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台陽筆記

《台陽筆記》[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台陽筆記 清 翟灝
2 吳序
3 楊序
4 翟序
5 許序
6 鐘序
7 王序
8 題詞
9 台陽筆記目錄
10 全台論
11 粵莊義民記
12 嘉義縣火山記
13 生番歸化記
14 聚芳園記
15 聚芳園八景
16 濁水記
17 倭硫磺花記
18 漳泉義民論
19 番錢說
20 玉山記
21 蛤仔爛記
22 鴉片煙論
23 弭盜論
24 珊瑚樹記
25 附:閩海聞見錄
26 讀台陽筆記贅語
27
28 後記
29 ●吳序
30 台灣自本朝康熙間始入版圖,又孤懸海外,詞人學士,涉歷者少,聞有著為書者,如季麟光台灣紀略、徐懷祖台灣隨筆,往往傳聞不實,簡略失詳。唯藍鹿洲太守平台紀略、黃昆圃先生台海使槎錄,實皆親歷其地,故於山川、風土、民俗、物產,言之為可徵信。然至今又百有餘年矣,時事之因革,俗尚之變遷,宜乎其大有不同者。
31 翟君笠山,以官斯土也,複著有台陽筆記一編。因其政之所及者而以言傳之,並因其政之所未及者而以言發之。其間險隘之宜守也,門戶之宜防也,皆能詳度審處,洞達要害。即士女娛戲之方,飲食嗜好之故,亦莫不示之以節,而制之於微。此豈非以民事為兢兢者乎?
32 世有讀書之士,居恆即以民社自任,及授之以政,非齷齪拘謹,即操切寡恩;其人之不足與圖治也可知矣。吾讀斯編,吾如見作者之心。吾且願天下之同具是心者,即奉以為治譜焉,則陰受其福者,徒此荒濱遠島間而已哉!錢塘吳錫麒撰。
33 ●楊序
34 今夫文以載道,其傳與不傳,蓋視其於道有發明與否,絕非以其騁才華、矜博辨、剪紅刻翠、作錦繡堆也。
35 笠山翟君,淄川奇士也。博一官,宦游八閩。在台陽十餘年,所至有循聲。人咸謂公之才識過人,不知其根柢於學問者,固已深矣。
36 癸酉冬,餘觀察寧夏,與其弟芳南明府適相值。芳南為余述公之居官行事,並出所著台陽筆記示餘。餘朗讀數過,全台之山川、人物,土俗、民情,歷歷如指諸掌。且十三篇中,濡毫紀事,俱有至理名言,發人深省,所謂道也。公殆本道術為治術,故其見諸紀載者,詞文旨遠,足以信今傳後歟?余喜公之文與道大,遂援筆而為之序。
37 嘉慶癸酉冬日,靜葊年愚弟楊祖淳拜識。
38 ●翟序
39 文在天地,本自然也。日月之運行,山海之奠麗,天地之文,非有心也,但氣化之所充周焉耳。及其在人也,觀天文以察時變,而以吾之心究天地之心,即以吾之筆窮萬物之狀,而波折起伏,瀠洄盤旋,文極其變,而適如天然之有是文者,斯天下之至文妙文也。故文之佳者,浩氣輔之而行,地之靈者,文思偕之而出;蓋有交相成者焉。
40 餘家笠山,少餘六歲,而瓖異奇偉之氣,自其總角時已然矣。未弱冠,即游庠,試輒列前茅。讀書偶暇,或解衣磅礡,學技擊舞劍之術,其英資之颯爽,豪情之雄邁,誠有勃然其不可遏者。然嫻詩律,愛吟詠,有香山、東野之趣焉。既而筮仕閩省,調任台陽,歷攝縣篆,所治有循聲。間執筆學為古文,澹宕容與,有紆徐為妍之致。至於興會淋漓,精神滿腹,流轉生動,則又昌黎所云卓犖為傑者也。嗚呼!笠山有文如是,是豈獨為吾家亢宗望,即梓而問諸世,其亦將有同好也。
41 夫石鐘有山,遇■〈髟上再下〉蘇而始得其真;褒禪有洞,得半山而始探其幽。若台陽孤懸海外,遠隔重洋,周穆馬跡未嘗至,東山屐齒未之經,不意得笠山筆記,如置我於海嶼沙島之中,而一一觀其態狀也。是記一出,又不僅置我於沙嶼海島之中,而一一睹其態狀也。台陽以笠山傳乎?笠山以台陽傳乎?餘不佞,姑俟後之鑒者。
42 嘉慶辛未花朝前二日,愚兄中策識於平陵縣署之若舫齋。
43 ●許序
44 志物產者莫詳於山海經,而風土或未備也。外此,三都、兩京賦,則風土、產物,詳哉言之,而又非紀載之書。惟範成大之桂海虞衡志,則山川、草木、鳥獸、飲食、衣服、文字之繁賾,無不羅列指數,備載簡編,而文亦古奧。近世所見者,王漁洋之皇華一時之見聞,供後儒之採擇;所關匪渺小矣。
45 淄川翟君笠山,固嘗蒞官台陽者也。辛未夏季,僑寓京江,出所著台陽筆記,蓋凡為文十有四篇。其間為記者九,為論者四,為說者一;而附五言絕句詩則八焉。其物產,則火山、濁水、玉山、蛤仔爛、珊瑚之樹、琉璜之花;譎怪而瑰奇也。其風土,則番錢之狡、鴉片煙之害、聚芳園之幽且淨、以及歸化之生番、漳泉粵莊之義民,奇正錯出而勸戒交深也。而全台之形勢、弭盜之方略,則又以見慮之深、謀之遠,有發見於楮墨間而不自知者焉。
46 昔人謂吾儒學道而有所獲,苟得所藉手則施之於當世;不然,則著之書以詔來者。今翟君亦既學道而有獲矣,亦既得所藉手而稍有所施矣,複為此書,俾後之治台陽者得以悉其風土而協其機宜,其用心有與王、李諸公之記載,後先一揆者;寧徒如齊諧之志怪,博異之矜奇,繪可驚可愕之譎狀,聳欲歌欲泣之壯懷,為能繼虞衡志之恢以博、山海經之奇而神也哉!
