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学六》

Library Resources

持守

Library Resources
1 持守:
自古圣贤皆以心地为本。士毅

2 持守:
圣贤千言万语,只要人不失其本心。夔孙

3 持守:
古人言志帅、心君,须心有主张,始得。升卿

4 持守:
心若不存,一身便无所主宰。祖道

5 持守:
才出门,便千岐万辙,若不是自家有个主宰,如何得是!道夫

6 持守:
心在,群妄自然退听。文蔚

7 持守:
人只有个心,若不降伏得,做甚么人!一作:“如何做得事成!”

8 持守:
人只一心。识得此心,使无走作,虽不加防闲,此心常在。季札

9 持守:
人精神飞扬,心不在壳子里面,便害事。

10 持守:
未有心不定而能进学者。人心万事之主,走东走西,如何了得!

11 持守:
“只外面有些隙罅,便走了。”问:“莫是功夫间断,心便外驰否?”曰:“只此心才向外,便走了。”端蒙

12 持守:
人昏时,便是不明;才知那昏时,便是明也。广

13 持守:
人心常炯炯在此,则四体不待羁束,而自入规矩。只为人心有散缓时,故立许多规矩来维持之。但常常提警,教身入规矩内,则此心不放逸,而炯然在矣。心既常惺惺,又以规矩绳检之,此内外交相养之道也。升卿

14 持守:
今人心耸然在此,尚无惰慢之气,况心常能惺惺者乎!故心常惺惺,自无客虑。升卿

15 持守:
古人瞽史诵诗之类,是规戒警诲之意,无时不然。便被他恁地炒,自是使人住不著。大抵学问须是警省。且如瑞岩和尚每日间常自问:“主人翁惺惺否?”又自答曰:“惺惺。”今时学者却不如此。文蔚

16 持守:
人之本心不明,一如睡人都昏了,不知有此身。须是唤醒,方知。恰如磕睡,强自唤醒,唤之不已,终会醒。某看来,大要工夫只在唤醒上。然如此等处,须是体验教自分明。士毅

17 持守:
人有此心,便知有此身。人昏昧不知有此心,便如人困睡不知有此身。人虽困睡,得人唤觉,则此身自在。心亦如此,方其昏蔽,得人警觉,则此心便在这里。广

18 持守:
“学者工夫只在唤醒上。”或问:“人放纵时,自去收敛,便是唤醒否?”曰:“放纵只为昏昧之故。能唤醒,则自不昏昧;不昏昧,则自不放纵矣。”广

19 持守:
心只是一个心,非是以一个心治一个心。所谓存,所谓收,只是唤醒。广

20 持守:
人惟有一心是主,要常常唤醒。敬仲

21 持守:
须是猛省!

22 持守:
人不自知其病者,是未尝去体察警省也。升卿

23 持守:
只是频频提起,久之自熟。文蔚

24 持守:
学者常用提省此心,使如日之升,则群邪自息。他本自光明广大,自家只著些子力去提省照管他,便了。不要苦著力,著力则反不是。伯羽

25 持守:
试定精神看一看,许多暗昧魍魉各自冰散瓦解。太祖月诗曰:“未离海底千山黑,才到天中万国明!”日未上时,黑漫漫地,才一丝线,路上便明。伯羽

26 持守:
人常须收敛个身心,使精神常在这里。似担百十斤担相似,须硬著筋骨担!贺孙

27 持守:
大抵是且收敛得身心在这里,便已有八九分了。却看道理有窒碍处,却于这处理会。为学且要专一。理会这一件,便只且理会这一件。若行时,心便只在行上;坐时,心便只在坐上。贺孙

28 持守:
学者须常收敛,不可恁地放荡。只看外面如此,便见里面意思。如佛家说,只于□□都看得见。才高,须著实用工,少间许多才都为我使,都济事。若不细心用工收敛,则其才愈高,而其为害愈大。又曰:“昔林艾轩在临安,曾见一僧与说话。此僧出入常顶一笠,眼视不曾出笠影外。某所以常道,他下面有人,自家上面没人。”贺孙

29 持守:
学者为学,未问真知与力行,且要收拾此心,令有个顿放处。若收敛都在义理上安顿,无许多胡思乱想,则久久自于物欲上轻,于义理上重。须是教义理心重于物欲,如秤令有低昂,即见得义理自端的,自有欲罢不能之意,其于物欲,自无暇及之矣。苟操舍存亡之间无所主宰,纵说得,亦何益!

