。以致历年积压。自系实在情形。著照所请。准将福泉漳三厂应办战船。自道光二年正月为始。按月修船一只。遇闰多修一只。其集成字号大船。以一只抵修两只。至遭风击碎补造之船。即著落奉到行知之员造补。不在额修之内。该督抚仍督饬各厂道员。先尽到厂最久之船。挨次修造。不得越次先修。以杜挑修取巧之弊。该部知道。
60 ○又谕、叶世倬奏、请鼓励缉捕委员一摺。各直省地方官获盗。定例限以名数。分别引见加级。所以杜冒滥而示限制。立法极为详备。若如该抚所奏。试用佐杂人员。除照常例外。其陆续拏获斩决盗犯五名以上。发遣盗犯七名以上。或拏获斩决盗犯止二三名。又获发遣盗犯三四名。共合六名以上者。不拘一案数案。准其积算。随时奏请尽先补用。是徒为试用人员开一捷径。于缉捕未必遂有裨益。该佐杂等帮同巡缉。原属分所当为。傥骤更成例。转恐妄拏邀功。亦不可不防其渐。且实任人员。不得援以为例。亦何足以昭公允耶。所请著不准行。
61 ○命留浙江台后、温后、处后、三帮旗丁馀米。抵扣积欠归安等县库银。
62 ○贷浙江温前、金衢、温后、台后、湖白、台前、处后、杭二、八帮旗丁银。修艌遭风漕船。并缓温后帮应赔沈湿米石。
63 ○辛酉。上幸万寿山。诣广润祠拈香。
64 ○谕军机大臣等、本日绵课等奏称、万年吉地应用大小木料。前经该将军派员。于红土崖及边外之嵌石岭兰山川等处。已获得松木四千七百馀件。松橔三千九百馀件。原册内开大料三十七件。边外多系杉松。仅获黄松木一件。俟采得大料黄松。另行具奏。兹由工部咨到该将军报部豫领运脚银三万三千两。内有大件现已采获之语。该省去冬仅获得黄松一株。兹请领运脚。即已将三十七件大料全行采获。并未另行具奏。亦未咨明工次。不知此项木料。是否系坚实之黄松。抑系质松之杉松。恐委员等希图先领运脚。将不能适用之件充数等语。著晋昌派诚实之员。详加验看。果系真正大料黄松。方可起运。如系杉松。径尺虽足。性不耐久。即毋庸起运。大件木料。所关非细。将来运到时。若查出系杉松充数。所有砍伐及运料脚费。即著落承办之员赔缴。并先将派员采木山厂。仍详咨核对。总期大料坚实。俾得实用。是为至要。将此谕令知之。
65 ○命吏部尚书文孚、刑部尚书蒋攸銛、驰往文安大城一带察看地方情形。并赴保定审案。
66 ○以礼部尚书玉麟、署吏部尚书。兵部尚书那清安、署刑部尚书。大学士长龄、署管理户部三库事。睿亲王端恩、署镶蓝旗满洲都统。土默特贝子玛呢巴达喇、署正黄旗领侍卫内大臣。
67 ○命庄郡王绵课、署步军统领。
68 ○以幸清漪园。御船处豫备整齐。赏苑丞巴延泰、及闸军二十一名。威呼拜唐阿六名。银锞有差。
69 ○贷宝泉局炉头料钱工银。
70 ○壬戌。上诣绮春园问皇太后安。
71 ○谕内阁、奉皇太后懿旨。和嫔晋封为和妃。全嫔晋封为全妃。祥贵人晋封为祥嫔。所有应行事宜。著各该衙门察例具奏。
72 ○谕军机大臣等、那彦成等奏、各旗蒙古全数出口。仍严拏贼犯。并请赏口粮以示怀柔一摺。青海野番夥劫。经那彦成等、先将汉奸巨盗麻木沟赵牙信等。查拏净尽。察罕诺们汗、亦皆驱逐过河。其蒙古贼犯。除分别拟罪鞭责管束外。尚有未获各犯三十馀名。著那彦成等、分饬将弁前往各旗。将逸犯名字开单坐索。务令捦献。毋任一名漏网。其丹木扎等旗献出贼犯曲古等七名。著那彦成等、照例办理。至郡王车凌端多布等二十四旗扎萨克。请借银数万两。以为赈恤之用。仍在应领俸银内分年扣还。经那彦成等面加驳斥。所办甚是。惟作贼之蒙古。法所必惩。被害之蒙古。情尤可悯。甘肃沿边州县。仓贮青稞甚多。每石例价不过五钱。除出借耔种口粮外。不能搭放兵粮。将来总归减价粜卖。著将青稞三万石。赏给贫苦蒙古。那彦成等、即行文各旗扎萨克王公台吉等。令将贫穷蒙古。据实册报。委员复查。发给赈票。并酌量沿边附近州县。将仓贮青稞。运至卡伦。设厂放领。运脚厂费、及陆续散放炒面。均著核实支销。其贫穷蒙古。大口酌给青稞一石。小口酌给青稞五斗。著派道将大员。即在各卡伦监放。妥为经理。傥有赢馀青稞。仍归仓存贮。事竣报部核销可也。将此谕令知之。
73 ○又谕、据左辅奏、湖南省各州县续报请修仓廒。现经勘明湘乡、宁乡、衡阳、东安、临湘、龙阳、保靖、麻阳、黔阳、安福、宜章、石门、永兴、永定等、十四县。急应兴修。其馀请修之平江等十七厅州县。俟勘覆至日。核明分别办理。此外如再有续报请修之处。亦即核实查办等语。各省工程。前已降旨、通谕该督抚权其轻重缓急。分别次第办理。若工无钜细。同时并举。不但帑项多糜。且启不肖官吏浮冒侵蚀之弊。本日左辅奏请修仓廒。至三十一厅州县之多。其中岂尽系必不可缓之工。著嵩孚于到任后。遴派诚实之员。覆加查勘。如现在实系著重。奏明勘估兴修。其情形较轻之处。即据实核明。分别停缓。以重帑项而昭核实。将此谕令知之。
74 ○癸亥。谕内阁、颜检奏、豫东三省粟米。不敷原拨之数。请截留麦石散放。并改拨折色银两一摺。本年直隶应行展赈州县。前降旨令该督于豫东二省运通粟米内。拨米十八万石。截卸天津北仓。就近运回散放。兹据颜检奏称、豫东二省起运米麦。核计仅堪截留十三万馀石。尚短米四万馀石。现在赈期已迫。灾民待哺嗷嗷。若再俟查明确数。始行奏拨。转至迟误。不敷米石。如仍令赴通领放。挽运需时。亦恐缓不济急。著准其将豫东二省运到粟米。除兵米等项扣留三分之一抵通外。其馀不拘帮次。全数截卸。并将现运麦五万五千五百馀石。一并照数截留北仓。抵米散放。所剩米豆。仍饬运通交卸。其不敷米四万馀石。著准其改放折色银两。由该省司库借款拨给。即著该部筹拨解往归款。如豫东二省报运米麦数目。将来截卸尚不足数。亦著先行借款拨给。不可有误赈需。该督即饬各州县。认真散放。务期实惠及民。无许胥吏浮冒侵蚀。用副朕恫瘝在抱至意。该部知道。
