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第二十六回

《第二十六回》[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第二十六回君子館邊棄甲喪師王孫事畔揭竿起事太宗得表,知道楊業與子楊延玉俱敗死,深為悼惜,即詔贈楊業為太尉、大同軍節度使;楊延玉亦追贈官爵,並撫恤他的家人,賜帛千匹,粟千碩。翌日,又詔調楊延昭還朝,任為祟儀副使。楊業還有五個兒子,楊延浦、楊延訓俱授供奉官,楊延環、楊延貴、楊延彬並為殿直。因這回伐契丹失敗,由於曹彬等違詔失律所致,降曹彬為右驍衛上將軍,米信為右屯衛上將軍,崔彥進以下貶黜有差。而陳家穀折損良將精卒,乃是潘美信讒,王侁貽誤戎機使然,削潘美的官,除王侁的名字。
2 惟有李繼隆軍成列而還,田重進亦未失敗,加田重進為馬步軍都虞候,李繼隆知定州。賞罰已畢。不久,張齊賢因奏事忤太宗意旨,太宗遂貶張齊賢知代州,與潘美同領防魯兵馬。
3 十一月,契丹主隆緒與蕭太后,親統兵馬十萬,用耶律休哥作先鋒都統,又復南寇。瀛州部署劉廷讓,即劉光義,因避太宗諱改名,聽得契丹出兵,約同邊將李敬源與楊重進等,亦集合兵馬十萬,沿海北赴,想乘虛襲取幽燕。耶律休哥著偵騎探聽明白,即領兵扼住要害,阻他進行。劉廷讓等軍來到君子館地方,恰好遇著耶律休哥軍。耶律休哥是有備在先,一遇著宋軍,便一聲令下,大隊沖殺過來。劉廷讓等卻不料他有這麼一著,驟撞見契丹勁兵,不由得大吃一驚。這時又是隆冬時候,地凍天寒,霧氣漫著天空,就像張著個黑幕似的,北風刮得呼呼作聲。宋軍兵士冷得指墮膚裂,連弓也開不來了,哪裡還有鬥志呢?所以當時劉廷讓嚷著要兵士前進迎戰,兵士偏後退避逃。契丹兵是生長朔方,受慣了苦寒,瞧見宋兵潰散,便鼓著勇氣,重重圍裹上來,把宋軍困住廝殺。況且劉廷讓又把精兵分給李繼隆,留在後路作援兵,李繼隆不來救助,竟退保樂壽而去。於是劉廷讓力不能敵,一軍盡沒,李敬源、楊重進都死在陣上,僅自己帶著數騎,突圍脫走,僅保得生命。
4 耶律休哥既得勝,遣諜者遺賀令圖重錦十兩,並給他道:「我得罪本國,情願歸順南朝,求使君為我先容!敢請使君即賜見!」賀令圖信以為真,即諭諜者回復耶律休哥,約在雄州相會。耶律休哥便領兵趨雄州,宣言特地來叩見賀使君。賀令圖當作耶律休哥真是來降,自己想要居功,便不與將校計議,即引數十騎往迎。及至到了耶律休哥營裏,耶律休哥卻據著胡床罵道:「爾平常好經度邊事,而今倒送死來著嗎?」命左右把賀令圖帶來的數十騎,一頓飯功夫都殺了,把賀令圖執住,解送幽州也殺了。耶律休哥遂進占雄州,乘勝南驅,連陷深州、邢州、德州,殺官吏,俘士民,盡掠取城中金錢財帛而去。河北的人民所感受的苦痛,至此真不堪言狀。耶律休哥見所到必克,於是又進薄代州。
5 代州副部署盧漢贇,畏懼他的威聲,懦怯不敢出戰,只是堅壁固守。張齊賢乃選健卒二千,慷慨誓師,親自督領出戰。
