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三十卷 会通类

《三十卷 会通类》[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1
七、气味
2
气者,有真气,有正气,有邪气。真气者,所受于天,与谷气并而充身也。正气者,正风也,从一方来,非实风,又非虚风也。邪气者,虚风之贼伤人也。见疾病类四。
3
肺者气之本。藏象二。
4
气因于中。疾病三十四。
5
气内为宝。论治十八。
6
天之在我者德也,地之在我者气也,德流气薄而生者也。藏象九。
7
故神者,水谷之精气也。藏象二十七。
8
人受气于谷,谷入于胃,以传于肺,五脏六腑皆以受气。营卫者精气也,血者神气也,故血之与气,异名同类焉。经络二十三。
9
谷入于胃,胃气上注于肺。疾病七十九。
10
营气之道,内谷为宝。谷入于胃,乃传之肺,流溢于中,布散于外,精专者行于经隧。经络二十四。
11
食气入胃,散精于肝,淫气于筋。食气入胃,浊气归心,淫精于脉。饮入于胃,游溢精气,上输于脾。脾气散精,上归于肺,通调水道,下输膀胱。水精四布,五经并行。藏象十二。
12
食入于阴,长气于阳。疾病六十四。
13
受谷者浊,受气者清。清者主阴,浊者主阳。藏象十九。
14
酒者,水谷之精,熟谷之液也。其气 悍,其入于胃中,则胃胀,气上逆,满于胸中,肝浮胆横。当是之时,固比于勇士,气衰则悔,名曰酒悖。藏象二十一。
15
邪气来也紧而疾,谷气来也徐而和。针刺八。
16
谷入多而气少,此谓反也;谷不入而气多,此谓反也。疾病二十一。
17
治其王气,是以反也。论治七。
18
天寒则腠理闭,气湿不行,水下留于膀胱,则为溺与气。疾病五十八。
19
形不足者,温之以气;精不足者,补之以味。论治类八。
20
阳为气,阴为味。味归形,形归气,气归精,精归化。精食气,形食味,化生精,气生形。味伤形,气伤精,精化为气,气伤于味。阴味出下窍,阳气出上窍。味浓者为阴,薄为阴之阳;气浓者为阳,薄为阳之阴。味浓则泄,薄则通;气薄则发泄,浓则发热。气味辛甘发散为阳,酸苦涌泄为阴。阴阳一。
21
五味入口,藏于胃以养五脏气,气口亦太阴也。是以五脏六腑之气味,皆出于胃,变见于气口。故五气入鼻,藏于心肺,心肺有病,而鼻为之不利也。藏象十一。
22
夫五味入胃,各归所喜攻,酸先入肝,苦先入心,甘先入脾,辛先入肺,咸先入肾,久而增气,物化之常也。气增而久,夭之由也。论治七。
23
补上治上制以缓,补下治下制以急,急则气味浓,缓则气味薄,适其至所,此之谓也。论治三。
24
欲令脾实,气无滞饱,无久坐,食无太酸。运气类四十一。
25
帝曰:五味阴阳之用何如?岐伯曰:辛甘发散为阳,酸苦涌泄为阴,咸味涌泄为阴,淡味渗泄为阳。六者或收或散,或缓或急,或燥或润,或软或坚,以所利而行之,调其气使其平也。论治四。
26
东方青色,入通于肝,其味酸,其臭臊。南方赤色,入通于心,其味苦,其臭焦。中央黄色,入通于脾,其味甘,其臭香。西方白色,入通于肺,其味辛,其臭腥。北方黑色,入通于肾,其味咸,其臭腐。藏象四。
27
肝苦急,急食甘以缓之;心苦缓,急食酸以收之;脾苦湿,急食苦以燥之;肺苦气上逆,急食苦以泄之;肾苦燥,急食辛以润之,开腠理,致津液,通气也。肝欲散,急食辛以散之,用辛补之,酸泻之。心欲软,急食咸以软之,用咸补之,甘泻之。脾欲缓,急食甘以缓之,用苦泻之,甘补之。肺欲收,急食酸以收之,用酸补之,辛泻之。肾欲坚,急食苦以坚之,用苦补之,咸泻之。肝色青,宜食甘,粳米牛肉枣葵皆甘。心色赤,宜食酸,小豆犬肉李韭皆酸。肺色白,宜食苦,麦羊肉杏薤皆苦。脾色黄,宜食咸,大豆豕肉栗藿皆咸。肾色黑,宜食辛,黄黍鸡肉桃葱皆辛。辛散,酸收,甘缓,苦坚,咸软。毒药攻邪,五谷为养,五果为助,五畜为益,五菜为充,气味合而服之,以补精益气。此五者,有辛酸甘苦咸,各有所利,或散或收,或缓或急,或坚或软,四时五脏,病随五味所宜也。疾病二十四。
28
酸入肝,辛入肺,苦入心,咸入肾,甘入脾,是谓五入。辛走气,气病无多食辛;咸走血,血病无多食咸;苦走骨,骨病无多食苦;甘走肉,肉病无多食甘;酸走筋,筋病无多食酸。是谓五禁,无令多食。《九针论》曰:病在筋,无食酸;病在气,无食辛;病在骨,无食咸;病在血,无食苦;病在肉,无食甘。口嗜而欲食之,不可多也,必自裁也,命曰五裁。疾病二十五。
29
厥阴在泉为酸化;少阴在泉为苦化;太阴在泉为甘化;少阳在泉为苦化;阳明在泉为辛化;太阳在泉为咸化。运气二十四。
30
帝曰:其于正味何如?岐伯曰:木位之主,其泻以酸,其补以辛;火位之主,其泻以甘,其补以咸;土位之主,其泻以苦,其补以甘;金位之主,其泻以辛,其补以酸;水位之主,其泻以咸,其补以苦。厥阴之客,以辛补之,以酸泻之,以甘缓之;少阴之客,以咸补之,以甘泻之,以酸收之;太阴之客,以甘补之,以苦泻之,以甘缓之;少阳之客,以咸补之,以甘泻之,以咸软之;阳明之客,以酸补之,以辛泻之,以苦泄之;太阳之客,以苦补之,以咸泻之,以苦坚之,以辛润之。运气三十。
31
阴之所生,本在五味,阴之五宫,伤在五味。是故味过于酸,肝气以津,脾气乃绝;味过于咸,大骨气劳,短肌心气抑;味过于甘,心气喘满,色黑,肾气不衡;味过于苦,脾气不濡,胃气乃浓;味过于辛,筋脉沮弛,精神乃央。疾病五。
