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 檢索 "𩔗"
檢索內容:
檢索範圍: 呂氏春秋
條件: 包含字詞「𩔗」
Total 3

卷第二十一

7
四曰身者所為也天下者所以為也審所以為而輕重得矣輕也得猶知也身所重天下所今有人於此斷首以易冠殺身以易衣世必惑之也惑怪是何也冠所以飾首也衣所以飾身也殺所飾要所以飾則不知所為矣相為為謂為之世之走利有似於此危身傷生刈頸斷頭以徇利則亦不知所為也太王亶父居邠狄人攻之父公祖太王亶率西水滸至於岐下避狄難也狄人獫狁今之匈奴之子王季之父文王之祖號曰古公亶父來朝走馬也事以皮帛而不受事以珠玉而不肯狄人之所求者地也太王亶父曰與人之兄居而殺其弟與人之父處而殺其子吾不忍為也戰闘殺人之子弟也言忍事圡地與狄人皆勉處矣為吾臣與狄人臣奚以異人務安居為臣等勉務處居也教邠奚以異耳故曰且吾聞之不以所以養害所養杖策而去以所謂民人也策箠也養者土地也所養者民相連而從之遂成國於岐山之下山在右扶風美陽之北其下有周地周家因之連結也民相與結檐隨之衆多復成為國也岐下號也以為天太王亶父可謂能尊生矣也尊重能尊生雖貴富不以養傷身雖貧賤不以利累形今受其先人之爵祿則必重失之生之所自來者久矣而輕失之豈不惑哉地而失其生命故曰豈不惑哉言今人重失其先人之爵祿爭圡韓魏相與爭侵地子華子見昭𨤲侯昭𨤲侯有憂色道人也昭子華子體世之孫哀侯之子也𨤲復謚也韓武子五子華子曰今使天下書銘於君之前書之曰左手攫之則右手廢右手攫之則左手廢然而攫之必有天下君將攫之乎亡其不與昭𨤲侯曰寡人不攫也子華子曰甚善自是觀之兩臂重於天下也身又重於兩臂韓之輕於天下逺今之所爭者其輕於韓又逺多也逺猶君固愁身傷生以憂之臧不得也近臧也昭𨤲侯曰善教寡人者衆矣未嘗得聞此言也子華子可謂知輕重矣知輕重故論不過失過也中山公子牟謂詹子曰身在江海之上心居乎魏闕之下柰何公以邑子牟因曰中山公子牟也詹子子牟魏公子也作書四篇魏伐得中山闕也心下巨闕言神內守也一說魏闕象魏也懸教故得道者也身在江海之上言志放也魏闕心下巨任江海之上心存王室故在天子門闕之下也象之法浹日而收之魏魏高大故曰魏闕言身雖詹子曰重生重生則輕利傷生也言不以利中山公子牟曰雖知之猶不能自勝也猶不能自勝其情欲也言人雖知重生當輕利詹子曰不能自勝則縱之神無惡乎則放之放之神無所憎言人不能自勝其情欲以保性也惡言當寧神不能自勝而強不縱者此之謂重傷重傷之人無夀類矣神重傷其神也神傷則夭殞札瘥言人不能自勝其情欲而不放之重讀復重之重故曰無夀𩔗𩔗
8
五曰仁於他物不仁於人不得為仁不仁於他物獨仁於人猶若為仁仁也者仁乎其𩔗者也故仁人之於民也可以便之無不行也行為也便利也神農之教曰農神也炎帝士有當年而不耕者則天下或受其饑矣丁壯當其豐故有受其饑者也之年故不耕植則榖不女有當年而不績者則天下或受其寒矣服不供有受其寒者詩云不績其麻布也衣故身親耕妻親績之身也身神農所以見致民利也賢人之不逺海內之路而時往來乎王公之朝非以要利也也要徼以民為務故也為務以利民人主有能以民為務者則天下歸之矣王也者非必堅甲利兵選卒練士也非必隳人之城郭殺人之士民也上世之王者衆矣而事皆不同其當世之急憂民之利除民之害同也同等公輸般為髙雲梯欲以攻宋為楚王設攻宋之具也公輸魯般之號也在楚墨子聞之自魯往裂裳褁足日夜不休十日十夜而至於郢都也郢楚見荊王曰臣北方之鄙人也也鄙小聞大王將攻宋信有之乎王曰然墨子曰必得宋乃攻之乎亡其不得宋且不義猶攻之乎也猶尚王曰必既一作不得宋且有不義則曷為攻之墨子曰甚善臣以宋必不可得以臣不可得也為攻宋必王曰公輸般天下之巧工也巳為攻宋之械矣也械噐墨子曰請令公輸般試攻之臣請試守之於是公輸般設攻宋之械墨子設守宋之備九攻之墨子九却之不能入下也入猶故荊輟不攻宋墨子能以術禦荊免宋之難者此之謂也聖王通士不出於利民者無有利民也言皆欲昔上古龍門未開呂梁未發河之龍門石在水中禹决而通之號曰呂梁發通也阨在左馮翊夏陽之北呂梁在彭城呂縣大河出孟門大溢逆流於孟門山之上大溢逆流無有涯畔也昔龍門呂梁未通河水稸積其深乃出無有丘陵沃衍平原髙阜盡皆滅之也滅没名曰鴻水也鴻大禹於是䟽河決江為彭蠡之障章隄防也彭蠡澤在豫乾東圡所活者千八百國玉帛者萬國此曰千八百者乾燥也禹致羣臣於㑹稽執居燥圡不溺死故曰活之也但謂被水災之國耳言使民得此禹之功也之功也功治水勤勞為民無苦乎禹者矣辟伊闕决江䟽河其勤苦事功曰勞其治水鑿龍門并也無如禹匡章謂惠子曰公之學去尊今又王齊王何其到也位謂惠子言行何其到逆相違背也去尊棄尊位也今王事齊王居其尊惠子曰今有人於此欲必擊其愛子之頭石可以代之所愛愛子也故曰石可以代子也之子也舍愛子頭而擊石匡章曰公取之代乎其不與頭乎其不與耶言公取石以代子施取代之子頭所重也石所輕也擊其所輕以免其所重豈不可哉可也言其匡章曰齊王之所以用兵而不休攻擊人而不止者其故何也故也為何等惠子曰大者可以王其次可以霸也今可以王齊王而夀黔首之命免民之死是以石代愛子頭也何為不為用兵也言何為不民寒則欲火暑則欲冰燥則欲溼溼則欲燥寒暑燥溼相反其於利民一也利民豈一道哉當其時而已矣故曰當其時而已矣冬寒欲溫夏暑欲涼貴卒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21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