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檢索 "季侯"
檢索內容:
檢索範圍: 耳新
條件: 包含字詞「季侯」
Total 2

耳新卷一

21 令,仁和究心民隱,縣有神君之稱。嘗出行忽怪風起,吹所張蓋,卷落紗帽,翅回。縣執蓋人請罪,曰:「小人因張清風,遂至冒觸,甘受責。」周沉思良久,曰:「我不爾罪。」乃囑能幹捕差二人各予二金。令往拘張清風。且誡曰:「出三日不能拘至,勿複來見也。」周德信素著,捕差不敢再請,然莫解所從拘。延至三日,兩人商曰:「捕風捉影,世安有此理?然明府賞罰誠,今日再不能拘,何以複?」其一人曰:「但沽酒,少寬解,更作計耳。」乃相與登酒樓。樓上飲酒數處,對席中有談某篤疾,諸醫無效,將不起。一人曰:「若請張青峰去,必有生理。」二差因細問張青峰狀,答曰:「其人能回生起死,見居某處。」二差隨潛往其家,值張遠出未歸,因拘其妻至縣。周一見,正色詢之,曰:「汝夫平日作甚欺心事?」婦曰:「渠本非吾夫。吾夫因病請渠調治,渠見妾姿容,懷不良意,潛投毒於中,致夫身死,尋複謀娶妾身。妾初墮計不知,一日渠酒後自吐真情。爾時妾即欲尋死,又私念無人為伸冤,隱忍偷生至此。今幸遇天台,夫冤庶伸有日。但渠今為某氏延去,若待其歸來,聞此必潛逃矣。須就某處拘之,罪人可得也。」周命前差如言往,未幾拘至。一詢果服,遂抵死。時一縣咸稱快焉。

耳新卷二

12 周侍御宗建,三疏發逆不為群凶所容,逮獄時備極慘毒而斃。計音尚未至家也。有舟子於清江浦,接一秀才來雇舟,許價一金。問姓氏暨所從來。答云:「我周也。自京師出。」舟子因問吳中諸大臣逮京狀,秀才顰蹙曰:「俱死甚慘甚慘。」更問魏監,秀才曰:「伊罪惡貫盈,不久被顯戮矣。」至吳江,秀才曰:「爾即相隨我往家取金。」舟子如言。至一大家門,秀才先入待久不出。舟子頻顰促之。一管家出問何因來此舟?子具言故。管家曰:「此吾主人名字。渠前被逮赴京,今存亡未卜,安有附舟之事?」正喧嚷間,夫人急出問故。管家將舟子語備述。夫人曰:「良然,良然。昨夜半,夢侍御來家,自稱逮京後備極苦刑以死。上帝鑒其忠直,俾為神蘇州。今自清江浦附舟歸,許以舟子一金,明晨來取,當與之,不可令我食言。」夫人言未終,號泣不勝。舉家聞之皆哭。舟子亦哭。與舟資,固不受。夫人曰:「侍御生而特價,汝不受值,是令其死後有諾責也。」舟子始肯受。謝曰:「不惟侍御精忠貫日,夫人亦且大義凜然,一門正氣乃爾。」因再三嘆息而去。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22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