32
多食咸,则脉凝泣而变色;多食苦,则皮槁而毛拔;多食辛,则筋急而爪枯;多食酸,则肉胝 而唇揭;多食甘,则骨痛而发落,此五味之所伤也。故心欲苦,肺欲辛,肝欲酸,脾欲甘,肾欲咸,此五味之所合,五脏之气也。藏象八。
33
甚则以苦泄之。运气十七。
34
酸伤筋,辛胜酸;苦伤气,咸胜苦;甘伤脾,酸胜甘;辛伤皮毛,苦胜辛;咸伤血,甘胜咸。藏象五、六。
35
肥者令人内热,甘者令人中满。疾病六十一。
36
食鱼者使人热中,盐者胜血。论治九。
37
有病口甘者,名曰脾瘅。有病口苦者,病名曰胆瘅。疾病六十一。
38
胆液泄则口苦,胃气逆则呕苦,故曰呕胆。针刺四十七。
39
八、论治
40
不治已病治未病。见摄生类七。
41
凡治病,察其形气色泽,脉之盛衰,病之新故,乃治之无后其时。形气相得,谓之可治;色泽以浮,谓之易已;脉从四时,谓之可治;脉弱以滑,是有胃气,命曰易治,取之以时。形气相失,谓之难治;色夭不泽,谓之难治;脉实以坚,谓之益甚;脉逆四时,为不可治。必察四难而明告之。脉色十二。
42
故治不法天之纪,不用地之理,则灾害至矣。阴阳四。
43
故治病者,必明六化分治,五味五色所生,五脏所宜,乃可以言盈虚病生之绪也。运气二十四。
44
凡治病必察其下,适其脉,观其志意,与其病也。拘于鬼神者,不可与言至德。恶于针石者,不可与言至巧。病不许治者,病不必治,治之无功矣。藏象十一。
45
能别阴阳十二经者,知病之所生。候虚实之所在者,能得病之高下。知六腑之气街者,能知解结契绍于门户。能知虚石之坚软者,知补泻之所在。能知六经标本者,可以无惑于天下。经络十二。
46
一曰治神,二曰知养身,三曰知毒药为真,四曰制砭石小大,五曰知腑脏血气之诊。针刺九。
47
必审问其所始病,与今之所方病,而后各切循其脉,视其经络浮沉,以上下逆从循之。脉色二十五。
48
上工救其萌芽,下工救其已成。针刺十三。
49
上工十全九,中工十全七,下工十全六。脉色十七。
50
粗工凶凶,以为可攻,故病未已,新病复起。论治十七。
51
粗工嘻嘻,以为可知,言热未已,寒病复始,同气异形,迷诊乱经,此之谓也。标本二。
52
毒药攻邪,五谷为养,五果为助,五畜为益,五菜为充,气味合而服之,以补精益气。疾病二十四。
53
标本逆从,治有先后。标本五。
54
病反其本,中标之病,治反其本,中标之方。标本类三。
55
有逆取而得者,有从取而得者。逆,正顺也。若顺,逆也。故曰知标与本,用之不殆,明知逆顺,正行无问,此之谓也。标本二。
56
病生于内者,先治其阴,后治其阳,反者益甚;病生于阳者,先治其外,后治其内,反者益甚。脉色三十二。
57
阴盛而阳虚,先补其阳,后泻其阴而和之。阴虚而阳盛,先补其阴,后泻其阳而和之。虚而泻之,是为重虚,重虚病益甚。针刺八。
58
病生于头者头重,生于手者臂重,生于足者足重,治病者先刺其病所从生者也。病先起阴者,先治其阴而后治其阳;病先起阳者,先治其阳而后治其阴。针刺五十三。
59
无形而痛者,其阳完而阴伤之也,急治其阴,无攻其阳;有形而不痛者,其阴完而阳伤之也,急治其阳,无攻其阴。
60
针刺三十一。
61
必先度其形之肥瘦,以调其气之虚实,实则泻之,虚则补之。必先去其血脉而后调之,无问其病,以平为期。脉色五。
62
其少长大小肥瘦,以心撩之,命曰法天之常。经络三十三。
63
有者求之,无者求之,虚者责之,实者责之。疾病类一。
64
补上下者从之,治上下者逆之,以所在寒热盛衰而调之。故曰:上取下取,内取外取,以求其过。能毒者以浓药,不胜毒者以薄药。此之谓也。气反者,病在上,取之下;病在下,取之上;病在中,旁取之。治热以寒,温而行之;治寒以热,凉而行之;治温以清,冷而行之;治清以温,热而行之。故消之削之,吐之下之,补之泻之,久新同法。运气十四。
65
诛伐无过,命曰大惑,反乱大经,真不可复,绝人长命,予人夭殃。针刺十五。
66
帝曰:或有导引行气、乔摩灸熨、刺 饮药之一者,可独守耶?将尽行之乎?岐伯曰:诸方者,众人之方也,非一人之所尽行也。此乃所谓守一勿失、万物毕者也。疾病九十四。
67
帝曰:其祝而已者,其故何也?岐伯曰:先巫者,因知百病之胜,先知其病之所从生者,可祝而已矣。疾病三十三。
68
肝苦急,急食甘以缓之。疾病二十四。
69
夺血者无汗,夺汗者无血。经络二十三。
70
所谓经治者,饮药,亦曰灸刺。针刺二十九。
71
起所有馀,知所不足。脉色七。
72
盛者泻之,虚者饮药以补之。经络六。
73
少气者,脉口人迎俱少而不称尺寸也。如是者,则阴阳俱不足,补阳则阴竭,泻阴则阳脱。如是者,可将以甘药,不可饮以至剂。如此者弗灸,不已者因而泻之,则五脏气坏矣。针刺二十八。
74
诸小者,阴阳形气俱不足,勿取以针,而调以甘药也。脉色十九。
75
形苦志苦,病生于咽嗌,治之以甘药。论治十。
76
泻虚补实,神去其室,致邪失正,真不可定,粗之所败,谓之夭命。疾病五十六。
77
无实无虚,损不足而益有馀。夺阴者死,夺阳者狂。针刺五十九。
78
五虚勿近,五实勿远。针刺九。
79
形气不足, 病气有馀,是邪胜也,急泻之;形气有馀,病气不足,急补之;形气不足,病气不足,此阴阳气俱不足也,不可刺之。故曰有馀者泻之,不足者补之。针刺五十六。
80
夫气之胜也,微者随之,甚者制之。气之复也,和者平之,暴者夺之。皆随胜气,安其屈伏,无问其数,以平为期。