75 ○谕军机大臣等、程祖洛奏、县丞昏夜被戕。现获挟讐凶犯提省审办一摺。此案沈邱县槐店分防县丞王庆澜、被匪扎伤身死。房内衣物箱柜。均未损失。经该县叶先张、访出该县丞衙门已革差役、屡次犯赌被责之回民刘三轩、在逃获案。讯系挟恨。商同杨海云谋杀该县丞情节。缉获杨海云质讯。供亦相符。刘三轩以革役挟嫌。胆敢逞凶戕害本管官。同谋者断不止首从二人。该县丞家人。虽非同屋住宿。何竟毫无听闻。该抚现将犯证提省。著即虚衷严鞫。务令讯出确情。无枉无纵。照例定拟具奏。至该县丞于嘉庆二十四年到任。其平日居官声名。及巡缉盗贼。查拏赌博。是否认真。一并查明。于定谳时声叙。再行酌量施恩。将此谕令知之。
76 ○准江西前任通政司经历郭祚炽、重赴恩荣宴。并赏六品职衔。
77 ○甲子。清明节。上诣安佑宫行礼。
78 ○遣官祭永陵。福陵。昭陵。昭西陵。孝陵。孝东陵。景陵。泰陵。泰东陵。裕陵。昌陵。
79 ○遣官祭孝穆皇后暂安园寝。
80 ○遣官祭端慧皇太子园寝。
81 ○乙丑。谕内阁、嵩孚奏、筹议苗疆情形一摺。前据糜奇瑜条奏、黔省苗疆应办事宜。经朕降旨、谕令嵩孚逐一体访。悉心筹议。兹该抚将各款确核情形。分别具奏。所有汉苗交涉田土事件。既系从前承买。相安已久。毋庸另立章程。致滋烦扰。如呈控典卖田产之事。该管官秉公讯断。仍严禁汉民引诱侵欺。至科派夫役。向来役使苗民。擅动苗夫。本干例禁。嗣后该处一应差事。俱不准向苗寨签派。傥兵役藉端扰累。立即严惩究办。其审断词讼限期。据称定例已属周密。若仅计离城远近。限五日十日二十日审结。为期太促。恐该州县草率完事。转启讼端。殊不足以昭核实。著仍照旧例行。又苗弁土弁名目。均有稽查约束之责。傥查无苗众悦服之人。遇缺应行充补者。著照历年裁汰之案。具奏办理。该土司土弁等、于所管寨内。果能化导有方。准其分别奖励。傥有抢窃命盗案件。随时记过责革。并将额设通事。酌量裁减。再苗疆烟瘴各官。俸满甄别。例应核其实在政绩。分别保荐撤回。以后著该抚遵照定例。于该员等俸满年分。认真甄核。毋稍姑容。该抚务须严饬苗疆各员。实心经理。俾苗民安分守法。用副朕绥靖边陲至意。
82 ○又谕、前据绷武布奏、请将牙木什租银。归吐鲁番同知徵收。其圜城地亩。请仍赏给满营照旧收租。朕因此事办理两歧。谕令英惠覆加查核据实具奏。兹据该都统查明圜城牙木什地亩。均系陆续增垦之地。所收租银。自应一律入官。方为核实。所有圜城地租银四百三十馀两。著自道光三年为始。一并饬令同知衙门徵收。入于经费项下。作正开销。仍拨出银一百四十两。给予满营。作为义学束修、及奖赏幼丁等项之费。按年报部备查。以昭画一。至此项租课钱文。自嘉庆元年以后。未经奏明、妄行动用之历任领队大臣、及承办各员。均著交部分别议处。其擅动银六千四百五十三两零。著一并咨部。按照该员等在任月日摊算。各半分赔。以示惩儆。
83 ○以四川绥宁协副将苏勒芳阿、为贵州镇远镇总兵官。
84 ○旌表守正捐躯河南荥泽县民李殿德妻张氏。
85 ○除江苏金山县被潮坍没民田五顷有奇额赋。
86 ○丙寅。孝昭仁皇后忌辰。遣官祭景陵。
87 ○上诣绮春园问皇太后安。
88 ○达赖喇嘛之呼毕勒罕、遣使呈进贡物。赐敕袖奖。赏赉如例。
89 ○丁卯。遣官祭贤良祠。
90 ○谕内阁、孙玉庭等会奏、兑运帮船。三年一调水次。请量为变通一摺。江南苏、松、常、镇、太、五府州属漕粮。定例皆就向年原兑府分。三年一调。以杜久恋情熟之弊。乃遵行日久。奸丁蠹吏。勾串夤缘。弊端丛出。每以米色好而津贴优者为上。米色差而津贴少者为次。一县或分兑三四帮。一帮或跨兑三四县。与整帮整县之例。全不相符。似此垄断营私。必致帮丁勒索日增。州县徵收无节。不可不另筹妥办。兹据该督等会议具奏。所有苏松等属漕船四十三帮。除白粮江淮镇江等七帮无须更改外。其苏太松常三十六帮。该督等会同藩司、秉公掣定整帮。馀帮分拨找补。自本年掣定水次后。每届三年。毋庸再掣。即将上届各帮。挨次轮流受兑。指明何年何帮。应兑何县漕粮。造册送部存案。至上届找补各县之散帮。下届即并为整帮。尽先受兑。上届在后之整帮。下届作为散帮。分拨找补。递相轮转。以免偏枯。馀仍著照旧办理。该督等经此次筹计变通。妥为调剂。务须严饬有漕各属。认真任事。毋致丁胥等再有钻营贿嘱诸弊。以肃漕政。该部知道。
91 ○戊辰。谕军机大臣等、卢荫溥等奏、查明被灾州县分别酌议一摺。上年顺天所属被水州县。内文安大城较重。兹据卢荫溥等查明大城水淹地亩。涸复过半。惟文安积水尚深。请将文安县被灾七八九十分旗民。不分极次贫民。统于展赈后再加赏一月口粮。折色散放。文安大城二县。米价昂贵。仓无馀储。请各拨豫东解津粟米二千石。减价平粜。至永清、霸、固安、宝坻、保定、东安、武清、香河、三河、蓟、十州县。上年均有成灾歉收村庄。当此青黄不接之时。粮价增长。请均设厂减粜。内保定、东安、武清、香河、四县。俱有仓贮米谷。固安宝坻二县。前经动支仓谷。借给耔种。将该二县改为平粜。其永清存仓漕米。不敷展赈之用。酌拨豫东解津粟米二千石。霸州仓存粟谷。仅碾米四百馀石。赈馀稄米。亦属有限。酌拨豫东解津粟米一千石。蓟州、三河、仓内均无存贮米石。拨给蓟州二千石。三河一千石。均令设厂平粜。以上共拨米一万石。请于督臣颜检截留豫东解津米石内。照数拨给等语。著文孚、蒋攸銛、于察看文安大城一带地方情形之便。详加体察。文安县、是否应须于展赈后。加赏一月口粮。其永清等各州县、是否应须平粜。抑或另有调剂之处。一面办理。一面据实奏闻。卢荫溥等摺。著发给阅看。将此谕令知之。
92 ○建筑直隶北运河务关厅、及杨村厅属堤坝草土各工。从总督颜检请也。
93 清宣宗效天符运立中体正至文圣武智勇仁慈俭勤孝敏成皇帝实录卷之五十
94 监修总裁官经筵日讲起居注官太子太保体仁阁大学士文渊阁领阁事管理户部事务上书房总师傅翰林院掌院学士兼管顺天府府尹事务随带加五级纪录十八次臣贾桢总裁官经筵讲官吏部尚书镶蓝旗汉军都统管理新营房城内官房大臣稽察内七仓大臣稽察会同四译馆事务加一级随带加六级军功加三级纪录五次臣花沙纳经筵讲官文渊阁提举阁事兵部尚书总管内务府大臣镶白旗满洲都统稽察内七仓大臣管理宗人府银库左翼幼官学宁寿宫圆明园等处精捷营御茶膳房御药房太医院造办处事务随带加十八级臣阿灵阿副总裁官经筵讲官兵部尚书随带加六级纪录二十次臣周祖培等奉敕修
