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第十回掩耳偷鈴不搜自己房幃 吹毛求疵只覓別人破綻

《第十回掩耳偷鈴不搜自己房幃 吹毛求疵只覓別人破綻》[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西江月》:
2
慣會說長道短,專工批少評多。返躬自問竟如何,處世誰能無過。
3
逞我自家識見,談人別個差訛。誰知公論不偏頗,也有人來笑我。
4
話說錢士命的妻子,母家姓習,乳名叫做妒斌。那時,拖住施利仁辱罵了他幾句,施利仁道:「將軍夫人,且請息怒,房下造府的事,這是將軍的意思,與小的全無干涉。將軍在外,不信,但問將軍.」妒斌道:「且喚他進來.」施利仁連忙溜出,向錢士命道:「將軍,請進去,夫人有話.」錢士命心中想了一想,身邊取出金銀錢,拿在手內,戰兢兢同施利仁走進自室。那妒斌坐在稱孤椅裏,看見錢士命進來,厲聲問道:「你於得好事,你知罪麼?」錢士命道:「愚夫知罪.」妒斌道:「你知罪為何不跪?」錢士命疾忙跪下,妒斌道:「你叫軒格蠟到我家中,施利仁說你的意思,你有什麼意思?」錢士命道:「沒有什麼意思,只為軒格蠟娘娘身上出金銀錢的,所以特地請他到此。夫人請看.」便把金銀錢獻上,妒斌笑道:「這個金銀錢是他身上得來的麼?」錢士命道:「正是.」妒斌道:「如此,我也在這裡想金銀錢。施利仁,你再去喚你妻子到我家裡來,但不許與將軍同炕,我端正幾樣小吃,還去叫那沸情裏內這一班小娘兒來,唱幾只曲兒下酒.」施利仁十叩,又是興匆匆的去了。錢士命看見妻房如此,他便把金銀錢仍舊藏好庫內。那庫房在自室旁邊,門上掛著一個鈴兒,若開門時,這鈴兒自響,提防最密。那妒斌見他把金銀錢仍舊藏好,不見與他,他心中懊惱,暗暗打算,早想下一個計兒。正是:計就月中擒玉兔,謀成日裡捉金烏。
5
不多時,只見軒格蠟娘娘已到,同妒斌相見了。隨後施利仁領了一班小娘兒也到。那小娘兒都會唱曲,一班共有七個,小名兒喚做喜娘、怒娘、哀娘、懼娘、愛娘、惡娘、欲娘,各樣打扮,都進自室中來,各相見坐下。裏面和盤托出,端著幾碗棗兒湯出來,他們都是吃慣的,棗子都揀赤邊咬去。隨又拿出幾碗空心湯團,大家吃了。然後又是四箇碟子,只見:一碟斜七雄雞,一碟臭肉,一碟怪肚子,一碟金鯽魚缸裡上鱅魚。
6
妒斌吩咐守錢奴,把前日送來的一大壇棗酒開了。兩對夫妻,七個小娘兒團團坐下飲酒。欲娘起調,六個小姐隨聲附和,一齊彈唱。但見:九調十三腔,聽去盡是拘腔別調。歪嘴吹喇叭。
7
不曉得是銅嘴鐵嘴。敲蔫鑼敲也破鑼,打邊鼓打也破鼓。彈老弦,好像老古班的腳色:做腔調,裝出老腔別的聲口。吹著七眼笛,碰起大鐃鈸。一個吹笛,一箇捺眼,一吹一唱押腔押板。轉了瞎籟腳,不在板眼上。這一個出調,那一個走板。一會兒吹一套二犯江兒水,一會兒唱一只單調桂枝香。
8
妒斌道:「如今要請教軒格蠟娘娘唱一套老調了.」軒格蠟娘娘扳腔做調,揀幾只好曲子,唱了三遍。妒斌道:「娘娘且敬將軍一盅.」妒斌叫軒格蠟娘娘一盅一盅灌得錢士命爛醉。
9
