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卷下

《卷下》[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本經陰符》

1
陰符者,私志於內,物應於外,若合符契,故曰:陰符。由本以經末,故曰:本經。

本經陰符·盛神法五龍》

1
五龍,五行之龍也。龍則變化無窮,神則陰陽不測,故盛神之道,法五龍也。
2
盛神中有五氣,神為之長,心為之舍,德為之人,養神之所歸諸道。五氣,五藏之氣也,謂神魂魄精志也。神居四者之中,故為之長;心能舍容,故為之舍;德能制邪,故為之人。然養事之宜,歸之於道。
3
道者,天地之始,一其紀也。物之所造,天之所生,包宏無形,化氣先天地而成,莫見其形,莫知其名,謂之神靈。無名,天地之始。故曰:道者,天地之始也。道始所生者一,故曰:一其紀也。言天道混成,陰陽陶鑄,萬物以之造化,天地以生成,包容弘厚,莫見其形,至於化育之氣,乃先天地而成,不可以狀貌詰,不可以名字尋。妙萬物而為言者也,是以謂之神靈。
4
故道者,神明之源,一其化端。是以德養五氣,心能得一,乃有其術。神明稟道而生,故曰:道者,神明之源也。化端不一,有時不化,故曰:一其化端也。循理有成謂之德,五氣各能循理,則成功可致,故曰:德養五氣也。一者,無為而自然者也。心能無為,其術自生,故曰:心能得一,乃有其術也。
5
術者,心氣之道。所由舍者,神乃為之化心氣合自然之道,乃能生術,術之有道由舍,則神乃為之使。
6
九竅十二舍者,氣之門戶,心之總攝也。生受之天,謂之真人;真人者,與天為一。十二者,謂目見色,耳聞聲,鼻受香,口知味,身覺觸,意思事,根境互相停舍。故曰:十二舍也。氣候由之出入,故曰:氣之門戶也。唯心之所操秉,故曰:心之總攝也。凡此皆受之於天,不虧其素,故曰:真人。真人者,體同於天,故曰:與天為一也。
7
而知之者,內修鏈而知之,謂之聖人。聖人者,以類知之。內修鏈,謂假學而知之者也。然聖人雖聖,猶假學而知,假學即非自然,故曰:以類知之也。
8
故人與生一,出於化物。言人相與生在天地之間,其得一耳!既出之後,隨物而化,故有不同也。
9
知類在竅,有所疑惑,通於心術,術必有不通。竅謂孔竅也。言之事類,在於九竅,然竅之所疑,必與術相通,若乃心無其術,術必不通也。
10
其通也,五氣得養,務在舍神,此之謂化。心術能通,五氣自養。然養五氣者,務令來歸舍,神既來舍,自然隨理而化也。
11
化有五氣者,志也,思也,神也,德也。神其一長也。靜和者養氣,養氣得其和。四者不衰,四邊威勢,無不為存而舍之,是謂神化,歸於身謂之真人。言能化者,在於全五氣。神其一長者,言能齊一志思而君長之,神既一長,故能靜和而養氣,氣既養,德必和焉。四者,志、思、神、德也。四者能不衰,則四邊威勢,無有不為常存而舍之,則神道變化,自歸於身,神化歸身,可謂真人。
12
真人者,同天而合道,執一而養產萬類,懷天心,施德養,無為以包志慮思意,而行威勢者也。士者通達之,神盛乃能養志。一者,無為也。言真人養產萬類,懷抱天心,施德養育,皆以無為為之,故曰:執一而產養萬類。至於志意思慮,運行威勢,莫非自然,循理而動,故曰:無為以包也。然通達此道,其唯善為士乎!既能盛神,然後乃可養志者也。