95 道光三年。癸未。三月。庚午朔。谕军机大臣等、那彦成等奏、请定商民与蒙古贸易章程。并封闭边外金厂。西宁凉州等处。向来商民携带货物。由西宁办事大臣衙门、给票出口。径赴蒙古游牧贸易。既不指定地方。去来亦无期限。以致汉奸混杂。并夹带违禁器物。于边陲大有关系。惟念蒙古以游牧为业。若将羊客禁绝。诚恐生计日艰。如漫无稽察。又复诸弊丛生。该督等请严立章程。明定地界。自应如此核实办理。嗣后毋论何州县羊客。与河北蒙古、及河南蒙古番子交易。即以现定地界为限。不许径赴蒙番游牧处所收买。至甘凉肃州羊客。准由野马川沿边一带行走。先行报明西宁办事大臣衙门。分别发给大票小票。逐一注明。严定期限。由西宁府知会各提镇。饬知守卡弁兵。据实查验。无许浮冒。其蒙古羊只。每年定以四月至九月、按照指定处所售卖。事竣不准逗留。以杜弊端。至河南番族出售羊只。并饬循贵两厅、于贸易时、照给票之例办理。此外甘州之野牛沟。肃州之赤金湖等处。向有汉奸偷挖金砂。现经该督等严拏查禁。惟大通县属之札马图官金厂。该匪徒等难保不乘间潜往开采。著即严行封闭。所有应纳正撒课金二十八两零。即停其交纳。此项人夫。纠聚已久。该督等务须妥为安插。无致流而为匪。傥经理不善。仍有匪徒溷迹偷挖。致生事端。惟该督等是问。将此谕令知之。
96 ○又谕、那彦成等奏、堪布喇嘛、并玉舒德尔格等番族、进口出口。严查携带汉奸一摺。西藏班禅额尔德尼、及达赖喇嘛。每年遣使堪布入都进贡。呈递丹书克。其商上人等、所带货物人数。本有定额。近来奸徒夹带。并有蒙古番子勾结滋事之弊。现当惩办汉奸。驱逐番帐。自不容听其溷迹。嗣后堪布等进京。由驻藏大臣饬将正馀各包、及货物、照例造册。仍将同行喇嘛、及跟役、并商上人等。先期咨会陕甘总督、及西宁办事大臣。俟到丹噶尔时、该主簿具报该督等、会同委员、按册查点。方准进口。回藏时、亦饬令造册查点出口。不许逗留夹带。该堪布到藏、由驻藏大臣照册查点。如有汉奸朦混。即照无票出口例办理。该督等接奉此旨、即咨明驻藏大臣、一体遵照。其玉舒德尔格等番族贸易。将货物交官歇家售卖。更易滋弊。该督等奏请嗣后番族到口。由丹噶尔主簿、报明委员。会同营弁。带领歇家。查明人数。方许进口。仍令出具甘结。其出口时、委员查点放行。奸民夹带。除严办本犯外。歇家等一体治罪。俱著照所议行。将此谕令知之。
97 ○又谕、那彦成奏、道员会勘蒙古争界。意见不同。请钦派大员复勘。此案河东杭锦旗贝子端多布色楞、与河西阿拉善王玛哈巴拉、争执地界。经宁夏归绥二道复勘。归绥道岳祥、听杭锦旗一面之词。以致意见不合。两议详报。经该督查明两旗档案。载雍正十一年、及乾隆五年、钦奉谕旨。俱以黄河为界。黄河东徙西徙。非由人力。应以流水河身为据。杭锦旗不应以河流故道、妄启讼端。即以黄河故道而论。亦不应影射库柯诺尔之名。将阿拉善、与乌喇特交界地方、妄思侵占。案关外藩争控牧界。自不容稍有偏畸。致滋争讼。那彦成于此案、著毋庸回避。现已有旨、谕知邱树棠、饬该道岳祥、迅速前往甘肃。仍会同宁夏道宜清安复勘。那彦成俟该道会勘后。即提同两旗人证、及该部落副盟长等、秉公酌断。折服杭锦旗之心。以息讼源而昭公允。将此谕令知之。
98 ○又谕、前因河东杭锦旗贝子端多布色楞、与河西阿拉善王玛哈巴拉、争执地界一案。经理藩院咨明山西巡抚、派归绥道岳祥前往、会同宁夏道复勘。此案现尚未结。邱树棠接奉此旨。即饬该道岳祥、迅速前往甘肃。仍会同宁夏道宜清安、秉公勘办。听候那彦成酌断可也。将此谕令知之。
99 ○又谕、孙玉庭等奏、黄河坐湾太甚。筹估取直挑渠一摺。据称宿北厅、夏家马路迤下河堡一带。均有坐湾之处。溜势提移无定。镶埽护堤。节节皆成险工。请于夏家马路迤下、取直挑渠一道。量长七百五十馀丈。底宽四丈。深一丈一尺、至一丈四尺五寸。兵十一堡迤下、取直挑渠一道。量长七百六十馀丈。底宽八丈。深一丈、至一丈四尺。河头河尾。并筑土坝拦截。俟长水时、相机启放。吸留直行下注。刷涤宽深。可期费省工平等语。河流趋向靡常。若坐湾过甚。南北两岸。坐当顶冲。以致险工林立。该督等请取直挑渠。并绘图贴说呈览。自系实在情形。著照所估、量长宽深丈尺、于大汛前、赶紧兴挑。勒限四月内完工。所需土方夫工银四万馀两。即于此次请拨大汛工需银两内、动项办理。该督等务饬令承修员弁、认真赶办。俾河流直顺东趋。险工俱臻平稳。是为至要。毋得徒托空言。旧工甫闭。新工复生。多糜帑项。于修防仍无裨益也。将此谕令知之。
100 ○修筑江苏徐州府属减黄河堰、并安徽凤阳府属宿州堰工。从协办大学士总督孙玉庭请也。
101 ○缓徵江苏铜山、萧、二县上年分摊防汛银。
102 ○辛未。上诣绮春园问皇太后安。
103 ○礼部议驳、福建巡抚叶世倬、请以宋儒李侗后裔李光前、世袭五经博士。查世袭博士。自汉唐至本朝。惟伏氏胜、韩氏愈、周子敦颐、邵子雍、程子颢、程子颐、张子载、朱子熹、八人。此外均不得与。即十哲中、宰我、冉有、尚未议及。何论其馀。且李侗业经设有专祠。并奉祀生。于崇儒报功之典。已属优厚。所有该抚奏请世袭博士之处。应毋庸议。从之。
104 ○调巴里坤镇总兵官张拱辰、为甘肃河州镇总兵官。河州镇总兵官多隆武、为巴里坤镇总兵官。
105 ○修军机处直房、从大学士曹振镛等请也。
106 ○壬申。上御勤政殿听政。
107 ○谕内阁、礼部奏、原任大学士公阿桂、配飨太庙位次。朕思追配之文。本示酬庸之典。其安设牌位。自应以服官先后为序。兆惠、雍正年间、即已筮仕。傅恒、阿桂、均系乾隆初年服官。福康安、系乾隆三十二年。始行供职。所有配飨西庑牌位。傅恒著列于兆惠之次。阿桂著列于傅恒之次。福康安著列于阿桂之次。
