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檢索 "三五百"
檢索內容:
檢索範圍: 水滸傳
條件: 包含字詞「三五百」
Total 17

第十回 朱貴水亭施號箭 林沖雪夜上梁山

104 二人進得關來,兩邊夾道旁擺著隊伍旗號;又過了兩座關隘,方才到寨門口。林沖看見四面高山,三關雄壯,團團圍定;中間里鏡面也似一片平地,可方丈;靠著山口才是正門;兩邊都是耳房。

第十六回 花和尚單打二龍山 青面獸雙奪寶珠寺

173 拔濤道:「銀兩都是官司信賞出的,如何沒貫錢,兄弟,你休推卻。我且問你∶這伙賊卻在那裡有此來歷?」

第二十七回 武松威震平安寨 施恩義奪快活林

29 武松聽了,呵呵大笑道:「管營聽稟:我去年害了三個月瘧疾,景陽岡上酒醉裏打翻了一隻大蟲,也只三拳兩腳便自打死了,何況今日!」施恩道:「而今且未可說。且等兄長再將養幾時,待貴體完完備備,那時方敢告訴。」武松道:「只是道我沒氣力了?既是如此說時,我昨日看見天王堂前那塊石墩約有多少斤重?」施恩道:「敢怕有斤重。」武松道:「我且和你去看看,武松不知拔得動也不?」施恩道:「請吃罷酒了同去。」武松道:「且去了回來吃未遲。」
30 兩個來到天王堂前,眾囚徒見武松和小管營同來,都躬身唱喏。武松把石墩略搖一搖,大笑道:「小人真個嬌惰了,那裡拔得動!」施恩道:「斤石頭,如何輕視得他!」武松笑道:「小管營也信真個拿不起?你眾人且躲開,看武松拿一拿。」

第二十八回 施恩重霸孟州道 武松醉打蔣門神

16 且說施恩和武松兩個離了平安寨,出得孟州東門外來,行過得步,只見官道傍邊,早望見一座酒肆望子挑出在簷前,那兩個挑食擔的僕人已先在那裡等候。施恩邀武松到裡面坐下,僕人已先安下淆饌,將酒來篩。武松道:「不要小盞兒吃。大碗篩來。只斟三碗。」

第三十三回 鎮三山大鬧青州道 霹靂火夜走瓦礫場

10 見林子四邊,齊齊的分過個小嘍羅來,一個個身長力壯,都是面惡眼兇,頭裏紅巾,

第三十四回 石將軍村店寄書 小李廣梁山射雁

31 漢,通有人。宋江教分作三起下山,只做去收捕,梁山泊的官軍。山上都收拾得停
66 了財物,待要起身,宋江便道:「且住,非是如此去。假如我這裡有人馬投梁山泊
135 漢,並作一夥,帶了人馬,漸近梁山泊來,尋大路上山。一行人馬正在蘆葦中過,只

第三十七回 及時雨會神行太保 黑旋風展浪裏白條

166 擁上人在柳陰底下看;都道:「這黑大漢今番卻著道兒!便掙扎得性命。也了一肚皮
169 塊。江岸上那人沒一個不喝採。當時宋江戴宗,看見李逵被那人在水裏揪住,浸得眼