47 憶乙丑夏與翟君相遇於吳門,匆匆別去,未盡所懷。客冬十月,餘以公事至平陵,複相遇於李葛峰官署。詩酒唱酬,稍盡所懷矣,亦不久即別。茲又晤於京江,複唱酬於詩酒者有日。而翌日又聞有吳門之行,既序是書,而並不能無聚散之感云。
48 嘉慶辛未巧夕前三日,桐山愚弟許鯉躍春池氏拜撰。
49 ●鐘序
50 昔嘗讀黃昆圃先生台海使槎錄,其於台之城邑建置、山川形勢、物產番俗,詳哉其言之矣。
51 今笠山翟君,以恢恢游刃之才,蘊康濟吾民之略,在台陽十餘年,耳熟目悉,洞見症結。複值蔡逆之擾,以文弱書生,而櫜鞬褲褶,拒賊鋒於鯨波鰲碕之間。其鬱勃於中,有不能已於言者,隨筆扎記,以十三篇括之。其筆力之矯變宕折,則皆自柳州、廬陵、眉山諸大家陶鎔而出,故令人動蕩心目,覽之惟恐其盡也。然言之有物,非浪費楮煤。其於民番之積弊,剔幽發隱,可以醒愚蒙、怵奇衺,可以為良有司龜鑒,而上達於楓宸,義卓闊矣,與使槎錄並傳可也。
52 戊辰冬至後三日,歷下退軒弟鐘廷瑛敬序。
53 ●王序
54 文以載道;文者,道之輿也。淄川蒲子留仙有志異一書,事雖荒誕,要借無稽之說,以寓至正之理,其勸懲之微意,未嘗不流露於行間也。故其書至今傳焉。
55 今翟子笠山,亦淄人也。筮仕閩省,歷官台陽,所遇山川、景物、風俗、民情,每為文以紀,名曰台陽筆記。余讀之,其詞文,其旨遠;其記事也詳,其寓意也深;其感慨指示也,理正而發人深省,雖未嘗襲取左、國、莊、騷之句法,而於唐、宋八家,已寖寖乎入其室矣,與聊齋並傳也。
56 餘與笠山為莫逆交,囑為序,餘辭不獲,遂為數言以弁其首云。
57 歲次己巳桂月望前二日,東武王元鶚撰。
58 ●題詞
59 作宦曾游大海濤,年逾周甲氣仍豪。霜寒荒島身擒賊,月黑樓船夜帶刀。征戰不煩宵旰慮,勛名早荷聖恩褒。先生事業功成後,垂老歸來脫錦袍。
60 全台風景記分明,往事高談四座驚。破敵宛然成老將,論文依舊是書生。寒雲落日還家夢,白髮丹誠報國情。悔不從軍同借箸,讓君滄海著威名。
61 (丹徒唐培士花城)
62 要從滄海涉風波,才算人間閱歷多。剿寇奇功同大樹,論文雄辯等長河。台陽德政蒼生福,山左清名白雪歌。一自歸來無個事,行蹤到處寄吟哦。
63 (丹徒包禮云農)
64 海外歸來解戰袍,南游到處任逍遙。臨風快讀琳琅句,棠蔭爭傳德政高。
65 (丹徒劉輝春穀)
66 海色天風路渺茫,蠻雲犵鳥自成鄉。從今不讀輿圖記,一管生花寫大荒。
67 蛋雨閩風四十秋,潛蛟宮室蜃中樓。知君碧眼過犀燭,不學詞人記十洲。
68 (武進管繩萊孝逸)
69 尺幅居然現巨觀,台陽隨處助文瀾。名言妙理真經濟,莫作齊諧志異看。
70 四十年來說宦游,奇情異彩任探搜。眉山風骨廬陵韻,盡在先生筆底收。
71 溟海蒼茫幾度經,六旬猶未鬢星星。平生多少驚心事,說與常人不敢聽。
72 匆匆相見恨偏遲,同是征帆小駐時。我濫齊竽慚八載,欲從模範証工師。
73 (桃源袁潔玉堂)
74 鯷壑橫雲蛋海煙,雙門高削護沙田。乘風少壯功名事,曾在扶桑萬里天。
75 (丹徒錢之鼎鶴山)
76 恨幼孤失學,硯食四方,黔南、楚北、西蜀、東吳,問我芒鞋,俱曾踏過。
77 奈筆頭疏懶,所歷山川,盡如過客。茲於辛未宦游瀨水,晤笠山先生,把臂談詩,成匝月歡。蒙示台陽筆記,皆經世婆心,不特吟風弄月而已。然紬繹篇章,全台在目,離奇兀突,令我消魂。爰綴數言,徒增續貂之恥。
78 胸中無萬卷,下筆塗來俗未免。足底不千里,眼界難寬井蛙恥。此中至意知者誰,游子壯夫為能為。昨見東魯笠山先生之所作,瓖奇瑰異複磅礡。山水人物一卷裝,驚心炫目說台陽。愧我飢驅三十年,竟無尺幅描雲煙。今作稗官催軍船,篷牕誦讀、恍如海外雄觀來眼前。
79 用陶韻又成一首
80 一見即心契,關心只在詩。我卻寡所諧,惟君獨任之。台陽十四策,海外寫雄思。雄思何所寄?經濟趁清時。天地逆旅耳,此編傳在茲。雞林走商賈,聲價不人欺。
81 (姑熟胡泉者島)
82 地准三萬六千餘里之程途,耳目未遍心模糊。琅環石室有丹符,闡微洩秘如畫圖。典墳未考腸已枯,一得台陽筆記如獲珠。反複玩索,勝覽陸公之書廚。火山、玉山等方壺,嶔奇光怪造化爐。芳園、濁水景氣殊,艷冶離奇超寰區。石礁鐵沙多憂虞。澎湖燦爛撐珊瑚。番錢妙巧誇錙銖。鴉片名煙法當誅。蛤仔爛地稱膏腴。琉球使過船吹竽。八尺門鯉五色驅。金包穴吐硫磺酥。漳泉粵莊為德隅,義民疊出看於於。籲嗟兮長籲!觀此一卷無多猶截蒲,胡以奇山異水能橫鋪?風土人物隨心摹,經濟中藏名言俱。斯編作者問誰乎?東魯昔任東寧之老儒。
83 (於湖胡森)
84 捧讀台陽記,欣然具大觀。草花香最古,山水象難刊。經濟胸中透,紛華眼界寬。世情兼治策,敢作異書看。
85 (姑溪胡士勛銘齋)
86 奇事奇文非浪傳,烏頭馬角亦茫然。須知六合八荒外,澤譜山經載未全。
87 宦海行蹤信不虛,煙波淼淼竟何如。香山詩句臨川筆,盡在台陽一卷書。
88 (同邑王驥槐莊)
89 卿雲現海捧輪紅,金船獻壽波不鴻。君家東海我南海,天風海水論心胸。君昔攜琴閩海上,弦歌雅化時無兩。台陽深入靖鯨鯢,共吒文壇出飛將。運爾烹鮮手,助彼屠鰲刀。報最循良卅六年,島嶼形勝悉推測。鬼蜮射影蚊浮塵,筆光四照無遁形。鵙鶯粟布地金易土,丹爐煉永鉛成銀。硫磺花、珊瑚樹,鮫宮龍窟乘雲霧。陰火潛燃玉水流,探奇更補木華賦。赤文綠字滿瑤編,健筆勘破西南天。直以文章為經濟,豈徒月露誇連篇?