81
运气二十九。
82
木郁达之,火郁发之,土郁夺之,金郁泄之,水郁折之,然调其气,过者折之,以其畏也,所谓泻之。帝曰:假者何如?岐伯曰:有假其气,则无禁也。所谓主气不足,客气胜也。运气二十三。
83
司岁备物,则无遗主矣。上淫于下,所胜平之;外淫于内,所胜治之。谨察阴阳所在而调之,以平为期,正者正治,反者反治。运气二十四。
84
治诸胜复,寒者热之,热者寒之,温者清之,清者温之,散者收之,抑者散之,燥者润之,急者缓之,坚者软之,脆者坚之,衰者补之,强者泻之,各安其气,必清必静,则病气衰去,归其所宗,此治之大体也。运气二十八。
85
帝曰:客主之胜复,治之奈何?岐伯曰: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有馀者折之,不足者补之,佐以所利,和以所宜,必安其主客,适其寒温,同者逆之,异者从之。帝曰:治寒以热,治热以寒,气相得者逆之,不相得者从之,馀已知之矣;其于正味何如?岐伯曰:木位之主,其泻以酸,其补以辛。火位之主,其泻以甘,其补以咸。土位之主,其泻以苦,其补以甘。金位之主,其泻以辛,其补以酸。水位之主,其泻以咸,其补以苦。厥阴之客,以辛补之,以酸泻之,以甘缓之。少阴之客,以咸补之,以甘泻之,以咸收之。太阴之客,以甘补之,以苦泻之,以甘缓之。少阳之客,以咸补之,以甘泻之,以咸软之。阳明之客,以酸补之,以辛泻之,以苦泄之。太阳之客,以苦补之,以咸泻之,以苦坚之,以辛润之,开发腠理,致津液,通气也。运气三十。
86
上下所主,随其攸利,正其味,则其要也,左右同法。少阳之主,先甘后咸;阳明之主,先辛后酸;太阳之主,先咸后苦,厥阴之主,先酸后辛;少阴之主,先甘后咸;太阴之主,先苦后甘。佐以所利,资以所生,是谓得气。运气三十四。
87
故岁宜苦以燥之温之,必折其郁气,先资其化源,抑其运气,扶其不胜,无使暴过而生其疾。食岁谷以全其真,避虚邪以安其正。适气同异,多少制之,同寒湿者燥热化,异寒湿者燥湿化,故同者多之,异者少之。用寒远寒,用凉远凉,用温远温,用热远热,食宜同法。有假者反常,反是者病,所谓时也。运气十七。此在太阳司天条下,馀俱当考。
88
适寒凉者胀,之温热者疮,下之则胀已,汗之则疮已。西北之气,散而寒之,东南之气,收而温之,所谓同病异治也。故曰气寒气凉,治以寒凉,行水渍之。气温气热,治以温热,强其内守。必同其气,可使平也,假者反之。故治病者,必明天道地理,阴阳更胜,气之先后,人之寿夭,生化之期,乃可以知人之形气矣。运气十六。
89
冬则闭塞。闭塞者,用药而少针石也。针刺五十五。
90
不治,法三月若六月,若三日若六日,传五脏而当死。藏象二十四。
91
热中消中,不可服高粱芳草石药。疾病六十。
92
用寒远寒,用热远热。热无犯热,寒无犯寒。发表不远热,攻里不远寒。运气二十。大热遍身,狂而妄见妄闻妄言,视足阳明及大络取之。因其偃卧,居其头前,以两手四指挟按颈动脉,久持之,卷而切推,下至缺盆中,而复止如前,热去乃止,此所谓推而散之也。针刺三十五。
93
治厥者,必先熨调和其经,掌与腋、肘与脚、项与脊以调之,火气已通,血脉乃行,然后视其病,脉淖泽者,刺而平之,坚紧者,破而散之,气下乃止。针刺三十五。
94
厥逆之治,灸石有忌。疾病三十八。
95
夫疟之未发也,阴未并阳,阳未并阴,因而调之,真气得安,邪气乃亡,故工不能治其已发,为其气逆也。疾病四十八。
96
人有此三者,是谓坏腑,毒药无治,短针无取,此皆绝皮伤肉,血气争黑。针刺九。
97
天地淫胜病治。运气二十五。
98
邪气反胜之治。运气二十六。
99
六气相胜病治。运气二十七。
100
六气之复病治。运气二十八。
101
本经十二方:小金丹治五疫。论治二十。鸡矢醴治鼓胀。疾病五十五。治之以兰,除陈气也。治脾瘅。疾病六十一。以千里水煮秫米半夏汤,治目不瞑。疾病八十三。以四乌 骨、一 茹,二物并合,丸以雀卵,饮以鲍鱼汁,治血枯。疾病六十三。以生铁洛为饮,治阳厥。疾病六十四。之以马膏,膏其急者,以白酒和桂,以涂其缓者,以桑钩钩之,治季春痹。疾病六十九。以泽泻、术各十分,麋衔五分,合以三指撮,为后饭,治酒风。疾病三十二。
102
用醇酒二十升,蜀椒一升,乾姜一斤,桂心一斤,渍酒中,浸以绵絮布,用生桑炭炙巾,以熨寒痹所刺之处。针刺三十二。 其左角之发方一寸,燔治,饮以美酒,治尸厥。针刺三十。合豕膏冷食,治猛疽。锉 翘草根各一升煮饮,治败疵。俱疾病八十六。
103
九、针灸
104
故善用针者,从阴引阳,从阳引阴,以右治左,以左治右,以我知彼,以表知里,以观过与不及之理,见微则过,用之不殆。见论治类八。
105
是故刺法有全神养真之旨,亦法有修真之道,非治疾也。至真之要,在乎天玄,神守天息,复入本元,命曰归宗。运气四十三。
106
黄帝曰:刺其诸阴阳奈何?岐伯曰:按其寸口人迎,以调阴阳。凝涩者,致气以温之,血和乃止。其结络者,脉结血不行,决之乃行。故曰:气有馀于上者,导而下之;气不足于上者,推而休之;其稽留不至者,因而迎之;必明于经隧,乃能持之。寒与热争者,导而行之;其宛陈血不结者,则而予之。必先明知二十五人,则血气之所在,左右上下,刺约毕也。藏象三十一。
107
