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第三十八回唐大人斬王志遠 林孔昭夫婦相逢

《第三十八回唐大人斬王志遠 林孔昭夫婦相逢》[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詞曰: 
2 紅塵白浪兩茫茫,忍耐柔和是妙方。到處隨緣安分守,終須世界度時光。
3 謹慎應酬無懊悔。秋風又風菊花黃、富貴五更皆春夢。不知何處是家鄉。
4 話說溧水縣知縣臧漢祥被大人呼叱,要追印信。連忙跪倒說:「大人呀!卑職有下情稟明。」大人道:「講來!」溧水縣道:「念卑職官卑職小,不敢抗違。他乃前任馮大人的世弟,卑職多大個官兒,怎敢奈何他?望求大人明鑒萬里,剖察分明。」大人道:「本都院如今有令箭一支,差你悄悄帶領三千人馬前去,將李雷前後牆門圍住。本都堂自有武官捉拿。如有賣法,放走一人,你的腦袋休想要了!」「是,謝大人恩典!」叩頭出去,回衙傳齊書役,手執令箭,調了三千人馬,星速速回溧水不提。
5 且說大人吩咐四個旗牌,快傳中軍黃耀輝進見。旗牌官答應,去不多時,將中軍傳到。上了大堂跪下,大人一聲呼叱:「你是中軍麼?好大膽子,坐觀成敗!知道惡人李雷,你就該提兵捉拿才是。為何竟之不理?」「求大人恩典,前任馮大人護蔽,小官不敢主持。」大人道:「如今有令箭一支,與你火速到溧水,將李雷全家拿下。如敢賣法,抬棺木來見!」「是,謝大人之恩。」叩頭而出,回到衙門,即刻請了三營副將,打點調兵。此時程春實與眾英雄在高府,聞得此信,程大人備了拜帖,上轅門見了經略,說:「程某聽得大人令黃耀輝去拿李雷,他家有四樓教習,多有高手的強徒。況周甸等三殺李府未得成功,今大人手下眾將,難以擒拿。程某保舉楊天盛等一同前去,不知大人意下如何?」唐大人聞聽大喜,道:「既是年兄保舉,諒來無錯。焉有不准!」程春實告辭,大人退堂,各官皆散。程大人回到高府,對眾人說知。大家歡喜,即刻會了中軍,一同調兵一千,放炮起營,趕奔溧水。這且按下。
6 且講林孔昭的妻子羅氏鳳娘,自從看會被李雷看見,設計謀占,虧神聖相救,遣妖代替,將羅氏一陣神風刮到南京城外青涼山下柳蓮庵中,代發修行。那日佛婆上街,巷前相遇林老爺過去,又聽見旁人說這老爺名叫林孔昭,在家時夫人被李大麻子占去,如今做個龜官官。眾人笑話,佛婆聽見,回轉庵中報知鳳娘。羅氏聞聽大喜:溧水林孔昭,定是奴家丈夫!明日前去會他。一夜無詞,次早天明起身,喊了一乘小轎,佛婆跟隨在後,離卻庵堂,進了城來。問明林二府的衙門前下轎,步到大堂。佛婆上前問道:「你們老爺可是姓林?」衙役回道:「正是。問他怎的?」「可是溧水人氏?」回道:「不錯。」「可有夫人在衙門?」道:「沒有得。」「煩你通報,說夫人到來,請老爺出接。」看堂的聞言,連忙報上宅門。宅門的爺們一直傳進,報與林孔昭。林爺聽說他前來認夫,不由得心頭火起,即忙換服升堂,衙役伺候兩旁。吩咐將那夫人帶上來。羅氏走將上前,叫聲:「官人,你今做了官府,連首妻都不認了?可見忘恩負義,衣冠中禽獸...」林爺大喝一聲:「呔!蠢婦,你敢在此冒認官親,該當何罪?」吩咐將這婦人叉出衙門。「哦」一聲吆喝,衙役正欲上前,羅氏氣得面皮失色,說道:「誰敢動手?」自己走出上了轎,吩咐轎夫抬上轅門,見大人伸冤。寫了一紙狀子告了,大人准了狀詞。