90 年未及懸車,慨焉思投幘。紉蘭不數河陽花,歸舟惟戴欝林石。為訪名勝游三吳,青天萬里來吾徒。高山流水知音少,安得與君共範模。入座雄談揮玉麈,海月東升夜方午。敢將禿筆為題詞,附名我亦傳千古。
91 (嘉興朱錦華尚齋)
92 卅載台陽記,千秋吏治關。運籌經口岸,持論抵眉山。壯志凌煙上,儒臣賦槊間。去思碑並讀,應望使車還。
93 (慈水葉芬誦清)
94 閩嶠儒官四十年,台陽風土一編傳。都關國計民生事,莫擬虞衡志異篇。
95 書生敢上防邊策,草莽難忘靖海功。讀罷奇文空眼界,鷺門關鍵在胸中。
96 (桐山姚長煦浣江)
97 ●台陽筆記目錄
98 全台論……………………………………………………………………………………(一)
99 粵莊義民記………………………………………………………………………………(三)
100 嘉義縣火山記……………………………………………………………………………(五)
101 生番歸化記………………………………………………………………………………(七)
102 聚芳園記…………………………………………………………………………………(九)
103 聚芳園八景……………………………………………………………………………(一一)
104 濁水記…………………………………………………………………………………(一三)
105 倭硫磺花記……………………………………………………………………………(一五)
106 漳泉義民論……………………………………………………………………………(一七)
107 番錢說…………………………………………………………………………………(一九)
108 玉山記…………………………………………………………………………………(二一)
109 蛤仔爛記………………………………………………………………………………(二三)
110 鴉片煙論………………………………………………………………………………(二五)
111 弭盜論…………………………………………………………………………………(二七)
112 珊瑚樹記………………………………………………………………………………(二九)
113 附:閩海聞見錄…………………………………………………………………(三一)
114 ●全台論
115 山川之形勢,人事之規畫,有極安而極危、似密而實疏者,台灣是已。
116 夫台灣一郡、四縣,負山面水,外有口岸之險,內有甲兵之設,說者謂「盤石之安,金湯之固,不是過也」。餘曰:「不然」。
117 夫水以載舟,水到之處,即舟到之處。水有淺深,舟有大小,不能限也。或曰:「水之下有暗礁焉(石藏水底,鋒利無比,名曰暗礁),有鐵板沙焉(沙色如墨,性堅如鐵,名曰鐵板沙),無論艨艟快艇,觸之即碎而無複存者」。然此說也,可以嚇商賈之所未經,而不能難土人之所習慣。沿海居民,捕魚為業,當風浪怒湧之時,而談笑自若。何者?習熟之使然也。若淺若深,了如指掌;而何有於沙石?故洋匪之出入,必藉土人以引之。蔡逆之來,木城之失,其明徵歟(過巡道置木城三座於鹿耳門,蔡牽入而焚之)!
118 又或曰:「有口岸在,設重兵以守之,嚴其防而御之,則有備無患」。餘曰:「誠是也。然其患即伏於此,而莫之覺也矣」。
119 夫以彈丸之區,而兵有一萬四千有奇,設總兵一、副將三,其下參游都閫以及守備千把等員,因其地之遠近險易,而定其兵數之多寡,綿亙千里,棋布星羅,至周且備。而不知兵聚則厚,分則單。郡垣為全台重地,設兵三千。澎湖咽喉,設兵二千。安平、八里坌、鹿仔港皆口岸要隘,或一千、或八百、五百不等。其餘分駐於沿山近海之小口,由南鳳山、琅𤩝,以至淡北之雞籠,塘鋪、卡房,不可勝計;多三十名,少則二十名。然一遇有警,眾寡不敵。或賊已抵岸,羽檄旁午,而調兵覓夫,動經累日。鑼鍋、帳房、火藥、鉛彈之類,約束裝載,在在需時。欲火急星馳,作救援之兵,豈可得乎?
120 且承平日久,士卒多有懈心。恃兵弁之分駐,聲勢之連絡,動則曰:「有某在,有某在」,略不經意焉。致病之由,實鐘於此。
121 故曰,勢不可恃也,謀不可恃也。蓋有治人無治法,居安而思危焉,其庶幾歟!
122 熟習情形,直是聚米為山,宛然在目。而結穴歸於治人、治法,居安思危,胸中自有經綸在。(孟津閻柱峰)
123 患伏於莫覺,故兵可恃而不可恃。立論得思患豫防之旨,不獨台灣宜爾。(松軒霍樹清)浩氣磅礡,層波疊浪,覺昌黎風味去今不遠。(桐喈)
124 言皆切要。(兄濤)
125 規畫已具。(許春池)
126 ●粵莊義民記
127 嗚呼!宇宙太和之氣,不擇地而鐘,雖荒服之國、蠻夷之邦,亦必有以醞釀於平昔,陶淑其性情,家人父子固結於心,刀鑊不能屈、詐謀不得間,時易勢殊而不少為之移易者。吾於台之粵民深有感焉。
128 台地素無土著,皆漳、泉、廣三郡之人徙居焉。地分南北,廣人實居其南,別以主客之名,而莊以立(漳泉人呼粵莊曰客莊)。此疆彼界,判然畛域。故往往有漳人作亂而泉人攻之者,泉人謀逆而漳人揭之者。若漳、泉合謀不軌,則粵民必倡義以誅之,未有不成功者。
129 自台入版圖以來,鄭芝龍、朱一貴、黃教、林爽文、廖挂、陳錫宗等陷城戕官,封偽爵,據土地,無不縱橫全台,勢如破竹;而皆不能犯尺寸之土於粵莊之民。
130 夫粵人其果有城郭之固、山川之險,所得恃以不恐歟?牆不過編竹,門不過積柴,然而久安無恙也。餘重其義而問之故。曰:「我莊有成約焉,事無巨細,人無遠近,必須痛癢相關,軌以正而無至於邪;有則自懲之,不敢勞吏問也」。余聞之曰:「嘻!此所以歷久而不敝者歟」?