30 持守:
今于日用间空闲时,收得此心在这里截然,这便是“喜怒哀乐未发之中”,便是浑然天理。事物之来,随其是非,便自见得分晓:是底,便是天理;非底,便是逆天理。常常恁地收拾得这心在,便如执权衡以度物。贺孙

31 持守:
人若要洗刷旧习都净了,却去理会此道理者,无是理。只是收放心,把持在这里,便须有个真心发见,从此便去穷理。敬仲

32 持守:
大概人只要求个放心,日夕常照管令在。力量既充,自然应接从容。敬仲

33 持守:
今说求放心,说来说去,却似释老说入定一般。但彼到此便死了;吾辈却要得此心主宰得定,方赖此做事业,所以不同也。如中庸说“天命之谓性”,即此心也;“率性之谓道”,亦此心也;“修道之谓教”,亦此心也;以至于“致中和”,“赞化育”,亦只此心也。致知,即心知也;格物,即心格也;克己,即心克也。非礼勿视听言动,勿与不勿,只争毫发地尔。所以明道说:“圣贤千言万语,只是欲人将已放之心收拾入身来,自能寻向上去。”今且须就心上做得主定,方验得圣贤之言有归著,自然有契。如中庸所谓“尊德性”,“致广大”,“极高明”,盖此心本自如此广大,但为物欲隔塞,故其广大有亏;本自高明,但为物欲系累,故于高明有蔽。若能常自省察警觉,则高明广大者常自若,非有所增损之也。其“道问学”,“尽精微”,“道中庸”等工夫,皆自此做,尽有商量也。若此心上工夫,则不待商量赌当,即今见得如此,则更无闲时。行时,坐时,读书时,应事接物时,皆有著力处。大抵只要见得,收之甚易而不难也。大雅

34 持守:
学者须是求放心,然后识得此性之善。人性无不善,只缘自放其心,遂流于恶。“天命之谓性”,即天命在人,便无不善处。发而中节,亦是善;不中节,便是恶。人之一性,完然具足,二气五行之所禀赋,何尝有不善。人自不向善上去,兹其所以为恶尔。韩愈论孟子之后不得其传,只为后世学者不去心上理会。尧舜相传,不过论人心道心,精一执中而已。天下只是善恶两端。譬如阴阳在天地间,风和日暖,万物发生,此是善底意思;及群阴用事,则万物雕悴。恶之在人亦然。天地之理固是抑遏阴气,勿使常胜。学者之于善恶,亦要于两夹界处拦截分晓,勿使纤恶间绝善端。动静日用,时加体察,持养久之,自然成熟。

35 持守:
求放心,乃是求这物;克己,则是漾著这一物也。端蒙

36 持守:
许多言语,虽随处说得有浅深大小,然而下工夫只一般。如存其心与持其志,亦不甚争。存其心,语虽大,却宽;持其志,语虽小,却紧。只持其志,便收敛;只持其志,便内外肃然。又曰:“持其志,是心之方涨处便持著。”贺孙

37 持守:
再问存心。曰:“非是别将事物存心。赐录云:“非是活捉一物来存著。”孔子曰:‘居处恭,执事敬,与人忠。’便是存心之法。如说话觉得不是,便莫说;做事觉得不是,便莫做;亦是赐录作“只此便是”。存心之法。”季札。赐同

38 持守:
存得此心,便是要在这里常常照管。若不照管,存养要做甚么用!

39 持守:
问存心。曰:“存心不在纸上写底,且体认自家心是何物。圣贤说得极分晓。孟子恐后人不识,又说四端,于此尤好玩索。”季札

40 持守:
或问存心。曰:“存心只是知有此身。谓如对客,但知道我此身在此对客。”方子

41 持守:
记得时,存得一霎时,济得甚事!文蔚

42 持守:
但操存得在时,少间他喜怒哀乐,自有一个则在。祖道

43 持守:
心存时少,亡时多。存养得熟后,临事省察不费力。祖道

44 持守:
“平日涵养之功,临事持守之力。涵养、持守之久,则临事愈益精明。平日养得根本。固善,若平日不曾养得,临事时便做根本工夫,从这里积将去。若要去讨平日涵养,几时得!”又曰:“涵养之则,凡非礼勿视听言动,礼仪三百,威仪三千,皆是。”

45 持守:
明底人便明了,其他须是养。养,非是如何椎凿用工,只是心虚静,久则自明。士毅

46 持守:
持养之说,言之,则一言可尽;行之,则终身不穷。

47 持守:
或言静中常用存养。曰:“说得有病。一动一静,无时不养。”

48 持守:
惜取那无事底时节。因说存养。儒用

49 持守:
人之一心,当应事时,常如无事时,便好。人杰

50 持守:
平居须是俨然若思。升卿

51 持守:
三国时,朱然终日钦钦,如在行阵。学者持此,则心长不放矣。升卿

52 持守:
或问:“初学恐有急迫之病?”曰:“未要如此安排,只须常恁地执持。待到急迫时,又旋理会。”贺孙

53 持守:
学者须敬守此心,不可急迫,当栽培深厚。栽,只如种得一物在此。但涵养持守之功继继不已,是谓栽培深厚。如此而优游涵泳于其间,则浃洽而有以自得矣。苟急迫求之,则此心已自躁迫纷乱,只是私己而已,终不能优游涵泳以达于道。端蒙