7 且說林爺,有衙役報知此信,即刻坐轎上了轅門,見大人參見已畢。唐大人把羅氏狀詞遞與林孔昭一看,林爺跪下叫聲:「大人,卑職並無家眷。這婦人無故冒認官親,望大人審究。」大人坐二堂,林爺在旁陪審。大人吩咐將羅氏傳進。不一刻羅氏上了二堂,見了大人,將以前之事從頭至尾細訴一遍。大人叫聲:「貴府,此事諒來非假,你可認了吧。」林爺打一躬,說:「大人,縱然他是卑職的妻,他已從順李雷。如今前來假捏虛詞,卑職萬不能認。求大人詳察。」羅氏說:「官人,奴家是風刮到柳蓮庵,有尼僧佛婆切證。我未入李府,如何從順賊人?冤殺人也!」此時連唐大人也心下躕躇,難以判斷。正在為難,只見堂口一道金光,半空中飄下一封柬帖。早有衙役呈上公案,大人展開一看,上寫著:林孔昭妻子羅氏,被李雷見色思謀,帝君感林門世代香煙,虔心奉敬,遣妖抵替,將羅氏神風送入庵室,帶發修行。林孔昭今日功名富貴,應該夫婦團園,不必多疑。吾神去也。大人看罷大喜,付與林爺一看。此時方才除疑,夫婦二人在堂上抱頭慟哭。大人吩咐打轎,送林爺夫婦回衙。二人拜謝大人,告辭乘轎回署入內,各訴別後苦情。次日夫婦同到青涼山柳蓮庵拈香拜謝菩薩,又謝謝尼姑,喚匠人重新起造庵堂,再朔金身。回轉又差人去謝趙三鬍子風鑒甚靈,周濟之恩。此乃趙三鬍子出了好心,才有好報。林爺又差人到北路關帝廟起造廟宇,重整金身,以了心願。孔昭在任為官,十分清正。不提。
8 再說唐大人將林孔昭一審審明,使他夫婦團圓,十分歡喜。退堂入內,想起一事:昔日山東降妖,虧得靜心相救。即刻拜本差旗牌進京奏知皇上,起造靜心殿。後有交待。大人又差人到南柳鎮起了韓桂的屍骸,也非一日。那日將身形取到,大人差了四班頭役前到桑南岡王志遠家,必須如此這般行事。四人奉差,出了轅門,趕奔溧水桑南岡。早至王府,差人投了一封帖,說道:「我們大人差遣,請王太爺速往轅門,有要緊的話講。並且府上有兩件寶貝,大人借去一觀,即便送還。」有家人稟知王志遠,變種不知是計,取出瓜果盤天佛千里插牌,打了個包袱,帶兩個家人,同差人動身。叫了船隻,一路無詞,早抵南京碼頭。上岸來至轅門,官廳坐下,先將寶貝交與旗牌,旗牌傳到內書房,呈上大人,看罷收起,吩咐將王志遠帶上。王志遠上前,跪下叩見。大人問道:「王志遠,你可知罪麼?」回道:「大人在上,職員並不犯法,有何罪過?」大人道:「現有冤鬼告你,怎說不犯法?」「大人呀!我王志遠一生無過,誰敢告我!」大人道:「你見寶起意,圖財害命。罪不容誅,還敢假言不知道麼!」王志遠說道:「大人,職員不曾圖財害命,求大人明鑒。」大人喝道:「我且問你,那兩件寶貝從何處而得?韓桂如何死的?快講!」王志遠一聽,驚的目瞪口呆,渾身汗下,只得勉強回道:「寶貝是職員家的,韓桂不知他是何人,怎樣死的。職員不知情。」大人微笑道:「好!可知韓桂陰靈告狀,說你殺死他在荒郊,還說不知?」吩咐取身形過來。衙役將韓桂屍骸抬上大坐,王志遠一看,嚇得魂飛魄散,喊道:「大人呀!這是冤枉!」大人見他抵賴不肯招認,心中大怒,吩咐取夾棍伺候。王志遠口稱冤枉,大人吩咐「夾這奴才!」兩邊一聲吆喝,將王志遠拖下,褪去靴襪,收了三繩,死去還魂,冷水噴面,復又甦醒。熬刑不起,只得將害韓桂事因一一供招。大人又將王福王恩夾起,一樣口供。大人登時發令箭,差官監斬,將王志遠推出轅門,炮響頭落。王福王恩兩個家人,登時絞死。旗牌繳令,大人退堂。王府家人靈棺收殮王志遠屍首,搬柩回鄉,權且寄庵。報信夫人小姐回來,再為安葬不提。
9 且說旗牌背本進京,見了天子,呈上奏章。旨下差官起造靜心殿,又賞了和尚。旗牌回了大人的信,又差人到城隍廟起造廟宇,不必細表。一月之間告竣,又差人送了一千兩銀子,到南柳鎮王三房下處酬謝白大。這些零碎事情,大人辦畢,又差了內家將帶了刑具,再點三千人馬,迎上溧水,捉拿李雷。
10 且說程春實並眾英雄,與中軍黃耀輝來到溧水,悄悄不敢聲張,將人馬四散分開,約定日期。那一日信炮一響,四下合攏,將李府團團圍住。黃大老爺當先喝道:「呔!快快報與李雷知道,我等奉大人令箭,特來捉拿李雷!快些開門!」張三太爺聞聽吃了一驚,連忙進內報知李雷。大麻子全無懼色,叫聲:「張三老爺不要驚慌,小唐前來拿我,快傳四樓教習摩雲老師羅爺仇爺,齊來殺退他們。我們逃出此處,便有命了。你去將門開了。」不言手下去請眾人,且說張三走將出來,脫個精光,手中拿了一柄板斧,將門一開,黃大老爺正然走進,被張三照頭一斧砍來。黃爺用鞭架開,手一起就是一鞭,把個細辮子打斷了,做了和尚,將來操攮盞飯糰子去了。王爺撤回,又是一鞭,將張三右膀打斷。「哎呀」一聲,斧子落地。黃爺吩咐綁了。黃爺一聲吆喝,眾英雄跟隨在後,黃耀輝手捧令箭,進大廳叫聲:「李大老爺不可抗違奉!大人令箭,前來拿問,快快受縛!」李雷喝道:「你好大膽的個中軍,你來拿我,豈懼怕你麼?我李雷在此,誰敢動手!」黃爺正欲上前,只聽得一聲吶喊,四樓教習一擁上前,將黃爺團團圍住。