131 然自鳳邑之南,沿傀儡山迤邐以至於海數十里,井灶億萬,生齒日繁,豈無一二跳梁,作奸犯科,不遵約束,以蹈夫乖僻自用之習,而干於罪戾?舉凡此莊之民,莫不熙熙暭暭,忘利重義,安居樂業,協力同心。非有以和其衷而養其天年,能如是乎?孟子曰:「地利不如人和」。左氏傳曰:「師克在和」。和之為用大矣哉!
132 且其地一歲三收,香稻貢瓜之類,入其賦而歲進焉。何莫非人傑地靈、和氣致祥之所致歟?今而後知海之外,猶有古風存者。
133 別有天地,其海外一桃源乎?(兄濤)
134 吏不勞而自治,其有一二隱君子如王彥方輩耶?抑僻遠未涉澆薄之習耶?予以義而進之,有民風之責者須知此意。(松軒)
135 ●嘉義縣火山記
136 天下有理之所無、事之所有,乍睹乍聞,無不駭耳驚目,思欲一究其奇異,而莫可窮詰者,如火山是已。
137 山在縣治之東南二十里。予初攝武蠻篆,即欲一登其巔;因案牘繁劇,未暇游覽。癸亥秋,予複蒞羅山任。佑之慶觀察過邑,亟欲一觀。謂予曰:「笠山可作東道主乎,盍同往」?因命人除荊去穢,肩輿而行。
138 至則鳥道羊腸,盤回而上,數息肩方履絕頂。詢之僧人,始知火在山後。茂樹惡木,亂草雜沓,怪石嶔崎,高原突怒。假僧杖,整草履,攀藤附葛,而繞其後,火■〈焰,臼代舊〉逼人。遠望火自穴出,洞澈如爐。穴上有樹,根踞其石,葉青青著火氣,烝烝然似墮不墮。下有清流,蟹橫行其中郭索然。土人云:「火逢陰雨盛倍於常,投以紙與毛立燼。穴旁草木蔥龍,色無少變」。
139 籲!此山無奇,而火之出於山則奇矣。火出於山,與水同出於一穴,且為草與木之並生而無少損,則更奇矣。吾故曰:理之所無、事之所有也。
140 奇境成奇文。(兄濤)
141 火井火洞,同一奇觀。(許春池)
142 蜀有火井,何疑粵有火山;然非嗜奇者不能探入奚囊。睹此,覺茂先志臨卬猶似臆見。(松軒)
143 ●生番歸化記
144 台屬彰邑有歸化生番三十六社,隆冬則出,春夏則藏,畏時氣染痘症也。番界設社丁首一名,漢人給戳而充其役。廣其居以為番息(番界築舍數楹,生番出山,即居其地)。來則三五成群,漆發文身(遍身以針刺孔,或牡丹花,或錢式,實以藍靛,以飾其觀),腰弓矢,懷短刃,挾所獲易布絲鹽鐵,名曰「換番」;習以為常,民番兩便,社丁亦與有利。
145 餘蒞彰之次年冬,社丁引謁,見官則伏以為禮,賜以牛酒,以口受壇而飲,以手代箸而食。席地坐,醉則起歌,吚唔之聲莫辨。善射,箭以細竹為之,粘雞羽作翎,發必中的。以之代兵,則知進無退,勇敢之氣,千折不回。靖林逆之亂,此番之力居多焉。
146 詢之通事,云番性畏熱,生子三日,浴於河,操作如平日,無少倦。男女相遇,不通媒妁,隨口作曲,互唱入彀,女則以手牽男而去,主於女家。番之結婚名曰牽手,實因此故。番生男不賀,生女則賀。與之嬉戲,揮以鞭挺,無怒;按以手則怒不可解,深恐以手點穴而死。其愚如是!
147 又有玻璃番,聞其人甚秀美,然其地遠而莫致,彼亦不出。外此則傀儡、雞爪,各種不一。率皆穴地而居,射鹿為活,衣不蔽體,略具人形,深處窮島,絕跡人寰;所謂化外之民,禽聚而獸行者也。
148 一結化外,著筆悠然不盡,江上峰青。(兄濤)
149 寫猂癡之狀,宛然在目,可作生番歸化圖看。(松軒)
150 ●聚芳園記
151 南投衙署,屢遭兵燹。予蒞任後,捐廉修葺。署之西有隙地,為植木種花之所,久經荒蕪。因環舊址築短垣,廓其地建北舍三楹。牆外有小崗,松陰里許,蒼翠之氣,接連窗牖,因題曰「對松居」。自北而西為聽月廊。引泉其後,透竹林之南灌菊圃。圃東為矮屋,對觀射亭,植丹桂十株,名之曰「小軒十桂」。
152 當春日融和,黃蜂滿院,欹枕聽畫眉聲,雌雄相應。時而隔簾香透,花影參差,蓋酴醿將卸也。台地和暖,花無冬夏,樹不凋,砌草不黃,故能終歲菁蔥,生意滿眼。蘭蕙、素馨之類,隨地布置,欄檻芬芳,溢於亭榭。
153 友人見而謂之曰:「四時之花,君能兼之;四季之樂,君能享之;此地不可以不名也。謂之「聚芳園」可乎?然君究何修而得此樂也?夫人惟不滯於境之內者,斯可超於象之外。嘗見夫權門貴客,日坐錦堂,玩好滿前,氍毺鋪地,以視君之茅舍柴扉,紙窗竹屋,不啻霄壤也;猶自營營於紛華靡麗之場,而戚戚於蘭麝帷帳之內,寤寐不釋,飲食不寧。究不知何時而樂也」!
154 餘聆其言而志之,並記其園之顛末,且鐫八景詩於廓之右偏。後之來者,隨時修補而保護之,亦將樂吾之樂而樂其樂也夫!
