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卷二十二

《卷二十二》[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历史]

·吏曹裁制》

1
后唐长兴二年七月,吏部南曹奏:「前守郓州卢县令李玭,曾两任秘书丞,一任国子毛诗博士,虽前任有升朝官,今任合准格五选集。」敕:「应州县官有曾在朝行及曾佐幕,罢任后准前资朝官宾从例处分。其带省衘以上,并内供奉里行,及诸色出选门官,或降授令、録者,罢任日并依出选门例处分,不在更赴常调,便与除官。兼州县官其间书得十六考者,准格叙加朝散阶,仍自此准出选门例处分;如不书得十六考,虽过朝散阶,不在此例。」
2
周显德三五年闰七月,吏部南曹状申:
3
所行事件,画一如后:
4
一、每年十月一日入选限,判曹员外郎准例免常朝。
5
一、新起请十月一日锁曹,磨勘选至,至开曹日使具判成名衔榜示,及申中书门下,申铨兼牒门下省。
6
一、锁宿内有违碍选人,准久例,至开曹日晓示驳放,及申堂、申铨、牒台、刺省。课绩官准敕经曹投状。不欠选限及磨勘无违碍者,申送中书门下减选。诸色选人成资考丁忧,及过三年已上,准敕经曹投状,磨勘无违碍,申中书门下除官。
7
一、每年及第举人,自于官诰院纳官钱一千,买绫纸五张,并缥轴,于当曹写印缝缝给,于官诰院却每人牒送朱胶钱三百到曹,支备铨中及当司公使。
8
一、官诰院牒送到朱胶钱一千内抽二百文,刺送到都省,充抽贯钱。
9
一、每年及第举人,于省内试判二道后,具判申堂,及具成状申铨团奏,请定冬集。
10
一、斋郎、挽郎请定冬集者,当曹试判二道后,申堂及申铨请团奏。
11
一、外州府县牒到亡没官姓名,当曹便牒取官诰文书等,批注亡没年月。
12
一、准格,主掌逐年选人历任家状一本,以备他年磨勘。
13
一、出给逐年三旬选人赴任历子各一道,判曹员外郎印署、判铨侍郎通押后,当曹使印,缴连新旧告身文书等,当曹出给特敕除官历子。据本官纳到历任家状及新旧告身,点检同,祇是判曹员外郎印押。
14
一、锁宿内具判成选人细衔,申铨及牒门下省者,当曹句勘,铨司院写録团奏,选人黄甲无差误,即判曹员外郎署名,及使印背缝。
15
一、磨勘三旬选人及非时投状人等,并准例引验正身,及取有官三人保明,识官司使印文状,及句当人状。如有疾病,于成状内收竪申送。