6 那二千健卒,被張齊賢激勵著,一個個奮勇力戰,竟是一以當百。契丹軍抵當不住,退卻十餘里。張齊賢又遣使者往約潘美發並州的兵馬來夾擊契丹軍。使者見了潘美,潘美許諾,命使者先回復命,自己隨後調集並州兵馬,開赴代州。行至柏井,忽奉太宗密詔,謂東路軍失敗,並州兵馬,只易堅守,不許出戰。潘美遵詔,即退回並州,就遣使者馳告張齊賢。張齊賢見了潘美使者,備知一切,料想自己所遣的使者,必是在歸途中被契丹捕去,便道:「那麼契丹只曉得潘將軍發兵前來,卻不曉得潘將軍退回去了,我自有破敵的法子。」於是把潘美使者留住,即發兵二百人,每人持一面旗,負一束芻,乘夜馳往州城西南三十里地,到四更時分,鳴放巨炮,列熾燃芻,虛張聲勢;又令步兵二千人,先去土鐙寨埋伏,俟契丹軍敗走,出而掩擊。兩路各奉令去訖,布置已定。張齊賢復選健卒千人,自己統率,待至四更,一齊殺奔契丹軍營寨。耶律休哥忙擊鼓驚醒全部兵馬應戰,宋兵早沖進寨中,像是一群生龍活虎,銳不可當。又聽連天炮響,西南角上,火光燭天,旗幟隱隱搖動,竟不知有多少兵馬。契丹軍疑是並州兵到,當即駭走。宋軍乘勢追趕,追到土鐙寨,張齊賢又放起連珠號炮,伏兵齊出,截住契丹兵射擊。耶律休哥此時也弄得頭腦暈亂,猜不透宋軍怎樣增了兵馬,但只催兵急遁。契丹國舅詳隱撻烈哥,宮使蕭打里,同死亂箭中。這一陣宋軍大勝,斬殺契丹兵數百,獲戰馬二千。器械無數。
7 耶律休哥不復敢小覷代州了。
8 太宗屢得邊報,擬大發兵馬討伐契丹。於四年二月遣使繕治河北諸州,軍城隍;並下詔募兵於河南、河北四十餘郡,八丁取一,充作義軍。京東轉運使李維清嘆道:「此詔若行,天下無人耕種了!」乃三次上疏力諫。李昉等亦諫奏道:「河南的人民,素來只知道耕田,不曉得戰鬥的。倘若畏懼來服兵役,人心搖動,因而去做強盜,這是反倒失計了。請陛下收回成命,以保安全,天下幸甚!」太宗因再頒詔,獨選河北,不選河南。
9 這年冬底,太宗想要刷新政治,復又降詔改元做端拱,即以次年為端拱元年。
10 是年正月上元節,太宗遂大赦天下,親耕籍田,倡導耕種。趙普因入朝稱賀,恰值李昉自請解職,罷為右僕射,太宗即留趙普為太保兼侍中,授呂蒙正同平章事。不久,宋琪也罷相職,降為吏部尚書。
11 八月,太宗因錢做生辰,賜錢俶宴。是夕,錢俶竟發暴疾而死。算來幾個降王,李煜、劉鋹都早已病死,至是錢俶又死,留在朝中的,只有一個西夏李繼捧了。這時因李繼遷敗投遼國,受封夏國王,並把義成公主嫁他,助以兵馬,屢擾邊境,不得安寧。於是從趙普計,復命李繼捧為定難軍節度使,賜姓名做趙保忠,使鎮夏州,招撫李繼遷。
12 十一月,契丹軍連陷涿州、祁州、新樂三處;二年春,又陷易州。太宗十分憂慮,詔群臣討議北伐事件。張洎請於沿邊建設三個大鎮,各統兵十萬,鼎峙拒守,仍命親王出臨魏府,控御要害。宋琪、李昉、王禹稱,亦主張修好弭戰,以息民力。