54 持守:
大凡气俗不必问,心平则气自和。惟心粗一事,学者之通病。横渠云:“颜子未至圣人,犹是心粗。”一息不存,即为粗病。要在精思明辨,使理明义精;而操存涵养无须臾离,无毫发间;则天理常存,人欲消去,其庶几矣哉!大雅

55 持守:
人能操存此心,卓然而不乱,亦自可与入道。况加之学问探讨之功,岂易量耶!盖卿

56 持守:
人心本明,只被物事在上盖蔽了,不曾得露头面,故烛理难。且彻了盖蔽底事,待他自出来行两匝看。他既唤做心,自然知得是非善恶。伯羽

57 持守:
或问:“此心未能把得定,如何?”曰:“且论是不是,未须论定不定。”此人曾学禅。

58 持守:
心须常令有所主。做一事未了,不要做别事。心广大如天地,虚明如日月。要闲,心却不闲,随物走了;不要闲,心却闲,有所主。

59 持守:
人须将那不错底心去验他那错底心。不错底是本心,错底是失其本心。广

60 持守:
心得其正,方能知性之善。祖道

61 持守:
今说性善。一日之间,动多少思虑,萌多少计较,如何得善!可学

62 持守:
学者工夫,且去翦截那浮泛底思虑。文蔚

63 持守:
人心无不思虑之理。若当思而思,自不当苦苦排抑,反成不静。异端之学,以性自私,固为大病。然又不察气质情欲之偏,率意妄行,便谓无非至理,此尤害事。近世儒者之论,亦有流入此者,不可不察。

64 持守:
凡学须要先明得一个心,然后方可学。譬如烧火相似,必先吹发了火,然后加薪,则火明矣。若先加薪而后吹火,则火灭矣。如今时人不求诸六经而贪时文是也。寿昌

65 持守:
人亦须是通达万变,方能湛然纯一。

66 持守:
一者,其心湛然,只在这里。伯羽

67 持守:
把定生死路头!方子

68 持守:
扶起此心来斗!方子

69 持守:
圣人相传,只是一个字。尧曰“钦明”,舜曰“温恭”。“圣敬日跻”。“君子笃恭而天下平”。节。以下论敬

70 持守:
尧是初头出治第一个圣人。尚书尧典是第一篇典籍,说尧之德,都未下别字,“钦”是第一个字。如今看圣贤千言万语,大事小事,莫不本于敬。收拾得自家精神在此,方看得道理尽。看道理不尽,只是不曾专一。或云:“‘主一之谓敬。’敬莫只是主一?”曰:“主一又是‘敬’字注解。要之,事无小无大,常令自家精神思虑尽在此。遇事时如此,无事时也如此。”伯羽

71 持守:
孔子所谓“克己复礼”,中庸所谓“致中和”,“尊德性”,“道问学”,大学所谓“明明德”,书曰“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圣贤千言万语,只是教人明天理,灭人欲。天理明,自不消讲学。人性本明,如宝珠沉溷水中,明不可见;去了溷水,则宝珠依旧自明。自家若得知是人欲蔽了,便是明处。只是这上便紧紧著力主定,一面格物。今日格一物,明日格一物,正如游兵攻围拔守,人欲自消铄去。所以程先生说“敬”字,只是谓我自有一个明底物事在这里。把个“敬”字抵敌,常常存个敬在这里,则人欲自然来不得。夫子曰:“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紧要处正在这里!

72 持守:
圣贤言语,大约似乎不同,然未始不贯。只如夫子言非礼勿视听言动,“出门如见大宾,使民如承大祭”,“言忠信,行笃敬”,这是一副当说话。到孟子又却说“求放心”,“存心养性”。大学则又有所谓格物,致知,正心,诚意。至程先生又专一发明一个“敬”字。若只恁看,似乎参错不齐,千头万绪,其实只一理。道夫曰:“泛泛于文字间,祇觉得异。实下工,则贯通之理始见。”曰:“然。只是就一处下工夫,则馀者皆兼摄在里。圣贤之道,如一室然,虽门户不同,自一处行来便入得,但恐不下工夫尔。”道夫

73 持守:
因叹“敬”字工夫之妙,圣学之所以成始成终者,皆由此,故曰:“修己以敬。”下面“安人”,“安百姓”,皆由于此。只缘子路问不置,故圣人复以此答之。要之,只是个“修己以敬”,则其事皆了。或曰:“自秦汉以来,诸儒皆不识这‘敬’字,直至程子方说得亲切,学者知所用力。”曰:“程子说得如此亲切了,近世程沙随犹非之,以为圣贤无单独说‘敬’字时,只是敬亲,敬君,敬长,方著个‘敬’字。全不成说话!圣人说‘修己以敬’,曰‘敬而无失’,曰‘圣敬日跻’,何尝不单独说来!若说有君、有亲、有长时用敬,则无君亲、无长之时,将不敬乎?都不思量,只是信口胡说!”