随日之长短,各以为纪而刺之。谨候其时,病可与期,失时反候者,百病不治。故曰:刺实者,刺其来也;刺虚者,刺其去也。此言气存亡之时,以候虚实而刺之。是谓逢时。在于三阳,必候其气在于阳而刺之;病在于三阴,必候其气在阴分而刺之。经络二十五。
108
清者其气滑,浊者其气涩。故刺阴者,深而留之;刺阳者,浅而疾之;清浊相干者,以数调之。藏象十九。
109
病有标本,刺有逆从。凡刺之方,必别阴阳。故知逆与从,正行无问,知标本者,万举万当,不知标本,是谓妄行。
110
标本四。
111
刺急者,深内而久留之。刺缓者,浅内而疾发针,以去其热。刺大者,微泻其气,无出其血。刺滑者,疾发针而浅内之,以泻其阳气而去其热。刺涩者,必中其脉,随其逆顺而久留之,必先按而循之,已发针,疾按其 ,无令其血出,以和其脉。诸小者,阴阳形气俱不足,勿取以针,而调以甘药也。脉色十九。
112
凡刺之法,必先本于神。是故用针者,察观病患之态,以知精神魂魄之存亡得失之意,五者以伤,针不可以治之也。
113
藏象九。
114
病之起始也,可刺而已。论治八。
115
经病者治其经,孙络病者治其孙络血,血病身有痛者治其经络。其病者在奇邪,奇邪之脉则缪刺之。留瘦不移,节而刺之。上实下虚,切而从之,索其结络脉,刺出其血,以见通之。脉色二十五。
116
五脏者,故得六腑与为表里,经络支节,各生虚实,其病所居,随而调之。病在脉,调之血;病在血,调之络;病在气,调之卫;病在肉,调之分肉;病在筋,调之筋;病在骨,调之骨。燔针劫刺其下及与急者;病在骨, 针药熨;病不知所痛,两跷为上;身形有痛,九候莫病,则缪刺之;痛在于左而右脉病者,巨刺之。必谨察其九候,针道备矣。疾病二十。
117
夫实者,气入也。虚者,气出也。气实者,热也。气虚者,寒也。入实者,左手开针空也。入虚者,左手闭针空也。
118
疾病二十一。
119
泻实者气盛乃内针,针与气俱内,以开其门如利其户,针与气俱出,精气不伤,邪气乃下,外门不闭,以出其疾,摇大其道如利其路,是谓大泻,必切而出,大气乃屈。帝曰:补虚奈何?岐伯曰:持针勿置,以定其意,候呼内针,气出针入,针空四塞,精无从去,方实而疾出针,气入针出,热不得还,闭塞其门,邪气布散,精气乃得存,动气候时,近气不失,远气乃来,是谓追之。疾病二十。
120
十二经病刺,盛则泻之,虚则补之,热则疾之,寒则留之,陷下则灸之,不盛不虚,以经取之。足少阴经病,灸则强食生肉,缓带被发,大杖重履而步。疾病十。
121
有馀有五,不足有五。有馀泻之,不足补之。疾病十八。
122
无损不足者,身羸瘦,无用 石也。无益其有馀者,腹中有形而泄之,泄之则精出而病独擅中,故曰疹成也。疾病六十二。
123
血气有馀,肌肉坚致,故可苦以针。脉色三十一。
124
有病肾风者,虚不当刺,不当刺而刺,后五日其气必至。疾病三十一。
125
其小而短者少气,甚者泻之则闷,闷甚则仆不得言,闷则急坐之也。经络六。
126
六经之厥,盛则泻之,虚则补之,不盛不虚,以经取之。疾病三十五。
127
气滑即出疾,气涩则出迟,气悍则针小而入浅,气涩则针大而入深,深则欲留,浅则欲疾。针刺五十六。
128
平治于权衡,去宛陈 。是以微动四极,温衣,缪刺其处,以复其形。开鬼门,洁净府,精以时服,五阳已布,疏涤五脏,故精自生,形自盛,骨肉相保,巨气乃平。论治十五。
129
太阳脏独至,厥喘虚气逆,是阴不足、阳有馀也,表里俱当泻,取之下俞。阳明脏独至,是阳气重并也,当泻阳补阴,取之下俞。少阳脏独至,是厥气也,跷前卒大,取之下俞,少阳独至者,一阳之过也。太阴脏搏者,用心省真,五脉气少,胃气不平,三阴也,宜治其下俞,补阳泻阴。一阳独啸,少阳厥也,阳并于上,四脉争张,气归于肾,宜治其经络,泻阳补阴。一阴至,厥阴之治也,真虚 心,厥气留薄,发为白汗,调食和药,治在下俞。脉色十五。
130
足阳明,五脏六腑之海也,其脉大血多,气盛热壮,刺此者不深弗散,不留不泻也。足阳明,刺深六分,留十呼。
131
足太阳深五分,留七呼。足少阳深四分,留五呼。足太阴深三分,留四呼。足少阴深二分,留三呼。足厥阴深一分,留二呼。手之阴阳,其受气之道近,其气之来疾,其刺深者皆无过二分,其留皆无过一呼。其少长大小肥瘦,以心撩之,命曰法天之常。灸之亦然。灸而过此者得恶火,则骨枯脉涩;刺而过此者,则脱气。经络三十三。
132
刺阳明出血气,刺太阳出血恶气,刺少阳出气恶血,刺太阴出气恶血,刺少阴出气恶血,刺厥阴出血恶气也。经络二十。
133
诸刺络脉者,必刺其结上,甚血者虽无结,急取之以泻其邪而出其血,留之发为痹也。经络类六。
134
孙络三百六十五穴会,亦以应一岁,以溢奇邪,以通荣卫,荣卫稽留,卫散荣溢,气竭血著,外为发热,内为少气,疾泻无怠,以通荣卫,见而泻之,无问所会。溪谷三百六十五穴会,亦应一岁,其小痹淫溢,循脉往来,微针所及,与法相同。经络八。
135
十五别络病刺。经络五。
136
十二原者,主治五脏六腑之有疾者也。经络十五。
137
病始手臂者,先取手阳明太阴而汗出;病始头首者,先取项太阳而汗出;病始足胫者,先取足阳明而汗出。臂太阴可汗出,足阳明可汗出。故取阴而汗出甚者,止之于阳;取阳而汗出甚者,止之于阴。针刺五十四。
138
刺上关者, 不能欠;刺下关者,欠不能 。刺犊鼻者,屈不能伸;刺两关者,伸不能屈。经络十。
139
刺胸腹者,必以布HT 著之,乃从单布上刺。针刺十九。
140
五脏热病死生刺法。疾病四十四。
141