155 繪景處大似柳州小品,後又似廬陵矣。(兄倚雲)
156 美景日在目前,憂者自憂,樂者自樂,不關物也。其膠西之超然台耶?黃州之快哉亭耶?(松軒)
157 ●聚芳園八景
158 東山曉翠
159 群峰插半天,日高不知午。撲面翠欲流,缺處白雲補。
160 蜂衙春暖
161 落花飛春雪,游峰瀁晴晝。人倦倚闌幹,酴醿開深透。
162 榕夏午風
163 樹老參天碧,陰濃竟日宜。冰心常在抱,應語夏蟲知。
164 琅玕煙雨
165 茅屋繞竹林,人在林深處。綠天絕纖塵,風雨時來去。
166 回廊聽月
167 好月照曲廊,月色涼如水。淨洗繁華心,默悟盈虧理。
168 秋圃賞菊
169 種菊秋畦滿,名花任品題。雨來勤愛護,深恐葉沾泥。
170 西園晚射
171 冠裳列夕陽,芳草鳴響鏑。雍容揖讓風,卻不在中的。
172 北苑書聲
173 兒子讀書聲,此事良可喜。未識老壯時,能作駒千里?
174 如小蘇題龍眠小景。(許春池)
175 ●濁水記
176 事有相反而理有難通者,習者未察,智者惑焉。竹城(古彰邑名)之南有水,其源出自內山,有黑沙流出,土人以之灌田,雖分派支流,亦皆混暗如煙,名曰濁水。後因地震山崩,衝分為二。其一由嘉屬之斗六莊,其一則自彰邑安里社由北而南,複趨而西,下流十里,合注于海,總名之曰虎尾溪,浩浩蕩蕩,波濤怒湧,黑勢汪洋,行人裹足。溪之名或以其險而名之歟?
177 夫水莫不惡濁而喜清,故黃河之水清而聖人出。此則不然,一清而人心沸,再清而兵革擾。林逆之變,溪水澄澈三月有餘。是何說也?且凡水之漲發,夏秋為盛。此水則陰雨連綿,無大泛溢;一至風起,乃沿江拍岸而下,勢如山傾。近水居民,猝不及防,房舍田廬,多被淹沒。說者謂山深樹老,根露其下,落葉團積,日久水壅,一經風起,枝搖樹動,葉隨風開,水隨葉下,故有久晴不雨而水災猝報者。然此亦不過土人臆度,究不足為定論。
178 總之,台灣地土浮松,人心善動。動,水性也。往往一夫呼而百夫諾,持乾搖戈,動如蜂蟻。在倡之者亦不知其所以然,而事非意計,情理難通,有如此水。是蓋天地之沴氣所結歟?姑記之,以待守土問俗之官相與參考焉。
179 理似相反而仍相通。天地之生物不測,而理未可執一而論也。(兄濤)
180 末一段尤有關於吏治。(許春池)
181 物之異常為害者,大抵沴氣所鐘。其不可解者,歸之大造,而因端求理,即事垂戒,古人立論之旨恆如斯。(松軒)
182 ●倭硫磺花記
183 物有可遇而不可求者,亦有遇之而忽焉失之於交臂,比比然矣。雖寶藏靈異,亦不過韜晦於岩穴,而自美其美,終不逢人世之鑒賞,為之歌詠筆載,以永其傳。吾甚惜其遇而不遇也。
184 世之所謂倭硫磺,出自廣南,因其物不易得,而人亦罕見之。至於花,則並未耳其名。
185 餘調任台陽,見其山為火■〈熖,臼代舊〉者(火■〈熖,臼代舊〉山在彰屬貓霧束地界),以為磺在其下。土人曰:「非也。台灣之磺在淡水之金包里,然其地已封禁多年矣」。餘年來握篆分符,多在郡治之南,以其地相隔愈遠,亦遂略而置之。然有人自淡北來,必考問之。其聞見記載,率皆各異其說。餘亦終惑焉。
186 丁已春,移任新莊,有事於雞籠山,履跳石登舟,過八尺門,觀五色鯉魚(魚在八尺門下,水清見底,有藍色者更佳)。複舍舟登獅球嶺,望海中小嶼,遠近浮沉,睥睨萬狀,心曠神怡,流連不忍去。
187 適有樵人自嶺雲中冉冉而下。至近,詢之,始知自金包裡來者。樵人方以山谷之險峻,與夫磺穴之出處,為餘歷述其顛末。餘亦恍然遇之。遂命人隨樵夫尋舊跡。濕草履,持長竿,竿末縛以鐵鏟,躡足注目而飛取之。蓋遲則熱氣逼人,無少喘息處。據雲穴出半山,臚列七孔,有白液吐焉。取而視之,色潔如雪,少則變為松綠。樵人曰:「此硫磺花也,百餘年所不經見者,今一旦為君得之矣」!
188 余聞其言而不禁為之太息曰:「一物之出於山也,且有遇不遇之感,而況於人乎!抱負非常,置身窮谷間,所遇不偶,而淪落以終身,可勝道哉!可勝慨哉」!樵人不應,遵路而去。餘亦返舟,而月出東山矣。
189 有心人俯仰上下,別有襟懷,令人低徊不盡。(兄倚雲)
190 硫磺花幾似石髓,所遇不偶,寄慨無窮。樵人之來也飄然,其去瞥然。(柱峰)
191 ●漳泉義民論
192 漳泉之民,人皆以為義。以其常招致鄉勇,濟困扶危也。籲!兩郡之民,特因人成事耳,烏得謂之義?凡天下事,為其所當為,而不必有所為而為。夫有所為而為者,私也;無所為而為其所當為者,公也。且事當防患於未萌之先,而不必弭亂於既成之後。夫弭禍於既成,而因事以為功,且必有所為而後動焉,又安得謂之義也哉?
193 無所為而為之謂義,殆作者全幅家數。不義漳泉,將激之以進粵莊也,其旨深矣!(松軒)
194 ●番錢說
195 番錢者,洋人以市貨也。其國無銅鑄,自七錢至一分,皆銀為之。洋艘之來,錢滿其載,盈千累萬。來則澳廈充塞,沿及江南。有人頭、雙柱、劍馬之別,而銀色亦各有差。由是番錢遍布,白鏹幾為滯物而不能流通矣。
196 夫洋人之所謂錢者,豈果取之不盡、用之無竭、而其富倍加於中國哉?考其術,蓋自有說。錢以鉛為母,以草為藥。是二者皆取之於中國。複以人目瞳水點之,以發其光。故天竺教中人死,必蒙其首,不令人見,取其水而去,蓋為此也。揣其意以為鉛與草,皆中國所不甚愛惜者,彼取之以為錢,即以其自造無窮之錢,易吾不能流通之銀,事誠甚得。而況日往月來,川流不息,則彼處之鉛盡變為銀,而吾處之銀盡變為鉛矣。嗚呼!其用心也良苦,而其為智亦太狡矣!
