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檢索 "ctext:51219"
檢索內容:
檢索範圍: 十六國春秋
條件: 提到「陽裕
Total 10

卷十五後趙錄五

7
建武四年春正月將伐鮮卑段遼于遼西,募有勇力者三萬人,皆拜龍騰中郎。會遼遣從弟段屈云襲幽州,幽州刺史李孟退奔易京,桃豹橫海將軍,王華為渡遼將軍,統舟師十萬出漂渝津;支雄為龍驤將軍,姚弋仲為冠軍將軍,統步騎十萬為前鋒,以伐段遼三月,進次金臺,支雄前驅入薊,段遼所署漁陽太守馬鮑、代相張牧、上谷相侯龕等四十餘城並率眾來降,北平相陽裕帥其民千餘家登燕山以自固。雄攻安次,斬其部大人那樓竒,遼懼,率妻子宗族豪大千餘家棄令支,奔密雲山。遼左長史劉群右長史盧諶、司馬崔恱等封其府庫,遣使請降。遣將軍郭泰、麻秋等帥輕騎二萬追遼,及之,戰於宻雲,獲其母妻,斬級三千,遼單馬竄險,保於平崗,遣子乞特真送表及獻名,馬納之,遂入令支,遷其戶二萬餘于雍、司、兗、豫四州,士大夫之有才行者,皆擢敘之。先是,北單于乙回為鮮卑敵那所逐,既平遼西,遣其將李穆擊敵那,破之,復立乙回而還。入遼宮,論功封賞將士各有差。陽裕詣軍門降,即拜北平太守。夏四月,初,慕容皝段遼有隙,遣使稱藩于,陳遼宜伐,請盡眾來會。及軍至令支,皝師不出,以皝不會兵攻遼而自專其利,謀將伐之,佛圖澄曰:「燕,福徳之國,未可加兵。」作色曰:「以此攻城,何城不克?以此眾戰,誰能禦之?區區小豎,何所逃也。」太史令趙攬固諌曰:「燕地歲星所守,行師無功,必受其禍」。怒,鞭之,出為肥如長。遣使四出,招誘民夷,燕成周內史崔燾、居就令游泓、武原內史一作令史常霸、東夷校尉封抽、護軍宋晃等皆應之,凡得三十六城。戊子,進逼棘城,不拔。壬辰,引退,皝遣子恪率胡騎三千晨出挑戰,諸門皆若有師出者,四面如雲,大驚,棄甲逃遁,惟游擊將軍石一作冉閔一軍獨全。于是召趙攬復為太史令還自令支,過易京,惡其固而毀之,因謁石勒墓,朝其群臣於襄國建徳前殿,複從徵文武有差。至鄴,設飲至之禮,賜俘徧于丞郎,以劉群一作臺中書令盧諶中書侍郎蒲洪以功拜使持節、都督六夷諸軍事、冠軍將軍,封西平郡公。石閔言于曰:「蒲洪雄俊驍果,其諸子並非常才,宜宻除之。」不納,待之愈厚。謀伐昌黎,遣渡遼將軍曹伏將青州之眾渡海,戍蹋頓城,無水而還,因戍于海島,運糓三百萬斛以給之。又以船三百艘運糓三十萬斛詣髙句驪,使典農中郎將王典率眾萬餘屯田海濱,又令青州造船千艘,以謀擊燕,掠縁海諸縣,所在殺戮。五月,使太子宣率步騎二萬擊朔方鮮卑斛摩頭,破之,斬首四萬餘級。六月,冀州八郡大蝗,司隸請坐守宰,曰:「此政之失和,朕之不徳所致,而欲委咎守宰,豈禹湯罪已之義耶?司隸不進讜言,佐朕不逮,而欲妄陷無辜,所以重吾之責也。可白衣領司隸」加子司徒韜金鉦黃鉞,鑾輅九旒。使襄城公涉歸、上庸公日歸率眾戍長安,二歸告鎮西將軍石廣私樹恩澤,潛謀不軌。大怒,追廣至鄴,殺之。冬十二月段遼自宻雲山遣使詐降,信之,使征東將軍麻秋率眾三萬,百里郊迎,敕秋曰:「受降如待敵,將軍慎之。」乃以尚書左丞陽裕,遼之故臣,使為秋司馬。遼又遣使降于慕容皝曰:「胡貪而無謀,吾今請降求迎,彼終不疑也。若伏重軍以要之,可以得志。」皝遣慕容恪伏精騎七千于密雲山,大敗秋于三藏口,死者十六七,秋步走得免,陽裕為燕所執。聞秋敗,驚怒,方食吐哺,削秋官爵。是時百姓因佛圖澄率多奉佛,皆營造寺廟,削髪出家,以真偽雜揉,多往愆過,乃下書問中書令曰:」佛號世尊,國家所奉。閭里小人無爵秩者,應得事佛與否?又沙門皆應髙潔貞正,行能精進,然後可為道士。今沙門甚眾,或有奸宄避役,多非其人,可料簡,詳議真偽。中書著作郎王度等奏曰:」夫王者郊祀天地,祭奉百神,載在祀典,禮有常饗。佛出西域,外國之神功,不施民,非天子諸華所應祠奉。往者漢明感夢,初傳其道,惟聽西域人,得立寺都邑,以奉其神,其漢人皆不得出家。魏承漢制,亦循前軌。今大趙受命,率由舊章,華戎制異,人神流別,外不同內,享祭殊禮,華夏服禮不宜雜錯,國家可斷漢人悉不聽詣寺燒香禮拜,以遵典禮。其百辟卿士,下逮眾隸例,皆禁之,其有犯者,與淫祀同罪。其趙人為沙門者,還從四民之服。中書令王波同度所奏。以澄故,下書曰:「度議云佛是外國之神,非天子諸華所可宜奉。朕生自北鄙,忝當期運,君臨諸夏,至于饗祀,應從本俗。佛是戎神,所行兼奉。夫制由上行,永世作則,茍事允無虧,何拘前代?其夷趙百姓有舍于淫祀樂事佛者,悉聽為道士。」于是慢戒之徒因之以勵。是年,魏烈帝疾病,命諸大人迎昭成立之。既卒,諸大人梁蓋等以新有大故,昭成在逺,來未可必,比至之間,恐生變亂,宜立長君,以鎮眾望。而烈帝次弟屈剛猛多詐,不如屈弟孤寛和仁厚,乃相與殺屈而立孤。孤曰:「吾兄居長,自應繼立,吾安可越次而居大業?」乃自詣鄴,奉迎昭成,請身留為質,義而俱遣之。

