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卷一百六·外制制敕六十七首

《卷一百六·外制制敕六十七首》[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除呂公著特授守司空同平章軍國事加食邑實封餘如故制(元三年四月四日)  門下。仁莫大於求舊,智莫良於用眾。既得天下之大老,彼將安歸;以至國人皆曰賢,夫然後用。今朕一舉,仁智在焉。宜告治朝,以孚大號。金紫光祿大夫守尚書右僕射兼中書侍郎上柱國東平郡開國公食邑七千一百戶食實封二千三百戶呂公著,︳謨經遠,精識造微。非堯、舜不談,昔聞其語;以社稷為悅,今見其心。三年有成,百揆時敘。維乃烈考,相於昭陵。蓋清淨以寧民,亦勞謙而得士。凡我儀刑之老,多其賓客之餘。在武丁時,雖莫望於前烈;作召公考,固無易於象賢。而乃屢貢封章,力求退避。朕重失此三益之友,而閔勞以萬幾之煩。是用遷平土之司,釋文昌之任。毋廢議論,時游廟堂。於戲。大事雖咨於房喬,非如晦莫能果斷;重德無逾於郭令,而裴度亦寄安危。罔俾斯人,專美唐世。可特授司空同平章軍國事加食邑七百戶食實封三百戶,餘如故。仍一月三赴經筵,二日一入朝,因至都堂議軍國事。
2 除呂大防特授太中大夫守尚書左僕射兼門下侍郎加上柱國食邑實封餘如故制
3 (元三年四月四日)  門下。朕聞天子有道,其德不可得而名;輔相有德,其才不可得而見。故漢之《文、景紀》無可書之事,唐之《房、杜傳》無可載之勛。當時安榮,後世稱頌。予欲清心而省事,不求智名與勇功。天維顯思,將啟承平之運;民亦勞止,願聞休息之期。眷予元臣,咸有一德;咨爾百闢,明聽朕言。中大夫守中書侍郎上柱國汲郡開國公食邑二千二百戶食實封三百戶賜紫金魚袋呂大防,造道純深,受才宏毅。果藝以達,有孔門三子之風;直大而方,得坤爻六二之動。久踐右闥,蔚為名臣。宜升左輔之崇,兼綜東台之務。加賦進秩,寵數益隆。得位與時,憂責彌重。於戲。若古有訓,無競維人。崔公建中之風,以除吏八百而致;裴元和之政,以薦士三十而能。惟公乃心,何遠之有。可特授太中大夫守尚書左僕射兼門下侍郎加上柱國食邑七百戶食實封三百戶,餘如故。
4 除範純仁特授太中大夫守尚書右僕射兼中書侍郎進封高平郡開國侯加食邑實封餘如故制(元三年四月四日)
5 門下。朕惟朝廷之盛衰,常以輔相為輕重。若根本強固,則精神折衝。故呂臣奉己而不在民,則晉文無複憂色;汲長孺直諫而守死節,則淮南為之寢謀。朕思得其人,付之以政。使天下聞風而心服,則人主無為而日尊。咨爾在廷,咸聽朕命。中大夫同知樞密院事上柱國高平郡開國伯食邑九百戶食實封二百戶賜紫金魚袋範純仁,器遠任重,才周識明。進如孟子之敬王,退若蕭生之憂國。朕覽觀仁祖之遺跡,永懷慶歷之元臣。強諫不忘,喜臧孫之有後;戎公是似,命召虎以來宣。雖兵政之與聞,疑遠猷之未究。坐論西省,進貳文昌;增秩益封,兼隆異數。於戲。時難得而易失,民難安而易危。予欲守在四夷,以汝為偃兵之姚、宋;予欲藏於百姓,以汝為惜民之蕭、曹。勉思古人,以稱朕意。可特授太中大夫守尚書右僕射兼中書侍郎進封高平郡開國公加食邑七百戶實封三百戶,餘如故。  除苗授特授武泰軍節度使殿前副都指揮使勛封食實封如故制
