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杂类》

Library Resources
1 杂类:
“禹入圣域而不优”,优,裕也。言入圣域恰好,更不优裕。优裕,谓有馀剩。汉儒见得此意思好。贺孙

2 杂类:
尔雅是取传注以作,后人却以尔雅证传注。文蔚

3 杂类:
尔雅非是,只是据诸处训释所作。赵岐说孟子尔雅皆置博士,在汉书亦无可考。

4 杂类:
陈仲亨问:“周书云:‘将欲败之,必姑辅之;将欲取之,必姑与之。’今周书何缘无之?”曰:“此便是那老子里教句。是周时有这般书,老子为柱下史,故多见之。孔子所以适周问礼之属,也缘是他知得。古人以竹简写书,民间不能尽有,惟官司有之。如秦焚书,也只是教天下焚之,他朝廷依旧留得。如说:‘非秦记及博士所掌者,尽焚之。’到六经之类,他依旧留得,但天下人无有。”义刚

5 杂类:
汲冢古书,尧忧囚,舜野死,尹篡太甲,太甲杀尹之类,皆其所出。

6 杂类:
诚之常袖吕不韦春秋,云其中甚有好处。及举起,皆小小术数耳!

7 杂类:
书坊印得六经,前面纂图子,也略可观。如车图虽不甚详,然大概也是。义刚

8 杂类:
七书所载唐太宗李卫公问答,乃阮逸伪书。逸,建阳人。文中子玄经,关子明易,皆逸所作。

9 杂类:
问山海经。曰:“一卷说山川者好。如说禽兽之形,往往是记录汉家宫室中所画者,说南向北向,可知其为画本也。”方子

10 杂类:
素问语言深,灵枢浅,较易。

11 杂类:
柳文后龙城杂记,王銍性之所为也。子厚叙事文字,多少笔力!此记衰弱之甚,皆寓古人诗文中不可晓知底于其中,似暗影出。伪书皆然

12 杂类:
杜牧之燕将录,文甚雄壮。

13 杂类:
省心录乃沈道原作,非林和靖也。

14 杂类:
程泰之演繁露,其零碎小小议论,亦多可取,如辨“罘罳”之类是也。某顷因看笔谈中辨某人误以屏为反坫。后看说文“坫”字下,乃注云“屏也”,因疑存中所辨未审。后举以问泰之,泰之曰:“存中辨是。然不是某人误,乃说文误耳。”洪景卢随笔中辨得数种伪书皆是,但首卷载欧帖事,却恐非实。世间伪书如西京杂记,颜师古已辨之矣。柳子厚龙城录乃王性之辈所作。必大

15 杂类:
金人亡辽录、女真请盟背盟录,汪端明撰。

16 杂类:
洛阳志说道最好,文字最简严,惜乎不曾见!义刚

17 杂类:
指掌图非东坡所为。

18 杂类:
砥柱铭上说禹“挂冠莫顾,过门不入”。挂冠,是有个文字上说禹治水时冠挂著树,急于治水,今记不得是甚文字。世间文字甚多,只后汉书注内有无限事。

19 杂类:
警世竞辰二图伪。道夫

20 杂类:
邵公济墓志好。方子

21 杂类:
吴才老协韵一部,每字下注某处使作某音,亦只载得有证据底,只是一例子。泉州有板本。

22 杂类:
近世考订训释之学,唯吴才老洪庆善为善。

23 杂类:
称平。者,自他人称平。之;称去。者,人之本号。道夫

24 杂类:
周贵卿问“折衷”之义。曰:“衷,只是中。左传说‘始、中、终’,亦用此‘衷’字。衷是三摺而处其中者。”义刚

25 杂类:
问“折衷”之“衷”。曰:“是无过些子,无不及些子,正中间。”又曰:“是恰好底。”

26 杂类:
“折衷”者,折转来取中。衷,只是个中。

27 杂类:
中,如字,即其中也。中,音众,则是当之义,谓适当其中也。如“六艺折衷音众。于夫子”,亦谓折当使归于中之义。中与所以谓之中,音众。以适当其中如字。而异也。

28 杂类:
“淳、醇”皆训厚。“纯”是不杂

29 杂类:
先生曰:“期,极也。古人用期字,多作极字。周昌云:‘心期期知其不可。’言极知其不可。口吃,故重一字也。”