74 持守:
问:“二程专教人持敬,持敬在主一。浩熟思之:若能每事加敬,则起居语默在规矩之内,久久精熟,有‘从心所欲,不逾矩’之理。颜子请事四者,亦只是持敬否?”曰:“学莫要于持敬,故伊川谓:‘敬则无己可克,省多少事。’然此事甚大,亦甚难。须是造次颠沛必于是,不可须臾间断,如此方有功,所谓‘敏则有功’。若还今日作,明日辍,放下了又拾起,几时得见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都少个敬不得。如汤之‘圣敬日跻’,文王‘小心翼翼’之类,皆是。只是他便与敬为一。自家须用持著,稍缓则忘了,所以常要惺惺地。久之成熟,可知道‘从心所欲,不逾矩’。颜子止是持敬。”

75 持守:
因说敬,曰:“圣人言语,当初未曾关聚。如说‘出门如见大宾,使民如承大祭’等类,皆是敬之目。到程子始关聚说出一个‘敬’来教人。然敬有甚物?只如‘畏’字相似。不是块然兀坐,耳无闻,目无见,全不省事之谓。只收敛身心,整齐纯一,不恁地放纵,便是敬。”

76 持守:
程子只教人持敬。孔子告仲弓亦只是说“如见大宾,如承大祭”。此心常存得,便见得仁。夔孙

77 持守:
敬,只是收敛来。程夫子亦说敬。孔子说“行笃敬”,“敬以直内,义以方外”。圣贤亦是如此,只是工夫浅深不同。圣贤说得好:“人生而静,天之性也;感物而动,性之欲也。”物至知知,然后好恶形焉。好恶无节于内,知诱于外,不能反躬,天理灭矣!

78 持守:
为学有大要。若论看文字,则逐句看将去。若论为学,则自有个大要。所以程子推出一个“敬”字与学者说,要且将个“敬”字收敛个身心,放在模匣子里面,不走作了,然后逐事逐物看道理。尝爱古人说得“学有缉熙于光明”,此句最好。盖心地本自光明,只被利欲昏了。今所以为学者,要令其光明处转光明,所以下“缉熙”字。缉,如“缉麻”之“缉”,连缉不已之意。熙,则训“明”字。心地光明,则此事有此理,此物有此理,自然见得。且如人心何尝不光明。见他人做得是,便道是;做得不是,便知不是,何尝不光明。然只是才明便昏了。又有一种人自谓光明,而事事物物元不曾照见。似此光明,亦不济得事。今释氏自谓光明,然父子则不知其所谓亲,君臣则不知其所谓义。说他光明,则是乱道!

79 持守:
今说此话,却似险,难说。故周先生只说“一者,无欲也”。然这话头高,卒急难凑泊。寻常人如何便得无欲!故伊川只说个“敬”字,教人只就这“敬”字上捱去,庶几执捉得定,有个下手处。纵不得,亦不至失。要之,皆只要人于此心上见得分明,自然有得尔。然今之言敬者,乃皆装点外事,不知直截于心上求功,遂觉累坠不快活。不若眼下于求放心处有功,则尤省力也。但此事甚易,只如此提醒,莫令昏昧,一二日便可见效,且易而省力。只在念不念之间耳,何难而不为!大雅

80 持守:
“敬”字,前辈都轻说过了,唯程子看得重。人只是要求放心。何者为心?只是个敬。人才敬时,这心便在身上了。义刚

81 持守:
人之为学,千头万绪,岂可无本领!此程先生所以有“持敬”之语。只是提撕此心,教他光明,则于事无不见,久之自然刚健有力。

82 持守:
“而今只是理会个敬,一日则有一日之效,一月则有一月之效。”因问或问中程子谢尹所说敬处。曰:“譬如此屋,四方皆入得。若从一方入到这里,则那三方入处都在这里了。”夔孙

83 持守:
程先生所以有功于后学者,最是“敬”之一字有力。人之心性,敬则常存,不敬则不存。如释老等人,却是能持敬。但是他只知得那上面一截事,却没下面一截事。觉而今恁地做工夫,却是有下面一截,又怕没那上面一截。那上面一截,却是个根本底。

