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检索 "三五百"
檢索內容:
检索范围: 水浒传
条件: 包含字词“三五百”
Total 17

第十回 朱贵水亭施号箭 林冲雪夜上梁山

104 二人进得关来,两边夹道旁摆著队伍旗号;又过了两座关隘,方才到寨门口。林冲看见四面高山,三关雄壮,团团围定;中间里镜面也似一片平地,可方丈;靠著山口才是正门;两边都是耳房。

第十六回 花和尚单打二龙山 青面兽双夺宝珠寺

173 拔涛道:「银两都是官司信赏出的,如何没贯钱,兄弟,你休推却。我且问你∶这伙贼却在那里有此来历?」

第二十七回 武松威震平安寨 施恩义夺快活林

29 武松听了,呵呵大笑道:「管营听禀:我去年害了三个月疟疾,景阳冈上酒醉里打翻了一只大虫,也只三拳两脚便自打死了,何况今日!」施恩道:「而今且未可说。且等兄长再将养几时,待贵体完完备备,那时方敢告诉。」武松道:「只是道我没气力了?既是如此说时,我昨日看见天王堂前那块石墩约有多少斤重?」施恩道:「敢怕有斤重。」武松道:「我且和你去看看,武松不知拔得动也不?」施恩道:「请吃罢酒了同去。」武松道:「且去了回来吃未迟。」
30 两个来到天王堂前,众囚徒见武松和小管营同来,都躬身唱喏。武松把石墩略摇一摇,大笑道:「小人真个娇惰了,那里拔得动!」施恩道:「斤石头,如何轻视得他!」武松笑道:「小管营也信真个拿不起?你众人且躲开,看武松拿一拿。」

第二十八回 施恩重霸孟州道 武松醉打蒋门神

16 且说施恩和武松两个离了平安寨,出得孟州东门外来,行过得步,只见官道傍边,早望见一座酒肆望子挑出在檐前,那两个挑食担的仆人已先在那里等候。施恩邀武松到里面坐下,仆人已先安下淆馔,将酒来筛。武松道:「不要小盏儿吃。大碗筛来。只斟三碗。」

第三十三回 镇三山大闹青州道 霹雳火夜走瓦砾场

10 见林子四边,齐齐的分过个小喽罗来,一个个身长力壮,都是面恶眼凶,头里红巾,

第三十四回 石将军村店寄书 小李广梁山射雁

31 汉,通有人。宋江教分作三起下山,只做去收捕,梁山泊的官军。山上都收拾得停
66 了财物,待要起身,宋江便道:「且住,非是如此去。假如我这里有人马投梁山泊
135 汉,并作一夥,带了人马,渐近梁山泊来,寻大路上山。一行人马正在芦苇中过,只

第三十七回 及时雨会神行太保 黑旋风展浪里白条

166 拥上人在柳阴底下看;都道:「这黑大汉今番却著道儿!便挣扎得性命。也了一肚皮
169 块。江岸上那人没一个不喝采。当时宋江戴宗,看见李逵被那人在水里揪住,浸得眼

第四十三回 锦豹子小径逢戴宗 病关索长街遇石秀

97 草料不算,也有孩儿们大寨入夥也有微力可效未知尊意若何?」戴宗大喜道:「晁,

第四十七回 一丈青单捉王矮虎 宋公明二打祝家庄

63 正是扈家庄女将一丈青扈三娘;一骑青马上,轮两口日月双刀,引著庄客,前来祝家

第八十回 张顺凿漏海鳅船 宋江三败高太尉

43 却说张青,孙新两个来到济州城下,看见人,拽木头入船厂里去。张孙二人,杂在人丛里,也去拽木头,投厂里去。厂门口约有二百来军汉,各带腰刀,手拿棍棒,打著民夫,尽力拖拽入厂里面交纳。团团一遭,都是排栅;前后搭盖茅草厂屋,有二三百间。张青,孙新入到里面看时,匠人数千:解板的在一处,钶船的在一处,船的在一处:匠人民夫,乱滚滚往人,不记其数。这两个径投做饭的笆棚下去躲避。孙二娘,顾大嫂两个穿了些腌腌胆胆衣服,各提著个饭罐,随著一般送饭的妇人,打哄入去。看看天色渐晚,月色光明,众匠人大半尚兀自在那里挣趱未办的工程。当时近有二更时分,孙新,张青在左边船厂里放火,孙二娘,顾大嫂在右边船厂里放火。两下火起,草屋焰腾腾地价烧起来。船厂内民夫工匠,一齐发喊,拔翻众栅,各自逃生。

第八十二回 梁山泊分金大买市 宋公明全夥受招安

37 且说宿太尉并御驾指挥使入城,回奏天子说:「宋江等军马,俱屯在新曹门外,听候圣旨。」天子乃曰:「寡人久闻梁山泊宋江等有一百八人,上应天星,更兼英雄勇猛。今已归降,到于京师。寡人来日,引百官登宣德楼。可教宋江等,俱依临敌披挂戎装服色,休带大队人马,只将马步军进城,自东过西,寡人亲要观看。也教在城军民,知此英雄豪杰,为国良臣。然后却令卸其衣甲,除去军器,都穿所赐锦袍,从东华门而入,就文德殿朝见。」御驾指挥使直至行营寨前,口传圣旨,与宋江等知道。

