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第三回於代子縱軍肆虐 拼命虎專打不平

《第三回於代子縱軍肆虐 拼命虎專打不平》[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話說當下眾旗軍,本是日日在外市街上圖勒店戶銀兩,斯時聽於將軍之說,即領命前往各肉店中,喝曰:「我千歲有命,給出紅單在此,每店取肉四兩,答應府內飼鷹。」屠戶曰:「將爺,我等豬肉是本錢買的,非盜來之物。」旗軍」叱曰:「如有敢拒者,將他拿到府內見千歲,自有定奪。」眾屠戶見他權勢突然,心內不敢拒他,忍耐與他,如此者約二十餘天。
2 旗軍見日日取之容易,商議如今每戶派屠六兩,至明日,先至肉店說知,誰敢抗拒?沒奈何,從他派六兩。再過數天,這旗軍對旗軍曰:「潮人甚好相與,我等欲派豬肉飼鷹,每派四兩就四兩,再欲派他六兩就六兩,眾兄弟如今若到市鎮上,欲派他每屠八兩,餘存者好作菜用。」眾旗軍曰:「說得有理。」
3 這日到西門肉店叫曰:「公府雄鷹飼得多,今日欲派八兩。」
4 屠戶有人不肯,向說曰:「我等豬肉亦將血本求利,就千歲府中飼鷹,初時係買的,後來派取四兩,過了數天又派六兩,而今又欲增加,叫我人血本消化,不派不派。」旗軍大怒,將他擒拿,眾人向前相勸。屠戶無奈何,只得依他八兩。一屠派起,各各依例而行,旗軍得意回歸。
5 眾屠戶會齊相議曰:「我等生意若是欲作,必須議一章程,方能作得。公府出得這班旗奴,如此猖狂,初時買的,後來免錢派的,派派不已,又增加八兩,不久又欲增加,不若推尊一人往府縣呈控。」又一個屠戶曰:「我想起來,恐府縣不敢擔承,若欲伸此冤,除非劉鎮大人,決不擔承矣。」又一人曰:「雖府縣不敢擔承,宜當先呈控告,然後可赴劉鎮控告。」又一人曰:「有理有理。」當日具呈往府縣入呈,俱批不准,遂到汪道台衙門呈控,知係公府旗軍強取,批落府縣查明詳辦。
6 眾屠戶曰:「如此,不若齊到劉鎮處控訴。」劉鎮收閱眾屠戶狀詞,係旗軍強取豬肉一案,召眾屠戶問其情由,吩咐曰:「明日旗奴到市取物,許你等將他擒來。本鎮自有分斷。」眾屠戶領命,叩謝出衙,回店中和議曰:「而今劉鎮作俺主,明日這旗奴前來取肉,不可錯過他。」及至明早,眾屠店一齊擺得齊整,不比前日宰一隻出一腿擺在鋪面,餘者俱藏在店內。
7 今日見有人做主,盡行全擺在店面。
8 眾旗奴見得許多肉店,肉腿比往時大不相同,便云:「今日欲派十二兩。」屠戶曰:「將爺,這肉是劉大人帥府用的。」
9 旗軍叫曰:「咄!我公府若無飼鷹,哪有到劉鎮帥府用的?難道劉鎮勢力敢來壓倒公府不成麼?今日定欲派十二兩,少些不得。」眾屠戶趕此時一同叫曰:「今日這旗奴如此無理,不可錯放他。」一人動手,人人齊至,打得旗奴欲死勿死,欲活勿活。有畏事者,見勢不好,逃走回旗巷去了;存有五、七個被眾屠戶打得頭破嘴腫,拖至劉鎮衙門內來的。
10 轅門官千總陳虞龍入內堂稟知,劉鎮出堂,坐內堂先召旗軍曰:「你等不守法度,強派民物,如公府中欲飼鷹,亦該照價與他買,他是血本,你等仗勢強派豬肉,叫他血本誰歸?今已初犯暫且輕饒,你等日後再敢違法強取,本鎮將你帶到公府見千歲究罪。」按法說畢,放他出去之後,亦召眾屠戶入內面諭曰:「本鎮命你等將他捉至帥府,本鎮將他帶到公府見千歲究他之罪,你等將他打傷,血淚沾衣,本鎮怎好施為?如今你等市鎮近在旗巷者,俱可搬在上面置市,本帥府每日命軍兵巡查。」眾屠戶聽說大喜,叩謝回店。明日置市,即在上面開張買賣,劉兵亦命軍兵稽查旗兵。自此無一人敢到市強取,眾人民好不快活,盡皆歡喜。不在話下。