84 持守:
今人皆不肯于根本上理会。如“敬”字,只是将来说,更不做将去。根本不立,故其他零碎工夫无凑泊处。明道延平皆教人静坐。看来须是静坐。盖卿

85 持守:
“敬”字工夫,乃圣门第一义,彻头彻尾,不可顷刻间断。

86 持守:
“敬”之一字,真圣门之纲领,存养之要法。一主乎此,更无内外精粗之间。

87 持守:
先立乎其大者。持敬。

88 持守:
敬则万理具在。

89 持守:
仲思问“敬者,德之聚”。曰:“敬则德聚,不敬则都散了。”伯羽

90 持守:
敬胜百邪。

91 持守:
只敬,则心便一。贺孙

92 持守:
敬,只是此心自做主宰处。

93 持守:
人常恭敬,则心常光明。道夫

94 持守:
敬则天理常明,自然人欲惩窒消治。

95 持守:
人能存得敬,则吾心湛然,天理粲然,无一分著力处,亦无一分不著力处。

96 持守:
敬是个扶策人底物事。人当放肆怠惰时,才敬,便扶策得此心起。常常会恁地,虽有些放僻邪侈意思,也退听。贺孙

97 持守:
敬不是只恁坐地。举足动步,常要此心在这里。

98 持守:
敬非是块然兀坐,耳无所闻,目无所见,心无所思,而后谓之敬。只是有所畏谨,不敢放纵。如此则身心收敛,如有所畏。常常如此,气象自别。存得此心,乃可以为学。

99 持守:
敬不是万事休置之谓,只是随事专一,谨畏,不放逸耳。

100 持守:
敬,只是一个“畏”字。

101 持守:
敬无许多事。

102 持守:
“敬,只是收敛来。”又曰:“敬是始终一事。”

103 持守:
问敬。曰:“一念不存,也是间断;一事有差,也是间断。”

104 持守:
问:“敬何以用工?”曰:“只是内无妄思,外无妄动。”

105 持守:
“心走作不在此,便是放。夫人终日之间,如是者多矣。‘博学,审问,慎思,明辨,力行’,皆求之之道也。须是敬。”问敬。曰:“不用解说,只整齐严肃便是。”升卿

106 持守:
持敬之说,不必多言。但熟味“整齐严肃”,“严威俨恪”,“动容貌,整思虑”,“正衣冠,尊瞻视”此等数语,而实加工焉,则所谓直内,所谓主一,自然不费安排,而身心肃然,表里如一矣。升卿

107 持守:
或问:“主敬只存之于心,少宽四体亦无害否?”曰:“心无不敬,则四体自然收敛,不待十分著意安排,而四体自然舒适。著意安排,则难久而生病矣。”

108 持守:
何丞说:“敬不在外,但存心便是敬。”先生曰:“须动容貌,整思虑,则生敬。”已而曰:“各说得一边。”

109 持守:
“坐如尸,立如齐”,“头容直,目容端,足容重,手容恭,口容止,气容肃”,皆敬之目也。升卿

110 持守:
今所谓持敬,不是将个“敬”字做个好物事样塞放怀里。只要胸中常有此意,而无其名耳。

111 持守:
元思问:“持敬易散漫,如何?”曰:“只唤著,便在此。”可学

112 持守:
或问:“持敬患不能久,当如何下功夫?”曰:“某旧时亦曾如此思量,要得一个直截道理。元来都无他法,只是习得熟,熟则自久。”

113 持守:
问:“人于诚敬有作辍。”曰:“只是在人,人须自责。如‘为仁由己’,作与辍都不干别人事,须是自家肯做。”又问:“如此时须是勉强?”曰:“然。”去伪

114 持守:
或问:“先持敬,令此心惺惺了,方可应接事物,何如?”曰:“不然。”伯静又问:“须是去事物上求。”曰:“亦不然。若无事物时,不成须去求个事物来理会。且无事物之时,要你做甚么?”贺孙

115 持守:
“动出时也要整齐,平时也要整齐。”方问:“乃是敬贯动静?”曰:“到头底人,言语无不贯动静者。”

116 持守:
问:“敬通贯动静而言。然静时少,动时多,恐易得挠乱。”曰:“如何都静得!有事须著应。人在世间,未有无事时节;要无事,除是死也。自早至暮,有许多事。不成说事多挠乱,我且去静坐。敬不是如此。若事至前,而自家却要主静,顽然不应,便是心都死了。无事时敬在里面,有事时敬在事上。有事无事,吾之敬未尝间断也。且如应接宾客,敬便在应接上;宾客去后,敬又在这里。若厌苦宾客,而为之心烦,此却是自挠乱,非所谓敬也。故程子说:‘学到专一时方好。’盖专一,则有事无事皆是如此。程子此段,这一句是紧要处。”

117 持守:
学者当知孔门所指求仁之方,日用之间,以敬为主。不论感与未感,平日常是如此涵养,则善端之发,自然明著。少有间断,而察识存养,扩而充之,皆不难乎为力矣。造次颠沛,无时不习。此心之全体皆贯乎动静语默之间,而无一息之间断,其所谓仁乎!