第四十三回 錦豹子小徑逢戴宗 病關索長街遇石秀

97 草料不算,也有孩兒們大寨入夥也有微力可效未知尊意若何?」戴宗大喜道:「晁,

第四十七回 一丈青單捉王矮虎 宋公明二打祝家莊

63 正是扈家莊女將一丈青扈三娘;一騎青馬上,輪兩口日月雙刀,引著莊客,前來祝家

第八十回 張順鑿漏海鰍船 宋江三敗高太尉

43 卻說張青,孫新兩個來到濟州城下,看見人,拽木頭入船廠裡去。張孫二人,雜在人叢裏,也去拽木頭,投廠裡去。廠門口約有二百來軍漢,各帶腰刀,手拿棍棒,打著民夫,盡力拖拽入廠裏面交納。團團一遭,都是排柵;前後搭蓋茅草廠屋,有二三百間。張青,孫新入到裡面看時,匠人數千:解板的在一處,鈳船的在一處,船的在一處:匠人民夫,亂滾滾往人,不記其數。這兩個徑投做飯的笆棚下去躲避。孫二娘,顧大嫂兩個穿了些醃醃膽膽衣服,各提著個飯罐,隨著一般送飯的婦人,打哄入去。看看天色漸晚,月色光明,眾匠人大半尚兀自在那裏掙趲未辦的工程。當時近有二更時分,孫新,張青在左邊船廠裡放火,孫二娘,顧大嫂在右邊船廠裡放火。兩下火起,草屋焰騰騰地價燒起來。船廠內民夫工匠,一齊發喊,拔翻眾柵,各自逃生。

第八十二回 梁山泊分金大買市 宋公明全夥受招安

37 且說宿太尉並御駕指揮使入城,回奏天子說:「宋江等軍馬,俱屯在新曹門外,聽候聖旨。」天子乃曰:「寡人久聞梁山泊宋江等有一百八人,上應天星,更兼英雄勇猛。今已歸降,到於京師。寡人來日,引百官登宣德樓。可教宋江等,俱依臨敵披掛戎裝服色,休帶大隊人馬,只將馬步軍進城,自東過西,寡人親要觀看。也教在城軍民,知此英雄豪傑,為國良臣。然後卻令卸其衣甲,除去軍器,都穿所賜錦袍,從東華門而入,就文德殿朝見。」御駕指揮使直至行營寨前,口傳聖旨,與宋江等知道。

第一百一十七回 睦州城箭射鄧元覺 烏龍嶺神助宋公明

4 次日,童樞密整點軍馬,欲要去打烏龍嶺關隘。吳用諫道:「恩相未可輕動。且差燕順、馬麟去溪僻小徑去處,尋覽當村土居百姓,問其向道,別求小路,度得關那邊去。兩面夾攻,彼此不能相顧,此關唾手可得。」宋江道:「此言極妙。」隨即差遣馬麟、燕順,引數十個軍健,去村落中,尋訪百姓問路。去了一日,至晚,引將一個老兒來見宋江。宋江問道:「這老者是甚人?」馬麟道:「這老的是本處土居人戶,都知這裏路徑溪山。」宋江道:「老者,你可指引我一條路徑,過烏龍嶺去,我自重重賞你。」老兒告道:「老漢祖居是此間百姓,累被方臘殘害,無處逃躲,幸得天兵到此,萬民有福,再見太平。老漢指引一條小路:過烏龍嶺去,便是東管,取睦州不遠,便到北門,卻轉過西門,便是烏龍嶺。」宋江聽了大喜,隨即叫取銀物,賞了引路老兒,留在寨中,又著人與酒飯管待。次日,宋江請啟童樞密守把桐廬縣,自領正偏將一十二員,取小路進發。那十二員,是花榮、秦明、魯智深、武松、戴宗、李逵、樊瑞、王英、扈三娘、項充、李袞、凌振。隨行馬步軍兵一萬人數,跟著引路老兒便行。馬摘鑾鈴,軍士銜枚疾走。至小牛嶺,已有一夥軍兵攔路。宋江便叫李逵、項充、李袞沖殺入去,約有守路賊兵,都被李逵等殺盡。四更前後,已到東管。本處守把將伍應星,聽得宋兵已透過東管,思量部下只有二千人馬,如何迎敵得,當時一哄都走了。逕回睦州,報與祖丞相等知道:「今被宋江軍兵,私越小路,已透過烏龍嶺這邊,盡到東管來了。」祖士遠聽了大驚,急聚眾將商議。宋江已令炮手凌振放起連珠炮。烏龍嶺上寨中石寶等聽得大驚,急使指揮白欽引軍探時,見宋江旗號,遍天遍地,擺滿山林。急退回嶺上寨中,報與石寶等。石寶便道:「既然朝廷不發救兵,我等只堅守關隘,不要去救。」鄧元覺便道:「元帥差矣!如今若不調兵救應睦州,也自由可。倘或內苑有失,我等亦不能保。你不去時,我自去救應睦州。」石寶苦勸不住。鄧元覺點了五千人馬,綽了禪杖,帶領夏侯成下嶺去了。