6 (元三年七月十二日)
7 門下。出總元戎,作先聲於士氣;入為環尹,寓軍政於國容。將伸閫外之威,以迪師中之吉。咨於爾眾,朕得其人。侍衛親軍步軍副都指揮使威武軍節度觀察留後持節福州諸軍事福州刺史上柱國濟南郡開國公食邑二千八百戶食實封三百戶苗授,早以異材,見稱武略。被服忠義,有烈丈夫之風;砥礪廉隅,得士君子之概。薦揚邊圉,益著勞能。拔自眾人,既蒙先帝之遇;遂拜大將,無複一軍之驚。祗扈殿岩,肅將齋鉞。予欲少長有禮,而兵可用;汝其夙夜在公,而令必行。於戲。愛克厥威罔功,茲為深戒;師眾以順為武,古有成言。惟懋乃衷,毋忘朕訓。
8 除皇伯祖宗晟特起複制(元三年十一月一日)
9 門下。曾、閔之哀,喪不貳事;漢、唐之舊,禮有奪情。矧予藩屏之親,實兼臣子之重。雖閨門以恩掩義,而公侯以國為家。伯臣司宗,職不可曠;要服事,古有成言。非予爾私,其聽朕命。皇伯祖彰化軍節度涇州管內觀察處置等使檢校司空開府儀同三司持節涇州諸軍事涇州刺史判大宗正事上柱國高密郡王食邑七千八百戶食實封二千四百戶宗晟,天資純茂,德履方嚴。襲餘慶於祖宗,蹈格言於師保。典司屬籍,克有令名。郢客卒業於浮丘,闢強受知於先帝。允厘厥位,無愧昔人。屬此閔凶,累然毀瘠。嗟日月之逾邁,重職業之久虛。宜複寵名,式從權制。於戲,出居官次,非王事不談;退適倚廬,讀喪祭之禮。則忠孝兩得,人無間言;功名益隆,親有顯譽。勉服朕訓,光昭前聞。
10 給事中兼侍講傅堯俞可吏部侍郎
11 敕。士以德望進,則風俗厚而朝廷尊;以經術用,則議論正而名器重。此君子所以難合,而朕亦難其人焉。具官傅堯俞,博學篤行,久聞於世。歷事四世,挺然一節;懷道不試,十年於茲。朕欲聞仁人之言,置之講席;非堯舜之道,蓋未嘗言。給事黃門,未究其用;往貳太宰,益修厥官。董正治典,以稱先帝複古之意。可。
12 太常少卿趙瞻可戶部侍郎
13 敕。理財正辭,禁民為非曰義。先王之論理財也,必繼之以正辭。名正而言順,則財可得而理,民可得而正。自頃功利之臣,言政而不及化,言利而不及義。中外紛然,朕益厭之。具官趙瞻,明於吏事,輔以儒術。忠義之節,白首不衰。愛自秩宗,擢貳邦計。將使四方之人,知予以耆老舊德居此官者,蓋有盍徹之意焉。可。
14 王克臣可工部侍郎依前龍圖閣直學士
15 敕。朕承先帝之丕業,居其宮室,而服其器用。常懼不稱,而何敢有加焉。惟是軍國之備,凡仰於百工者,乃以諉於冬官。有事於斯,當識朕意。具官王克臣,奮自儒術,蔚為聞人。歷帥諸藩,嘗佐事典。才有餘裕,所在見稱。比由宛丘,入奉朝謁。而司空長貳,艱於其人。爰命爾以舊官,仍兼內閣之重。勉率厥職,外以成爾繕治之勞,內以全予恭儉之志。可。
16 祥符知縣李之紀可廣西提刑