118 持守:
“敬且定下,如东西南北各有去处,此为根本,然后可明。若与万物并流,则如播糠眯目,上下四方易位矣!如伊川说:‘聪明睿知,皆由是出。’方曰:“敬中有诚立明通道理?”曰:“然。”

119 持守:
大率把捉不定,皆是不仁。人心湛然虚定者,仁之本体。把捉不定者,私欲夺之,而动摇纷扰矣。然则把捉得定,其惟笃于持敬乎!”直卿。端蒙

120 持守:
问:“主敬时私欲全不萌,此固是仁。或于物欲中打一觉悟,是时私欲全无,天理尽见,即此便是仁之全体否?”曰:“便是不如此。且如在此静坐时,固敬。应事接物,能免不差否?只才被人叫时,自家便随他去了。须于应事接物上不错,方是。这个便是难。”

121 持守:
问:“人如何发其诚敬,消其欲?”曰:“此是极处了。诚,只是去了许多伪;敬,只是去了许多怠慢;欲,只是要窒。”去伪

122 持守:
诚、敬、寡欲,不可以次序做工夫。数者虽则未尝不串,然其实各是一件事。不成道敬则欲自寡,却全不去做寡欲底功夫,则是废了克己之功也。但恐一旦发作,又却无理会。譬如平日慎起居,节饮食,养得如此了,固是无病。但一日意外病作,岂可不服药。敬只是养底功夫。克己是去病。须是俱到,无所不用其极。端蒙

123 持守:
敬如治田而灌溉之功;克己,则是去其恶草也。端蒙

124 持守:
问持敬与克己工夫。曰:“敬是涵养操持不走作;克己,则和根打并了,教他尽净。”又问敬斋箴。曰:“此是敬之目,说有许多地头去处。”

125 持守:
问:“且如持敬,岂不欲纯一于敬?然自有不敬之念,固欲与己相反,愈制则愈甚。或谓只自持敬,虽念虑妄发,莫管他,久将自定,还如此得否?”曰:“要之,邪正本不对立,但恐自家胸中无个主。若有主,邪自不能入。”又问:“不敬之念,非出于心。如忿欲之萌,学者固当自克,虽圣贤亦无如之何。至于思虑妄发,欲制之而不能。”曰:“才觉恁地,自家便挈起了。但莫先去防他。然此只是自家见理不透,做主不定,所以如此。大学曰:‘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才意诚,则自然无此病。”

126 持守:
问:“尝学持敬。读书,心在书;为事,心在事,如此颇觉有力。只是瞑目静坐时,支遣思虑不去。或云,只瞑目时已是生妄想之端。读书心在书,为事心在事,只是收聚得心,未见敬之体。”曰:“静坐而不能遣思虑,便是静坐时不曾敬。敬只是敬,更寻甚敬之体?似此支离,病痛愈多,更不曾做得工夫,只了得安排杜撰也。”人杰

127 持守:
“大凡学者须先理会‘敬’字,敬是立脚去处。程子谓:‘涵养须用敬,进学则在致知。’此语最妙。”或问:“持敬易间断,如何?”曰:“常要自省得。才省得,便在此。”或以为此事最难。曰:“患不省察尔。觉得间断,便已接续,何难之有!‘操则存,舍则亡’,只在操舍两字之间。要之,只消一个‘操’字。到紧要处,全不消许多文字言语。若此意成熟,虽‘操’字亦不须用。‘习矣不察’,人多错看此一语。人固有事亲孝,事兄弟,交朋友亦有信,而终不识其所以然者,‘习矣,而不察也’。此‘察’字,非‘察物’之‘察’,乃识其所以然也。习是用功夫处,察是知识处。今人多于‘察’字用功,反轻了‘习’字。才欲作一事,却又分一心去察一心,胸中扰扰,转觉多事。如张子韶说论语,谓‘察其事亲从兄之心,霭然如春,则为仁;肃然似秋,则为义’。只要自察其心,反不知其事亲、从兄为如何也。故夫子教人,只说习。如‘克己复礼’,是说习也;视听言动,亦是习;‘请事斯语’,亦是习。孟子恐人不识,方说出‘察’字。而‘察’字最轻。‘习’字最重也。”次日,陈一之求先生书“涵养须用敬,进学则在致知”字以为观省之益。曰:“持敬不用判公凭。”终不肯写。