脏腑之咳,治之奈何?岐伯曰:治脏者治其俞,治腑者治其合,浮肿者治其经。疾病五十二。
142
夫痈气之息者,宜以针开除去之;夫气盛血聚者,宜石而泻之。疾病八十八。
143
诸经疟刺。疾病五十。
144
五脏背 ,灸之则可,刺之则不可。气盛则泻之,虚则补之。以火补者,毋吹其火,须自灭也。经络十一。
145
络满经虚,灸阴刺阳;经满络虚,刺阴灸阳。疾病十六。
146
紧则先刺而后灸之。陷下则徒灸之,陷下者,脉血结于中,中有著血,血寒,故宜灸之。针刺二十九。
147
针所不为,灸之所宜。阴阳皆虚,火自当之。经陷下者,火则当之,结络坚紧,火所治之。不知所苦,两跷之下,男阴女阳,良工所禁。针刺十。
148
正月二月三月,人气在左,无刺左足之阳;四月五月六月,人气在右,无刺右足之阳。七月八月九月,人气在右,无刺右足之阴;十月十一月十二月,人气在左,无刺左足之阴。经络类三十四。
149
大禁二十五,在天府下五寸。经络七。
150
无刺 之热,无刺浑浑之脉,无刺漉漉之汗,故为其病逆未可治也。先其时坚束其处,令邪气不得入,阴气不得出,审候见之在孙络盛坚而血者皆取之。疾病四十八。
151
五逆,工不察此者而刺之,是谓逆治。疾病类九十二。
152
诸病以次相传,如是者,皆有死期,不可刺也;间一脏及二三四脏者,乃可刺也。疾病九十四。
153
诸经根结病刺。经络三十。
154
十二经筋痹刺。疾病六十九。
155
口问十二邪之刺。疾病七十九。
156
阴阳二十五人之刺。藏象三十一。
157
脏腑诸胀针治。疾病五十六。
158
周痹众痹之刺。疾病六十八。
159
升降不前,气交有变,即成暴郁,须穷刺法。运气三十一。
160
司天不迁正不退位之刺。运气三十九。
161
刚柔失守三年化疫之刺。运气四十一。
162
神失守位邪鬼外乾之刺。运气四十三。
163
形气不足,病气不足,此阴阳气俱不足也,不可刺之。针刺五十六。
164
十、运气
165
帝曰:寒暑燥湿风火,在人合之奈何?其于万物何以生化?岐伯曰:东方生风,风生木。其在天为玄,在人为道,在地为化。化生五味,道生智,玄生神,化生气。神在天为风,在地为木。其性为暄,其德为和,其用为动,其色为苍,其化为荣,其虫毛,其政为散,其令宣发,其变摧拉,其眚为陨。南方生热,热生火。中央生湿,湿生土。西方生燥,燥生金。北方生寒,寒生水。五气更立,各有所先,非其位则邪,当其位则正。帝曰:病之生变何如?岐伯曰:气相得则微,不相得则甚。帝曰:主岁何如?岐伯曰:气有馀,则制己所胜而侮所不胜;其不及,则己所不胜侮而乘之,己所胜轻而侮之。侮反受邪,侮而受邪,寡于畏也。帝曰:善。见藏象类六。
166
天运当以日光明。疾病五。
167
天温日明,则人血淖液而卫气浮,故血易泻,气易行;天寒日阴,则人血凝泣而卫气沉。月始生,则血气始精,卫气始行;月郭满,则血气实,肌肉坚;月郭空,则肌肉减,经络虚,卫气去,形独居。是以因天时而调血气也。星辰者,所以制日月之行也。八正者,所以候八风之虚邪以时至是也。四时者,所以分春秋冬夏之气所在,以时调之也,八正之虚邪,而避之勿犯也。以身之虚,而逢天之虚,两虚相感,其气至骨,入则伤五脏,工候救之,弗能伤也,故曰天忌不可不知也。针刺十三。
168
必先岁气,无伐天和。论治十一。
169
化不可代,时不可违。论治十二。
170
百病之气,一日分为四时。疾病二十三。
171
阳气者,一日而主外,平旦人气生,日中而阳气隆,日西而阳气已虚,气门乃闭。疾病五。
172
人与天地相参也,与日月相应也。故月满则海水西盛,人血气积,肌肉充,皮肤致,毛发坚,腠理 ,烟垢著。当是之时,虽遇贼风,其入浅不深。至其月郭空,则海水东盛,人气血虚,其卫气去,形独居,肌肉减,皮肤纵,腠理开,毛发残,腠理薄,烟垢落。当是之时,遇贼风则其入深,其病患也卒暴。运气三十六。
173
阴中有阴,阳中有阳。平旦至日中,天之阳,阳中之阳也;日中至黄昏,天之阳,阳中之阴也;合夜至鸡鸣,天之阴,阴中之阴也;鸡鸣至平旦,天之阴,阴中之阳也。故人亦应之。阴阳五。
174
日中而阳陇为重阳,夜半而阴陇为重阴。夜半为阴陇,夜半后而为阴衰,平旦阴尽而阳受气矣。日中为阳陇,日西为阳衰,日入阳尽而阴受气矣。夜半而大会,万民皆卧,命曰合阴。经络二十三。
175
天周二十八宿,宿三十六分。经络二十六。
176
岁有十二月,日有十二辰,子午为经,卯酉为纬。天周二十八宿,而一面七星,四七二十八星,房昴为纬,虚张为经。房至毕为阳,昴至尾为阴,阳主昼,阴主夜。日行一舍,人气行一周与十分身之八。经络二十五。
177
春三月,此谓发陈,天地俱生,万物以荣,此春气之应,养生之道也。逆之则伤肝,夏为寒变,奉长者少。夏三月,此谓蕃秀,天地气交,万物华实,此夏气之应,养长之道也。逆之则伤心,秋为 疟,奉收者少,冬至重病。秋三月,此谓容平,天气以急,地气以明,此秋气之应,养收之道也。逆之则伤肺,冬为飧泄,奉藏者少。冬三月,此谓闭藏,水冰地坼,无扰乎阳,此冬气之应,养藏之道也。逆之则伤肾,春为痿厥,奉生者少。摄生四。
178
彼春之暖,为夏之暑,彼秋之忿,为冬之怒。春应中规,夏应中矩,秋应中衡,冬应中权。是故冬至四十五日,阳气微上,阴气微下;夏至四十五日,阴气微上,阳气微下,阴阳有时,与脉为期。脉色九。
179
大小月三百六十日成一岁,人亦应之。生因春,长因夏,收因秋,藏因冬,失常则天地四塞。经络二十九。