30 杂类:
谓之,名之也;之谓,直为也。方子

31 杂类:
复复,指其上“复”字,扶又反,再复也。方子

32 杂类:
尚衣、尚书、尚食,乃主守之意。秦语作平音。

33 杂类:
“魏,大名也。”“魏、巍”字通。“魏”字,篆文亦有山字在其中,是有大义。因是名为“大名府”。

34 杂类:
舅子谓之内兄弟,姑子谓之外兄弟。

35 杂类:
因说:“外甥似舅,以其似母故也。”致道问:“形似母,情性须别。”曰:“情性也似。大抵形是个重浊底,占得地步较阔;情性是个轻清底,易得走作。”

36 杂类:
古者姓、氏,大概姓只是女子之别,故字从“女”。男则从氏,如“季孙氏”之类,春秋可见。后世赐姓,殊无义理。端蒙

37 杂类:
氏,如孟孙叔孙季孙是也。姓则同姓,后世子孙或以氏为姓。今人皆称张氏李氏,谓从上下来,只是氏了。只有三代而上经赐姓者为姓,如姚如姒如姬之类,是正姓。唐时尚有氏不同而同出者,不得为婚姻。

38 杂类:
沈庄仲问:“姓、氏如何分别?”曰:“姓是大总脑处,氏是后来次第分别处。如鲁本姬姓,其后有孟氏季氏,同为姬姓,而氏有不同。某尝言:‘天子因生以赐姓,诸侯以字为諡,因以为族。’窃恐‘諡’本‘氏’字,先儒随他错处解将去,义理不通。且如舜生于妫汭,武王遂赐陈胡公满为妫姓,即因生赐姓。如郑之国氏,本子国之后,驷氏本子驷之后。如此之类,所谓‘以字为氏,因以为族’。”文蔚

39 杂类:
姓与氏之分:姓是本原所生,氏是子孙下各分。如商姓子,其后有宋,宋又有华氏鱼氏孔氏之类。周自黄帝以来姓姬,其后鲁卫毛聃晋郑之属,各自以国为氏,而其国之子孙又皆以字为氏。如鲁国子展之后为展氏,展禽喜是也。如三家孟仲季为氏,或因所居为氏,如东门氏之类。左氏曰:“天子因生以赐姓,诸侯以字为諡,因以为族。”天子自因生以赐姓,为推其所自出而赐之姓。如舜居妫汭,及武王即位,封舜之后于陈,因赐姓为妫,此所谓“因地以赐姓”也。“诸侯以字为諡”,只是“氏”字传写之讹,遂以“氏”字为“諡”,无义理;只是“以字为氏”,如上文展氏孟氏之类也。杜预点“诸侯以字”四字为句断,而“为諡因以为族”为一句,此亦是强解。看来只是错了“諡”字。至孙,方以王父之字为氏,上两世为承公之姓也。

40 杂类:
自秦汉以来,奴仆主姓。今有一大姓所在,四边有人同姓,不知所来者皆是奴仆之类。

41 杂类:
同异之理,如同姓本亲,以下去渐疏;异姓本疏,他日婚姻却又亲。○阴阳,相涵之理也。○万物,聚散之理也。

42 杂类:
适母与所生封赠恩例一同,不便。看来嫡、庶之别,须略有等降,乃为合理。

43 杂类:
因说讳字,曰:“汉宣帝旧名,何曾讳‘病己’?平帝旧名亦不讳。虏中法,偏旁字皆讳。如‘敬’字和‘儆’字皆讳。”

44 杂类:
“见人名讳同,不可遽改,只半真半草写之。”扬曰:“只是写时莫与太真,说时莫太分明。”

45 杂类:
因说四方声音多讹,曰:“却是广中人说得声音尚好,盖彼中地尚中正。自洛中脊来,只是太边南去,故有些热。若闽浙则皆边东角矣,闽浙声音尤不正。”

46 杂类:
先生因说诗中关洛风土习俗不同,曰:“某观诸处习俗不同,见得山川之气甚牢。且如建州七县,县县人物各自是一般,一州又是一般。生得长短大小清浊皆不同,都改变不得,岂不是山川之气甚牢?”