13 太宗乃不北伐,但命邊將固守要塞,以守為戰。契丹軍聽得宋軍不出動,但取守勢,又復進兵。太宗得報契丹軍復出,即命李繼隆發真定兵萬餘,護糧赴威虜軍。
14 耶律休哥偵悉,率領精騎數萬,馳往中途邀截。北面都巡檢使尹繼倫適領兵巡路,遇著耶律休哥軍隊,因人數太少,不敢接戰,避入林中,耶律休哥也不去擊他,仍驅兵南下。尹繼倫激勵部下兵士道:「契丹軍明明瞧見我軍,他竟不顧而去,他眼睛裡真輕視我軍到極點啦!他此一去,要是戰勝而還,便乘勝驅逐我軍往北邊;不勝呢,也要拿著我軍洩怒的。總之無論他戰勝戰敗,他回軍的日子,我軍定必無遺類了!我軍今日打算,當要卷旆銜枚,潛潛地追躡著去。他而今憑著銳氣,一往直前,斷不慮到我軍跟蹤在後面。我軍乘他不備,殺他一陣。勝了,我軍便可威震邊疆;敗了,亦不愧是忠義的軍隊。不然者,只等他來殺我,那時束手待斃,豈不是空做胡地之鬼麼!」說時,聲淚俱下。兵校聽了,莫不憤激,同呼道:「願隨將軍努力殺敵!」尹繼倫即命部下秣馬蓐食,待到夜間,每人各持短兵,靜悄悄地趕去。
15 行數十里,至唐州徐河,已是月落星稀,天色向曙時了。尹繼倫勒馬遙矚,見契丹軍扎營河濱,炊煙縷縷,起自他的營中,散漫在空際與曉霧混作一起。再前面三四里,又有大營扎著,營前布著陣勢,士卒像螞蟻一般集合在那裡,料定是李繼隆大軍,準備著迎敵。尹繼倫即下攻擊令道:「時機到了,大家努力殺上去!」部下答應一聲得令,各挺短兵,一擁上前,搗入契丹營。契丹兵正朝食,見宋兵殺到,拋碗筷還來不及,哪裡還來得及御敵,只得四散奔逃。契丹大將皮室奔出接戰,恰碰著尹繼倫像一朵黑雲飛到,手起一刀,皮室頭已落地,一命喪亡。
16 契丹兵瞧著,越發大驚呼道:「黑面大王來了,快逃命!」這一聲驚呼,契丹兵更是亂竄得慌了。尹繼倫卻趁著威勢,奮起勇力,舞動手中大刀,左斫右剁,越加斬殺得兇。耶律休哥在後帳吃飯,聽報宋軍這等厲害,嚇得筷子也掉了,忙起身要走,右臂早被宋兵斫了一刀。耶律休哥負傷,自亦不敢爭鬥,疾忙上馬逃走。李繼隆得報,又驅兵趕來助戰,雙方夾擊,一陣把契丹軍殺得不剩一人一騎。自是契丹氣奪,不復敢大舉入寇,相戒道:「當避黑面大王啊!」因為尹繼倫生得面目黝黑,又好穿戴黑盔甲,故契丹如此稱呼他。
17 越年,太宗又下詔改元做淳化。趙普因漸窺太宗再使他入相的意思,乃是要位置呂蒙正。恐怕他資望低淺,不洽輿情,特借他來作幌子,便不願久任,三次上表乞休。太宗乃出趙普為西京留守,仍授太保兼中書令。趙普又三次上表懇辭,太宗固不許,趙普只得赴任。二年,趙普因病,復上表哀求致仕,乞賜骸骨。太宗仍不許,遣中使馳往撫問,並加授趙普為太帥,封魏國公,給宰相俸。趙普感激涕零,勉力扶病從公。可是年力已衰,強振不來,由是病益增劇,卒之臥病床褥。到了此時,趙普竟是精神恍惚,好像有冤孽纏擾似的,一睡覺即便夢魘,嘴裡「太后娘娘、秦王殿下」地呼喚不絕,有時又做出爭辯哀求的情狀。於是請了道士來設醮誦經,拜章禳禱,但醫藥用盡,法術使完,終不能減病。