197 夫天下之挾其技以愚人者,只可欺之於一時,而不能欺之於永久。非其術之不工,以其真之不能常假耳。故鐘離教純陽試以點金之術,純陽恐誤五百年後之人而不學,遂登仙籙。其事之有與否,姑置勿論,而其立言之正,則千古不磨也。若洋人者,小試其才,而陰險其心,偽巧詭詐,弄法於光天化日之下;一旦術破計窮,其將擯之於不毛而大戮其身歟!吾甚嗟夫洋人之智以愚人者,或且適以自愚也已。
198 情事洞然,而取之無盡、用之不竭,亦其勢然也,豈人力之所能為?(兄倚雲)
199 ●玉山記
200 閩之鷺門,東渡重洋,為台灣一郡四縣。自南至北,綿亙千餘里。有大山障其後,環抱諸峰,樹木陰翳,若斷若連,名曰玉山。中有惡溪,葉落水上,多年堆積五、六尺許,縻爛不可近。漁人樵夫,觸之即死。鄭成功時,費金萬餘,始得拱璧;其取之難如此!
201 每當天氣晴明,日光照耀雲端,素練橫懸空碧;然不宜全見,見則不祥。餘蒞台十三年,屢試屢驗。噫!天地物產之奇,造物之不輕以予人也如是夫。
202 設使此山逼近人居,無重洋以間之,無惡溪以阻之,任人博採,琢工鏤匠,豈不甚便。然而不數年間,將見摧陷殘缺,日削月消,而欲長蓄異產,永垂奇跡,豈可得乎?且是亦安足為美乎?天地生物之意,必不如是。
203 麓下藏有生番,出沒無時,遇人輒害,取頭顱而去;故人之趨避,惟恐不速。或謂此山之靈,呵護甚秘,亦理或有然者耶?
204 每於翻空處見理致,髯蘇筆妙。(兄濤)
205 ●蛤仔爛記
206 蛤仔爛,即台灣東山之後,大玉山之前面也。傳其地廣可萬餘頃,地平而土肥,草三尺許,焚其草以糞其田,利得數倍。地勢面東臨海,分南北口,為海舟出入,有護岸十餘里,內可容大艦數百,無暗礁之險、進口之虞,是誠海外奧區,別有天地者也。然其地盡生番,番皆嗜殺,以故人皆罕到。亂流雜沓,海氣浸霪。蛤仔爛之名,或由是歟?
207 陸路有二:其一由淡北之大雞籠沿海繞北而南,計程六日;其一由新莊之擺接保越大玉山南斜趨而北,計一晝夜,可登高而望見之。然皆險阻崎嶇,甚於蜀道之難行也。
208 丁巳秋杪,有琉球國貢使船犯風至其處,見玉山岧嶢,迤邐環抱,光彩射目,百里不斷;作歌曰:「晶瑩萬丈兮,玉山之陽。草木暢茂兮,地美而臧。惜無城郭兮,壯麗其光。山兮山兮,懷真抱璞而在水之中央」。餘即其歌詞之美,可想見其地之美矣。
209 夫有地若此,果能利其生番,治其田畝,廣人煙,立學校,數十年必有大可觀者。
210 無地不可大作用,待其人而後行。歌亦頗佳,何地無才。(兄濤)
211 必不可到之境,突於歌詞中想象得之。海市蜃樓,似幻似真,此境非此文不顯。(松軒)
212 ●鴉片煙論
213 鴉片之為阿芙蓉,載之本草,餘前已記之詳矣。今則不曰阿芙蓉,而曰鴉片者,何哉?以其成膏深黑色似鴉,而其性本土,故鴉也而以片名之歟?非然也。洋人之居心叵測也。
214 凡入疆貿易,所為奇技淫巧,以炫中華人耳目,率皆精微奧妙。相傳其祖造器,其孫踵之,其巧不至數世不肯易其業。其意謂玩好之物,必如是乃足以惑人,否則無能取利焉。至於鴉片,不過口腹之間瑣屑之物,又烏庸施其技巧而藏其機械哉?嘻!其用心也不露,而其為害也愈不測矣。
215 夫口之於味,有同嗜也,有則好之,無則已耳。而鴉片之於人也不然。始而游戲出之,繼則性命以之矣。閩粵兩郡,幾無虛口。在好之者以身試法,在售之者以土易金無論已。久之,須臾不離,肥鮮無以代其甘,珍錯不能充其腹,神為之喪,體為之憊,氣為之沮,魂為之失,雖富倍陶猗,貴加卿相,智越孫吳,勇過賁育,盡歸無何有之鄉。所謂芒刃伏於飲食、鴆毒耽於匕箸,華陀束手,扁鵲無功。其害之隱而深也有如是!
216 然則鴉片者,啞騙也。洋人協其音以愚我,嗜之者遂甘受其愚而不悔,以至敗德亡身而後已。悲夫!婆心苦口。(兄倚雲)
217 聞鴉片煙久服則肺中生蟲。中其毒者,不服即死。久服亦死。甘之如飴,抑獨何哉?文真摛發無遺。(柱峰)
218 ●弭盜論
219 凡為政之道,寬猛相濟,而後可為也。若弭盜,則有猛而無寬。故太叔之治鄭也,不聽子產之言,而龿苻之盜以起;誠以其頑梗難化,非猛無以清其源,亦古人闢以止闢之義也。
220 然亦有猛而不能為力者。其盜有二。一曰艇匪,患生不測者也。以其駕駛便捷,故曰艇。來自安南,即唐之交趾國。自阮、黎亂法,遞相侵奪,其國狎水戰船,無備糧,出而為盜,動以千計,凶悍無倫。粵洋滋擾,職是之故。一曰土匪,養廱成患者也。則有朱墳、蔡牽之流,聚而為盜,占地索賦,兩不相能。自廈之鷺門,至廣之南澳,朱墳居焉。蔡牽則占興化之湄州、福寧之三沙,並全台各口,朝南暮北,詭從無定,其為害尤劇。近海居民,利其所有,將日用尋常之物,攜以予賊。賊故重其值,而賄致之。以故所到之處,供給邀惠之徒,爭先恐後焉。
221 有時大兵雲集,檄師會剿,則有向之所為爭先恐後者,漏洩機密,以遠其揚。即或偶爾相遭,亦萬難於萬頃怒浪之中,而與窮凶極惡之死命敵對也。
222 每當四、五月間,南風盛發,糖船北上,則有紅篷遍海角(賊船多以紅篷為號)、炮聲振川岳(賊船之炮,大者重三千斤,小者五、六百斤),風送水湧,瞥然而至者,乃洋盜勒贖之期也。大船七千,中船五千,小則三千;七日之內,滿其欲而去。否則,縱火燒船以為樂。
223 故凡盜至之日,無知貿易之小民,有喜色焉,喜其有利於己也;裕國通商之大賈,有懼色焉,懼其有害於己也;帶重兵、鎮山海之督帥,有慚色焉,慚其不能為力也。嗚呼!一盜也,以水為鄉,以船為家,以商賈為魚肉,而以滄海為桑田矣。雖猛亦何所用之?