11 且說城外十里之遠,有一地名長美橋,鄉中有一雄杰,姓邱名齊別號長尾彪,娶妻蘇氏,生一女名喚錦鳳,年方一十七歲,生得十分美麗,姿色無比,因往城外探外祖住了幾天。
12 這日正欲回家,有一老嫗作伴,行至鄉不遠,偶逢公府內於代子覺紹兒,帶有二十名旗兵,往郊外遊玩回歸,至長美橋中。老嫗見官長在前而來,即叫錦鳳迴避躲在一旁。那於代子在馬上一見少年女子,生得花容月貌,馬上歎道:「自我到潮州許久,未有見此婦女姿色,真是令人可愛。」旗軍曰:「將軍如此稱贊,莫非中意麼?」覺紹兒曰:「雖然中意,其如他何。」旗軍曰:「果係中意,將他搶到署內受用,有何不可?」
13 覺紹兒曰:「恐他父母聞知,怎肯干休?」旗軍曰:「將軍差矣!若論潮州各官,見是我府中人,誰敢受他狀子?」覺紹兒曰:「說得有理,你等與我搶到府中,自有重賞。」旗軍曰:「領命。」一齊走至面前,將那老嫗推倒,就把女子搶出,背起而走。
14 老嫗爬起來,沒奈何慌忙奔回邱家報知,蘇氏聞知,一驚非小,步出外面,尋叫丈夫,告知緣故。邱齊聽知,怒氣填胸,糾引二十餘人,赤漢拖棍拽棒趕來,前途奪回錦鳳。
15 覺紹兒見後面有赤漢持棒趕來,明知是欲奪女子,即令旗軍一同抽出腰刀,攔住來路。邱齊等趕到面前,接住拼殺一陣,無奈他有牌刀,敵他不過,四散奔走。
16 偶逢劉鎮標下把總詹兆奇,奉劉鎮之命,在揭陽右營公幹回歸,帶有二十名軍校,恰來到長美橋,逢著一班赤漢,手執棍棒,究問明白。
17 邱齊見是官長,跪在眼前告訴女子被搶一事。詹兆奇曰:「昇平世界,安有旗奴敢如此猖狂?不守王法,喚眾百姓隨我前來,奪回還你。」遂命從軍同赤漢一並趕上。覺紹兒曰:「後面人聲大鬧。」見有官軍相助,知事不諧,叫旗軍把女子丟落,各自逃走入城回公府。而詹把總奪回女子,心中大喜,命他父親領回家。邱齊父女拜他救命之恩,同眾歸家。
18 詹兆奇同軍士亦回城進入帥府,告知劉大人,於長美橋旗軍搶奪邱齊女子一事,係小把總奪回交還他父領回。劉鎮聽說喜之不勝,賞踢詹兆奇酒肉,叩謝出府不題。
19 且說潮州西門內,有一上戶洪亮字慶裕,娶妻謝氏,單生一子名世珍,年方十六歲,十分乖巧,貌美冠玉,眉清目秀,唇紅齒白。若論才學,子史精通,或彩山茹,或釣水鱗;回家則明窗淨幾,能吟詠得意處,且歌且舞;又孝順父母,洪慶裕夫妻愛惜如寶珠一般。
20 這日清早用飯之後,欲往街上買冊籍,又往府巷買些玩器。
21 誰知路遇公府五、七個旗軍在街上閒遊,看見洪世珍容貌魁梧,姿色俊美,旗軍一見心動,忖思曰:「自我等至潮許久,未見有此俊秀郎君,令人可餐,相告曰:「何不搶他到軍房取樂?有何不可!」立意已定,進前把住路,說曰:「你父生我等銀兩,因何至今沒還?」洪世珍聞言駭異曰:「是你等敢是錯認了人,我家雖無石崇之富,亦是衣食充足,不用生人銀兩。你說我父生你銀兩,你知我父之名字乎?」旗軍答應不出,只說:「簿上明白有你父的名。」把世珍拖入旗巷,世珍知事體不好,出聲叫救。鋪戶知是公府旗軍,誰敢出頭相勸?適逢挑柴二夫,看見填街塞巷,眾人一看旗軍搶奪一個少年之人,柴夫心內有些不平,即問鋪戶緣故,聽著眾人說如此如此。那柴夫不聽則可,聽著此事,怒氣充胸,兩眼突出,心中一點無名火,自從腳底直逗頂門,手執平擔,上前叱聲曰:「你等好無道理,他父親既生你等銀兩,因何不曉得他姓名?無故妄生事端,全不思朝廷理法。」言畢將那少年奪轉回來。旗軍叱曰:「干你甚事?無故自來尋死!」那柴夫叱罵曰:「該死的旗奴!我今以正言相勸,你反將惡語傷人。」使出尖扁擔把旗奴打得東倒西跌,五、七個旗奴在地爬起來,各抽出腰刀,一同趕來。