本經陰符·養志法靈龜》

1
志者察是非,龜者知吉凶,故曰:養志法靈龜。
2
養志者,心氣之思不達也。言以心氣不達,故須養志以求通也。
3
有所欲志,存而思之。志者,欲之使也。欲多志則心散,心散則志衰,志衰則思不達也。此明縱欲者,不能養氣志,故所思不達者也。
4
故心氣一,則欲不偟;欲不偟,則志意不衰;志意不衰,則思理達矣。比明寡欲者,能養其志,故思理達矣。
5
理達則和通,和通則亂氣不煩於胸中。和通則莫不調暢,故亂氣自消。
6
故內以養氣,外以知人。養志則心通矣,知人則分職明矣。心通則一身泰,職明則天下平。
7
將欲用之於人,必先知其養氣志,知人氣盛衰,而養其氣志,察其所安,以知其所能。將欲用之於人,謂之養志之術用人也。養志則氣盛,不養則氣衰。盛衰既形,則其所安所能可知矣。然則善於養志者,其唯寡欲乎!
8
志不養,心氣不固;心氣不固,則思慮不達;思慮不達,則志意不實;志意不實,則應對不猛;應對不猛,則失志而心氣虛;志失而心氣虛,則喪其神矣。此明喪神,始於志不養也。
9
神喪則徬佛,徬佛則參會不一。徬佛,不精明之貌;參會,謂志、心、神三者之交會也。神不精明,則多違錯,故參會不得其一。
10
養志之始,務在安己。己安,則志意實堅;志意實堅,則威勢不分,神明常固守,乃能分之。安者,謂少欲而心安也。威勢既不分散,神明常來固守,如此則威精分勢,震動物也。上分謂散亡也;下分謂我有其威,而能動彼,故曰:乃能分也。

本經陰符·實意法螣蛇》

1
意委曲,蛇能屈伸,故實意法螣蛇也。
2
實意者,氣之慮也。意實則氣平,氣平則慮審,故曰:實意者,氣之慮。
3
心欲安靜,慮欲深遠。心安靜則神明榮,慮深遠則計謀成。神明榮則志不可亂,計謀成則功不可間。智不可亂,故能成其計謀;功不可間,故能寧其邦國。
4
意慮定則心遂安,則其所行不錯,神者得則凝。心安則物無為而順理,不思而玄覽,故雖心之所不錯,神自得之,得之則無不成矣。凝者,成也。
5
識氣寄,姦邪得而倚之,詐謀得而惑之,言無由心矣。寄謂客寄,言氣非真,但客寄耳。故姦邪得而倚之,詐謀得而惑之,如此則言皆胸臆,無復由心矣。
6
故信心術,守真一而不化,待人意慮之交會,聽之候之也。言心術誠明而不虧,真一守固而不化,然後待人接物,彼必輸誠盡意。智者慮能,明者獻策,上下同心,故能交會也;用天下之耳聽,故物候可知矣。
7
計謀者,存亡樞機;慮不會,則聽不審矣。候之不得,計謀失矣;則意無所信,虛而無實。計得則存,失計則亡,故曰:計謀者,存亡之樞機。慮不合物,則聽者不為己,聽不審著,聽既不審,候豈得哉!乖候而謀,非失而何?計既失矣。意何所恃,惟有虛偽,無複誠實,故計謀之慮,務在實意,實意必從心術始,故曰:必在心術始也。
8
無為而求安靜,五髒和通,六腑精神魂魄固守不動,乃能內視反聽:定志思之,大虛待,神往來。言欲求安心之道,必寂澹無為,如此則五髒安靜,六腑通和,精神魂魄,各守所司,澹然不動,則可以內視無形、反聽無聲,志慮定,太虛至,神明千萬,往來歸於己也。
9
以觀天地開闢,知萬物所造化,見陰陽之終始,原人事之政理,不出戶而知天下,不窺牖而見天道,不見而命,不行而至。唯神也。寂然不動,感而遂通天下之故,能知於不知,見於不見,豈待出戶牖闚之,然後知見哉!固以不見而命,不行而至也。
10
是謂道知,以通神明,應於無方,而神宿矣。道無思也,無為也。然則道知者,豈用知而知哉。以其無知,故能通神明。應於無方,而神來舍。宿,猶舍也。