趙普嘆道:「看來我的病不是醫藥禱禳所能治好的了!唉!我有什麼罪孽,竟致於此呢!況且秦王的死,」說到這裏,忽然喉間哽塞,再說不出話,只是淚如湧泉,一霎時便氣絕而死。家人不免同舉悲哀。太宗接到哀訃,亦甚痛悼,因輟朝五日,贈趙普為尚書令,追封真定王,賜謚做忠獻。太宗又親撰神道碑銘,作八分書以為賜;並厚賻他的遺族,絹布各五百匹,米面各五百碩。這時趙普子趙承宗為羽林大將軍出知潭、鄆二州;趙承熙為成州團練使,都頗有政聲,總算是有子了。惟二女矢志不嫁,送父歸葬後,同請祝發為尼。
18 太宗因她們志不可奪,乃賜兩女名號:長的賜名做志願,號做智果大師;次的賜名做志英,號做智圓大師。二女遂出資建造庵堂,奉佛終身。
19 趙普既歿,太宗乃用張齊賢、陳恕、王沔,為參知政事;張遜、溫仲舒、寇準,為樞密副使。不久,因陳恕與王沔互相猜忌,並罷官,且及呂蒙正。更任李昉、張齊賢為同平章事;賈黃中、李沅為參知政事。嗣又用呂端參政。又不久,復罷張齊賢,仍用呂蒙正。呂蒙正少時落魄,備嘗艱難困苦,所以居官秉正敢言,很能顧惜民間的困苦。李昉也是個善諷諫的。太宗嘗問侍臣道:「朕比唐太宗如何?」李昉即微誦白居易《七德舞》詞道:「怨女三千放出宮,死囚四百來歸獄。」太宗聽了,遽起座道:「朕不及他,朕不及他!卿的說話警醒朕了!」寇準奏事,亦能盡言。
20 太宗嘉許他道:「朕得寇準,就像文皇得著魏徵啦!」故評論當時朝裡的大員,總算一個個還是得人哩。不過談到外邊,就難說了。即把蜀中的官吏講,便多是競功尚利,不惜民艱的,往往在常賦外肆加徵求,苛稅雜捐,真不知多少。小民貧困,日甚一日。
21 西蜀青神縣縣令齊元振,更是貪酷,專門剝削民脂民膏,弄得十室九空,怨聲載道。四年,青神縣民王小波,遂於縣屬王孫亭地方,聚集一班被壓迫受痛苦的貧民,對眾演說道:「列位鄉鄰們呀!我們的痛苦真受夠了啦!我們這種痛苦是誰給我們受的呢?就是這班貪官污吏啊!我們要有這些官吏,乃是來安撫我們的,而今像齊元振等的作為,把政治弄得愈加不清明了,不要去說他;把公家產財盡行掏挖到自己少數人的荷包裡去,也不要說他;把地方事業完全停頓了,還不要說他;只是又興出種種苛捐雜稅,把我們辛辛苦苦,在熱烈的太陽底下,在寒冷的風雨當中,拼著血汗換來的幾個吃飯穿衣的錢,一起要剝削了去,這簡直是來逼迫我們到死地了!列位鄉鄰們呀!
22 這樣的官吏,我們還能留他嗎?列位試想,留著他們少數幾個人,就逼得我們民不聊生。這是何等失算哪!所以我們應該起來同心協力和他們拼命!「那些貧民聽了,同聲贊成,願揭竿共起。幾日間,就聚有數萬人。王小波遂率領進攻縣城。
23 這正是:民怨沸騰終釀禍,揭竿斬木起風波。
24 要知王小波進攻青神縣,畢竟是怎樣,齊元振能否抵御,下回分解。
URN: ctp:ws8422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