47 杂类:
因论南方人易得病,曰:“北方地气厚,人皆不病。叔祖奉使在北方十五年已上,生冷无所不食,全不害。归来才半年,一切发来,遂死。更有一武臣,代州人,尝至五台山,有一佛殿上皆青石,暑月每于石上彻日睡,全无病。如来南方睡,如何了得!”

48 杂类:
诸生入问候,先生曰:“寒后却凛地气痞。西川人怕寒。尝有人入里面作守,召客后,令人打扇。坐客皆起白云,若使人打扇,少间有某疾。生冷果子亦不可吃,才吃便有某疾,便是西川之人大故怕寒。如那有雪处,直是四五月后雪不融,这便是所谓‘景朝多风’处。便是日到那里时,过午时阳气不甚厚,所以如此。所谓‘漏天’处,皆在那里。恁地便是天也不甚阔,只那里已如此了,这是西南尚如此。若西北,想是寒。过那秦凤之间,想见寒。如峨眉山,赵子直尝登上面,煮粥更不熟,有个核子。时有李某者,冻得闷绝了。”庄仲云:“不知佛国如何?”曰:“佛国却暖。他靠得昆仑山后,那里却暖,便是那些子也差异。四方蛮夷都不晓人事,那里人却理会得般道理恁地!便是那里人也大故嶢崎,不知是怎生后恁地!”义刚

49 杂类:
搉场中有文字卖,说中原所在山川地理州县邸店甚详,中亦杂以虏人官制。某以为是中原有忠义之人做出来,欲朝廷知其要害处也。

50 杂类:
关中,秦时在渭水之北居,但作离宫之类于渭南。汉时宫阙在渭水之南,终南之北,背渭面终南。隋时此处水皆咸,文帝遂移居西北,稍远汉之都。唐都在隋一偏,西北角。唐宫殿制度正当甚好。官街皆用墙,居民在墙内,民出入处皆有坊门,坊中甚窄。故武元衡出坊门了,始遇害。本朝宫殿街巷,京城制度,皆仍五代,因陋就简,所以不佳。唐田兵官制,承宇文周有些制度,故较好。旧东京关中汉唐宫阙街巷之类图,今衢州有碑本。

51 杂类:
行在旧时行宫之门,虏使来有语。后虏作二牌来,前曰“丽正”,后曰“和宁”,遂报去,谓太小。今自作牌,依其名题。

52 杂类:
古之王城有三途:左男行,右女行,中车行。天下路中有车轨道。

53 杂类:
漳州州学中从祀,是神霄宫神改塑。绍兴府禹庙重塑禹像,王仲行将旧禹与一道士去,改塑天齐仁圣帝。此是一类子。德明

54 杂类:
汪端明说朝廷塑一显仁皇后御容,三年不成,却是一行人要希逐日食钱,所费不赀。端明为礼部尚书,奏过太上,得旨催促,又却十日便了!朝廷事多如此。

55 杂类:
王拱辰作高楼,温公作土室,时人语云:“一人钻天,一人入地!”康节谓富公云:“比有怪事:一人巢居,一人穴处!”

56 杂类:
芜湖旧有一富家曰韦居士,字深道,喜延知名士。如黄太史陈了翁迁谪,每岁馈饷不下千嬢。今人才见迁谪者,便以为惧,安得有此等人!人杰

57 杂类:
陆务观说,汉中之民当春月,男女行哭,首戴白楮币,上诸葛公墓,其哭皆甚哀云。先生亲笔于南轩所撰武侯传后。道夫

58 杂类:
齐萧子良死,不用棺,置于石床之上。唐时子良几世孙萧隐士过一洲,见数人云:“此人似萧王。”隐士讶之。到一郡,遂见解几人劫墓贼来,乃洲上之人。隐士说与官令勘之,乃曾开萧王冢来。云:“王卧石床上,俨然如生。”

59 杂类:
庐山有渊明古迹处曰上京。渊明集作京师之“京”。今土人以为荆楚之“荆”。江中有一盘石,石上有痕云,渊明醉卧于其石上,名“渊明醉石”。某为守时,架小亭,下瞰此石,榜“归去来馆”。又取西山刘凝之菴用鲁直诗名曰“清静退菴”,与此相对。夔孙