本經陰符·分威法伏熊》

1
精虛動物謂之威,發近震遠謂之分。熊之搏擊,必先伏而後動,故分威法伏熊。
2
分威者,神之覆也。覆猶衣被也。震神明衣被,然後其職可分也。
3
故靜固志意,神歸其舍,則威覆盛矣。言致神之道,必須靜意固志,自歸其舍,則神之威覆隆盛矣。舍者,志意之宅也。
4
威覆盛則內實堅,內實堅則莫當,莫當則能以分人之威,而動其勢如其天。外威既盛,則內志堅實。表裏相副,誰敢當之,物不能當之,物不能當,則我之威分矣。威分動,則物皆肅然,畏其人之若天也。
5
以實取虛,以有取無,若以鎰稱珠。言威勢既盛,人物肅然,是我實有而彼虛無,故能以我實取彼虛,以我有取彼無。取之也,動必相應,猶稱珠以成鎰,二十四銖為鎰者也。
6
故動者必隨,唱者必和,撓其一指,觀其餘次,動變見形,無能間者。言威分勢震物猶風,故能動必有隨、唱必有和。但撓其指,以名呼之,則群物畢至。然後徐徐以次觀其餘眾,猶性安之,各令得所,於是風以動之,變以化之,猶泥之在鈞,群器之形自見,如此則天下樂推而不厭,誰能間之也。
7
審於唱和,以間見間,動變明而威可分。言審識唱和之理,故能有間必知,我既知間,亦既見間即能間,故能明於動變,而威可分者。
8
將欲動變,必先養志伏意以視間。既能養志伏意,視之其間,則變動之術可成矣。
9
知其固實者,自養也;讓己者,養人也。故神存兵亡,乃為之形勢。謂自知志意固實者,此可以自養也;能行禮讓於己者,乃可以養人也。如此則神存於內,兵亡於外,乃可為之形勢也。

本經陰符·散勢法鷙鳥》

1
勢散而後物服,猶鳥擊禽獲,故散勢法鷙鳥也。
2
散勢者,神之使也。勢由神發,故勢者,神之使。
3
用之必循間而動。無間則勢不行,故用之必循間而動。
4
威肅內盛,推間而行之則勢散。言威敬內盛,行之又因間而發,則勢自然而散矣。
5
夫散勢者,心虛志溢。心虛則物無不包,志溢則事無不決,所以能散其勢。
6
意失威勢,精神不專,其言外而多變。志意衰微而失勢,精神挫衄而不專,則言疏外而譎變。
7
故觀其志意為度數,乃以揣說圖事,盡圓方,齊長短。知其志意隆替,然後可為之度數。度數既立,乃後揣說之圖其事也。必盡圓方之理,變短長之用也。
8
無則不散勢。散勢者,待間而動,動勢分矣。散不得間,則勢不行。故散勢者,待間而動,動而得間,勢自分矣。
9
故善思間者,必內精五氣,外視虛實,動而不失分散之實。五氣內精,然後可以外察虛實之理,不失則間必可知。有間必知,故能不失分散之實也。
10
動則隨其志意,知其計謀。計謀者,志意之所成,故隨其志意,必知其計謀也。
11
勢者,利害之決,權變之威。勢敗者,不以神肅察也。神不肅察,所以勢敗。