108 ○贵州巡抚嵩孚议准御史陶廷杰、奏请严禁黔省拐买妇女一摺。查黔省山多田少。民人日用维艰。妇女不习针黹。以致生计日窘。鬻卖与人。各省拐匪、前往夥买。藉此渔利。情殊可恶。现严饬地方官先后拏获著名之官老二、官老三等。复剀切晓谕该处民人。务令妇女勤习女工。以固根本而免荡析。报闻。
109 ○旌表守正捐躯浙江慈溪县民裘维城聘妻陈氏。嘉兴县民钱璞堂聘妻李氏。童生张富善妻李氏。仁和县童生吴士贵妻金氏。
110 ○癸酉。上奉皇太后还宫。
111 ○谕军机大臣等、文孚等奏、遵旨察看文安大城一带地方情形。据称大城县涸出村庄过半。可资耕作。其缺口处所。取土尚易。俟堵筑完竣。地亩不难涸复。惟文安被淹、尚居十分之八。情形最重等语。文安大城二县、漫缺堤工。前据顺天府奏称、亟宜勘估修筑。当经谕令颜检、派员确实履勘。嗣复特派文孚、蒋攸銛、驰往察看。兹据奏勘明该处情形。朕览奏稍纾廑念。著照文孚等所请、将文安境内陈家窰进水漫口、及崔家房漫口、并已涸口门。赶紧堵合。以免河水内溢。其馀出水各口。暂缓修筑。俾积水稍得外泄。即可将涸出之地。随时耕种。著颜检迅速遴委妥员、切实估计。奏明由藩库先行借拨银两。分段购料兴工。再由该部筹拨还款。其业经估报之大城县九里横堤。著一并垫发赶办。统限伏汛以前。一律修筑完竣。至该处堤外河身。因下游不畅。以致下壅上溃。该督仍遵前旨、通筹全局。委员分投查勘、妥议具奏办理。将此谕令知之。
112 ○马兰镇总兵官嵩年奏、裕陵妃园寝内、空闲甎池。改换石工。仍按甎池旧样办理。现在棚盖石以下、石底、石帮、背后灰砌。俱已如式修竣。其棚盖石以上、一切物料。俱已备齐。暂停工作。俟晋妃金棺奉移安葬后。再将上面宝顶月台一切、照依甎池式样、敬谨成做。下所司知之。
113 ○添拨山东藩库银一万七千两有奇。解赴江苏造办战船。从护巡抚杨健请也。
114 ○以直隶保定、东安、武清、香河、固安、宝坻、六县被水。命平粜仓谷。并截留豫东漕米一万石、拨给文安、大城、永清、坝、蓟、三河、六州县平粜。加赏文安县贫民一月口粮。
115 ○甲戌、谕内阁、户部奏、请敕各直省、力节经费、不得例外请支等语。国家出纳。岁有常经。所入银数。果能全行徵解。即除岁出之数。本有盈馀。兹据该部、按近三年比较。开单呈览。综计岁入、每年多有缺少。实缘定额应支之款。势不能减。其无定额者、又复任意加增。似此纷纷陈请。将来遇有要需。必致无从筹拨。嗣后著各直省督抚、率同该藩司、实力钩稽。不得任意动垫。尤不得违例格外请支。至于地丁各款。全完省分甚少。皆因不肖官员、以完作欠。惟在地方大吏、认真考核督催。力除积弊。此外盐务如何畅销引课。关税如何定额无亏。以及铜铅如何不致短绌。均令各该管上司、力矢公忠。劝惩严明。以收实效。总期澄源截流。撙节糜费。初非与官民言利也。
116 ○谕军机大臣等、前据颜检奏、灾民待哺情形。经朕降旨、准其将豫东二省、现运麦五万五千馀石。照数截留北仓。抵米散放。此项麦石。内有豫省额运白麦一万石。系每年贮食、备内务府光禄寺二处取用。今该督全行截留。将来内务府等处取用。无可支放。现在此项白麦、自系甫经截留。尚未散放。该督接奉此旨。著将现经截留豫省所运白麦一万石。仍行装运、赴通交收。即于通州拨米一万石、以备展赈之用可也。将此谕令知之。
117 ○命步军统领英和、随扈南苑。以庄郡王绵课、署步军统领。
118 ○赏故庆僖亲王继福晋治丧银五百两。
119 ○乙亥。上耕耤。诣先农坛行礼。更服。至耤田所。躬耕三推。复加一推。御观耕台。命睿亲王端恩、敦亲王绵恺、瑞亲王绵忻、各五推。吏部左侍郎常起、户部右侍郎穆彰阿、礼部左侍郎博启图、兵部尚书王宗诚、刑部右侍郎奎照、工部左侍郎舒明阿、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凯音布、通政使司参议嵩惠、大理寺卿刘彬士、各九推。毕。顺天府府尹、率农夫终亩。赏赉农夫耆老如例。
120 ○诣皇太后宫问安。
121 ○谕内阁、韩文绮奏、审拟柏乔治呈控在籍修撰洪莹一摺。此案洪莹买尤许氏之女为妾。既知来历不明。辄听信家人孙灿、多给财礼。仍留作妾。即与买休无异。洪莹著即革职。甘泉县知县罗宾□羽远、江都县知县陈文述、扬州府知府黄在厚、先后提审。均未讯出实情。著交部议处。
122 ○又谕、那彦宝奏、蒙民贸易章程一摺。蒙古与商民交易。由来已久。兹据那彦宝、查明各旗蒙古负欠商民。为数过多。即勒限三年。至期不能归还。该盟长等亦不能代为追比。凡粮菸茶布、为蒙古养命之源。一经断绝。益形坐困。自系实在情形。著准其发给商民部票。与蒙古公平交易。毋得重利盘剥。旧欠确数。既已查明。亦著陆续归还。不准再加重息。并于请票时将该商民籍贯人数、及携带货物注明。以备稽查违禁什物。如在各游牧、遇有事故。令该盟长等报明。若无故逾限。即治以应得之罪。惟查科布多所属蒙古部落七处。除土尔扈特、和硕特、向不与商民交易。其杜尔伯特、明噶特、额鲁特、扎哈沁、俱询明情愿与商民交易。至乌梁海一处。地界与哈萨克接壤。往往因缘为奸。著将乌梁海地方。概行禁止商民贸易。祇准乌梁海蒙古等、来科布多城上交易。如商民必须亲往该游牧索取旧欠。于请票时、祇准单身前往。不准携带货物。再乌里雅苏台、古城、归化城、等处、指称喀尔喀贸易、私赴乌梁海之商民。著严饬卡伦、及该游牧、认真查拏。并著各该管大臣一体饬禁。
123 ○又谕、那彦宝奏、达赖私赴乌梁海买取羊只、审明定拟等语。达赖以山西省民人。辄敢私向哈萨克买羊二次。实有应得之罪。达赖、即马贵成、著枷号两个月。满日笞责四十。逐回原省。
124 ○以大学士曹振镛、为会试正考官。礼部尚书汪廷珍、吏部左侍郎王引之、户部右侍郎穆彰阿、为副考官。
125 ○以户部尚书黄钺、署翰林院掌院学士。兵部尚书王宗诚、署礼部尚书。兵部右侍郎恩铭、署户部右侍郎。兼管钱法堂事务。