60 杂类:
“昼则听金鼓,夜战看火候。”尝疑夜间不解战,盖只是设火候防备敌来劫寨之属。古人屯营,其中尽如井形,于巷道十字处置火候。如有间谍,一处举火,则尽举,更走不得。义刚

61 杂类:
“驰车千驷,革车千乘。”驰车即兵车,盖轻车也。革车驾以牛,盖辎重之车。每轻车七十二人,三人在车上,一御,一持矛,一持弓。此三人,乃七十五人中之将。盖五伍为两,两有长故也。轻车甚疾。义刚

62 杂类:
豫凶事,亦恐有之。龚胜传,昭帝赐韩福策曰:“不幸死者,赐复衾一,祠以中牢。”古人此等事自多,难以悬断。闳祖

63 杂类:
“三元”是道家之说。上元烧灯,却见于隋炀帝,未知始于何时。贺孙

64 杂类:
问:“真元外气如何?”曰:“真元是生气在身上。”曰:“外气入真元气否?”曰:“虽吸入,又散出,自有界限。但论其理,则相通。”可学

65 杂类:
物造时亦遇气候,故皆有数。

66 杂类:
时气,初只是气,疑其气盛,便有物以主之,气散又无了。

67 杂类:
元善每相见,便说气数谶纬,此不足凭。只是它由天命,然亦由人事。才有此事,得人去理会,便了。德明

68 杂类:
龙气盛,虎魄盛,故龙能致云,虎能啸风也。许氏必用方,首论“虎晴定魄,龙齿安魂”,亦有理。广

69 杂类:
“医家言:‘心藏神,脾藏意,肝藏魂,肺藏魄,肾藏精与志。’与康节所说不同。”曰:“此不可晓。”德明

70 杂类:
尝见徐侍郎敦立。书三字帖于主位前云“磨兜坚”,竟不晓所谓。后竟得来,乃是古人有铭,如“三缄口”之类。此书于腹曰:“磨兜坚,谨勿言!”畏秦祸也。敬仲

71 杂类:
问:“人有震死者,如何?”曰:“有偶然者,有为恶而感召之者。如人欲操刀杀人,而遇之者或遭其伤刺而死之类是也。”

72 杂类:
东坡云:“月未望而鱼脑实,既望则虚。”盖出淮南子,则食脍宜及未望也。

73 杂类:
论说物理,因问:“东坡说,人不怕虎者,虎不柰得其人何,是有此理。东坡说小儿不怕者是一证。传灯录载归宗南泉三人曾遇虎,皆不以为事。季清言,有一乡人卖文字,遇虎。其人无走处了,曾闻人言,虎识字,遂铺开文字与虎看,自去。此数事皆其验也。”先生曰:“曾见一僧,名亨,黄龙清会下人,言僧入山遇虎,只是常事。初见时,虎亦作威。近前来,见人不怕他,渐渐去了。后常常见人惯了,都如常。”扬曰:“只是初见不怕难。”先生曰:“人心能坚忍得此时好。”

74 杂类:
翟公逊说鬼星渡河,最乱道。鬼星是经星,如何解渡河!

75 杂类:
野雉知雷。起于起处。可学

76 杂类:
罘罳,或云,乃门屏上刻作形。汉注未是。可学

77 杂类:
古人作甲用皮,每用必漆。后世用檩,不知自何时起。

78 杂类:
古人问筹者,要说得这事分明,历历落落。这一事了,便尽断,又要得界分分明。

79 杂类:
宫,即墙也。

80 杂类:
太王画像,头上有一片皮,直裹至颈上,此便是钩领。义刚

81 杂类:
王彦辅麈史载机头之说甚详。方子

82 杂类:
卫朴善算,作莲花漏,其形如称。东坡诋之。文蔚

83 杂类:
汉祭河用御龙、御马,皆以木为之,此已是纸钱之渐。义刚

84 杂类:
纸钱起于玄宗时王璵。盖古人以玉币,后来易以钱。至玄宗惑于王璵之说,而鬼神事繁,无许多钱来埋得,璵作纸钱易之。文字便是难理会。且如唐礼书载范传正言,唯颜鲁公张司业家祭不用纸钱,故衣冠效之。而国初言礼者错看,遂作纸衣冠,而不用纸钱,不知纸钱衣冠有何间别?义刚