11 早有葉子超敵住羅定,楊天盛攬住仇雙,湯朝佐權昆倉火漢延等一齊圍住四樓教習。摩雲和尚與高二公子對敵,兩個裡殺得難解難分。和尚偶然步一起,跳上房子。高二爺不慌不忙,迎將上去,未及三合,和尚被高英一斧砍下五個腳指頭,鮮血淋漓,「哎呀」一聲,滾將下地。高二爺隨後竄下,斧子一起,砍下一隻大腿,吩咐手下捆了,與張三摜在一旁。李雷一嚇,說聲「不好」,側轉身軀,往後要跑,早有程大人當先一聲大喝「呔!李雷你罪債彌天,還敢抗違?往哪裡走!」說著說著,伸開虎爪,一把將李雷提過,摔倒在地。早有旗牌上前,將他週身用十二條鐵鏈圍繞鎖住,又上了手鍺腳鐐,難以掙扎。眾賊見主人被捉,心中害怕,手一慢,被眾英雄拿住,一個個難以走脫。合家男女老幼,共計四百七十口,一名未曾逃脫。又將土牢內邵青員小溪月桂亦皆拿出,共四百七十四名,上了冊簿。黃大老爺將李府一應物件家產,盡皆查明註冊簿,封鎖停當,又將前後門封鎖。
12 黃大老爺並眾英雄帶領兵丁,押著人犯,轉彎抹角來到東門大街,只見遠遠的來了許多百姓,每人手內提著一個白包子,走將近前,叫聲:「爺們緩走,我等是溧水百姓,平日蒙李大麻子照應。今日見他壞事,必定要砍驢頭。此特來活祭一番。」兵丁聞言回稟中軍,黃爺吩咐:「著他活祭一番。」眾百姓聽得吩咐,走到李雷面前,叫聲:「大老爺,你此去再不會回來了,我等趁你活著,祭你一番。」說罷,一個個將包子燒化,又叫了一聲:「囚攮的李大麻子,你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來!」有的上前打他咀巴子的,有得揮拳亂打的,還有一個老頭兒擄起小衣撒尿,澆得李雷一頭一臉。李雷大怒,罵道:「老囚攮的,你見我大老爺拿上南京沒命的了?我今日前去見了大人經略,把我解進京都,見了我的恩師老公爺,自然要求皇上放了回來,少不得把你們這些囚攮的一個個絕了性命!」眾人說:「你要回來,除非來生轉世!」眾人嘈嚷,黃爺吩咐:「不要喧嚷,快些散去,我等要趕路,見大人繳令呢。」一聲吆喝,眾人散去。
13 黃爺並眾英雄押著人,在路無詞,早到南京,回轉轅門。將有二鼓,黃耀輝單身上了大堂,回了管門官,一行傳到內衙,大人正在書房看各路文書,有人講黃耀輝拿住李雷全家,在轅門侯令。大人吩咐傳見,不一刻,見黃中軍手捧冊簿,來到書房,先行請安,然後將簿呈上,又向懷中把大人的一顆金印取將出來,遞與大人。唐大人一見,喜不自勝。說:「這件事難為你了。將人犯且收監中,候本都堂勘問。」黃爺答應辭去,到了轅門,會了眾人說明,押著人犯送下監中,交待知縣小心看守。各人回衙安歇。程大人同眾位人等,仍在高府候信。一宿已過,再講大人差人請二府林孔昭轅門相見,林爺火速上了轅門,旗牌引進宅門,來到書房,見了大人,請安已畢。大人吩咐看茶,林爺告坐一旁,茶罷落盞,大人將捉拿李雷之事說了一遍。林孔昭便將自己被害情由細訴一番。大人說:「前日周甸狀上有貴府受害一條在上,本都堂前日私訪,被他拿下,土牢險遭不測。今日晚堂審問,特請貴府前來對質。」林爺聞聽滿心歡喜,打一躬告辭回衙。單講天色將晚,大人用了晚膳,吩咐傳話出來,帶齊人犯候審。旗牌手執令箭,來到監中提出李雷數百人,帶至轅門伺候。只等大人審問。不知如何審問李雷,且聽下文分解。
URN: ctp:ws8234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