第一百一十七回 睦州城箭射邓元觉 乌龙岭神助宋公明

4 次日,童枢密整点军马,欲要去打乌龙岭关隘。吴用谏道:「恩相未可轻动。且差燕顺、马麟去溪僻小径去处,寻览当村土居百姓,问其向道,别求小路,度得关那边去。两面夹攻,彼此不能相顾,此关唾手可得。」宋江道:「此言极妙。」随即差遣马麟、燕顺,引数十个军健,去村落中,寻访百姓问路。去了一日,至晚,引将一个老儿来见宋江。宋江问道:「这老者是甚人?」马麟道:「这老的是本处土居人户,都知这里路径溪山。」宋江道:「老者,你可指引我一条路径,过乌龙岭去,我自重重赏你。」老儿告道:「老汉祖居是此间百姓,累被方腊残害,无处逃躲,幸得天兵到此,万民有福,再见太平。老汉指引一条小路:过乌龙岭去,便是东管,取睦州不远,便到北门,却转过西门,便是乌龙岭。」宋江听了大喜,随即叫取银物,赏了引路老儿,留在寨中,又著人与酒饭管待。次日,宋江请启童枢密守把桐庐县,自领正偏将一十二员,取小路进发。那十二员,是花荣、秦明、鲁智深、武松、戴宗、李逵、樊瑞、王英、扈三娘、项充、李衮、凌振。随行马步军兵一万人数,跟著引路老儿便行。马摘銮铃,军士衔枚疾走。至小牛岭,已有一夥军兵拦路。宋江便叫李逵、项充、李衮冲杀入去,约有守路贼兵,都被李逵等杀尽。四更前后,已到东管。本处守把将伍应星,听得宋兵已透过东管,思量部下只有二千人马,如何迎敌得,当时一哄都走了。迳回睦州,报与祖丞相等知道:「今被宋江军兵,私越小路,已透过乌龙岭这边,尽到东管来了。」祖士远听了大惊,急聚众将商议。宋江已令炮手凌振放起连珠炮。乌龙岭上寨中石宝等听得大惊,急使指挥白钦引军探时,见宋江旗号,遍天遍地,摆满山林。急退回岭上寨中,报与石宝等。石宝便道:「既然朝廷不发救兵,我等只坚守关隘,不要去救。」邓元觉便道:「元帅差矣!如今若不调兵救应睦州,也自由可。倘或内苑有失,我等亦不能保。你不去时,我自去救应睦州。」石宝苦劝不住。邓元觉点了五千人马,绰了禅杖,带领夏侯成下岭去了。

第一百一十八回 卢俊义大战昱岭关 宋公明智取清溪洞

5 当日午后,时迁引了这个军校挑米,再寻旧路来到庵里,见了老和尚,说道:「主将先锋,多多拜覆,些小薄礼相送。」便把银两、米粮,都与了和尚。老僧收受了,时迁分付小军自回寨去,却再来告覆老和尚:「望烦指引路径,可著行者引小人去。」那老和尚道:「将军少待,夜深可去,日间恐关上知觉。」当备晚饭待时迁。至夜,却令行者引路,「送将军到于那边。」便教行者即回,休教人知觉。当时小行者领著时迁,离了草庵,便望深山径里寻路,穿林透岭,揽葛攀藤,行过数里山径野坡,月色微明,到一处山岭峻,石壁嵯峨,远远地望见开了个小路口。巅岩上尽把大石堆叠砌断了,高高成壁。小行者道:「将军,关已望见,石叠壁那边便是。过得那石壁,亦有大路。」时迁道:「小行者,你自回去,我已知路途了。」小行者自回,时迁却把飞檐走壁、跳篱骗马的本事出来,这些石壁,拈指爬过去了。望东去时,只见林木之间,半天价都红满了。却是卢先锋和朱武等拔寨都起,一路上放火烧著,望关上来。先使军人,于路上打并尸首,沿山巴岭,放火开路,使其埋伏军兵,无处藏躲。昱岭关上小养由基庞万春闻知宋兵放火烧林开路,庞万春道:「这是他进兵之法,使吾伏兵不能施展。我等只牢守此关,任汝何能得过?」望见宋兵渐近关下,带了雷炯、计稷,都来关前守护。却说时迁一步步摸到关上,爬在一株大树顶头,伏在枝叶稠密处,看那庞万春、雷炯、计稷,都将弓箭踏弩,伏在关前伺候,看见宋兵时,一派价把火烧将来。中间林銶、呼延灼立马在关下,大骂:「贼将安敢抗拒天兵?」南兵庞万春等却待要放箭射时,不提防时迁已在关上。那时迁悄悄地溜下树来,转到关后,见两堆柴草,时迁便摸在里面,取出火刀、火石,发出火种,把火炮搁在柴堆上,先把些硫黄、焰硝去烧那边草堆,又来点著这边柴堆。却才方点著火炮,拿那火种带了,直爬上关屋脊上去点著。那两边柴草堆里,一齐火起,火炮震天价响。关上众将,不杀自乱,发起喊来,众军都只顾走,那里有心来迎敌。庞万春和两个副将急来关后救火时,时迁就在屋脊上又放起火炮来。那火炮震得关屋也动,吓得南兵都弃了刀枪、弓箭、衣袍、铠甲,尽望关后奔走。时迁在屋上大叫道:「已有一万宋兵先过关了,汝等急早投降,免汝一死!」庞万春听了,惊得魂不附体,只管跌脚。雷炯、计稷惊得麻木了,动弹不得。林銶、呼延灼首先上山,早赶到关顶,众将都要争先,一齐赶过关去三十馀里,追著南兵。孙立生擒得雷炯,魏定国活拿了计稷,单单只走了庞万春。手下军兵,擒捉了大半。宋兵已到关上,屯驻人马。卢先锋得了昱岭关,厚赏了时迁,将雷炯、计稷,就关上割腹取心,享祭史进、石秀等六人,收拾骸,葬于关上,其馀尸首,尽皆烧化。次日,与同诸将,披挂上马,一面行文申覆张招讨,飞报得了昱岭关,一面引军前进,迤逦追赶过关,直到歙州城边下寨。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21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