杂处置》

1
后唐天成三年八月,中书舍人刘赞奏:「请令选人依旧试判。」从之。其年十二月敕:「选门官吏,滥进者多,自今以后,并令各録三代家状乡里、在朝骨肉,先于南曹印署,纳吏部、中书、门下三库各一本。候得判印状,即许所司给付新籖告,兼本任处及乡里,亦具一本纳逐处州县。」
2
四年十月敕:「其诸道选人,宜令三铨官员都在省子细磨勘,无违碍后,即具格同商量注拟,连署申奏。仍不得准前于私第注官。」不分三铨注官,自此始也。其年十二月敕:「三铨公事,宜准近敕指挥,仍祇使吏部尚书铨印,并宜付中书门下,封送礼部权收管记奏。」
3
长兴元年三月敕:「其判成诸色选人,黄甲下后,将历任文书告身连黏,宜令吏部南曹逐缝使印,都于后面黏纸,具前后历任文书,都计多少纸数,兼具年月判成,授官去处缴尾讫,给付本人。」虑分假于人故也。其年十月,中书奏:「吏部流外铨诸色选人,先条流试判两节,并以优劣等第申奏。文优者宜超一资注拟,次者依资,又其次者与同类官注拟,理道全疎者,以人户少处州县同类官中比拟。仍准元敕,业文者任徵引今古,不业文者但据公理判断。可否不当,罪在有司。兼选人或有元通家状内乡贯不实,候将来赴选,并令改正,一一依本属乡县及有无出身,一奏一除官等,宜并不加选限。」从之。其年十一月,吏部南曹关试今年及第进士李飞等七十九人,内三礼刘莹、李诜、李守文,明算宋延美等五人,所试判语皆同。寻勘状称晩逼试,偶拾得判草写净,实不知判语不合一般者。敕:「贡院擢科,考详所业;南曹试判,激劝校官。刘莹等既不攻文,合直书其事,岂得相传藁草,侮凟公场,载考情由,实为忝冒。及至定期覆试,果闻自擅私归,且令所司落下,其所给春关,仍各追纳放罪,许后放举。自此南曹凡有及第人试判之时更效此者,准例处分。」
4
二年五月敕:「举选之衆,例自艰辛,曾因兵火之馀,多无敕甲,不有详延之路,永为迁弃之人。其失坠告身者,先取本人状:当授官之日,何人判铨,与何人同官,上任与何人交代?仍勘历任处州县。如实,即刻取命官人三人保明施行。」
5
三年五月敕:「今后合格选人,历任无违碍者,并仰吏部南曹判成。如文解差缪,不合式様,罪在发解官吏。」其年十二月二日敕:「准近敕,应前资朝官及诸道节度、观察判官,罢任一周年后,许求官。其出选门官,虽准格例送名,未定别与除官年限。自此应除选门官等罢任后,亦宜一周年后,许更除授。仍令于所司投状磨勘,申送中书门下。」
6
晋天福二年十月敕:「选人试判二道。」
7
三年正月敕:「今后选举人文解差谬,过在发解州府官吏,其选人、举人,亦准格处分。」
8
五年三月,诏令四时听选,吏部三铨拟官旋奏,不在团甲之限。
9
汉乾佑二年八月敕:「今后诸色选人,年及七十者,宜注优散官;年少未历资考者,不得任注县令。」
10
三年七月敕:「吏部南曹,今后及已前应有令佐招添点检出户口,据数须本处合徵税赋钱物数目,于解由、历子内,一一开坐批书,方得准天福八年三月十日敕条施行。如不合前后敕例,不在施行之限。」
11
周广顺元年十月敕:「选部公事,比置三铨,所有阙员选人,分为三处。每至注拟之际,资叙难得相当。况在今年选人不多,宜令三铨公事并为一处,委本司长官同共判署施行。」

甲库》

1
周显德五年闰七月,吏部甲库奏:「见行公事,甲库先有专知官一人,于长兴二年停废,后来于令史内选差一人,承受主掌诸杂制敕,及逐季抄録,关报史馆。所有选人受官黄甲,备録关牒送吏部,出给告身,及具名衔关牒,送格式收附员阙,准格出给新授令、録、判司、主簿籖符。本官每官纳朱胶钱一百二十,依除内每贯二百刺送都省,除外供应三铨及本司公使废置。准敕格,应内外官员亡父追赠,及逐年南曹驳放选人,准长定格节文,牒吏部选差五考已上谙事令史五人,共行详断。及州县官名犯庙讳、御名,并准格例改正。」

制举》

1
周显德四年十月,诏曰:「制策悬科,前朝盛事,莫不访贤良于侧陋,求谠正于箴规,殿庭之间,帝王亲试。其或大禆于国政,有益于时机,则必待以优恩,縻之好爵。拔奇取异,无尚于兹,得士者昌,于是乎在。爰从近代,久废此科,怀才抱器者郁而不伸,隐耀韬光者晦而不出。遂使翘翘之楚,多致于弃捐;皎皎之驹,莫就于縻絷。遗才滞用,阙孰甚焉。应天下诸色人中,有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经学优深可为师法,详闲吏理达于教化者,不限前资、见任职官,黄衣草泽,并许应诏。其逐处州府依每年贡举人式例,差官考试,解送尚书吏部,仍量试策论三道,共三千字已上。当日内取文理具优,人物爽秀,方得解送。取来年十月集上都,其登朝官亦许上表自举。」先是,兵部尚书张昭上章请设制科,故有此诏。