126 ○以初诣先农坛行耕耤礼。天气晴明。执事整肃。予定亲王奕绍、吏部尚书兼管顺天府府尹卢荫溥、工部尚书禧恩、顺天府府尹申启贤、府丞卓秉恬、各一级。馀纪录赏赉有差。
127 ○修江苏新阳县先农坛。青浦县孔圣衣冠祠墓。及御书楼等处。从巡抚韩文绮请也。
128 ○修补西安各营军器。并添制长矛鸟枪、仿照吉林枪式。从将军赛冲阿请也。
129 ○丙子。上奉皇太后启銮。幸南苑。
130 ○命工部尚书初彭龄、署教习庶吉士。
131 ○修山东运河厅属、鱼台汛堤。并泇河厅属滕、峄、二汛河岸石工。从河道总督严烺请也。
132 ○是日。驻跸旧衙门行宫。翼日如之。
133 ○丁丑。上诣皇太后前问安。侍午膳。
134 ○谕军机大臣等、御史佘文铨奏、请勘办汉水支流一摺。据称汉水由陕西汉中发源。至郧县入楚。历汉阳等处。出汉口。与江水合流。其分泄有潜江境内之泽口。天门境内之牛堤支河。近皆淤塞。每遇盛涨。冲击溃决。动辄成灾。查天门之牛堤支河。淤塞几至百里。碍难挑办。惟潜江之泽口。下通沌口。上通田关河长湖等处。淤塞亦止二十馀里。若开挖此口。正当汉水中路。疏浚通畅。则正流顺轨。堤防亦臻巩固等语。著李鸿宾、杨懋恬、即遴派熟谙河道人员。前赴潜江之泽口。详细履勘。是否淤塞无多。消水路广。开挖深通。果否有济。并此外该处滨河地方。有无支流水口。可以修防疏泄。俾襄河正流、不致仍前漫溃。于农田庐舍、均有裨益。方为妥善。将此谕令知之。
135 ○热河都统庆保奏、蒙民松嘎图控告民人杜凤来案内。牵涉喇嘛说和、许给司员门丁银两。自请回避。得旨、悉心审讯。分别定拟具奏。又批、汝若有心规避。此事早已寝息矣。足见秉公持正。无庸回避。寻奏、松嘎图所控多诬。惟杜凤来诬良捉拷属实分别问拟鞭责发遣如律。下部议、从之。
136 ○戊寅。上行围。
137 ○诣皇太后前问安。
138 ○山东巡抚程含章、奏报到任谢恩。得旨、汝之朴实勤敏。朕早洞悉。嗣后惟有倍加勤慎。不遗馀力。以副委任之意。勉之。
139 ○又奏、东省水患。年甚一年。总因大小河道、无不淤塞之故。查上年被水者、七十四州县卫。以通省计之。三分涝二。总计五年之内。国家赈恤、及蠲缓银两。已有二百馀万。民间被淹粮食。更不知几千万石。必须早为疏通。以救灾民。或酌借口粮。或平粜仓谷。容督同司道覆查奏闻。得旨、督抚重任。必当以念切民艰为本。明白议奏。
140 ○刑部奏、请改男子拒奸杀人例。分别徒流。并绞候斩候之犯。如无起衅别情。无论谋故斗杀。均入缓决。从之。
141 ○以河南驻防军政。年逾六十官六员。精力未衰。命留任。
142 ○拨山东司库银三十万两。解往直隶、以济兵糈。
143 ○是日。驻跸新衙门行宫。
144 ○己卯。上行围。
145 ○直隶总督颜检、奏参审理命案、任意刑求之知县。得旨、这所参审理四命重案、并不虚衷研鞫。将形迹可疑之人、任意刑讯、以致因伤身死之直隶长垣县知县黄湘虔。著解任、交该督提集全案人证。确讯究办。分别定拟具奏。寻奏、黄湘虔滥刑毙命。应请革职。从之。
146 ○赏南苑苑丞章京等银币。看守各行宫苑户一月钱粮。海户银一千两。
147 ○修山西兴县城垣、并挑浚蔚汾河道。从巡抚邱树棠请也。
148 ○是日。驻跸团河行宫。翼日如之。
149 ○庚辰。孝贤纯皇后忌辰。遣官祭裕陵。
150 ○诣皇太后前问安。侍午膳。
151 ○以拏获江南海盗张扣二、小王、予总兵官萧福禄、副将龚镇海、议叙。馀升赏有差。
152 ○辛巳。上奉皇太后回銮。还圆明园。幸同乐园。进膳。
153 ○祭先蚕之神。皇后亲诣行礼。
154 ○谕内阁、那彦成等奏、请赏给野番各族千户、百户、百总、并防河蒙番青稞一摺。循化贵德野番。向系分族而居。本无统束。故易于偷渡河北。散漫无稽。现据那彦成等、编查户口。分立千户、百户、百总。令其递相管辖。稽察各族番子。易买粮茶。由该千百户等代为请票。遇有为匪不法者、责令捦献究办。兹该督等奏称、野番之千百户等、现在均知管束番众。复献贡马。察其情词肫恳。洵为慑伏归诚。自当量予恩施。所有该番目等、果能始终不懈。著每年千户一名、赏给青稞十二石。百户一名、赏给青稞八石。百总一名、赏给青稞四石。至循贵黄河渡口二十处、责令察罕诺们汗旗下、图萨拉克齐等、及野番千百户等把守。亦当分别赏罚、以示劝惩。其最要渡口。如果一年无偷渡之人。赏给青稞二十石。次要渡口。赏给青稞十五石。又次要渡口。赏给青稞十石。傥防守疏懈。致有偷渡。又匿不举报者。查出由何渡口偷渡。即将把守之图萨拉克齐、及千百户等、斥革严办。该野番千百户、及防河图萨拉克齐等、经此次特加优赉。生计有资。当知感知畏。认真效力。方得长邀恩赏也。懔之。
155 ○又谕、颜检奏、豫省白麦、并未截留。请赏拨南漕抵直米石。以资各属平粜一摺。直隶省、本年展赈案内。前经降旨、将截留豫省白麦、仍行装运、赴通交收。即于通州拨米一万石、以备展赈之用。兹据该督查明白麦并未截留。其展赈州县、本折搭配。加以上年原拨之米。足敷散放。所有抵拨通仓米一万石。著免其领运。惟文安等六州县、平粜米石。现在截留豫东二省米麦。仅止十二万一千二百馀石。无可分拨。该督奏请于南粮头进帮船内。赏拨米六万石。以一万石、分拨文安等州县平粜。下馀五万石。留为直属平粜等项之需。著照所请、准其自大河前帮起。挨次截卸北仓。俟截足六万石之数。馀均令其赴通交纳。该督务饬属妥为经理。以期实惠及民。至另片奏称、上年存剩通仓未运米。尚有四万石。请统行改归现奏截留南漕米内。就近拨运。较为妥速等语。亦著照该督所请办理。其原拨未领存剩通米四万石。即行停止。
156 ○谕军机大臣等、颜检奏、遵旨办理漫缺堤垫、及委员查勘河道情形一摺。大城县横堤决口四处。可期渐次涸出者三处。惟小广安口一处。积水甚深。必须由水浅之处。用土填筑。共估土方银五千七百馀两。著该督即行照估核办。其文安境内。除陈家窰崔家房等处、先由司库借拨银两、赶紧购料堵合外。西堤漫口二道。北堤缺口十九道。堤身里外浸泡。兼无筐土可取。著俟春融、水势稍落。涸出堤根。再行确估。至该处上游河间献县之水。下游大清河海口之水。通筹全局。俱应疏畅。该督现已委员分投查勘。著俟各委员勘估禀送到日。即行覆核妥议。据实具奏办理。将此谕令知之。