正在歡呼暢飲,忽聽得傳說單八姐到了。施利仁道:「不要睬他.」錢士命道:「怎麼不要睬他。叫他進來,我們正好同吃。」施利仁領命出外,叫了單八姐到自室中,各各相見。錢士命道:「沒有什麼吃了。我們有好吃果子,快些去拿。裝好的赤豆果子出來,與單八姐吃.」口內說,伸手便去扯單八姐,推倒在稱孤椅裏。單八姐憑他戲弄。妒斌見了,忙上前扯去單八姐。錢士命在醉中錯認了,用手就把妒斌推倒在稱孤椅裏,欲要動粗,妒斌怒道:「你眼兒都瞎了,我不是單八姐,豈是好惹的,你要欺我麼?」說未完,立起身把錢士命轉推在稱孤椅裏,沉沉的睡去了。單八姐見他們這般光景,只得先自回去。
10
施利仁同妻子、一班小娘兒也辭了妒斌,出孟門而走。誰知錯了道兒,領到一條獨木橋邊,小娘兒腳小伶仃,不能過去。施利仁無奈扶了這幾個小娘兒過了橋去,他與妻子仍回走熱路去了。
11
那妒斌看見眾人都散,錢士命仍在睡夢中,輕輕的把他耳朵掩了,將庫門上的鈴兒偷了下來,開了門,取出金銀錢拿去藏在自己房中。錢士命迷迷朦朦睡在稱孤椅裡,一些也不曉得。
12
忽聽見眭炎、馮世進來報道:「外面有個人,手中拿了一件東西,牽著一隻走獸,要見將軍.」錢士命朦朧問道:「他是什麼樣人?」眭炎、馮世道:「他姓賈,自號斯文.」錢士命道:「又是什麼賈斯文,可厭,可厭。且著他進來.」眭炎、馮世忙傳進這個賈斯文。他見了錢士命,就雙手捧了一隻殷琴,恭恭敬敬獻上將軍。錢士命道:「你手中是什麼東西?」賈斯文道:「這是一張古琴,還是殷朝留至如今,名曰殷琴。曉得將軍是個知音,所以特來獻上。聞得將軍府上的金銀錢,真是人間至寶,欲求將軍賜與學生一觀.」錢士命道:「聽得說你還有什麼走獸在外.」賈斯文道:「正是。學生久聞將軍愛吃帶角水牛,尋常走獸,恐不合將軍之意,覓得一只蠻牛,敬送將軍.」錢士命道:「牛在那裏?」賈斯文道:「不便牽進,現在夢生草堂中.」錢士命同賈斯文踱出自室,到了夢生草堂,坐在有主椅上,看了這牛,說道:「此牛泰性如何?」賈斯文道:「此牛不比凡牛.」
13
生頭出角,推搖不動。雖然毛面畜生,腳力實大。
14
不脫四腳爬踅,肩膀卻硬。牯牛身上拔根毛,本來易事。此牛一毛不拔;撳牛頭不肯吃草,原難勉強,此牛不吃好草。強頭白腦,也有人來拔頭截角,旁若無人,也要被人牽來了鼻頭繩團團轉。
15
錢士命道:「此牛甚合我意。但是有些毛病.」賈斯文道:「並無毛病.」錢士命道:「你不信,我指與你看.」便把一口氣哈去,一個牛頭幾乎被他哈熱,吹得牛毛根根豎起。但見毛縫中,一片頑皮,皮上斑疤甚多,錢士命道:「此等色澤,總屬皮軟之故,不算老結,這就是毛病.」賈斯文道:「這不是毛病,是皮裡病。若然順毛捋去,便覺一如細絲,一些也看不出.」錢士命道:「此牛可有什麼好處?」賈斯文道:「此牛能知殷琴,學生若彈時,他便顛頭顛腦,深會我意.」錢士命道:「你試彈與我看.」賈斯文隨手將殷琴攏好,對著這只蠻牛,手忙腳亂,彈了一套「纏一技花」。果然這牛把頭亂顛。
16