17 具官李之紀。近自畿甸,遠至海隅。朕視其地如戶庭,視其民如一家。爾賦政赤縣,而廉平之稱,達於朕聽,是用命爾。按刑嶺表,其一乃心,毋或鄙夷其民,如在朕側。往惟欽哉。
18 知楚州田待問可淮南轉運判官  敕具官田待問。朝廷取材,必始於治民。異時吏或不更郡縣而任刺舉,剛柔失中,民以告病。以爾端靜敏恪,悃心無華,試於劇郡,吏民宜之。其即本道以究爾才,往悉乃心,毋使厥聲減於治郡。可。
19 兩浙轉運副使孫昌齡可秘閣校理知福州
20 敕具官孫昌齡。爾奉使吳越,而廉平之稱,達於朕聽。七閩之會,其民智巧,易以理服,難以力勝。今命爾為守,惟寬而明,民乃宜之。朕方複文館之職,以廣育才之路。遂以命爾,往惟欽哉。可。
21 知徐州馬默可司農少卿  敕具官馬默。爾以博學強記,宏毅有守,剛而不犯,明而不苛,歷試中外,藹然有聞。朕方選擇循吏,入為卿佐。凡爾所能已試於外者,其以告我而力行之,往佐大農,毋忽朕命。  兩浙轉運副使許懋可令再任
22 敕具官許懋。吳越之人,凋敝久矣。朕方蠲理煩碎,以安養其眾,非得循吏察視郡縣,均通有無,則民何賴焉。以爾儒術精通,吏事詳敏,歷年於茲,民便其政。既信之俗,必易為功,庶無新故更代之勞,而有上下相安之美。勉修前業,無怠日新。可。
23 新淮南轉運判官蔡朦可兩浙運判
24 敕具官蔡朦。吳越之人,凋敝久矣。朕方蠲理煩碎,以安養其眾,非得循吏察視郡縣,均通有無,則民何賴焉。以爾名臣之子,進以儒術,歷佐漕府,治辦有成。東南富庶,比於西蜀,而機巧過之。惟寬且靜,則民不偷。可。
25 司農少卿範子淵可知兗州
26 敕具官範子淵。朕於士大夫,未嘗求備也,將歷試以事,而收其所長。有司言汝治河無狀,耗國勞民,積歲而功不成。朕惟水土之政,與郡縣異,其觀汝於牧民。尚勉求效,以蓋往愆。可。
27 故樞密副使包拯男太常寺太祝糸意之妻壽安縣君崔氏可特封永嘉郡君仍封表門閭
28 敕崔氏。汝甲族之遺孤,大臣之塚婦。夫亡子夭,煢然無歸,而能誓死不嫁,撫養孤弱,使我嘉佑名臣之後,有立於世,惟汝之功。昔衛世子早死,共姜自誓,詩人歌之。韓愈幼孤,養於嫂鄭,愈喪之期。若崔氏者,可謂兼之矣。其改賜湯沐,表異其所居,以風曉郡國,使薄於孝悌者有所愧焉。可。
29 皇叔某贈婺州觀察使追封東陽侯皇兄某贈蔡州觀察使追封汝南侯
30 敕。生分竹符,所以廣恩於宗室;沒享茅社,所以寵綏其子孫。眷予盤石之宗,夙被麟趾之化。國有常典,我其敢忘。某等生於高明,克自抑畏。恭儉寡過,綽有士人之風;忠孝著聞,蓋服祖宗之訓。屬既尊於中外,禮當極於哀榮。命以廉車,即封其地。爰疏五等之貴,以慰九原之思。庶其有知,服我休命。
31 士AA87可西頭供奉官
32 敕具官士AA87。汝宗室子,生於安逸,而能誦習文法,以求自試,蓋亦有志於士者。朕何愛一官,不以成其志乎?可。
33 童可特敘內殿崇班
34 敕具官童。汝奉法不謹,坐廢歷年。而能祗畏以蓋前失,既更大眚,稍複汝舊。往服厥官,益敬無怠。可。
35 謝卿材可直秘閣福建轉運使