157 ○以办理番案妥速。予陕甘总督那彦成议叙。馀升用赏衔有差。
158 ○修江苏砀山县护城堤。从协办大学士总督孙玉庭请也。
159 ○壬午。伊犁将军庆祥奏、伊犁历次遣犯。人数众多。渐形壅积。请量为分拨。以肃边地。下刑部议。寻议奏。遵照嘉庆十七年奏定章程。查明该犯等到配年分久暂。分别改发内地减流。报可。
160 ○以贝勒绵誉、为右翼前锋统领。
161 ○以吐鲁番历任领队大臣擅用开垦地亩租银。前锋统领安福等、分别降革有差。
162 ○展五城饭厂煮赈一月。
163 ○癸未。上奉皇太后幸含辉楼。上骑射。并阅皇子及亲王侍卫等骑射。
164 ○谕内阁、据绵课等奏、马甲清瑞等、赴宗人府空房看望圈禁之宗室穆兰布。被嘎尔罕等留住、逼写字据。其中恐有别情等语。除清瑞已由宗人府、咨送刑部外。其同进空房之刘七、黄四、及案内应讯人证。著交刑部、会同宗人府、提集到案。一并严审确情。定拟具奏。其擅放外人出入之该班笔帖式宗室尚佑、著先行革职。归案待质。如有知情唆讼等事。即治以应得之罪。是日由旗派往空房该班之章京。著兵部查取职名察议。兵丁等、交各本旗责惩更换。
165 ○两广总督阮元等奏、拏获鸦片烟人犯。得旨、总要日久无懈。认真察查。勿被属员商人朦混。方为至善。
166 ○调西安左翼副都统哈兴阿、为山海关副都统。山海关副都统福桑阿、为西安左翼副都统。
167 ○赏喀喇沁贝勒托恩多、银三百两。修理坟茔。
168 ○旌表守正被戕浙江海盐县民冯士沅妹冯氏。
169 ○免福建盐商代赔欠款银。
170 ○甲申。两广总督阮元奏、官员子孙。仰蒙予荫。原系非常旷典。岂容漫无区别。查故闽安协副将张保、原系粤洋大盗。经官兵剿捕。于嘉庆十五年投诚。其子嗣若一体子荫。殊不足以重名器。应请撤除。得旨、不必撤除荫生。著赏给千总。毋庸送部引见。
171 ○乙酉、谕军机大臣等、御史董国华奏、直东二省水道。请择要修办、以防水患一摺。据称直隶山东二省。所有河渠坝堰。驿路桥梁。关系民田官道。年久失修。一遇霖涨。水无去路。漫衍淤停。为害日甚。其滨临河工地方。岁修未必坚实。遂致漫口坍堤。岁为民患。上年五六月间。直省连雨被灾、至七十馀州县之多。而东省被水之区。大路淹漫。行旅艰阻。若不豫勘水道。修复从前疏泄堵御旧工。夏秋设逢霖雨。不独阻滞邮程。甚或农田淹损。仍须蠲赈兼施。岂可视为常事。且平治道涂。修筑港坝。本有成迹堪循。请敕令查勘旧工、择要修整等语。著颜检、程含章、即行派委乾员、查明旧有闸坝支河。是否废塞。沿河岁修各工。是否坚固。务令积水一律宣泄。先事豫防。毋致再贻民患。至如何分别官工民工、酌筹款项、劝谕民力、不致扰碍之处。著一并悉心详议。据实具奏。将此各谕令知之。
172 ○陕甘总督那彦成、以其祖阿桂配飨太庙、谢恩。并请陛见。得旨、嗣后倍当黾勉夙夜。无忘忠诚二字。永远宣力国家。佐朕治理。以副朕之厚望。下及子子孙孙。务期克绍家声。受禄无穷。勉之。无庸为此来京叩谢。
173 ○丙戌。上幸万寿山。
174 ○谕内阁、陈若霖奏、审明贡生呈缴贡单一摺。前因四川平武县贡生唐开兰、以该省学政、将该生恩贡改作岁贡等情呈控。当交该督讯明具奏。兹据查明唐开兰出贡次序。前任学政聂铣敏、误将该生作为恩贡。虽续经查明更正。而文内有如其执拗解辕惩办之语。以致唐开兰怀疑妄控。究系错误。聂铣敏、著交部察议。
175 ○以故奉恩将军永绪子绵铲、袭职。
176 ○以翰林院侍讲沈岐、充日讲起居注官。
177 ○丁亥。上诣安佑宫行礼。
178 ○谕内阁、原品休致之副鸟枪护军参领倭兴额、著准其赴伊子桓格任所就养。仍加恩赏给全俸。其俸银即照所请、留京支用。嗣后有似此休致赏给全俸之员。呈请就养者。俱照此办理。并著纂入中枢政考。
179 ○旌表守正捐躯直隶清苑县民赵金息妻郝氏。河南唐县民侯得佩女、女姐。
180 ○修直隶波罗河屯坝。从总督颜检请也。
181 ○修浙江萧山县属篓石土塘。并改建柴塘。从巡抚帅承瀛请也。
182 ○再减直隶灾区平粜米价。
183 ○戊子。礼部以宗室会试中额请。得旨、取中四名。
184 ○赠故领侍卫内大臣景安尚书衔、予祭葬如例。
185 ○己丑。上奉皇太后幸含辉楼。阅侍卫等骑射。幸展诗应律。进膳。
186 ○闽浙总督赵慎畛、奏谢陛见回任恩。得旨、屏除情面。力挽习俗。勤慎之中。加之振作。海疆尤当注意。以副简畀。勉之。
187 ○停铸湖北宝武局卯钱。
188 ○庚寅。谕御前大臣等、索特纳木多布斋等奏、批本处官员、奏事处官员、奏蒙古事侍卫等、八年期满。恳请恩施一摺。官员侍卫、内廷行走。一切差使。甚属紧要。著照索特纳木多布斋所请、此三项官员侍卫、差使懈惰。经御前大臣查出。即行奏参、照例驳回当差。内有差使奋勉者。著御前大臣、出具考语。带领引见。交各该处京察时、与一等官员、一体升补。侍卫等遇军政时、与侍卫等一体升用。
189 ○礼部以会试中额请。得旨、满洲取中九名。蒙古取中三名。汉军取中五名。直隶取中二十二名。奉天取中二名。山东取中十九名。山西取中十一名。河南取中十一名。陕甘取中九名。江苏取中十九名。安徽取中十五名。浙江取中二十三名。江西取中十九名。湖北取中十一名。湖南取中九名。福建取中十二名。台湾取中一名。广东取中十名。广西取中六名。四川取中七名。贵州取中七名。云南取中十名。
190 ○山东巡抚程含章奏、东省水患。年甚一年。须将河道早为修浚。惟事体重大。工役浩繁。须与运道邻境、皆无所妨。方可见之施行。容督同司道府县、广咨博访。分别缓急具奏。得旨、所见甚是。详细察看。据实覆奏。
191 ○以山东郯城、兰山、滕、峄、寿张、阳谷、济宁、金乡、鱼台、范、钜野、定陶、郓城、利津、乐安、聊城、莘、夏津、武城、十九州县粮价增昂。命平粜仓谷。