本經陰符·轉圓法猛獸》

1
言聖智之不窮,若轉圓之無止。轉圓之無止,猶獸威無盡,故轉圓法猛獸。
2
轉圓者,無窮之計。無窮者,必有聖人之心,以原不測之智,以不測之智而通心術。聖心若鏡,物感斯應,故不測之智,心術之要可通也。
3
而神道混沌為一,以變論萬義類,說義無窮。既以聖心原不測、通心術,故雖神道混沌,妙物杳冥,而能類其萬類之變,說無窮之義也。
4
智略計謀,各有形容,或圓或方,或陰或陽,或吉或凶,事類不同。事至然後謀興,謀興然後事濟,事無常準,故形容不同。圓者運而無窮,方者止而有分;陰則潛謀未兆,陽則功用斯彰;吉則福至,凶則禍來,凡此事皆反□□,故曰:事類不同者也。
5
故聖人懷此之用,轉圓而求其合。此謂所謀圓方以下六事,既有不同,或多乖謬,故聖人法轉圓之思,以求順通合也。
6
故興造化者,為始動作,無不包大道,以觀神明之域。聖人體道以為用,其動也神,其隨也天,故興造教化,其功動作,先合大道之理,以稽神明之域。神道不違,然後發施號令。
7
天地無極,人事無窮。各以成其類,見其計謀,必知其吉凶成敗之所終也。天地則獨長且久,故無極;人事則吉凶相生,故無窮。天地以日月不過、陵谷不遷為成;人事以長保元亨、考終厥命為成。故見其計謀之得失,則吉凶成敗之所終,皆可知也。
8
轉圓者,或轉而吉,或轉而凶,聖人以道先知存亡,乃知轉圓而從方。言吉凶無常準,故取類轉圓,然聖人坐忘遺鑒,體同乎道,故先知存亡之所在,乃後轉圓而從其方,棄凶而從吉,方謂存亡之所在也。
9
圓者,所以合語;方者,所以錯事。轉化者,所以觀計謀;接物者,所以觀進退之意。圓者,通變不窮,故能合彼此之語;方者,分位斯定,故可錯有為之事。轉化者,改禍為福,故可觀計謀之得失;接物者,順通人情,故可以觀進退之意、是非之事也。
10
皆見其會,乃為要結,以接其說也。謂上四者,必見會之變,然後總其綱要而結之,則情偽之說,可接引而盡矣。

本經陰符·損兌法靈蓍》

1
老子曰:「塞其兌。」河上公曰:「兌,目也。」莊子曰:「心有眼。」然則兌者,謂以心眼察理也。損者謂減損他慮,專以心察也。兌能知得失,蓍能知休咎,故損兌法靈蓍也。
2
損兌者,幾危之決也。幾危之理,兆動之微,非心眼莫能察見,故曰:損兌者,幾危之決也。
3
事有適然,物有成敗。幾危之動,不可不察。適然者,有時而然也。物之成敗,有時而然;幾危之動,自微至著。若非情適遠心,知機玄覽,則不能知於未兆,察於未形,使風濤潛駭,危機密發,然後河海之量,堙為窮流,一簣之積,疊成山嶽,不謀其始,雖悔何之!故曰:不可不察。
4
故聖人以無為待有德,言察辭,合於事。夫聖人者,勤於求賢,密於任使,故端拱無為,以待有德之士。士之至也,必敷奏以言,故曰:言察辭也。又明試以功,故曰:合於事也。
5
兌者,知之也。損者,行之也。用其心眼,故能知之;減損他慮,故能行之。
6
損之說之,物有不可者,聖人不為辭也。言減損之說,及其所說之物,理有不可,聖人不生辭以論。
7
故智者不以言失人之言,故辭不煩而心不虛,志不亂而意不邪。智者聽輿人之訟,采蒭蕘之言,雖復辨周萬物,不自說也。故不以己能言而棄人之言,既有眾言,故辭當而不煩,還任眾心,故心誠而不偽,心誠言當,志意豈復亂哉!
8
當其難易,而後為之謀,自然之道以為實。失事而後謀生,改常而後計起,故心當其難易之際,然後為之謀。謀失自然之道,則事廢而功虧,故必因自然之道,以為用謀之實也。
9
圓者不行,方者不止,是謂大功。益之損之,皆為之辭。夫謀之妙者,必能轉禍為福,因敗成功,追彼而成我也。彼用圓者,謀令不行;彼用方者,謀令不止。然則圓行方止,理之常也。吾謀既發,彼不得其常,豈非大功哉!至於謀之損益,皆為生辭以論其得失也。
10
用分威散勢之權,以見其兌威,其機危乃為之決。夫所以能分威散勢者,心眼之由也。心眼既明,機危之威,可知之矣。既知之,然後能決之。
11
故善損兌者,譬若決水於千仞之堤,轉圓石於萬仞之溪。言善損慮以專心眼者,見事審,得理明,意決而不疑,志雄而不滯。其猶決水轉石,誰能當禦哉!