36 敕具官謝卿材。先王設官制祿,非特以勸功興事也。將以觀士之所守而進退之,惟愛身者為能愛民,惟知義者為能知利。以爾臨事有守,信道不回,治郡有方,奉使不擾,力行古人之事,庶幾循吏之風。釋此大邦,付之一路。仍進直於書府,俾增重於使權。無輕遠人,謹視貪吏,政成民悅,朕不汝忘。可。
37 趙可淮南轉運副使
38 敕具官趙。汝昔為文登守,而海隅之民,至今稱之。推文登之政,達之齊魯,刑平賦簡,所部以安。今淮南之人,困於征役,而重以飢饉。汝往按視,如京東之政,以寬吾憂。可。
39 呂溫卿知饒州李元輔知絳州
40 敕呂溫卿等。監司郡縣,其職不同,其為養民一也。夫安靜之吏,悃心無華,日計不足,歲計有餘。今自部使者,移治一郡,其深念之。服於朕訓,以永終譽。可。
41 王誨知河中府
42 敕具官王誨。汝以名臣子,老於治郡,所至安靜,吏民宜之。河東吾股肱郡,方唐之盛,世有賢守,風流未遠,圖像具存,勉思古人,以紹前烈。可。  邵剛通判泗州  敕具官邵剛。《詩》云:「淑問如皋陶,在泮獻囚。」獄訟之事,固儒者之所學也。汝官於上庠,既習其說矣,其往試之。可。  荊王揚王所乞推恩八人  具官某等。或以方伎世其學,或以歲月積其勞。給事王宮,既勤且久,增秩改授,以旌其能。往服休恩,益敬無怠。可。
43 西頭供奉官張禧得三級轉三官
44 敕具官張禧。疆場之政,以首虜計功,所從來尚矣。爾既應格,則嘗隨之。可。
45 鮮于侁可太常少卿
46 敕具官鮮于侁。奉常之職,非特以治郊廟之度、服器之數而已,國有大政事、大議論,必稽焉。昔魯秉周禮,齊不敢謀。而晏子太師折衝於樽俎之間。國之典常,君臣之名分,上下守之,有死不易,則國安而民服。朕選建卿士,付之禮樂,意在於此。非我老成之人,學足以通古,才足以御今,智足以應變,強足以守官,深於經術,達於人情,其孰宜之?《詩》不云乎,「彼其之子,邦之司直。」往修厥官,無ル朕命。可。
47 範祖禹可著作郎
48 敕具官範祖禹。左右起居,東觀著作,皆史事也。今左右史獨書已行之政,有司之常事。至於廊廟大議,君臣相與之際,所以興壞治忽之由,一歸於東觀。則著作之任,顧不重歟?非得直亮多聞,古之所謂益友者,奮筆於其間,則善惡貿亂,後世無所考信。汝既任其事矣,益進而專之。朕苟有過,猶當直書,而況其餘乎?往祗厥官,無曠乃職。可。  孫覺可給事中  敕。朕聞明主在上,凡侍從皆得言。若其不明,雖台諫亦失職。朕以衝眇,丕承祖宗。未堪多難之憂,常恐不聞其過。下至執藝,猶當盡規。豈必諫臣,而後論事。矧茲封駁之重,任參黃散之間。知無不言,職固當爾。具官孫覺,行不違道,言不違仁;處以孝聞,出以忠顯。先帝所以遺朕,天下謂之正人。屢告嘉猷,固非小補;間自西省,遷之東台。而覺方進陽城之直詞,固懷蕭生之雅意。重違其請,閱月於茲。卒採群言,以遂前命。以爾抗章伏閣之志,施於還詔批敕之間。其一乃心,以稱朕意。  皇伯祖克愉可贈忠正軍節度使開府儀同三司