85 杂类:
古之木,今有无者多。如楷木,只孔子墓上,当时诸弟子各以其方之木来栽,后有此木。今天下皆无此木。其木亦如槐,可作简,文皆横生,然亦只是文促后似横样。义刚

86 杂类:
临安檩箭,只是钱王将此摇动人心,使神之。义刚

87 杂类:
瑞金新铸印。盖尝失一印,重铸之,恐作弊,故加“新铸”之文。国初有一奉使印,亦如此。义刚

88 杂类:
秘书省画大树下数人,只古衣而无名。君举以为恐是孔子在宋木下习礼,被伐木时。义刚

89 杂类:
秘书省画得唐五王及黄番绰明皇之类,恐是吴道子画。李某跋之,有云:“画当如莼菜。”某初晓不得,不知它如何说得数句恁地好。后乃知他是李伯时外甥。盖画须如莼菜样滑方好,须是圆滑时方妙。义刚

90 杂类:
雪里芭蕉,他是会画雪,只是雪中无芭蕉,他自不合画了芭蕉。人却道他会画芭蕉,不知他是误画了芭蕉。

91 杂类:
问:“春牛事未见出处。但月令载‘出土牛以送寒气’,不知其原果出于此否?或又云,以示劝耕之意。未详孰是?”“某尝见□□云,处士立于县庭土牛之南。恐古者每岁为一牛,至春日别以新易旧而送之也。”

92 杂类:
王丈云:“昔有道人云,嵴生可以观夜气。尝插竿以记之,自早至暮,长不分寸;晓而视之,已数寸矣。”次日问:“夜气莫未说到发生处?”曰:“然。然彼说亦一验也。”后在玉山僧舍验之,则日夜俱长,良不如道人之说。闳祖

93 杂类:
问:“庐山光怪恐其下有宝,故光气发见如此。”“尝见邵武张铸说,曾官岳阳,见江上有光气,其后渔人于其处网得铜钟一枚。又一小说云,某郡某处尝有光处,令人掘得铜印一颗。”先生又自云:“向送葬开善,望见两山之间有光如野烧,从地而发,高而复下。问云,其山旧有铜坑也。”德明

94 杂类:
德粹语婺源有一人,其子见鬼。先生曰:“昔薛士龙之子亦然。”可学因说薛常州之子甚怯弱。曰:“只是精神不全,便如此。向见邪法者沟人,小儿稍灵利者便沟不倒。”可学云:“薛氏之儿所谓‘九圣奇鬼’。”先生曰:“渠平生亦好说鬼。”可学云:“薛常州平日亦讲学,何故信此?”曰:“不知其所讲如何。”可学

95 杂类:
兽中,狐最易为精怪。

96 杂类:
狐性多疑,每渡河,须冰尽合,乃渡。若闻冰下犹有水声,则终不敢渡,恐冰解也。故黄河边人每视冰上有狐迹,乃敢渡河。又狐每走数步,则必起而人立,四望,立行数步,乃复走。走数步,复人立四望而行。故人性之多疑虑者,谓之狐疑。狼性不能平行,每行,首尾一俯一仰。首至地,则尾举向上;胡举向上,则尾疐至地,故曰:“狼跋其胡,载疐其尾。”

97 杂类:
因论张天师,先生曰:“本朝有南剑太守林积,送张天师于狱中,而奏云:‘其祖乃汉贼,不宜使子孙袭封。’一时人皆信之,而彼独能明其为贼,其所奏必有可观者。林积者,秦相时尝为侍郎。”义刚

98 杂类:
郭天锡因算徽宗当为天子,遂得幸,官至承宣使,其人亦鲠直敢说。天觉每要占问时,不尚自去见它,多是使觉范去。后来发觉,蔡元长遂以为天锡有幻术,令人监系,日置猪狗血于其侧,后来只被血薰杀了。义刚

99 杂类:
觉范因张天觉事下大狱。自供云:“本是医人,因入医张相公府养娘有效,遂与度牒令某作僧。”义刚

100 杂类:
神杀之类,亦只是五行旺衰之气,推亦有此理。但是后人推得小了,太拘忌耳。晓得了,见得破底好。如上蔡言“我要有便有,我要无便无”,方好。然难。不晓底人,只是孟浪不信。吕丈都不晓风水之类,故不信。今世俗人信便有,不信便无,亦只是此心疑与不疑耳。

101 杂类:
因及谈命课灵者,曰:“是他精力强,精力到处便自验。”

102 杂类:
因说都下士夫爱看命,曰:“士夫功名心切,且得他差除一番,亦好。”曰:“若命中有官,便是天与我。若就人论,便是朝廷与我。今不感戴天与朝廷,却感戴他们,终身不忘,甚可怪!”

