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第二十七回 武松威震平安寨 施恩義奪快活林

《第二十七回 武松威震平安寨 施恩義奪快活林》[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話說當下張青對武松說道:「不是小人心歹;比及都頭去牢城營裏受苦,不若就這裡把兩個公人做翻,且只在小人家裡過幾時。若是都頭肯去落草時,小人親自送至二龍山寶珠寺與魯智深相聚入夥。如何?」武松道:「最是兄長好心顧盼小弟。只是一件,武松平生只要打天下硬漢。這兩個公人於我分上只是小心,一路上伏侍我來,我若害了他,天理也不容我。你若敬愛我時,便與我救起他兩個來,不可害他。」張青道:「都頭既然如此仗義,小人便救醒了。」
2 當下張青叫火家便從剝人凳上攙起兩個公人來,孫二娘便去調一碗解藥來。張青扯住耳朵灌將下去。沒半個時辰,兩個公人如夢中睡覺的一般,爬將起來,看了武松說道:「我們卻如何醉在這裡?這家恁麼好酒!我們又吃不多,便恁地醉了!記著他家,回來再問他買吃!」
3 武松笑將起來。張青、孫二娘也笑。兩個公人正不知怎地。那兩個火家自去宰殺雞鵝,煮得熟了,整頓杯盤端坐。張青教擺在後面葡萄架下,放了桌凳坐頭。張青便邀武松並兩個公人到後園內。武松便讓兩個公人上面坐了,張青、武松在下面朝上坐了,孫二娘坐在橫頭,兩個漢子輪番斟酒,來往搬擺盤饌。張青勸武松飲酒;至晚,取出那兩口戒刀來,叫武松看了,果是鑌鐵打的,非一日之功。兩個又說些江湖上好漢的勾當,卻是殺人放火的事。
4 武松又說:「山東及時雨宋公明仗義疏財,如此豪傑,如今也為事逃在柴大官人莊上。」兩個公人聽得,驚得呆了,只是下拜。武松道:「難得你兩個送我到這裡了,終不成有害你之心。我等江湖上好漢們說話,你休要吃驚。我們並不肯害為善的人。你只顧吃酒,明日到孟州時,自有相謝。」當晚就張青家裡歇了。
5 次日,武松要行,張青那裡肯放,一連留住管待了三日。武松忽然感激張青夫妻兩個。論年齒,張青卻長武松九年,因此,張青便把武松結拜為弟。武松再辭了要行。張青又置酒送路,取出行李、包裹、纏袋,來交還了,又送十來兩銀子與武松,把二三兩碎銀子齎發兩個公人。武松就把這十兩銀子一發與了兩個公人,再帶上行枷,依舊貼了封皮。張青和孫二娘送出門前。武松忽然感激,只得灑淚別了,取路投孟州來。
6 未及晌午,早來到城里。直至州衙,當廳投下了東平府文牒。州尹看了,收了武松,自押了回文與兩個公人回去,不在話下。隨即卻把武松帖發本處牢城營來。
7 當日武松來到牢城營前,看見一座牌額,上書三個大字,寫著道「平安寨」。公人帶武松到單身房裡,公人自去下文書,討了收管,不必得說。
8 武松自到單身房裡,早有十數個一般的囚徒來看武松,說道:「好漢,你新到這裏,包裹裏若有人情的書信並使用的銀兩,取在手頭,少刻差撥到來,便可送與他,若吃殺威棒時,也打得輕。若沒人情送與他時,端的狼狽。我和你是一般犯罪的人,特地報你知道。豈不聞『兔死狐悲,物傷其類』?我們只怕你初來不省得,通你得知。」武松道:「感謝你們眾位指教我。小人身邊略有些東西。若是他好問我討時,便送些與他;若是硬問我要時,一文也沒!」眾囚徒道:「好漢!休說這話!古人道:『不怕官,只怕管;』『在人矮簷下,怎敢不低頭!』只是小心便好。」