第一百一十八回 盧俊義大戰昱嶺關 宋公明智取清溪洞

5 當日午後,時遷引了這個軍校挑米,再尋舊路來到庵里,見了老和尚,說道:「主將先鋒,多多拜覆,些小薄禮相送。」便把銀兩、米糧,都與了和尚。老僧收受了,時遷分付小軍自回寨去,卻再來告覆老和尚:「望煩指引路徑,可著行者引小人去。」那老和尚道:「將軍少待,夜深可去,日間恐關上知覺。」當備晚飯待時遷。至夜,卻令行者引路,「送將軍到於那邊。」便教行者即回,休教人知覺。當時小行者領著時遷,離了草庵,便望深山徑裏尋路,穿林透嶺,攬葛攀藤,行過數里山徑野坡,月色微明,到一處山嶺峻,石壁嵯峨,遠遠地望見開了個小路口。巔巖上盡把大石堆疊砌斷了,高高成壁。小行者道:「將軍,關已望見,石疊壁那邊便是。過得那石壁,亦有大路。」時遷道:「小行者,你自回去,我已知路途了。」小行者自回,時遷卻把飛簷走壁、跳籬騙馬的本事出來,這些石壁,拈指爬過去了。望東去時,只見林木之間,半天價都紅滿了。卻是盧先鋒和朱武等拔寨都起,一路上放火燒著,望關上來。先使軍人,於路上打並尸首,沿山巴嶺,放火開路,使其埋伏軍兵,無處藏躲。昱嶺關上小養由基龐萬春聞知宋兵放火燒林開路,龐萬春道:「這是他進兵之法,使吾伏兵不能施展。我等只牢守此關,任汝何能得過?」望見宋兵漸近關下,帶了雷炯、計稷,都來關前守護。卻說時遷一步步摸到關上,爬在一株大樹頂頭,伏在枝葉稠密處,看那龐萬春、雷炯、計稷,都將弓箭踏弩,伏在關前伺候,看見宋兵時,一派價把火燒將來。中間林銶、呼延灼立馬在關下,大罵:「賊將安敢抗拒天兵?」南兵龐萬春等卻待要放箭射時,不提防時遷已在關上。那時遷悄悄地溜下樹來,轉到關後,見兩堆柴草,時遷便摸在裏面,取出火刀、火石,發出火種,把火炮擱在柴堆上,先把些硫黃、焰硝去燒那邊草堆,又來點著這邊柴堆。卻才方點著火炮,拿那火種帶了,直爬上關屋脊上去點著。那兩邊柴草堆裏,一齊火起,火炮震天價響。關上眾將,不殺自亂,發起喊來,眾軍都只顧走,那裡有心來迎敵。龐萬春和兩個副將急來關後救火時,時遷就在屋脊上又放起火炮來。那火炮震得關屋也動,嚇得南兵都棄了刀槍、弓箭、衣袍、鎧甲,盡望關後奔走。時遷在屋上大叫道:「已有一萬宋兵先過關了,汝等急早投降,免汝一死!」龐萬春聽了,驚得魂不附體,只管跌腳。雷炯、計稷驚得麻木了,動彈不得。林銶、呼延灼首先上山,早趕到關頂,眾將都要爭先,一齊趕過關去三十餘里,追著南兵。孫立生擒得雷炯,魏定國活拿了計稷,單單只走了龐萬春。手下軍兵,擒捉了大半。宋兵已到關上,屯駐人馬。盧先鋒得了昱嶺關,厚賞了時遷,將雷炯、計稷,就關上割腹取心,享祭史進、石秀等六人,收拾骸,葬於關上,其餘尸首,盡皆燒化。次日,與同諸將,披掛上馬,一面行文申覆張招討,飛報得了昱嶺關,一面引軍前進,迤邐追趕過關,直到歙州城邊下寨。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21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