宏词拔萃》

1
后唐天成二年四月二日,中书奏:「尚书礼部贡院申,当司奉今月六日敕,吏部流内铨状申,据白院状申,当司先准礼部贡院牒称:『据成德军解送到前进士王蟾状,请罢设深州司公参军应宏词举。前件人准格例应重科,合在吏部。其王蟾并解送牒吏部,请准例指纵者。』当司随具状申堂,奉判送吏部分析近年事例如何者。伏缘近年别无事例,今检登科録内,于伪梁开平三年应宏词登科二人,前进士余渥,承旨舍人李遇;考官二人,司勲郎中崔景,员外郎张贻宪。再具状申堂,奉判送吏部准例指挥。其前进士王蟾请宏词,伏自近年已来,无人请应,今详格例,合差应考官二人,又缘祇有王蟾一人请应,铨司未敢奏请差官者。奉中书门下牒:『奉敕,宜令礼部贡院就五科举人考试者。』伏以举选公事,皆有格条,准新定格节文,宏词拔萃,准长庆二年格,吏部差考试官二人,与知铨尚书侍郎同考试闻奏。又准格节文内,准太和元年十月二十三日敕:『应礼部诸色贡举人,及吏部诸色科目选人,凡无出身及未有官,祗合于礼部应举。有出身有官,方合于吏部赴科目选。』其请应宏词举,前进士王蟾当年放及第后,寻已闻过吏部讫,若应宏词,侍南曹判成,即是科选之人,以理合归吏部。况缘五科考试官祗考学业,难于同考宏词者。」奉敕:「王蟾宜令吏部准往例差官考试。」
2
长兴元年八月三日,尚书吏部据礼部贡院牒称:「送到附试请应书判拔萃,前虢州卢氏县主簿张岫对六节判,四通二粗,准例入第五等上。其所试判,今録奏闻。」奉敕:「宜付附所司,今后吏部所应宏词拔萃,宜并权罢,其贡院据见应进士九经并五科童子外,诸色科名亦宜停罢。」