9 話猶未了,只見一個道:「差撥官人來了!」眾人都自散了。武松解了包裹坐在單身房裡。只見那個人走將入來問道:「那個是新到囚徒?」武松道:「小人便是。」差撥道:「你也是安眉帶眼的人,直須要我開口?說你是景陽岡打虎的好漢,陽谷縣做都頭,只道你曉事,如何這等不達時務!——你敢來我這裡!貓兒也不吃你打了!」武松道:「你到來發話,指望老爺送人情與你?半文也沒!我精拳頭有一雙相送!碎銀有些,留了自買酒吃!看你怎地奈何我!沒地裡到把我發回陽谷縣去不成!」
10 那差撥大怒去了。又有眾囚徒走攏來說道:「好漢!你和他強了,少間苦也!他如今去,和管營相公說了,必然害你性命!」武松道:「不怕!隨他怎麼奈何我!文來文對!武來武對!」
11 正在那裡說未了,只見三四個人來單身房裡叫喚新到囚人武松。武松應道:「老爺在這裏,又不走了,大呼小喝做甚麼!」
12 那來的人把武松一帶帶到點視廳前。那管營相公正在廳上坐。五六個軍漢押武松在當面。管營喝叫除了行枷,說道:「你那囚徒省得太祖武德皇帝舊制:但凡初到配軍,須打一百殺威棒。那兜拖的,背將起來!」武松道:「都不要你眾人鬧動;要打便打,也不要兜拖!我若是躲閃一棒的,不是打虎好漢!從先打過的都不算,從新再打起!我若叫一聲便不是陽谷縣為事的好男子!」——兩邊看的人都笑道:「這癡漢弄死!且看他如何熬!」——「要打便打毒些,不要人情棒兒,打我不快活!」兩下眾人都笑起來。
13 那軍漢拿起棍來,吆呼一聲,只見管營相公身邊,立著一個人,六尺以上身材,二十四五年紀,白凈面皮,三綹髭髯;額頭上縛著白手帕,身上穿著一領青紗上蓋,把一條白絹搭膊絡著手。那人便去管營相公耳朵邊略說了幾句話。只見管營道:「新到囚徒武松,你路上途中曾害甚病來?」武松道:「我於路不曾害!酒也吃得!肉也吃得!飯也吃得!路也走得!」管營道:「這廝是途中得病到這裏,我看他面皮才好,且寄下他這頓殺威棒。」兩邊行杖的軍漢低低對武松道:「你快說病。這是相公將就你,你快只推曾害便了。」武松道:「不曾害!不曾害!打了倒乾凈!我不要留這一頓『寄庫棒』!寄下倒是鉤腸債,幾時得了!」兩邊看的人都笑。管營也笑道:「想你這漢子多管害熱病了,不曾得汗,故出狂言。不要聽他,且把去禁在單身房裡。」
14 三四個軍人引武松依前送在單身房裡。眾囚徒都來問道:「你莫不有甚好相識書信與管營麼?」武松道:「並不曾有。」眾囚徒道:「若沒時,寄下這頓棒,不是好意,晚間必然來結果你。」武松道:「還是怎地來結果我?」眾囚徒道:「他到晚把兩碗乾黃倉米飯來與你吃了,趁飽帶你去土牢里,把索子捆翻,著槁薦卷了你,塞了你七竅,顛倒豎在壁邊,不消半個更次便結果了你性命,這個喚做『盆吊』。」武松道:「再有怎地安排我?」眾人道:「再有一樣,也是把你來捆了,卻把一個布袋,盛一袋黃沙,將來壓在你身上,也不消一個更次便是死的,這個喚『土布袋』。」武松又問道:「還有甚麼法度害我?」眾人道:「只是這兩件怕人些,其餘的也不打緊。」
15 眾人說猶未了,只見一個軍人托著一個盒子入來,問道:「那個是新配來的武都頭?」武松答道:「我便是!有甚麼話說?」那人答道:「管營叫送點心在這裏。」武松看時,一大鏇酒,一盤肉,一盤子面,又是一大碗汁。武松尋思道:「敢是把這些點心與我吃了卻來對付我?……我且落得吃了,卻再理會!」
16 武松把那鏇酒來一飲而盡;把肉和面都吃盡了。那人收拾家火回去了。武松坐在房裡尋思,自己冷笑道:「看他怎地來對付我!」
17 看看天色晚來,只見頭先那個人又頂一個盒子入來。武松問道:「你又來怎地?」那人道:「叫送晚飯在這裏。」擺下幾般菜蔬,又是一大鏇酒,一大盤煎肉,一碗魚羹,一大碗飯。武松見了,暗暗自忖道:「吃了這頓飯食,必然來結果我。……且由他!便死也做個飽鬼!落得吃了,卻再計較!」那人等武松吃了,收拾碗碟回去了。