192 ○辛卯。谕内阁、孙玉庭等奏、遵旨将部驳淮商悬垫息本各款、查明登覆、恳请恩施一摺。两淮积年悬垫银数过多。现行辛巳壬午癸未三纲。皆属减半、折行赔课。若加以勒追垫款。商力实形拮据。著照所请、加恩将辛巳等三纲、一半赔课银、共二百三十八万馀两。全数停扣。让出地步。追补悬垫。其扣停之银。同嘉庆二十五年、奏准扣留之四百六万馀两。一并自甲申纲起。分五纲带徵归款。至原发本银四百七十馀万两。著仍留通纲、按年完息。提引等款银三百万两本息。著自己丑纲起。分五纲归还。俟徵还一纲之本。减除一纲之息。于各纲徵限内、按数报拨。并专商借领之一百七十六万馀两。先归通纲徵完。仍饬各本商、按照原借之数。分二十限完缴。至捐带二款。著俟悬垫息本全清之后。于甲午起、分二十纲徵还。其淮北积引。著将壬午正带引目四十九万馀道。提出铳销。应赔正课。及旧欠底马盐本。均照原奏、归淮北纲引。分年通摊。以纾商力。再另片奏、淮商报捐未缴。叠经展限带徵银五百十四万六千七百九十两零。著加恩准予豁免。以示体恤。两淮商力疲乏。节经曲予调剂。此次复允该督等所请。实因众商、力有不逮。格外施仁。嗣后该督等、务当认真清厘。徵解相符。俾鹾务日有起色。傥仍办理不善。迄无成效。惟该督等是问。恐不能当此重咎也。
193 ○赛因诺颜公德勒克多尔济、以疾解任。命赛因诺颜王车林多尔济、管资生驼只事。
194 ○以山西襄陵、太平、乡宁、吉、潞城、孝义、永宁、平鲁、宁远、偏关、阳城、陵川、定襄、静乐、绛、霍、赵城、河津、蒲、岚、永和、二十一厅州县粮价增昂。命平粜仓谷。并缓买阳曲、太原、榆次、徐沟、岢岚、宁武、静乐、平陆、芮城、闻喜、垣曲、霍、灵石、十三州县节年借碾兵米。
195 ○壬辰。上奉皇太后幸静明园。静宜园。
196 ○谕内阁、原任大学士公阿桂、配飨太庙西庑。于四月初一日、安设牌位。著派阿桂曾孙乾清门侍卫子爵容安、捧往安设。
197 ○协办大学士两江总督孙玉庭等奏报桃汛安澜、并修筑扬河厅所属石工平稳。得旨、如此得有把握。朕心欣慰之至。
198 ○修山东济宁运河石工、并聊城汛减水闸。从河道总督严烺请也。
199 ○是日。驻跸静宜园。至丙申皆如之。
200 ○癸巳。上诣清寄轩问皇太后安。
201 ○谕内阁、前据赛冲阿奏、西安所管营伍。额存军器。因年久多有损失。请动库贮闲款制造。当经降旨准行。兹据兵部奏称、检查该将军造报保题册内、皆系乾隆四十七年以前、制造拨给。并无五十八年前任将军舒亮修制成案。其请制弓箭等项。应令该将军、遵照定例办理等语。西安各营额贮军器。为该省官兵操防之用。自应补制齐全。以期坚利经久。仍著准其遵照前旨、动项制办。所有年限不符之处。即令该将军、将乾隆五十八年奏明原案、录送该部。以凭查核。
202 ○谕军机大臣等、绵清等奏、覆勘泰陵龙凤门内、三孔桥西石泊岸裂缝情形一摺。据称三孔桥西边北面。泊岸裂缝情形。亲往查勘。与前顾德庆奏报丈尺无异。而于除土见底。并未声叙明晰。仅以丈尺俱属无异六字了事。殊为草率。现届春融。著绵清等、将该泊岸根基裂缝情形。一面详细勘明。分别开单具奏。一面敬谨修理。毋稍迟误。将此谕令知之。
203 ○以浙江定海镇总兵官陈梦熊、为广东水师提督。
204 ○甲午。上奉皇太后御演武厅。阅健锐营操。
205 ○谕内阁、今日阅看健锐营兵丁操演。著加恩照例赏给。其马枪中三枪者六人。马箭中三支者三人。步箭中三支四支者七人。俱著加恩赏银二两。空过一枪之委前锋长英。此次毋庸赏给。
206 ○又谕、绵岫等奏、旗妇逞刁。请将不能约束之官员、分别议处一摺。镶黄正蓝二旗挑缺时。有孀妇那拉氏、因伊子未挑补披甲。赴案喧嚷逞刁。经绵岫等、饬令该旗惩办。惟总管世卓、尚知约束。其翼长文彬、防御扎昆珠、兼管防御成祥、立视不管。可恶之至。该旗习气如此敝坏。不可不严行整顿。总管世卓、尚知约束。著加恩宽免。文彬、扎昆珠、成祥、俱著交部严加议处。以示惩戒。
207 ○命保举堪胜水师总兵之江苏副将龚镇海、送部引见。
208 ○拨江南苏松镇属、及狼山标、马步守兵四十七名。添驻狼山镇属、掘港营汛。从协办大学士总督孙玉庭请也。
209 ○修广西庆远府城垣。从巡抚成格请也。
210 ○乙未。命嗣后圆明园庶吉士散馆考试等事。无庸派内务府大臣监试。
211 ○命嗣后香山堆拨例赏、动用广储司缎匹银两。著为例。
212 ○添设热河围场八旗兵目。除旧额十六名外。每旗再添金顶一缺。
213 ○补行道光二年军政。热河都统所属、卓异官二员、年老官八员、分别议叙处分如例。
214 ○旌表守正捐躯山西灵邱县民张九源妻孙氏。云南弥勒县民卢际武女卢氏。
215 ○修直隶献县滹沱河臧家桥。从总督颜检请也。
216 ○修江苏上元、仪徵、丹徒、三县营房。并京口火药局。营县衙署。从协办大学士总督孙玉庭请也。
217 ○以卫丁疲困。加给江苏淮安卫、安徽天长县、每年轮造帮船银有差。
218 ○拨江苏扬州等府仓谷一万一千八百石有奇。协济江淮等卫帮丁月米。
219 ○再展江苏海州连年灾歉淤滩应徵升科银。
220 ○丙申。上奉皇太后诣十方普觉寺拈香。
221 ○旌表守正捐躯安徽阜阳县民崔长富妻张氏。河南夏邑县民梁柱妻尹氏。
222 ○丁酉。上奉皇太后还圆明园。幸同乐园。进膳。
223 ○戊戌。谕军机大臣等、陶澍奏、安徽省各州县卫、交代册报存库银两、分别厘正一摺。安徽省徵存银两。延不报解。前经谕令该抚藩等、迅速查办。勒限严催。兹据陶澍逐细确核。奏称从前清查亏数。至五次清查时。始行报部。因未开列细款。各属交代。辄将亏抵银数。仍列存库造报。日久愈滋纠轕。名为存库。而无银可解。现在分任分款。厘正剔除。所有该省定远等六十二州县卫。统计实应存库银三百四十九万三百馀两。除例应支销、并已批解提解报拨、及历任亏短、已入清查款内、又建平县亏缺望江亳州解存司库等项划扣外。实在存库银九千七百馀两。该抚务督饬藩司、赶紧提解。报部备拨。毋任再有延玩。嗣后各州县卫、交代仓库正杂各款。其在嘉庆二十五年以前者。总以现在清查、核定数目为准。将前此报部参差之处。一体更正开造。至道光元年以后。著该抚严饬该管各官、督令随徵随解。不准丝毫存留属库。交代册内、亦不准开列存库。以杜亏那而昭核实。将此谕令知之。