本經陰符·持樞》

1
樞者,居中以運外,處近而制遠,主於轉動者也。故天之北辰,謂之天樞;門之運轉者,謂之戶樞。然則持樞者,動運之柄,以制物也。
2
持樞謂春生夏長,秋收冬藏,天之正也。言春夏秋冬,四時運行,不為而自然也。不為而自然,所以為正也。
3
不可干而逆之。逆之者,雖成必敗。言理所必有,物之自然者,靜而順之,則四時行焉、萬物生焉。若乃干其時令,逆其氣候,成者猶敗,況未成者?元亮曰含氣之類,順之必悅逆之必怒,況天為萬物之尊而逆之。
4
故人君亦有天樞,生養成藏。言人君法天以運動,故曰:亦有天樞。然其生養成藏,天道之行也。人事之正,亦復不別耳。
5
亦復不別,乾而逆之。逆之,雖盛必衰,此天道人君之大綱也。言干天之行、逆人之正,所謂倒置之。曰:道非義而何?此持樞之術,恨太簡促,暢理不盡,或篇簡脫爛,本不能全也。

本經陰符·中經》

1
謂由中以經外,發於心本,以彌縫於物者也。故曰:中經。
2
中經謂振窮趨急,施之能言厚德之人。救物執窮者,不忘恩也。振,起也。趨,向也。物有窮急,當振起而向護之,乃其施之,必在能言之士,厚德之人,若能救彼拘執,則窮者懷終不忘恩也。
3
能言者,儔善博惠。儔,類也。謂能言之士,解紛救難,雖不失善人之類,而能博行恩惠也。
4
施德者依道。言施德之人,勤能修理,所為不失道也。
5
而救拘執者,養使小人。言小人在拘執,而能救養之,則小人可得而使也。
6
蓋士當世異時,或當因免闐坑,或當伐害能言,或當破德為雄,或當抑拘成罪,或當戚戚自善,或當敗敗自立。闐坑謂將有兵難,轉使溝壑,士或有所因,而能免斯禍者,伐害能言,謂小人之道,讒人罔極,故能言之士,多被戮害;破德為雄,謂毀文德、崇兵戰;抑拘成罪,謂人不章、橫被縲紲。戚善謂天下蕩蕩無復綱紀,而賢者守死善道,真心不逾,所謂歲寒然後知松柏後雕也。敗敗自立,謂天未悔禍,危敗相仍,君子窮而必通,終能自立,若管仲者也。
7
故道貴制人,不貴制於人也。制人者握權,制於人者失命。貴有術而制人,不貴無術而為人所制者也。
8
是以見形為容,象體為貌,聞聲和音,解仇鬥隙,綴去卻語,攝心守義。此總其目,下別序之。
9
本經記事者紀道數,其變要在持樞、中經。此總言本經、持樞、中經之義。言本經紀事,但紀道數而已;至於權變之要,乃在持樞、中經也。
10
見形為容、象體為貌者,謂爻為之生也。見彼形,象其體,即知其容貌者,謂用爻卦占而知之也。
11
可以影響形容象貌而得之也。謂彼人之無守,故可以影響形容象貌,占而得之。
12
有守之人,目不視非,耳不聽邪,言必詩書,行不僻淫,以道為形,以聽為容,貌莊色溫,不可象貌而得也。如是隱情塞隙而去之。有守之人,動皆正直,舉無淫僻,厥後昌盛,暉光日新,雖有辯士之舌,無從而得發,故隱情塞隙,閉藏而去之。
13
聞聲和音,謂聲氣不同,則恩受不接,故商角不二合,徵羽不相配。商金,角木,徵火,羽水,遞相剋食,性氣不同,故不相配合也。
14
能為四聲主者,其唯宮乎!宮則土也。土主四季,四者由之以生,故為四聲主也。
15
故音不和,則不悲不是,以聲散傷醜害者,言必逆於耳也。散傷醜害,不和之音,音氣不和,必與彼乖,故言其必逆於耳。
16
雖有美行盛譽,不可比目合翼相須也。此乃氣不合,音不調者也。言若音氣乖彼,雖行譽美盛,非彼所好,則不可如比目之魚、合翼之鳥,兩相須也。其有能令兩相求應,不與同氣者乎。解仇鬥隙,謂解羸微之仇。鬥隙者,鬥強也。辨說之道,其猶張弓:高者抑之,下者舉之。故羸微為仇,從而解之;強者為隙,從而鬥之也。