18 不多時,那個人又和一個漢子兩個來,一個提著浴桶,一個提一大桶湯,來看著武松道:「請都頭洗浴。」武松想道:「不要等我洗浴了來下手?……我也不怕他!且落得洗一洗!」
19 那兩個漢子安排傾下湯,武松跳在浴桶裏面洗了一回,隨即送過浴裙手巾,教武松拭了,穿了衣裳。一個自把殘湯傾了,提了浴桶去。一個便把藤簟紗帳將來掛起,鋪了藤簟,放個涼枕,叫了安置,也回去了。
20 武松把門關上,拴了,自在裏面思想道:「這個是甚麼意思?……隨他便了!且看如何!」放倒頭便自睡了。一夜無事。
21 天明起來,才開得房門,只見夜來那個人提著桶洗面水進來,教武松洗了面,又取漱口水漱了口;又帶個篦頭待詔來替武松篦了頭,綰個髻子,裹了巾幘;又是一個人將個盒子入來,取出菜蔬下飯,一大碗肉湯,一大碗飯。武松想道:「由你走道兒!我且落得吃了!」
22 武松吃罷飯便是一盞茶,卻才茶罷,只見送飯的那個人來請道:「這裡不好安歇,請都頭去那壁房裡安歇,搬茶搬飯卻便當。」武松道:「這番來了!我且跟他去看如何!……」一個便來收拾行李被臥;一個引著武松離了單身房裡,來到前面一個去處,推開房門來,裏面乾乾凈凈的床帳,兩邊都是新安排的桌凳什物。武松來到房裡看了存想道:「我只道送我入土牢里去,卻如何來到這般去處?比單身房好生齊整!」
23 武松坐到日中,那個人又將一個提盒子入來,手裡提著一注子酒。將到房中,打開看時,排下四般果子,一只熟雞,又有許多蒸卷兒。那人便把熟雞來撕了,將注子裡好酒篩下請都頭吃。武松心裡忖道:「畢竟是如何?……」到晚又是許多下飯;又請武松洗浴了乘涼、歇息。武松自思道:「眾囚徒也是這般說,我也是這般想,卻怎地這般請我?……」
24 到第三日,依前又是如此送飯送酒。武松那日早飯罷,行出寨裏來閑走,只見一般的囚徒都在那裡,擔水的,劈柴的,做雜工的,卻在晴日頭裡曬著。正是六月炎天,那裡去躲這熱。武松卻背叉著手,問道:「你們卻如何在這日頭裡做工?」眾囚徒都笑起來,回說道:「好漢,你自不知,我們撥在這裡做生活時便是人間天上了,如何敢指望嫌熱坐地!還別有那沒人情的,將去鎖在大牢里,求生不得生,求死不得死,大鐵鏈鎖著,也要過哩!」
25 武松聽罷,去天王堂前後轉了一遭;見紙爐邊一個青石墩,有個關眼,是縛竿腳的,好塊大石。武松就石上坐了一會,便回房裡來坐地了自存想,只見那個人又搬酒和肉來。
26 話休絮煩。武松自到那房裡,住了數日,每日好酒好食搬來請武松吃,並不見害他的意。武松心裡正委決不下。當日晌午,那人又搬將酒食來。武松忍耐不住,按定盒子,問那人道:「你是誰家伴當?怎地只顧將酒食來請我?」那人答道:「小人前日已稟都頭說了,小人是管營相公家裡體己人。」武松道:「我且問你,每日送的酒食正是誰教你將來請我?吃了怎地?」那人道:「是管營相公家裡的小管營教送與都頭吃。」武松道:「我是個囚徒,犯罪的人,又不曾有半點好處到管營相公處,他如何送東西與我吃?」那人道:「小人如何省得。小管營分付道,教小人且送半年三個月卻說話。」武松道:「卻又作怪!終不成將息得我肥胖了,卻來結果我?——這個悶葫蘆教我如何猜得破?這酒食不明,我如何吃得安穩?你只說與我,你那小管營是甚麼樣人,在那裡曾和我相會,我便吃他的酒食。」那個人道:「便是前日都頭初來時廳上立的那個白手帕包頭、絡著右手那人便是小管營。」武松道:「莫不是穿青紗上蓋立在管營相公身邊的那個人?」那人道:「正是。」武松道:「我待吃殺威棒時,敢是他說,救了我,是麼?」那人道:「正是。」武松道:「卻又蹺蹊!我自是清河縣人氏,他自是孟州人,自來素不相識,如何這般看覷我?必有個緣故。我且問你,那小管營姓甚名誰?」那人道:「姓施,名恩。使得好拳棒。人都叫他做金眼彪施恩。」