103 杂类:
陶安国事真武。先生曰:“真武非是有一个神披发,只是玄武。所谓‘青龙、朱雀、白虎、玄武’,亦非是有四个恁地物事。以角星为角,心星为心,尾星为尾,是为青龙。虚危星如龟。腾蛇在虚危度之下,故为玄武。真宗时讳‘玄’字,改‘玄’字为‘真’字,故曰‘真武’。参星有四只脚如虎,故为白虎。翼星如翼,轸如项下嗉,井为冠,故为朱雀。卢仝诗曰:‘头戴井冠。’扬子云言‘龙、虎、鸟、龟’,正是如此。”

104 杂类:
先生问四明龙现事。璘答云:“顷岁鄞县赵公万祷雨于天井山之龙井,曾有龙现。张左藏良臣作记云:‘俄有光发波间,如丛炬。复红焰飞动,下见龙之首甚大,不违颜咫尺。大复现小。复现全体,鳞甲爚爚有光,久不没。阴气飒然,见者魄丧神动!’”曰:“见王嘉叟云,见龙初出水,先有物如莲花之状而后水涌。异物出,两眼光如铜盘,与赵尉所见颇合。”

105 杂类:
或言某人之死,人有梦见之者,甚恐,遂辞位而去。先生曰:“唐令狐綯亦尝梦见李德裕。明日,语人曰:‘卫公精爽可畏!’顷时刘丞相莘老死于贬所。后来得昭雪复官,其子斯立有启谢时宰一联云:‘晚岁离骚,径招魂于异域;平生精爽,或见梦于故人!’世传以为佳。”

106 杂类:
陈易和叔将赴试,韩魏公戒之曰:“离场屋久,更宜子细!”陈曰:“三十年做老娘,不解倒悦了孩儿!”既而“王”字押作赋韵,“率土之滨莫非王”,遂见黜。魏公闻之笑曰:“果然倒悦了孩儿矣!”

107 杂类:
往年见徐端立待郎云,叶石林尝问某:“或谓司马温公范蜀公议锺律不合,又某与某争某事,盖故为此议,以表见其非朋比之为者。如何?”徐曰:“此事有无不可知。然为此论者,亦可谓不占便宜矣。”石林为之笑,便罢。

108 杂类:
汪玉山童稚时,喻玉泉令他对七字对云:“马蹄踏破青青草。”玉山应口对云:“龙爪拏开黯黯云。”

109 杂类:
先生说:“沈持要知衢州日,都下早间事,晚已得报。”闳祖云:“要知得如此急做甚?”先生云:“公说得是。”闳祖

110 杂类:
或言某人轻财好义。先生曰:“以何道理之而义乎?”升卿

111 杂类:
因李将为郭帅阁俸,曰:“凡是名利之地,自家退以待之,便自安稳。才要,只管向前,便危险。事势定是如此。如一碗饭在这里,才去争,也有争得不被人打底,也有争得被人打底,也有争不得空被人打底。”贺孙

112 杂类:
或论及欲图押纲厚赏者。先生曰:“譬如一盘珍馔,五人在坐,我爱吃,那四人亦都爱吃。我伸手去拏,那四人亦伸手去拏,未必果谁得之。能恁地思量,便可备知来物。如古者横议权谋之士,虽千万人所欲得底,他也有计术去必得。”

113 杂类:
财,犹腻也,近则污人,豪杰之士耻言之。

114 杂类:
人言仁不可主兵,义不可主财。某谓,惟仁可以主兵,义可以主财。道夫

115 杂类:
贤者顺理而安行,智者知机而固守。丁未耳听。

116 杂类:
郑叔友谓:“败不可惩,胜不可狃。”此言殊有味。

117 杂类:
王宣子说:“甘卞言,士大夫以面折廷争为职,以此而出,人亦高之。宦官以承顺为事,忽犯颜而出,谁将你当事!如此之乖!后汉吕强,后世无不贤之。”