180
所谓得四时之胜者,春胜长夏,长夏胜冬,冬胜夏,夏胜秋,秋胜春,所谓四时之胜也。疾病类二十七。
181
春夏则阳气多而阴气少,秋冬则阴气盛而阳气衰。疾病三十四。
182
藏主冬,色主春,时主夏,音主长夏,味主秋。针刺十七。
183
春气在经脉,夏气在孙络,长夏气在肌肉,秋气在皮肤,冬气在骨髓中。帝曰:余愿闻其故。岐伯曰:春者,天气始开,地气始泄,冻解冰释,水行经通,故人气在脉。夏者,经满气溢,入孙络受血,皮肤充实。长夏者,经络皆盛,内溢肌中。秋者,天气始收,腠理闭塞,皮肤引急。冬者盖藏,血气在中,内著骨髓,通于五脏。是故邪气者,常随四时之气血而入客也,至其变化,不可为度。针刺十九。
184
春气在毛,夏气在皮肤,秋气在分肉,冬气在筋骨。针刺十八。
185
正月二月,天气始方,人气在肝。三月四月,天气正方,地气定发,人气在脾。五月六月,天气盛,地气高,人气在头。七月八月,阴气始杀,人气在肺。九月十月,阴气始冰,地气始闭,人气在心。十一月十二月,冰复,地气合,人气在肾。针刺十九。
186
东方之域,天地之所始生也。西方者,金玉之域,砂石之处,天地之所收引也。北方者,天地所闭藏之域也。南方者,天地所长养,阳之所盛处也,其地下,水土弱,雾露之所聚也。中央者,其地平以湿,天地所以生万物也众。论治九。
187
身形应九野。天忌。经络三十五。
188
逆春气,则少阳不生,肝气内变。逆夏气,则太阳不长,心气内洞。逆秋气,则太阴不收,肺气焦满。逆冬气,则少阴不藏,肾气独沉。夫四时阴阳者,万物之根本也,所以圣人春夏养阳,秋冬养阴,以从其根。摄生六。
189
脾不主时。藏象七。
190
德化政令灾变,不能相加也。胜复盛衰,不能相多也。往来小大,不能相过也。用之升降,不能相无也。各从其动而复之耳。运气十二。
191
有胜则复,无胜则否。胜至则复,无常数也,衰乃止耳。复已而胜,不复则害,此伤生也。运气二十九。
192
乘危而行,不速而至,炎威无德,灾反及之,微者复微,甚者复甚。运气十三。
193
阴阳者,寒暑也。热则滋雨而在上,根 少汁,人气在外,皮肤缓,腠理开,血气减,汗大泄,皮淖泽。寒则地冻水冰,人气在中,皮肤致,腠理闭,汗不出,血气强,肉坚涩。针刺三十五。
194
治其王气,是以反也。论治七。
195
故用针者,不知年之所加,气之盛衰,虚实之所起,不可以为工也。针刺六。
196
十一、奇恒
197
黄帝问曰:余闻揆度奇恒,所指不同,用之奈何?岐伯对曰:揆度者,度病之浅深也。奇恒者,言奇病也。请言道之至数,五色脉变,揆度奇恒,道在于一。神转不回,回则不转,乃失其机。至数之要,迫近以微。行奇恒之法,以太阴始。见论治类十四。至数脉变以下数句,又见脉色十。
198
上经下经,揆度阴阳,奇恒五中,决以明堂,审于终始,可以横行。论治十八。
199
恒之势乃六十首,诊合微之事,追阴阳之变,章五中之情,其中之论,取虚实之要,定五度之事,知此乃足以诊。
200
脉色七。
201
黄帝曰:呜乎远哉!天之道也,如迎浮云,若视深渊,视深渊尚可测,迎浮云莫知其极。运气六。论治十八。
202
天气,清静光明者也,藏德不止,故不下也。天明则日月不明,邪害空窍。摄生五。
203
夫自古通天者,生之本,本于阴阳。天地之间,六合之内,其气九州九窍,五脏十二节,皆通于天气。其生五,其气三,三而成天,三而成地,三而成人,三而三之,合则为九,九分为九野,九野为九藏,故形藏四,神藏五。运气一。
204
脉色五、疾病五俱略同。
205
天之在我者德也,地之在我者气也,德流气薄而生者也。藏象九。
206
此人与天地相应者也。藏象十六。
207
岐伯曰:人生于地,悬命于天,天地合气,命之曰人。人能应四时者,天地为之父母;知万物者,谓之天子。天有阴阳,人有十二节;天有寒暑,人有虚实。能经天地阴阳之化者,不失四时;知十二节之理者,圣智不能欺也。针刺九。
208
天不足西北,左寒而右凉,地不满东南,右热而左温,其故何也?岐伯曰:阴阳之气,高下之理,太少之异也。东南方,阳也,阳者其精降于下,故右热而左温。西北方,阴也,阴者其精奉于上,故左寒而右凉。是以地有高下,气有温凉,高者气寒,下者气热。运气十六。
209
天不足西北,故西北方阴也,而人右耳目不如左明也。地不满东南,故东南方阳也,而人左手足不如右强也。阴阳三。
210
呜呼,窈窈冥冥,孰知其道?道之大者,拟于天地,配于四海。论治十九。
211
帝曰:地之为下否乎?岐伯曰:地为人之下,太虚之中者也。帝曰:冯乎?岐伯曰:大气举之也。燥以干之,暑以蒸之,风以动之,湿以润之,寒以坚之,火以温之,故燥胜则地乾,暑胜则地热,风胜则地动,湿胜则地泥,寒胜则地裂,火胜则地固矣。运气四。
212
地气制己胜,天气制胜己,天制色,地制形,五类衰盛,各随其气之所宜也。根于中者,命曰神机,神去则机息。
213
根于外者,命曰气立,气止则化绝。运气十五。
214
圣人之为道者,上合于天,下合于地,中合于人事。故匠人不能释尺寸而意短长,废绳墨而起平水;工人不能置规而为圆,去矩而为方。临深决水,不用功力而水可竭也。循掘决冲,而经可通也。此言气之滑涩,血之清浊,行之逆顺也。针刺二十。行有逆顺,至有迟速,故太过者化先天,不及者化后天。运气十八。
215