17
強隙既鬥,稱勝者高其功、盛其勢;斗而者盛,從而高其功、盛其勢也。弱者衰其負、傷其卑、行其名、恥其宗。斗而弱者,從而衰其負劣,傷其卑小,污下其名,恥辱其宗也。
18
故勝者,鬥其功勢,苟進而不知退。知進而不知退,必有亢龍之悔。
19
弱者聞哀其負,見其傷,則強大力倍,死而是也。弱者聞我哀傷,則勉強其力,倍意致死,為我為是也。
20
隙無極大,禦無強大,則皆可脅而并。言雖為隙,非能強大,其於扞禦,亦非強大。如是者,則以兵威脅,令從己,而并其國也。
21
綴去者,謂綴己之繫,言使有餘思也。繫,屬也。謂已令去,而欲綴其所屬之言,令後思而同也。
22
故接貞信者,稱其行、厲其志,言可為可復,會之期喜。欲令去後有思,故接貞信人之稱其行之盛美,厲其志令不怠,謂此美行,必可常為,必可報復,會通其人,必令至於喜悅者也。
23
以他人之庶,引驗以結往,明疑疑而去之。言既稱行厲志,令其喜悅,然後以他人庶幾於此者,引之以為成驗,以結已往之心,又明已疑疑至誠。如是而去之,必思而不。
24
卻語者,察伺短也。言卻語之道,必察伺彼短也。
25
故多必有數短之處,識其短驗之。言多不能無短,既察知其短,必記識之,以取驗之相也。
26
動以忌諱,示以時禁。既有其短,則以忌諱動之,時禁示之,其人因以懷懼。
27
然後結以安其心,收語蓋藏而卻之。其人既以懷懼,必有求服之情,然後結以誠信,以安其懼心,其向語蓋利而卻之,則其人之恩威,固以深矣。
28
無見己之所不能於多方之人。既藏向語,又戒之曰:勿於多方人前,見其所不能也。
29
攝心者,謂逢好學伎術者,則為之稱遠。欲將攝取彼心,見其好學伎術,則為作聲譽、合遠近知之也。
30
方驗之,驚以奇怪,人繫其心於己。既為作聲譽,方且以道驗其伎術,又以奇怪從而驚動之,如此則彼人,心繫於己也。
31
效之於驗,驗去亂其前,吾歸誠於己。人既繫心於己,又效之於時人,驗之於往賢。然後更理其前所為謂之曰:吾所以然者,歸誠於彼人之已如此,則賢人之心,可得而攝。亂者,理也。
32
遭淫色酒者,為之術音樂,動之以為必死,生日少之憂。言將欲攝愚人之心,見淫酒色者,為之術音樂之可說,又以過於酒色,必之死地,生日減少,以此可憂之事,以感動之也。
33
喜以自所不見之事,終可以觀漫瀾之命,使有後會。又以音樂之事,彼所不見者,以喜悅之,言終以可觀,何必淫於酒色。若能好此,則性命漫瀾而無極,終會於永年。愚人非可以道勝說,故推音樂,可以攝其心。
34
守義者,謂守以人義,探心在內以合也。義,宜也。宜探其內心,隨其人所宜,遂人所欲以合之也。
35
探心深得其主也。從外制內,事有繫由而隨也。既探知其心,所以得主深也。得心既深,故能從外制內,內由我制,則可何事不行,故事有所屬,莫不由隨之也。
36
故小人比人,則左道而用之,至能敗家奪國。小心以探心之術,來比於君子,必以左道用權。凡事非公正者,皆曰小人,反道亂常,害賢伐善,所用者左,所違者公,百慶昏亡,萬機曠紊,家破國奪,不亦宜乎!
37
非賢智,不能守家以義,不能守國以道。聖人所貴道微妙者,誠以其可以轉危為安,救亡使存也。道謂中經之道也。
URN: ctp:ws878010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21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