118 杂类:
咏古诗:“丈夫弃甲胄,长揖别上官!”为杨元礼发也。问:“元礼事如何?”曰:“缘一二监司相知者已去,后人不应副赈济,此事已做不得。若取之百姓又不可,所以乞祠。”问:“当时合如何处置方善?”曰:“只得告监司理会赈济。不从,则力争;又不从,则投劾而去,事方分晓。”语毕,遂讽诵此诗云。德明

119 杂类:
沈季文于小学,则有庄敬敦笃而不从事于礼乐射御书数;于大学,则不由格物、致知而遽欲诚意、正心。闳祖

120 杂类:
黎绍先好个人,可谓“听其言也厉”!义刚

121 杂类:
周显祖不事外饰,天资简朴。若海

122 杂类:
诸葛诚之守立过人。升卿

123 杂类:
刘季高也豪爽,只是也无脑头。义刚

124 杂类:
林择之曰:“上四州人轻扬,不似下四州人。”先生曰:“下四州人较厚。潮阳士人亦厚,然亦陋。莆人多诈,淳朴无伪者,陈魏公而已。”义刚

125 杂类:
或传连江镇寇作,烧千馀家。时张子直通判云:“此处人烟极盛。”曰:“某尝疑此地如何承载得许多人?”力行退而思之,此所谓知小图大,力小任重之意。力行

126 杂类:
前年郑瀛上书得罪,杖八十,下临安赎。临安一吏人悯之,见其无钱,为代出钱赎之。

127 杂类:
王侍郎普之弟某,经兵火,其乳母抱之走,为一将官所得。乳母自思,为王氏乳母而失其子,其罪大矣!遂潜谋归计,将此将官家兵器皆去其刃,弓则断其弦。自求一好马,抱儿以逃。追兵踵至,匿于麦中,如此者三四。仅全儿,达王家。常见一僧说之,僧今亦忘矣。欲为之传,未果。可学。义刚录云:“常见一老僧云,李伯时家遭寇,伯时尚小,被贼并你子劫去。贼将遂以你子为妻。一日上元,其夫出看,你子以计遣诸婢,皆往看。遂将弓箭刀刃之属,尽投于井,马亦解放,但自乘一马而去。少顷,闻前面有人马声,恐是来赶他,乃下马走入麦中藏。其贼尚以枪入麦中捞揽,幸而小底不曾啼,遂无事。未几,得闻那贼说:‘这贼婢,知他那里去!’渠知无事,遂又走。夜行昼伏,数日方到,寻见他家人。某尝欲记此事。后来被那僧死了,遂无问处,竟休了。”

128 杂类:
陈光泽二子求字。先生字萃曰“仲亨”,云:“萃便亨,凡物积之厚而施之也广,如水积得科子满,便流。”又字华曰“仲蔚”,云:“‘君子豹变,其文蔚也。’变谓变其态。若里面变得是虎,外面便有虎之文;变得是豹,外面便有豹之文。”义刚

129 杂类:
有言士大夫家文字散失者。先生龀然曰:“魏元履宋子飞两家文籍散乱,皆某不勇决之过。当时若是聚众与之抄札封锁,则庶几无今日之患!”道夫

130 杂类:
德粹问:“十年前屡失子,亦曾写书问先生。先生答皆云,子之有无皆命,不必祈祷。后又以弟为子,更有甚碍理处。舍弟之子年乃大于此,则是叔拜侄。”曰:“以弟为子,昭穆不顺。”方伯谟曰:“便是弟之子小亦不可。”曰:“然。”可学

131 杂类:
问:“唐诰敕如何都是自写?”曰:“不知如何。想只是自写了,却去计会印。如蔡君谟封赠,亦是自写。看来只是自有字名,故如此。”义刚

132 杂类:
“张以道向在黄岩见颜鲁公的派孙因事到官。其人持鲁公诰敕五七道来庭下,称有荫。细看其诰敕,皆鲁公亲书其字,而其诰乃是黄纸书之。此义如何?”先生曰:“鲁公以能书名,当时因自书之,而只用印。又亦不足据。本朝蔡君谟封赠其祖诰敕,亦自写之。盖其以字名,人亦乐令其自写也。”鲁公诰,后为刘会之所藏。义刚