128 持守:
或问:“一向把捉,待放下便觉恁衰飒,不知当如何?”曰:“这个也不须只管恁地把捉。若要去把捉,又添一个要把捉底心,是生许多事。公若知得放下不好,便提掇起来,便是敬。”曰:“静坐久之,一念不免发动,当如何?”曰:“也须看一念是要做甚么事。若是好事,合当做底事,须去干了。或此事思量未透,须著思量教了。若是不好底事,便不要做。自家才觉得如此,这敬便在这里。”贺孙

129 持守:
敬,莫把做一件事看,只是收拾自家精神,专一在此。今看来诸公所以不进,缘是但知说道格物,却于自家根骨上煞欠阙,精神意思都恁地不专一,所以工夫都恁地不精锐。未说道有甚底事分自家志虑,只是观山玩水,也煞引出了心,那得似教他常在里面好!如世上一等闲物事,一切都绝意,虽似不近人情,要之,如此方好。贺孙

130 持守:
敬有死敬,有活敬。若只守著主一之敬,遇事不济之以义,辨其是非,则不活。若熟后,敬便有义,义便有敬。静则察其敬与不敬,动则察其义与不义。如“出门如见大宾,使民如承大祭”,不敬时如何?“坐如尸,立如齐”,不敬时如何?须敬义夹持,循环无端,则内外透彻。从周

131 持守:
涵养须用敬,处事须是集义。道夫

132 持守:
敬、义只是一事。如两脚立定是敬,才行是义;合目是敬,开眼见物便是义。从周

133 持守:
方未有事时,只得说“敬以直内”。若事物之来,当辨别一个是非,不成只管敬去。敬、义不是两事。德明

134 持守:
敬者,守于此而不易之谓;义者,施于彼而合宜之谓。夔孙

135 持守:
敬要回头看,义要向前看。寿昌

136 持守:
敬。○义。义是其间物来能应,事至能断者是。

137 持守:
“明道教人静坐,李先生亦教人静坐。盖精神不定,则道理无凑泊处。”又云:“须是静坐,方能收敛。”佐。以下论静

138 持守:
静坐无闲杂思虑,则养得来便条畅。

139 持守:
或问:“疲倦时静坐少顷,可否?”曰:“也不必要似禅和子样去坐禅方为静坐。但只令放教意思好,便了。”

140 持守:
始学工夫,须是静坐。静坐则本原定,虽不免逐物,及收归来,也有个安顿处。譬如人居家熟了,便是出外,到家便安。如茫茫在外,不曾下工夫,便要收敛向里面,也无个著落处。士毅

141 持守:
或问:“不拘静坐与应事,皆要专一否?”曰:“静坐非是要如坐禅入定,断绝思虑。只收敛此心,莫令走作闲思虑,则此心湛然无事,自然专一。及其有事,则随事而应;事已,则复湛然矣。不要因一事而惹出三件两件。如此,则杂然无头项,何以得他专一!只观文王‘雝雝在宫,肃肃在庙,不显亦临,无射亦保’,便可见敬只是如此。古人自少小时便做了这工夫,故方其洒扫时加帚之礼,至于学诗,学乐舞,学弦诵,皆要专一。且如学射时,心若不在,何以能中。学御时,心若不在,何以使得他马。书、数皆然。今既自小不曾做得,不奈何,须著从今做去方得。若不做这工夫,却要读书看义理,恰似要立屋无基地,且无安顿屋柱处。今且说那营营底心会与道理相入否?会与圣贤之心相契否?今求此心,正为要立个基址,得此心光明,有个存主处,然后为学,便有归著不错。若心杂然昏乱,自无头当,却学从那头去?又何处是收功处?故程先生须令就‘敬’字上做工夫,正为此也。”大雅

142 持守:
人也有静坐无思念底时节,也有思量道理底时节,岂可画为两涂,说静坐时与读书时工夫迥然不同!当静坐涵养时,正要体察思绎道理,只此便是涵养,不是说唤醒提撕,将道理去却那邪思妄念。只自家思量道理时,自然邪念不作。“言忠信,行笃敬”,“立则见其参于前,在舆则见其倚于衡”,只是常常见这忠信笃敬在眼前,自然邪妄无自而入,非是要存这忠信笃敬,去除那不忠不敬底心。今人之病,正在于静坐读书时二者工夫不一,所以差。