卷二十四前燕錄二

27
初,北平陽裕事段疾陸眷,及遼五世,皆見尊敬。遼數與皝相攻,裕諫曰:「親仁善鄰,國之寳也,況慕容氏與我世婚,迭為甥舅。皝有才德,而我與之構怨,戰無虛日,百姓凋敝,利不補害。臣恐社稷之憂,將由此始。願兩追前失,通好如初,以安國息民。」遼不從,出裕為北平相。
38
冬十二月,段遼降。皝遣使詐降於趙,請兵應接,石虎遣征東將軍麻秋率眾三萬迎之。以尚書左丞遼故臣陽裕為秋司馬,皝自率諸軍迎遼,遼密與皝謀覆趙軍。皝遣恪伏精騎七千於密雲山,大敗麻秋於三藏口,死者什六七,秋單騎遁免一作步走得免,獲其司馬陽裕。將軍鮮于亮擁段遼及其部眾以歸。待遼以上賓之禮,以陽裕郎中令,鮮于亮為左常侍。

卷二十五前燕錄三

6
咸康七年春正月,皝以柳城之北,龍山之南一作西字福地也,使唐國內史陽裕等築龍城,構門闕、宮殿、廟園廟園一作宗廟、籍田。遂改柳城為龍城縣,時棘城黑石谷黑石谷三字一作里字有大石自立而行。
9
秋七月,郭悕、劉翔等至燕,皝以翔為東夷校尉、領大將軍長史,以唐國內史陽裕左司馬、典書,令李洪為右司馬,中尉鄭林為軍諮祭酒。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24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