天枢之上,天气主之;天枢之下,地气主之;气交之分,人气从之,万物由之。升已而降,降者谓天;降已而升,升者谓地。天气下降,气流于地;地气上升,气腾于天。故高下相召,升降相因,而变作矣。运气九。
216
阳之汗,以天地之雨名之;阳之气,以天地之疾风名之。暴气象雷,逆气象阳。阴阳四。
217
善言天者,必应于人;善言古者,必验于今;善言气者,必彰于物;善言应者,同天地之化;善言化言变者,通神明之理。运气十二。善言人者,必有厌于己。疾病六十六。
218
善言始者,必会于终;善言近者,必知其远。运气类三。
219
帝曰:余闻得其人不教,是谓失道;传非其人,慢泄天宝。夫道者,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知人事,可以长久,此之谓也。帝曰:何谓也?岐伯曰:本气位也。位天者,天文也。位地者,地理也。通于人气之变化者,人事也。故太过者先天,不及者后天,所谓治化而人应之也。运气十。
220
得其人弗教,是谓重失;得而泄之,天将厌之。藏象三十一。
221
物生谓之化,物极谓之变,阴阳不测谓之神,神用无方谓之圣。在天为气,在地成形,形气相感而化生万物矣。运气三。
222
物之生从乎化,物之极由乎变,变化之相搏,成败之所由也。出入废则神机化灭,升降息则气立孤危。故非出入,则无以生长壮老已;非升降,则无以生长化收藏。无形无患。运气九。
223
道无鬼神,独来独往。针刺九。
224
有道以来,有道以去,审知其道,是为身宝。针刺二十七。
225
无道行私,必得天殃。针刺二十八。运气三同。
226
治之极于一。一者因得之。论治十七。
227
补泻勿失,与天地如一,得一之精,以知死生。脉色九。
228
知其要者,一言而终,不知其要,流散无穷。经络十四。运气五、十七。
229
凡此十二官者,不得相失也。故主明则下安,以此养生则寿,殁世不殆,以为天下则大昌。主不明则十二官危,使道闭塞而不通,形乃大伤,以此养生则殃,以为天下者,其宗大危。至道在微,变化无穷,孰知其原?窘乎哉!消者瞿瞿,孰知其要?闵闵之当,孰者为良?恍惚之数,生于毫厘,毫厘之数,起于度量,千之万之,可以益大,推之大之,其形乃制。藏象一。肖者瞿瞿四句,又见运气十一。
230
圣人易语,良马易御也。经络七。
231
春气西行,夏气北行,秋气东行,冬气南行。故春气始于下,秋气始于上,夏气始于中,冬气始于标。春气始于左,秋气始于右,冬气始于后,夏气始于前。此四时正化之常。故至高之地,冬气常在,至下之地,春气常在。运气十八。
232
彼春之暖,为夏之暑,彼秋之忿,为冬之怒。运气三十二。
233
初气终三气,天气主之,胜之常也;四气尽终气,地气主之,复之常也。有胜则复,无胜则否。运气二十九。
234
太过者暴,不及者徐。暴者为病甚,徐者为病持。运气二十三。
235
乘危而行,不速而至,炎威无德,灾反及之,微者复微,甚者复甚。不恒其德,则所胜来复;政恒其理,则所胜同化。运气十三。
236
命其位,而方月可知也。运气二十一。
237
先至为主,后至为客。疾病七。
238
帝曰:夫子数言形与神,何谓形?何谓神?愿卒闻之。岐伯曰:请言形,形乎形,目冥冥,问其所病。索之于经,慧然在前,按之不得,不知其情,故曰形。帝曰:何谓神?岐伯曰:请言神,神乎神,耳不闻,目明心开而志先,慧然独悟,口弗能言,俱视独见,适若昏,昭然独明,若风吹云。故曰神。针刺十三。
239
下有渐洳,上生蒲苇,此所以知形气之多少也。针刺三十五。
240
夫一木之中,坚脆不同,坚者则刚,脆者易伤,况其材木之不同,皮之浓薄,汁之多少,而各异耶?夫木之早花先生叶者,遇春霜烈风,则花落而叶萎。凡此五者,各有所伤,况于人乎?疾病七十六。
241
入国问俗,入家问讳,上堂问礼,临病患问所便。论治二。
242
明目者,可使视色。聪耳者,可使听音。捷疾辞语者,可使传论语。徐而安静、手巧而心审谛者,可使行针艾,理气血而调诸逆顺,察阴阳而兼诸方。缓节柔筋而心和调者,可使导引行气。疾毒言语轻人者,可使唾痈咒病。爪苦手毒、为事善伤者,可使按积抑痹。手毒者,若使按龟,置龟于器下而按其上,五十日而死矣;手甘者,复生如故也。针刺十一。
243
约方者,犹约囊也。未满而知约之以为工,不可以为天下师。针刺二十九。
244
犹拔刺也,犹雪污也,犹解结也,犹决 也。针刺五十二。疾病一。
245
夫盐之味咸者,其气令器津泄;弦绝者,其音嘶败;木敷者,其叶发;病深者,其声哕。人有此三者,是谓坏腑,毒药无治,短针无取,此皆绝皮伤肉,血气争黑。针刺九。
246
八尺之士。经络三十三。
247
人长七尺五寸者。经络十八。
248
人年老而无子者,材力尽耶?将天数然也?岐伯曰:女子七岁,肾气盛,齿更发长。二七而天癸至,任脉通,太冲脉盛,月事以时下,故有子。丈夫八岁,肾气实。二八,肾气盛,天癸至,精气溢泻,阴阳和,故能有子。藏象十三。
249
不失人情。脉色八。
250
人以水谷为本,故人绝水谷则死。脉色十二。
251
人饮酒,酒亦入胃,谷未熟而小便独先下何也?经络二十三。
252
饮酒者,卫气先行皮肤,先充络脉。经络六。
253
酒入于胃,则络脉满而经脉虚。疾病三十四。
254
怯士之得酒,怒不避勇士者,名曰酒悖。藏象类二十一。
255
血脉和利,精神乃居,故神者,水谷之精气也。藏象二十七。
256