进士》

1
梁开平三年四月敕:「赐刘斤同进士及第,仍编入今年榜内第八人。」其年五月敕:「礼部所放进士薛均,是左司侍郎薛廷圭男,方持省辖,固合避嫌。其薛均宜令所司落下。」
2
后唐同光三年四月敕:「今年新及第进士符蒙正等,宜令翰林学士承旨卢质就本院覆试,仍令学士使杨彦璐监试。」其月敕:「礼部所放进士符蒙正等四人,既慊羣情,实干浮议,诗赋果有疵瑕。若便去留,虑乖激劝,倘无升降,即昧甄明。况王彻体物可嘉,属词甚妙;桑维翰差无纰缪,稍有词华。其王彻升为第一,桑维翰第二,符蒙正第三,成僚第四。礼部侍郎裴皥放。今后应礼部每年所试举人杂文策等,候过堂日,委中书门下子细详覆奏闻。」
3
天成二年十二月敕:「新及第进士有闻喜宴,今后逐年赐钱四百贯。」
4
五年正月二十三日,礼部贡院奏:「当司准天成三年十二月十八日敕文内,准近敕,自此进士试杂文后,据所习本经,一一考试,须帖得过三已上者,即放及第者。奉敕:『进士帖经,本朝旧制,盖欲明先王之旨趣,阅多士之文章。近代以来,此道稍坠。今且上从元辅,下及庶僚,虽百艺者极多,能明经者甚少。恐此一节,或滞羣才,既求备以斯难,庶观光而甚广。今年凡应进士举,所试文策及格,帖经或不及通三,与放及第。来年秋赋,词人所习一本经,许令对义目,多少次第,仍委所司条例闻奏。』其今年本经内对义,义目五道,考试通二通三,准帖经例放入,策其将来秋赋。诸寺监及诸州府所解选进士第,亦准去年十月一日敕,考其诗赋、义目、帖由等,并解送赴省。如或不依此解送当司,准近敕并不引送试。」奉敕:「宜依。」
5
五年二月九日敕:「近年文士,轻视格条,就试时疎于帖经,登第后耻于赴选,宜絶躁求之路,别开奬劝之门。其进士科已及第者,计选数年满日,许令就中书陈状,于都堂前各试本业诗赋判文等,其中才艺灼然可取者,便与除官。如或事业未甚精者,自许准添选。」
6
长兴二年二月敕:「其进士并令排年齐入就试,至闭门试毕。内有先了者,上历某时,旋令先出,其入策亦须昼试。应诸科第对策并依此例,其馀惟准前敕处分。」
7
清泰二年九月,礼部贡院奏:「奉长兴二年二月敕,进士引试,早入晩出。令请依旧例,进士试杂文,并点门入省,经宿就试。」从之。
8
周广顺三年正月,户部侍郎、权知贡举赵上交奏:「进士元试诗赋各一首,帖经二十帖,对义五道。今欲罢帖经、对义,别试杂文二首,试策一道。」从之。至其年八月,刑部侍郎、权知贡举徐台符奏:「请试杂文二首外,其帖经、对义,亦依元格。」从之。
9
显德二年三月敕:
10
礼部贡院奏,今年新及第进士李覃、严说、何俨、武允成、王汾、闾丘舜卿、杨徽之、任惟吉、赵隣几、周度、张慎微、王翥、马文、刘选、程浩然、李震等一十六人所试诗赋、文论、策文等。国家设贡举之司,求俊茂之士,务询文行,以中科名。比闻近年以来,多有滥进,或以年劳而得第,或因媒势以出身。今岁所贡举人,试令看详,果见纰缪,须至去留。
11
其李覃、何俨、杨徽之、赵隣几等四人宜放及第。其严说、武允成、王汾、闾丘舜卿、任惟吉、周度、张慎微、王翥、马文、刘选、程浩然、李震等十二人,艺学未精,并宜黜落,且令苦学,以俟再来。礼部侍郎刘温叟失于选士,颇属因循,据其过尤,宜行谴谪,尚示寛恕,特与矜容。刘温叟放罪。将来贡举公事,仍令所司具条例闻奏。
12
其年五月,尚书礼部侍郎知贡举窦仪奏:
13
其进士请今后省卷限纳五卷已上,于中须有诗、赋、论各一卷,馀外杂文歌篇,并许同纳,祇不得有神道碑、志文之类。其帖经、对义,并须实考,通三已上为合格。将来却覆昼试,候考试终场,其不及人以文艺优劣,定为五等。取文字乖舛、词理纰缪最甚者为第五等,殿五举;其次者为第四等,殿三举;以次者稍优,为第三等,第二等,第一等,并许次年赴举。其所殿举数,并于所试卷子上朱书,封送中书门下,请行指挥及罪发解试官、监官等。其诸科举人若合解不解、不合解而解者,监官、试官为首罪,勒停见任,举选长官闻奏取裁。监官、试官如受赂,及今后进士如有倩人述作文字应举者,许人言告,送本处色役,永不进任。同保人知者殿四举,不知者殿两举。受情者如见在官停任,选人殿三选,举人殿五举,诸色人量事科罪。
14
从之。
15
五年三月,诏曰:「比者以近年贡举,颇是因循,频诏有司,精加试练,所冀去留无滥,优劣昭然。昨贡举院奏,今年新及第进士等所试文书,或有臧否,爰命词臣,再加考核,庶泾、渭之不杂,免玉石之相参。其刘坦、单贻庆、李庆、徐纬、张觐等诗赋稍优,宜放及第。王汾据其文辞,未至精敏,念以顷曾驳落,特与成名。熊若谷、陈保衡皆是远人,深可嗟念,亦放及第。郭峻、赵保雍、杨丹、安元度、张助、董咸则、杜思道等未甚精者,并从退落,更宜修进,以俟将来。知贡举、右谏议大夫刘涛选人不当,有失用心,可责授右赞善大夫,俾令省过,以戒当官。」先是,涛于东京放榜后,率先及第进士刘坦已下一十五人,来赴行在,且以所试诗赋进呈。上以其词多纰缪,命翰林学士李昉覆试,故有是命。
URN: ctp:ws996284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22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