133 杂类:
一日请食荔子,因论:“兴化军陈紫,自蔡端明迄今又二百来年,此种犹在,而甘美绝胜,独无它本。天地间有不可晓处率如此。所谓‘及其至也,圣人有所不能知。’要之,它自有个丝脉相通,但人自不知耳。圣人也只知得大纲,到不可知处,亦无可奈何。但此等琐碎,不知亦无害尔。”道夫

134 杂类:
先生因吃茶罢,曰:“物之甘者,吃过必酸;苦者吃过却甘。茶本苦物,吃过却甘。”问:“此理如何?”曰:“也是一个道理。如始于忧勤,终于逸乐,理而后和。盖礼本天下之至严,行之各得其分,则至和。又如‘家人嗃嗃,悔厉吉;妇子嘻嘻,终吝’,都是此理。”夔孙

135 杂类:
建茶如“中庸之为德”,江茶如伯夷叔齐。又曰:“南轩集云:‘草茶如草泽高人,腊茶如台阁胜士。’似他之说,则俗了建茶,却不如适间之说两全也。”道夫

136 杂类:
侍先生过水南,谷中见一种蒿,柔嫩香气,温润可爱,因采一二茎把玩。先生曰:“此即古人所谓兰是也。”又云:“蕙亦非今之蕙,乃零陵香是也。”

137 杂类:
今福州红糟,即古之所谓醴酒也,用匙挑吃。义刚

138 杂类:
古升,十六寸二分为升,容一百六十二寸为斗。

139 杂类:
今之一升,即古之三升;今之一两,即古之三两。

140 杂类:
古钱有“货泉”字,“货布”字,是王莽钱。于古尺正径一寸。虽久有损,大概亦是。

141 杂类:
先生见正甫所衣之衫只用白练圆领,领用皂。问:“此衣甚制度?”曰:“是唐衫。”先生不复说,后遂易之。

142 杂类:
“布一簆四十眼,著八十丝为一升。今兴化人能为之”云云。“十升布已难做。至如三十升,不知古人如何做也。若三升布,则极疏矣。古人不讳白,皮弁乃以白鹿皮为之,但加饰焉。如冠之白,但用疏细为吉凶耳。”

143 杂类:
或云:“俗语:‘夜饭减一口,活得九十九。’”曰:“此出古乐府三叟诗。”

144 杂类:
墨翟与工输巧争辩云云。论到下梢一著胜一著,没了期。一曰:“吾知其所以拒子矣,吾不言。”一曰:“吾知所以攻子矣,吾不言。”

145 杂类:
莽何罗本姓马,乃后汉马后之祖,班固为泽而改之。方子

146 杂类:
步骘不去,为瓜耳。瓜可无,身不可无。升卿

147 杂类:
陶隐居注本草,不识那物,后说得差背底多。缘他是个南人,那时南北隔绝,他不识北方物事,他居建康。义刚

148 杂类:
仙游有蔡溪,见说甚好。里面有一片大石,有一石门,入去沿溪到那石上。有陈理常,居太学。闻此地好,赍少饼,径入去石上坐。饥甚,则吃少许饼。久后吃尽了,饥不奈何。欲出,则当初入门已发了誓,遂且忍饿。遇樵者,见他在坐,亦异之。间得些物事来吃。久后报得外面道人都来,遂起得个菴,自此却好。病翁尝至其菴。时陈居士方死,尚在坐,未曾敛。见面前一石头,似个香山子。子细看,又不是石,恰似乳香滴成样,都通明。身旁一道人云:“是陈先生临死时滴出鼻涕。”又一道人来礼拜,叹息云:“可惜陈先生鍊得成后却不成!”

149 杂类:
崇观间,李定之子某,有文字乞毁通鉴板。建炎间坐此贬窜,后放归复官。词云:“下乔木而入幽谷,朕姑示于宽恩;以鸱鴞而笑凤凰,尔无沉于述识!”百三十九

URN: ctp:zhuzi-yulei/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