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维基
简体字版
-> -> 检索 "三魂"
檢索內容:
检索范围: 金瓶梅词话万历本
条件: 包含字词“三魂”
Total 4

第二回 西门庆帘下遇金莲 王婆贪贿说风情

19 这婆子正开门,在茶局子里整理茶锅。张见西门庆踅过几遍,奔入茶局子水廉下,对著武大门首,不住把眼只望帘子里瞧。王婆只推不看见,只顾在茶局子内扇火,不出来问茶。西门庆叫道:「乾娘,点两杯茶来我吃。」王婆道:「大官人来了!连日少见,且请坐。」不多时,便浓浓点两盏稠茶,放在桌子上。西门庆道:「乾娘,相陪我吃了茶。」王婆哈哈笑道:「我又不是你影射的,缘何陪著你吃茶?」西门庆也笑了一会,便问:「乾娘,间壁卖的是甚么?」王婆道:「他家卖的拖煎河漏子 、乾巴子肉 、翻包著菜肉匾食、饺窝窝 蛤蜊面 、热荡温和大辣酥 。」西门庆笑道:「你看这风婆子,只是风!」王婆笑道:「我不是风,他家自有亲老公。」西门庆道:「我和你说正话。他家如法做得好炊饼,我要问他买四五十个,拏的家去。」王婆道:「若要买他烧饼,少间等他街上回来买,何消上门上户?」西门庆道:「乾娘说的是。」吃了茶,坐了一会,起身去了。良久,王婆只在茶局里。比时冷眼张见他,在门前执足过,东看一看,又转西去,又复一复,一连走了七八遍。少顷,径入茶房里来。王婆道:「大官人侥幸,好几日不见面了。」西门庆便笑将起来,去身边摸出一两一块银子,递与王婆,说道:「乾娘,权且收了,做茶钱。」王婆笑道:「何消得许多?」西门庆道:「多者乾娘只顾收著。」婆子暗道:「来了。这刷子当败,且把银子收了,到明日与老娘做房钱!」便道:「老身看大官人有些汤,吃了宽蒸茶儿如何?」西门庆:「如何乾娘便猜得著?」婆子道:「有甚难猜处?自古入门休问荣枯事,观看形容便得知。老身异样跷蹊古怪的事,不知猜勾多少。」西门庆道:「我有一件心上的事,乾娘若猜得著时,便输与你五两银子。」王婆笑道:「老娘也不消三智五猜,只一智,便猜个中节。大官人,你将耳朵来。你这两日脚步儿勤,赶趁得频,已定是计挂著间壁那个人,我这猜如何?」西门庆笑将起来,道:「乾娘,端的智赛随何,机强陆贾。不瞒乾娘说,不知怎的,吃他那日叉帘子时见了一面,恰似收了我六魄的一般,日夜只是放他不下。到家茶饭懒吃,做事没入脚处。不知你会弄手段么?」王婆冷冷笑道:「老身不瞒大官人说,我家卖茶,叫做鬼打更,三年前十月初三日下大雪那一日,卖了不泡茶 ,直到如今不发市,只靠些杂趁养口。」西门庆道:「乾娘,如何叫做杂趁?」王婆笑道:「老身自从三十六岁没了老公,丢下这个小厮,无得过日子。迎头儿跟著人说媒,次后揽人家些衣服卖,又与人家抱腰收小的。闲常也会做牵头,做马伯六,也会针炙看病,也会做贝戎儿。」西门庆听了,笑将起来:「我并不知乾娘有如此手段!端的与我说这件事,我便送十两银子,与你做棺材本。你好交这雌儿会我一面。」王婆便哈哈笑了。有诗为证:

第五回 郓哥帮捉骂王婆 淫妇鸩杀武大郎

15 「油煎肺腑,火燎肝肠。心窝里如雪刃相侵,满腹中似钢刀乱搅。浑身冰冷,七窍血流。牙关紧咬,赴枉死城中;喉管枯乾,七魄投望乡台上。地狱新添食毒鬼,阳间没了捉奸人!」

第四十七回 王六儿说事图财 西门庆受赃枉法

11 「惊骇六叶连肝胆,  唬坏七魄心。」

第八十七回 王婆子贪财受报 武都头杀嫂祭兄

13 「手到处青春丧命,刀落时红粉亡身。七魄悠悠,已赴森罗殿上;渺渺,应归无间城中。星眸紧闭,直挺挺尸横光地下,银牙半咬,血淋淋头在一边离。好似初春大雪压折金线柳,腊月狂风吹折玉梅花。这妇人绵媚不知归何处,芳魂今夜落谁家?」

喜欢我们的网站请支持我们的发展网站的设计与内容(c)版权2006-2022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s://ctext.org/zhs。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封锁,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