49 敕。國家蒙累聖之餘澤,眷宗室之多賢。雖設官以董其私,置傅以導其學,而重以吏事,責之懿親。青衿而服簪纓,白首以奉朝請。雖有間、平之盛德,歆、向之異材,皆湮沒而無傳,故嘆息之何及。尚賴本支之茂,蔚為邦國之華。不幸雲亡,惻然永悼。具官克愉,忠厚以為質,禮敬以自文。持滿矜高,蓋得諸侯之孝;履信思順,合於大有之賢。小心自將,沒齒無過。方朕不言之際,遽茲永逝之悲。日月有時,窀穸告具。賁以旌旄之寵,仍兼將相之榮。豈獨慰九泉之思,亦將勸庶邦之義。可。
50 蕃官兀泥常等十二人覃恩轉官
51 敕具官某等。錯居吾圉,世濟其忠。矧茲臨御之初,豈有中外之異。各從遷秩,以廣異恩。祗服寵靈,益堅守御。可。
52 高密郡王宗晟建安郡王宗綽所生母孫氏封康國太夫人
53 敕。母以子貴,《春秋》之義也。朕方因親以教愛,廣愛以及民。封節婦之閭,以勸能賢;賜高年之爵,以助養老。而況屬籍至近,賢王篤生,欲大慰於慈心,宜特推於異數。孫氏四德純備,五福薦臻。豈惟擢秀於閨門,固已流芳於宮閫。舉觴坐上,有伯仁仲智之賢;持節洛濱,皆汝南琅琊之貴。爰改封於樂土,俾正位於小君。服我休恩,介爾眉壽。可。
54 客省副使劉知恩州  敕。軍國異容,兵民異道。治戎振旅,以鷙勇為上;承流宣化,以忠孝為先。爾久練武經,本由才選,屢更煩使,克有成勞。試於一州,祗服朕訓。可。
55 皇叔叔曹贈州防禦使封廣平侯
56 敕。官至持節,爵為通侯。非我勛勞之臣,則必親賢之屬。豈云虛受,維以飾終。具官叔曹,生於高明,力自修飭,克有常德,以沒元身。乃眷衡漳,夙為重地。爰假一麾之寵,就分五等之封。庶其有知,服我休命。可。  左侍禁李司可供奉官
57 敕。蠢爾裔夷,憑竊發,不時討擊,何以懲艾。爾能奮命,破走犬羊,何愛一官,以勸吏士。可。
58 張汝賢可直龍圖閣發運副使
59 敕具官張汝賢。朝廷於南方複置都漕者,所以均節諸路之有無,使歲課時入而已,非以求贏也。至俗吏為之,則多收羨財以幸恩寵,而民受其病。以爾昔為御史,號稱敢言,奉使江表,罪人斯得,庶幾知義利之分者。是以命爾。寵之新職,往惟欽哉。  狄諮劉定各降一官
60 敕具官某等。奉使一路,以┰民奉法為先。今乃不然,煩酷之聲,溢於朕聽,公肆其下,曲法受賕,收聚毫末,與農圃爭利,使民無所致其忿,至欲賊殺官吏。朕以更赦,置之閒局,而公議未厭。其削一官。往思厥愆,服我寬政。可。
61 範子淵知峽州  敕具官範子淵。汝以有限之財,興必不可成之役,驅無辜之民,置之必死之地。橫費之財,猶可以力補;而既死之民,不可以複生。此議者所以不汝置,而朕亦不得以赦原也。夷陵雖小,尚有民社。朕有愧於民,而於汝則厚矣。可。
62 宣德郎劉錫永父元年一百四歲可承事郎
63 敕劉元年。尚齒教民,三代之義。咨爾百年之故老,乃吾六世之遺民。自非吉人,莫享上壽。張蒼仕秦柱下,而至漢孝景;思邈生隋開皇,而及唐永淳。古有其人,乃今親見。何愛一命,慰其子孫。可。  叔頗男文之可三班借職
64 敕文之。汝父無祿早世,緣母之請,以獲一官。其思所以克家事母者,惟敬毋怠。可。  鮑耆年京東運判張峋京西運判