27 武松聽了道:「想他必是個好男子。你且去請他出來,和我相見了,這酒食便可吃你的;你若不請他出來和我廝見時,我半點兒也不吃!」那人道:「小管營分付小人道:『休要說知備細。』教小人待半年三個月方才說知相見。」武松道:「休要胡說!你只去請小管營出來和我相會了便罷。」那人害怕,那裡肯去。武松焦躁起來,那人只得去裏面說知。
28 多時,只見施恩從裏面跑將出來看著武松便拜。武松慌忙答禮,說道:「小人是個治下的囚徒,自來未曾拜識尊顏,前日又蒙救了一頓大棒,今又蒙每日好酒好食相待,甚是不當。又沒半點兒差遣。正是無功受祿,寢食不安。」施恩答道:「小弟久聞兄長大名,如雷灌耳;只恨雲程阻隔,不能夠相見。今日幸得兄長到此,正要拜識威顏,只恨無物款待,因此懷羞,不敢相見。」武松問道:「卻才聽得伴當所說,且教武松過半年三個月卻有話說,正是小管營與小人說甚話?」施恩道:「村僕不省得事,脫口便對兄長說知道,卻如何造次說得!」武松道:「管營恁地時卻是秀才耍!倒教武松癟破肚皮悶了,怎地過得?你且說正是要我怎地?」施恩道:「既是村僕說出了,小弟只得告訴:因為兄長是個大丈夫,真男子,有件事欲要相央,除是兄長便行得。只是兄長遠路到此,氣力有虧,未經完足,且請將息半年三五個月,待兄長氣力完足,那時卻待兄長說知備細。」
29 武松聽了,呵呵大笑道:「管營聽稟:我去年害了三個月瘧疾,景陽岡上酒醉裏打翻了一隻大蟲,也只三拳兩腳便自打死了,何況今日!」施恩道:「而今且未可說。且等兄長再將養幾時,待貴體完完備備,那時方敢告訴。」武松道:「只是道我沒氣力了?既是如此說時,我昨日看見天王堂前那塊石墩約有多少斤重?」施恩道:「敢怕有三五百斤重。」武松道:「我且和你去看看,武松不知拔得動也不?」施恩道:「請吃罷酒了同去。」武松道:「且去了回來吃未遲。」
30 兩個來到天王堂前,眾囚徒見武松和小管營同來,都躬身唱喏。武松把石墩略搖一搖,大笑道:「小人真個嬌惰了,那裡拔得動!」施恩道:「三五百斤石頭,如何輕視得他!」武松笑道:「小管營也信真個拿不起?你眾人且躲開,看武松拿一拿。」
31 武松便把上半截衣裳脫下來拴在腰里;把那個石墩只一抱,輕輕地抱將起來;雙手把石墩只一撇,撲地打下地裡一尺來深。眾囚徒見了,盡皆駭然。武松再把右手去地裡一提,提將起來,望空只一擲,擲起去離地一丈來高;武松雙手只一接,接來輕輕地放在原舊安處,回過身來,看著施恩並眾囚徒,面上不紅,心頭不跳,口裡不喘。施恩近前抱住武松便拜道:「兄長非凡人也!真天神!」眾囚徒一齊都拜道:「真神人也。」
32 施恩便請武松到私宅堂上請坐了。武松道:「小管營今番須用說知有甚事使令我去。」施恩道:「且請少坐,待家尊出來相見了時,卻得相煩告訴。」武松道:「你要教人幹事,不要這等兒女相!恁地不是幹事的人了!便是一刀一割的勾當,武松也替你去干!若是有些諂佞的,非為人也!」
33 那施恩叉手不離方寸,才說出這件事來。有分教武松顯出那殺人的手段,重施這打虎的威風。正是:雙拳起處雲雷吼,飛腳來時風雨驚。畢竟施恩對武松說出甚事來,且聽下回分解。
URN: ctp:ws853683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21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