224 ○又谕、帅承瀛奏、清查浙江各厅州县亏缺仓库银谷、分年筹补、并酌拟防杜续亏事宜一摺。据称各属仓项。前次嘉庆五年清查。册报原亏谷七十六万七千一百七十一石零。内将未补谷石、计价银三十八万四千一百五十两零。归于清查案内弥补。于嘉庆二十二年、全行补足。因所补例价、不敷采买。复议津贴。每谷一石。发银一两。所有不敷之银。令州县分年接补全完。陆续乘时采买。其清查案前、已补谷价。尚未买谷十七万三千七百七十石零。计银十二万七百十七两零。按照例价。每石自五钱至八钱不等。缘未入清查案。未议津贴。各属尚未领买。又前次清查以后。至此次清查截数。各属交代仓谷。气头廒底。共盘缺谷二十四万五千六百石零。多系流交例价。以至实谷虚悬。此两项谷价采买。均有不敷。请一体议予津贴。迅饬买补还仓。计共短缺银十二万四千二百十四两零。又各属库项。尚有前次清查案外摊补未完、及嘉庆五年至道光二年六月底、历任州县病故参革各员。未补摊捐各款。短缺银二十七万八千九百二十七两零。以上仓库两项。统共短缺银四十万三千一百四十二两零。俱系官非一任。事阅多年。确查原缺之员。大率参革病故。请著落现任各官、次第弥补。惟各州县尚有民欠银米租谷。官为垫解银两。分限十年赔补。巳摊补三限。现有未摊七限银六十六万七千八百六十一两零。每年应摊银九万五千馀两。若益以此次清查所缺银两。责令同时并捐。更恐力有不逮。所有官垫民欠、尚未摊补全完一款。及现在清查无著库项、津贴谷价二款。共银一百七万一千三两零。著准其以道光三年正月为始。分作十三年、并款弥补。责成该管道府、按季提解司库。仍按年截数、分案奏报一次。该州县如再有报解不前、及别项情弊。该抚即据实参追。不可稍有瞻徇隐饰。至各该员任内书役亏欠、及透给役食等项。应著赔银三万二千八百四十四两。著分别勒缴咨追。立限催提。以清款项。此次彻底清查。必当究从前致亏之由。绝此后续亏之渐。务使各属仓库、渐次补苴全完。均归实贮。是为至要。将此谕令知之。
225 ○粤海关监督达三、奏查禁鸦片烟。得旨、鸦片一项。果能禁绝。著有成效。方为不负差委。勉慎为之。
226 ○江西巡抚阿霖、年老、命来京。调山东巡抚程含章、为江西巡抚。起丁忧在旗之前任山东巡抚琦善、署山东巡抚。
227 ○命前任江苏按察使陈廷桂、以三四品京堂候补。
228 ○命委散秩大臣哈当阿、更名哈齐香阿。
229 ○旌表守正捐躯直隶邯郸县民吴清妻薛氏。内邱县民冀桢女香姐。山东滋阳县民石大文妹星姐。
230 ○拨安徽灵壁、定远、五河、六安、寿、各州县仓谷、解往寿右、宿、颍、三营以济兵食。
231 ○己亥。谕内阁、朕伯成亲王永瑆、天资超迈。学问渊深。自幼即仰承皇祖高宗纯皇帝恩眷。迨嘉庆初年。蒙皇考仁宗睿皇帝简任军机大臣。领侍卫内大臣。管理宗人府、及部旗事务。俱能恪恭职守。并以王精于书法。特旨命书裕陵圣德神功碑。又将诒晋斋墨刻、颁赏臣工。朕亲政以来。因念王年齿既高。凡遇内廷宴赉召对。特免叩拜。上年染患痰证。步履维艰。谕以在家静养。仍食全俸。并屡遣人存问。方冀旧疴渐愈。今遽闻薨逝。实深震悼。著赏给陀罗经被。派大阿哥、即日带领侍卫十员、代朕前往赐奠。著加恩于例赏外、由广储司库赏银五千两。经理丧事。朕再示期亲临赐奠。以示优恤。所有饰终典礼。著各该衙门察例具奏。寻议上。赐祭葬。谥曰哲。
232 ○安徽巡抚陶澍奏、清查皖省章程十条。一、亏数查清、作速追缴。一、追补限期、量为区别。一、上司分赔、一体立限。一、交抵物件、认真售变。一、书役借欠、分别追赔。一、仓谷短缺、核实买补。一、流摊名目、严密裁革。一、捐款裁减、赶紧提解。一、交代不准立存库名目。一、盘查不许立议单欠票。得旨、陶澍奏、清查安徽省仓库亏缺完欠确数、酌议追补章程一摺。安徽省仓库亏缺、款目繁多。据该抚查明嘉庆十九年以前、除节次追补及豁免外。实应追银一万五千八百三两零。十九年以后、至二十五年止。有从前漏报、及续经亏抵各款。共银五十七万六千七百七十七两零。钱一百九十七千零。谷米麦豆二万七千五百九十九石零。所议追补章程十条。朕详加披阅。均系核实办理。亦属周详。著照所请、亏数在一万两以上之苏景眉等二员。五千两以上之任虑衡等七员。三千两以上之恒山等八员。一千两以上之李宝中等十九员。同一千两以内之傅怀江等三十六员。均按限著追。现亏各员、兼有旧欠者。并数勒追。不准另起追限。致滋悬宕。其各属私议流摊之款。永远禁革。如遇交代、有混立存库、滥行接受者。查出立即参办。以杜新亏。该抚此次奏定追补章程。务即认真核办。实力整刷。毋得稍有瞻徇。仍致有名无实也。
233 ○又奏、暹罗国使、私买内地子女。应行查禁。得旨、本日据陶澍奏称、暹罗国使、入安徽境时。携有幼稚子女。询系前途所买奴婢。当饬将子女八名。截留核办。至委员王文苑、由舒城回伊原籍太平县省亲。未入桐城地界等语。雷州府知府王文苑。系粤省派委护送夷使之员。理应沿途小心照料。乃任听家人通事等、购买人口。毫无觉察。傥使臣俱各效尤。竟将内地人民、远携外夷役使。尚复成何体制。现在使臣等、已于三月十二日、由安徽入湖北境。著杨懋恬于接奉此旨后。即传王文苑、详加查问。因何潜回本籍之处。讯究明确。据实具奏。又批、可见诸事留心。查办甚属得体。而此等妄行之委员。更不可不示以惩戒。
234 ○以正红旗蒙古都统哈迪尔、署正黄旗蒙古都统。
235
URN: ctp:ws77921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