224 洞悉洋匪之行徑,而養廱一言,尤中時弊;可想見胸中無數甲兵。(松軒)
225 ●珊瑚樹記
226 余嘗讀山海之記載,而謂物產之瑰奇,多出於汪洋浩瀚之間。既又以為古人視聽,何能一一搜討,毫厘必辨,無或纖芥之訛?大抵比事屬詞,旁引曲喻,烏有子虛。後之覽者,披閱簡編,見夫荒怪離奇,神搖目炫,池南硯北,不過藉筆墨之靈、作詭異之觀也。若謂傳皆目睹,餘終疑焉。
227 辛丑年三月,餘筮仕閩南,私心竊喜曰:斯可以窮耳目之觀矣。蓋其地濱海,無難遠越岑㟼、遍探穴罅,得向之所謂物產瑰奇者,而一遍搜夫怪特焉。不意至閩十餘年,毫無所見,山城之外,第見銀花雪浪,天水相連,一望無際而已。因謂世之所傳奇產異跡,率多附會而不實。
228 癸丑春,奉檄調台。其地孤懸海外,遠隔重洋,天地水府,無美不備。此一役也,庶幾慰滿生平,飽覽品物。乃駕艨艟,出鷺門,由金門,經料羅,歷黑水(黑水洋在海中,水勢趨東南,無底,流甚急),一息千里,疾如驚鳧。既而風大作,舟子舵師戰慄失色。餘亦帖伏艙底,風水相激,聲在半天。斯時也,須臾生死,命寄魚龍矣。抵台又十餘年,遍歷南北,行署官衙,多臨水次,然而日對澎濞,略無奇異。
229 癸亥秋,丁父憂,由海路歸,至澎湖守風兩閱月。每當浪定水平,五色燦爛,詢之漁人;曰:「此海中石也。君得無覓大觀乎?距此三十里,西嶼有珊瑚二株,廣可四圍,長數丈許,水百尺深,赤色,下有魚龍守護,鐵網不可取也」。遂命舟人催棹鼓楫而往,至則急流無停泊處;舟人曰:「客識之乎?水色之深紅而不變者,珊瑚之光芒也;海口之燦爛而有章者,寶氣之分鐘也」。
230 今而知荒怪之說,非盡附會;耳目所到,不止傳聞。向之疑,未免少見而多怪焉。嶼旁有小樹,深紫色,葉細小如檜柏,以石為根。喜而攜歸,蓋珊瑚之變而未成者。離海水則枯枝漸零落,今無複存矣。因為之記。
231 記載行以議論,便覺凌空。(兄濤)
232 中多名言,楚楚可誦。(小隱園)
233 ●附:閩海聞見錄
234 大蟹
235 餘乙丑年解組,由澎湖駕艨艟杭海,行十三晝夜至彌陀山外洋,大溜中見一蟹闊如桌面,兩螯如巨剪,自北向南,順流而來。舟子各皆失色,寂不敢聲。餘適坐船尾上,望之了然。瞬息不見,詢之舵工,云船若與之抵,即一夾兩洞,其鋒利如是。故遇之輒避去,無敢向者。
236 穿山甲
237 台灣多山,出穿山甲,大者二尺餘,鱗甲周密,嘴尖而首曲藏於腹下,若羞與人見者。蒞彰時,里人以之餉予。令覆以盆,隔夜即遯去。後又有饋者,留心覘其動靜。乃以前爪爬地,作穴尺許,遂將周身之甲放開,旋轉如風,一炊時即地行丈餘矣。土人云,將水灌入穴中,即不能動雲。
238 竹鼠
239 台灣隨地皆竹,居民種之作牆,以蔽內外。竹林出鼠,大如貓,露門牙二,剛利無比,食竹根為活。以之供廚,肥美加於別味。然不易得。餘在龍岩時,曾獲二頭。後不見有售者。
240 食鼠
241 閩中多稻田,田鼠食稻而肥。大者,土人獲之,其炮炙一如豬然。風於簷下,非貴客不供,乃上品也。小者蜜餞,謂之蜜唧,取其嚼之唧然有聲,其風俗然也。
242 沙魚變鹿
243 台灣有沙魚,出則風起。每當春夏之交,雲霧彌漫,即跳海岸上作翻身狀,久之仍入水中。如是者三次,即居然成鹿矣。遍身濕淋,以舌舐其毛候干,悵望林泉,有射鹿之番取之而去。此蓋天地之化生,而理有不可解者也。
244 野豬
245 閩山叢雜,山內多野豬,其形象與家豕等。身帶箭翎,行動有聲;見人即嚙。獵戶入山尋蔽身處,架火銃候之。其物見煙即上,放箭射人,凶恨無倫。必須連銃而後斃之。其肉甚粗,非正味也。
246 大魚
247 福建海壇鎮,擁一沙灘十餘里﹐歷有年所。舟人漁子,傍宿其上。漸而居民日聚,市貨者往來其間,積久成墟,店鋪羅列百餘家,儼然一小鎮市焉。釘鐵鏟耙之類,不無所需,因有鐵匠置爐,錘煉之聲,日夜不絕。忽一日,水沒沙沉,街民盡溺。方悟存沙之地,即大魚之身。鐵錘振動,不安其居;少為游移,而沙隨魚去、人隨沙沒矣。
248 海騾
249 濱海潮落,退三十餘里,沙平如掌。一日,友人約同游戲,信步至一處,有漁艇數只,人皆上岸,四顧闃然。忽一騾,黑色,甚光潤,兩耳如削,立沙灘上屹然不動;驚疑間入海不見。向每得之傳聞,此乃目睹,故記之。
250 琅𤩝貓
251 台灣鳳邑之南,有山曰琅𤩝,相隔海面八十里,陸路不通。其地皆生番。番社有貓,雌雄眼,麒麟尾,虎斑色,大小一如常貓,惟長叫一聲,二十里之外,鼠皆遯去。餘以二十金得一頭,試之果然。後與別貓亂種,則只能捕鼠,而不能避鼠矣。
252 五色鯉
253 台之北有雞籠山,下有海𣿭名八尺門,水清見底。履跳石望之,內有五色鯉,藍色者頗佳,上下游行,大者如盤,水動即沒,深不可測。居人鮮有得者。