你道這蠻牛真個是知殷琴的?不過蠻牛自在那裡搖擺,把頭顛了幾顛,賈斯文遂譽為牛善知音,頗通人事。錢士命也不懂殷琴,也看不出他知音不知音,惟覺此牛尚是合意,便道:「蠻牛留在此間,那殷琴我這裏用不著.」賈斯文道:「將軍這裡不用殷琴,學生自然帶回。乞借府上金銀錢一看.」錢士命道:「要看金銀錢,且待緩日,此時不便.」賈斯文道:「如此告辭了.」他便取了殷琴,出孟門而去。錢士命此時酒醒,被賈斯文提起金銀錢,猛然想起,回到自室中,向庫房檢點,毫無金銀錢的蹤迹,心中摸不著,這個是那裡去了。一時胡思亂想,連忙傳進沓口呂強詞商議此事。呂強詞道:「方才賈斯文在這裏渾了半日,莫非被他偷去了.」錢士命道:「不差,他來獻琴,原想要看我的金銀錢,斯以我不受他的殷琴,誰知仍被他偷去。事不宜遲,快快去追他轉來.」遂騎上拂怕玉馬,同呂強詞緊緊追趕,離了獨家村,出了沒逃城,遠遠望見一塊大身田,田岸旁一所棧房。那棧房原是古時舊屋,不甚華上,小人國的人盡謂之破棧。錢士命望去,屋面盡是些漏洞,其實毫無孔隙。呂殉道:「將軍,你見賈斯文麼,和一人在破棧中計事。」
17
錢士命走進一望道:「正是。我們悄悄前去.」兩人行至棧房,卻不見有賈斯文,只有一個人。這一個人:心高氣硬,大刀闊斧,打得上,丟得下,救得人,殺得人。每逢路見不平,便肯拔刀相助。
18
他姓殷名豪,表字雄漢,原籍公行正道人氏。只為一心遊學,也是失足下水,飄流至小人國地界,偶爾打了一個哈軒,被一個姓刁名鑽,表字展王的人割了舌頭去,所以至今言語不便。雖有一身武藝,小人國又無用武之地,因想田不種,陸不耕,終非為人之道,留心覓得這一塊大爿田。小人國的人無人在意,久遠拋荒。其田寬大,一人之力不能廣種薄收,獨揀了中間腹內一塊心田耕種。誰知荒田無人種,一種盡來搶。小人國內的人糞擔往來,也要把屎連頭蘸蘸,有時種得稂不稂,莠不莠,都替他未荒先荒。有時種得成熟,便來割切他的稻穗頭,有時做了三石多畝,盡來向他要三糙三光。殷雄漢思量積穀防飢,得了這一所房居住,卻被這小人國內的人弄得七顛八倒,仍然朝無呼雞之米,夜無鼠耗之糧。其時,他本同一個人談心,那一個人早見錢士命、呂殉同來,他說:「非我同類,宜遠而避之.」他連忙走了。殷雄漢獨自一人坐破棧中。錢士命道:「我望見有個賈斯文,往那裏去了?」殷雄漢道:「我生平從不曉得什麼賈斯文.」錢士命道:「不曉得賈斯文,你還我金銀錢便罷.」殷雄漢道:「什麼金銀錢?」錢士命道:「我明明看見賈斯文同你合意的,金銀錢被你藏過。呂軍師,隨我向破棧中一同尋覓.」錢士命拴好馬匹,同呂殉在破棧中各處搜尋,並無蹤迹。吵得他雞犬不寧,惱得殷雄漢三尸神暴跳,七竅內生煙。錢士命問得半句說道:「賈斯文到底往那裡?」殷雄漢不問情由,便揪住錢士命腳踢手打。錢士命雖稱自汛將軍,一拳來,一腳去,怎敵得過殷雄漢的手段。錢士命忙叫道:「軍師,救命.」殷雄漢摸不著錢士命的來意,平白到他家來吵鬧,一時怒氣填胸,恨不得將他一拳打死。正是:容情不舉手,舉手不容情。
19
不知錢士命性命如何,且聽下文分解。
URN: ctp:ws803396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22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