营卫者精气也,血者神气也,故血之与气,异名同类焉。经络二十三。
257
脑、髓、骨、脉、胆、女子胞,此六者地气之所生也,皆藏于阴而象于地,故藏而不泻,名曰奇恒之腑。藏象二十三。
258
比类从容:此皆工之所时乱也,然从容得之。夫圣人之治病,循法守度,援物比类,化之冥冥,循上及下,何必守经?不引比类,是知不明也。俱疾病九。比类形名,虚引其经。善为脉者,必以比类奇恒,从容知之。俱论治十八。
259
颂得从容之道,以合从容。疾病七。不知比类,足以自乱。从容之葆。俱论治十九。从容不出,人事不殷。疾病八。
260
至数:天地之至数,始于一,终于九焉。脉色五。天地之精气,其大数常出三入一。气味二。循经守数。按循医事。论治十八。诊无人事治数之道。论治十九。至数之机,迫迮以微,其来可见,其往可追,敬之者昌,慢之者亡,无道行私,必得夭殃。运气三。气数者,所以纪化生之用也。运气一。数之可数者,请遂言之。运气十七。
261
今良工皆得其法,守其数。论治十五。刺之而气不至,无问其数。针刺十六。胜至则复,无常数也。无问其数,以平为期。俱运气二十九。太过者其数成,不及者其数生,土常以生也。运气二十三。先至为主,后至为客。疾病七。
262
权衡:观权衡规矩,而知病所主。论治八。气归于权衡。权衡以平,气口成寸,以决死生。藏象十二。平治于权衡。论治十五。阴阳反作,治在权衡相夺。论治十四。夫五运之政,犹权衡也,高者抑之,下者举之,化者应之,变者复之。运气十。
263
参伍:参伍不调者病。脉色二十五。以此参伍,决死生之分。脉色一。善调尺者,不待于寸;善调脉者,不待于色。能参合而行之者,可以为上工。脉色十七。以日之寒温,月之虚盛,四时气之浮沉,参伍相合而调之。针刺十三。伍以参禁,以除其内。针刺四十八。
264
门户:仓禀不藏者,是门户不要也。疾病九十一。闭户塞牖,系之病者,数问其情,以从其意。论治十七。关门不利,故聚水而从其类也。针刺三十八。口鼻者,气之门户也。疾病七十九。故与万物沉浮于生长之门。摄生六。
265
能知解结契绍于门户。经络十二。知气之所在,而守其门户。针刺十。知其所在者,知诊三部九候之病脉处而治之,故曰守其门户焉。针刺十三。推阖其门,令神气存。针刺十四。少阳司天,五之气,阳乃去,寒乃来,雨乃降,气门乃闭。运气十七。平旦人气生,日中而阳气隆,日西而阳气已虚,气门乃闭。疾病五。风中五脏六腑之俞,亦为脏腑之风,各入其门户。疾病二十八。凡刺热邪越而苍,出游不归乃无病,为开通辟门户,使邪得出病乃已。凡刺寒邪日以温,徐往徐来致其神,门户已闭气不分,虚实得调其气存也。针刺三十四。泻实者气盛乃内针,针与气俱内,以开其门。补虚者候呼内针,气出针入,针空四塞,精无从去,方实而疾出针,气入针出,热不得还,闭塞其门。疾病二十。所谓戊己分者,奎壁角轸,则天地之门户也。运气四。魄门。藏象二十三。
266
隐曲:二阳之病发心脾,有不得隐曲。疾病六。不得隐曲。脉色二十九。隐曲不利,互引阴股。运气二十七。
267
肾风之状,隐曲不利。疾病二十八。隐曲之疾。运气三十。
268
为故:适其至所为故也。论治三。适事为故。论治四。以汗为故而止。运气二十五。左右前后针之,中脉为故。针刺六。吸则转针,以得气为故。针刺十四。刺筋上为故。以热为故。刺无伤脉肉为故。俱针刺五十。刺肌肉为故。针刺三十六。必端内针为故止。针刺五十四。
269
所谓深之细者,其中手如针也,摩之切之,聚者坚也,博者大也。上经者,言气之通天也。下经者,言病之变化也。
270
金匮者,决死生也。揆度者,切度之也。奇恒者,言奇病也。所谓奇者,使奇病不得以四时死也。恒者,得以四时死也。
271
所谓揆者,方切求之也,言切求其脉理也。度者,得其病处,以四时度之也。此节乃病能论尾,观其辞意,皆释经文未明之义,而与本论无涉,且其有见于经者,有不见于经者,王氏谓古经断裂,缪续于此者是也。故不载正条,收类于此。
272
附:王太仆法言:大寒而甚,热之不热,是无火也,当助其心。大热而甚,寒之不寒,是无水也;热动复止,倏忽往来,时动时止,是无水也,当助其肾。内格呕逆,食不得入,是有火也。病呕而吐,食入反出,是无火也。暴速注下,食不及化,是无水也。溏泄而久,止发无恒,是无水也。故心盛则生热,肾盛则生寒。肾虚则寒动于中,心虚则热收于内。又热不得寒,是无水也。寒不得热,是无火也。夫寒之不寒,责其无水。热之不热,责其无火。热之不久,责心之虚。寒之不久,责肾之少。有者泻之,无者补之,虚者补之,盛者泻之。是以方有治热以寒,寒之而火食不入,攻寒以热,热之而昏躁以生,此则气不疏通,壅而为是也。纪于水火,馀气可知。疾病一注。益火之源,以消阴翳;壮水之主,以制阳光。脏腑之原,有寒热温凉之主。取心者不必齐以热,取肾者不必齐以寒,但益心之阳,寒亦通行,强肾之阴,热之犹可。论治七注。塞因塞用者,如下气虚乏,中焦气壅,欲散满则更虚其下,欲补下则满甚于中。治不知本而先攻其满,药入或减,药过依然,气必更虚,病必渐甚。乃不知少服则资壅,多服则宣通,峻补其下以疏启其中,则下虚自实,中满自除,此塞因塞用之法也。论治四注。
URN: ctp:ws857876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20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