143 持守:
一之问:“存养多用静否?”曰:“不必然。孔子却都就用处教人做工夫。今虽说主静,然亦非弃事物以求静。既为人,自然用事君亲,交朋友,抚妻子,御僮仆。不成捐弃了,只闭门静坐,事物之来,且曰:‘候我存养!’又不可只茫茫随他事物中走。二者须有个思量倒断始得。”顷之,复曰:“动时,静便在这里。动时也有静,顺理而应,则虽动亦静也。故曰:‘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事物之来,若不顺理而应,则虽块然不交于物以求静,心亦不能得静。惟动时能顺理,则无事时能静;静时能存,则动时得力。须是动时也做工夫,静时也做工夫,两莫相靠,使工夫无间断,始得。若无间断,静时固静,动时心亦不动,动亦静也。若无工夫,则动时固动,静时虽欲求静,亦不可得而静,静亦动也。动、静,如船之在水,潮至则动,潮退则止;有事则动,无事则静。此段,徐居甫录。说此次日,见徐,云:“事来则动,事过了静。如潮头高,船也高;潮头下,船也下。”虽然,‘动静无端’,亦无截然为动为静之理。如人之气,吸则静,嘘则动。又问答之际,答则动也,止则静矣。凡事皆然。且如涵养、致知,亦何所始?但学者须自截从一处做去。程子:‘为学莫先于致知。’是知在先。又曰:‘未有致知而不在敬者。’则敬也在先。从此推去,只管恁地。”

144 持守:
心于未遇事时须是静,及至临事方用,重道此二字。便有气力。如当静时不静,思虑散乱,及至临事,已先倦了。伊川解“静专”处云“不专一则不能直遂。”闲时须是收敛定,做得事便有精神。

145 持守:
心要精一。方静时,须湛然在此,不得困顿,如镜样明,遇事时方好。心要收拾得紧。如颜子“请事斯语”,便直下承当。及“犯而不校”,却别。从周

146 持守:
静便定,熟便透。义刚

147 持守:
静为主,动为客。静如家舍,动如道路。不翕,则不能直遂。

148 持守:
静时不思动,动时不思静。文蔚

149 持守:
静中动,起念时。动中静,是物各付物。

150 持守:
人身只有个动、静。静者,养动之根;动者,所以行其静。动中有静,如“发而皆中节”处,便是动中之静。祖道

151 持守:
问:“动、静两字,人日间静时煞少,动时常多。”曰:“若圣人动时亦未尝不静,至众人动时却是胶扰乱了。如今人欲为一事,未尝能专此一事,处之从容不乱。其思虑之发,既欲为此,又欲为彼,此是动时却无那静也。”端蒙

152 持守:
“为人君,止于仁;为人臣,止于敬。”止于仁敬者,静也;要止于仁与敬者,便是动。只管是一动一静,循环无端,所以谓“动极复静,静极复动”。如人嘘吸:若嘘而不吸,则须绝;吸而不嘘,亦必壅滞著不得。嘘者,所以为吸之基。“尺蠖之屈,以求信也;龙蛇之蛰,以存身也;精义入神,以致用也;利用安身,以崇德也。”大凡这个都是一屈一信,一消一息,一往一来,一阖一辟。大底有大底阖辟消息,小底有小底阖辟消息,皆只是这道理。

153 持守:
古人唯如此,所以其应事敏,不失机。今人躁扰,却失机。○今随事匆匆,是以动应动,物交物也。○以静应。兵家亦言。主静,点著便有。

154 持守:
因看“心,生道也”,云:“不可以湖南之偏而废此意。但当于安静深固中涵养出来。此以静应动,湖南以动应动。动静相涵。”○应物。物与我心中之理本是一物,两无少欠,但要我应之尔。方谓:“冲漠无朕”一章通此。物心共此理。定是静,应者是动。○通书云:“无欲,则静虚动直。静虚则明,明则通;动也。动直则公,公则溥。”其致公平,静也。不可无应者。动处亦是仁,定者是义。亦是各正性命,所谓贞也。如木开花结实,实成脱离,则又是本来一性命,元无少欠。方云:“人自是一个天地。木实不能自知,而物则如此。人灵,能知之者矣。”

155 持守:
吴公济云:“逐日应接事物之中,须得一时辰宁静,以养卫精神。要使事愈繁而心愈暇,彼不足而我有馀。”其言虽出于异说,然试之亦略有验,岂周夫子所谓主静者邪!道夫

156 持守:
被异端说虚静了后,直使今学者忙得更不敢睡!

157 持守:
问:“心存时也有邪处。”曰:“如何?”泳曰:“有人心、道心。如佛氏所谓‘作用是性’,也常常心存。”曰:“人心是个无拣择底心,道心是个有拣择底心。佛氏也不可谓之邪,只是个无拣择底心。到心存时,已无大段不是处了。”胡泳

158 持守:
要得坐忘,便是坐驰。道夫

159 持守:
静坐久时,昏困不能思;起去,又闹了,不暇思。德明

160 持守:
与好谐戏者处,即自觉言语多,为所引也。

URN: ctp:zhuzi-yulei/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