22 街上眾人看見勢頭兇猛,便叫:「好漢,走!背後旗奴趕來。」那柴夫聽著,回身見旗奴持刀趕到,便立定步,做成勁勢,威風凜凜,好似登山的猛虎,殺氣騰騰;猶如出海的蛟龍,豪傑施威,慣救不平之事。這義士使出兩臂氣力,將那五、七個旗奴,打得頭破眼腫,個個跌倒。柴夫叱日。
23 「你等好大膽的旗奴,可認得古巷謝阿宗麼?我的別號叫做拼命虎,這一副拳頭,專打世間梗頑不明道理的人,我拼命虎路中見不平的,尚敢出力相助,縱然殺死人命,我情願甘心抵命,雖死無怨。幸而這個畜生在禁城內,若是在城外郊野之處,你等幾條狗命,定在我手內勾銷。」五、七旗軍,聞他之言,一嚇各各逃奔散歸。
24 街中眾人無不歡喜,無不稱贊那拼命虎謝阿宗,是個烈烈的大丈夫,蓋世豪傑的好男子。阿宗便問那少年曰:「賢官,何處人氏?」洪世珍曰:「啟上恩人,小子家住西門內,洪厝埕人,煩請恩人送我回家。」謝宗曰:「既如此說,這亦做得,自古道救人須救到底。」即挑起柴擔,送洪世珍回家。
25 早時看者,已有向洪家報知之人,洪慶裕聞知此事,即叫同僕從飛奔前來,途中見著兒子喜曰:「我兒如何得脫?」世珍指定謝宗曰:「就是蒙這位恩人力救,方得回來。」慶裕聽說,進前向那柴夫深深作了一揖曰:「深感大德,若無恩人仗義力救,定被旗奴所掠,請恩人大駕到舍一敘。」謝宗慌忙歇落柴擔,答禮曰:「說哪裡話,而今長者同令郎回府就罷!小可還欲賣這柴。」洪亮曰:「這柴我廚下亦要用,請大駕同往。」
26 謝宗見其意誠篤,同他來到洪家。洪家父子請恩人上坐,令人送茶。世珍入房中,見母親備說恩人相救之事,一一告知。謝氏聽著,喜自天降。慶裕設席款待恩人,飲至半酣,世珍捧著白金十兩,至席前請曰:「奉家慈之命,些少薄禮,酬謝恩人,望允笑納。」謝宗即出席雙手扶起曰:「小可因路見不平,非貪財利,我等以義氣為重,怎好如此?被街坊之人恥笑。」洪家父子,再三相勸,謝宗勉強收起,再入席坐飲。飲畢,謝宗起身告退。洪家父子相送到街上,一拱而別。謝宗接過尖擔,得意回家不題。
27 且說浮洋市附近侯郭鄉中,出有二個英雄:一人姓郭名懷沛,別號白花蛇,一人姓吳名清,別號白花虯。二人慣習水性,武藝出群,臂力過人。這日同往城內訪友不遇,時已晌午,往南門外客店飲酒。二人走入裡面,選一隻潔淨桌子坐下,叫店主人拿酒肉來,店家問曰:「客官,欲用何件美味?」吳清曰:「有好的菜色,只管取來,一發還你錢。」店家曰:「時間便有。」又見公府之人六、七個旗軍亦至店中來飲酒,進入店內,在中間一隻大牀坐下叫道:「主人,取上酒菜並好山珍海味俱來。」店主答曰:「就來辦。」那走堂的先捧五、七盤嫩雞、精肉、鮮魚美味各件,送到郭、吳二人面前,將物件排開,二人對酌。那旗軍見了叱罵店小二曰:「好大膽的畜生,如此無禮,我等叫你取酒菜,何故送於別人?」店家曰:「將爺,那二位客官先到,理宜先送進,列位將爺才來,時刻就辦來。」
28 內有一個旗軍大怒,跳起身、開五指,望那店小二面上打去,叱罵曰:「我公府之人,看不上你的眼裡,莫不是白吃你的不成?你敢這等放肆!」那店家被旗軍一打,走入裡面去了。郭、吳二人看見,氣得三屍暴跳,七竅生煙,一同起身進前,叱曰:「你等旗軍如此無禮,客店中客無尊卑,位沒高卑,何故這般胡亂打人?我勸你知事忍事,方保無事。」旗軍罵曰:「你這二個狗畜生,莫非欲與他爭一口氣麼?潮城之中,誰人不曉我等是公府之人?」郭、吳二人聽旗奴如此叱罵,一時忍耐不住,使出雙拳望旗奴打去,跌倒在地。眾旗軍見了,一並奔來廝打,時有分教:白花蛇大鬧客店,青草虯翻打旗奴。
29 畢竟郭、吳如何抵敵?且聽下回分解。
URN: ctp:ws203852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