254 大樹
255 台陽鳳邑之南,有琅𤩝山,生番所居。軍工匠入山取木,夜則止宿其地,無房舍居民,皆各帶米糧,就木屑起爨焉。山內有大楓樹一株,高不知幾十丈許,周圍約二三里之闊。樹老中空,只有外皮一層,枝半零落。軍匠就宿其中,三十餘家炊煙從枝端出,不知其樹中有人也。根起處如橋。餘乙丑年歸里,有人自鳳山南路來者,詢之,樹之蔥欝一如舊云。
256 紅色城
257 台邑舊屬紅毛,後為鄭芝龍所得,康熙年間始入版圖。距府治十五里,安平鎮有紅毛城,設副將一、兵二千。此地適當其衝,鹿耳門內第一險要之鎮也。城只一門通陸路,潮大即不能行,往來皆以船。城樓九間,即紅毛王貯胡椒之所。上下二起,梁柱皆楠木,方其式。第二層貯火藥大炮等物,以城為房,如洞穴然;第三層始起屋,牆厚而矮。城四角更樓僅容一人立,擊梆眺遠。磚,紅色。第一層內有洞,以錫為里,由海底可通城內紅毛樓。第二層內有一門封閉,云有寶貯其中,至今亦無敢開看者。餘常陟其巔。東北隅半殘缺,窺其粘縫之灰,堅硬異常;蓋用糯米煮糊貫汁而成者。
258 雞爪番
259 台地內山生番,種類不一,性皆嗜殺;雞爪番為尤甚。處窮島中,菇毛飲血為活。漆發赤體,手足三指如雞爪,陟嶺若飛。見人則取頭顱而去,以皮穿骷髏作念珠挂項間,多者為盛,雄占一社,眾番皆避其鋒;土人比之曰虎,其信然也。
260 狗民
261 福寧府屬之寧德縣山中有狗民,出山貿易,一如常人,無他異。男女睛多黃,兩顴高聳。女束發為辮,分左右垂,雜以五色線,頂上綴一小犬,白色,首向前作吠狀。土人賤之,自為婚嫁。相傳其祖系犬。其國王惡敵人不能治,傳令有能得敵人頭者,以女妻之。是夜有犬銜頭至,遂以女嫁之,生息繁衍。今咸呼之曰狗民,不能改也。
262 ●讀台陽筆記贅語
263 蠻花犵鳥之鄉,箐雨茅煙之路,積有殊觀,欝為偉略。蛋歌獞唱,聆音俾晰夫輿方;火種刀耕,問俗聿修夫治譜。固不比女湖兒店,漫記游蹤;水郭山村,聊伸羈興已也。
264 茲讀此記,知先生寸懷之內,五岳全撐;一粟之中,十洲胥納。即所見聞,泐之篇帙,飾以好詞,昭其精義。若夫窮方食德,化暨漆發之番;先事圖災,慮深紅篷之盜。訪桃源之古渡,採風者嘉此義民;溢虎尾之惡溪,守土者憂彼濁水。至於貪狼善噬,齊民受阿堵物之欺;飛蠱滋淫,同嗜甚淡巴菰之害。所以物價須齊,勿使黃金比土;兼之民生是重,堪憐碧骨成灰。則尤見仁人之用意,而賢宰之存心也。他如鳴琴報最,則漳人、泉人之境,備悉其輿情;飛蠱出游,則火山、玉山之形,具明其地利。硫磺花下,幾搖驅石之鞭;珊瑚樹旁,慣問乘槎之路。蓋離奇幻變,地雖據乎全台;而俯仰流連,人祗杭以一葦。此真鯨飛莫遏、蠡測難窮者矣。
265 黌薔薇盥手,爰捧佳編;豆蔻熏香,載歌長夜。胥潮嚴汐,恍觸舊游(黌在浙時,曾觀海於海寧州之東門外,然較先生之游,則杳乎小矣)。而楓驛柳營,徒存遐想。滯尋常之邱壑,未豁觀海之雙眸;讀瑰麗之文章,空憶聚芳之八景!
266 平陵周奕黌拜識
267 ●跋
268 辛未仲夏,鈞自武林出游京口,晤山左笠山先生於袁玉堂明府旅寓。談詩論字,恂恂醇儒,雅化弦歌,卓卓循吏。前後宰閩疆四十載,風教大行。著有台陽筆記十四篇,以天矯之筆,運豪宕之思,所言皆關世道人心,非好為炫奇駭異者,每讀一過,恍如置身海島間,親見人情風土焉。
269 先生年僅周甲,引疾作四海游;而精神意氧,不減少壯躍馬帶兵殺賊時。鈞竊與先生恨相見之晚,而尚得風雨聯床,數心晨夕,不可謂非幸矣。
270 今是篇將付梓,不自揣陋,聊付數語於簡末,用以志敬佩之誠云爾。
271 餘姚韓秉鈞拜跋
272 ●後記
273 台陽筆記,不分卷,翟灝撰。灝字笠山,山東淄川人。從其文中所記歲月,知其於清幹隆辛丑(四十六年)三月筮仕閩南,癸丑(五十八年)春奉檄調台,嘉慶乙丑(十年)解組歸里,在台凡十三年。台陽筆記即撰於此時期中。
274 全書僅有短文十四篇及五言絕句八首,外附閩海聞見錄十四則;而序、跋、題詞幾及正文三分之二。序跋之撰寫,最遲者在嘉慶癸酉(十八年);是本書之刊刻不得早於是年也。
275 台灣省立台北圖書館藏台陽筆記抄本一冊,系日本大正十五年(民國十五年)依原刊本謄寫。首頁書名之右上有「蒲笠山人著」五字,左下有「停雲館藏板」五字,未載刊刻年月。茲即據館藏抄本謄錄,加以標點,校正訛誤,然後付印。(編者)
URN: ctp:ws795591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18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