65 敕具官某等。朕惟百姓之命,寄於郡縣,而守令之賢,不能人知其實,獨賴部使者為朕耳目而已。爾長一郡,以才良聞。進之漕屬,以究其用。其使上無惰吏,下無冤民,以稱朕意。可。
66 李周可太僕少卿
67 敕具官李周。「僕臣正,厥後克正。」見於《周書》。「思無邪,思馬斯臧。」形於《魯頌》。朕命此職,亦難其人。以爾秉心不回,臨事有守,通練世故,灼知民情,所以望爾者,豈特車工馬政而已哉。可。
68 範純禮可吏部郎中  敕具官範純禮。嗚呼,維乃顯考,克明德秉哲,以左右我仁宗,俾配德於堯舜,天亦維相之,使世有人以任我樞機將帥之事。今汝獨在外計,朕惟瑚璉不可以褻用,驥不可以小試。命以天官之屬。其小進之,益觀其能,往欽哉。可。  餘希旦可知濰州
69 敕具官餘希旦。爾本以才選,坐累失職,亦云久矣。肆餘大眚,罔不更新。北海名邦,民樸而富,往務忠厚,以安其生。可。
70 王可知衛州
71 敕具官王。凡我四朝之舊,經德秉哲,篤老不衰者,今幾人哉。以爾好學守節,名在循吏,而久不治民,朕甚惜之。太行之麓,民樸訟簡,守以安靜,莫如汝宜。可。  郭祥正覃恩轉承議郎
72 敕具官郭祥正。朕丕承六朝,陳錫四國,覃及方外,浹於有生。矧餘通籍之臣,可無增秩之寵。祗服休命,永肩一心。可。
73 王崇拯可遙郡刺史
74 敕具官王崇拯。刺史漢官,秩六百石,魏晉以來,皆牧守之任。今雖以為勇爵,然非親賢勛舊,不在此選。爾入直禁省,出分虎符,兵民所宜,選寄滋重。有司言爾,累勞當遷。益修厥官,以應名實。可。
75 潮州澄海第六指揮使謝皋可三班借職
76 敕謝皋。汝自什伍,長積勞累,遷至一旅,極矣。今乃以去惡之功,獲補武吏。惟廉與慎,乃克有終。可。
77 皇伯仲贈使相
78 敕。親親以藩王室,賢賢以尊朝廷,古之道也。況於死生之際,恩禮之重,國有常典,我其敢忘。皇伯具官仲,生於高明,克自祗畏。出就外傅,聞好禮之稱;退省其私,有為善之樂。云何不淑,罹此閔凶。慰我永懷,豈無異數。袞衣赤舄,寵均三事之臣;玉節牙璋,坐享專征之器。豈云虛授,維以飾終。庶幾有知,服我休命。可。
79 士暇右班殿直
80 汝宗室子,始名而祿。得之非艱,守之惟艱。祗服朕訓,乃克終譽。可。  克鞏遙郡防禦使
81 朕於宗室,無所愛也。然猶不欲虛授,以速人言。得之惟艱,乃罔後悔。凡有進秩,必付有司,考其歲月,察其行義,則朕與汝皆無愧,豈不休哉。
82 劉ト門祗候
83 惟我神考,篤於將師,生則厚其寵,死則恤其孤。將使識朝廷之儀,習軍旅之事,無忝厥祖,以世其家,成汝之志,可謂至矣。將何以報之。可。
84 王安石贈太傅
85 敕。朕式觀古初,灼見天意。將有非常之大事,必生希世之異人。使其名高一時,學貫千載。智足以達其道,辯足以行其言。瑰瑋之文,足以藻飾萬物;卓絕之行,足以風動四方。用能於期歲之閒,靡然變天下之俗。具官王安石,少學孔、孟,晚師瞿、聃。罔羅六藝之遺文,斷以己意;糠比百家之陳跡,作新斯人。屬熙寧之有為,冠群賢而首用。信任之篤,古今所無。方需功業之成,遽起山林之興。浮雲何有,脫屣如遺。屢爭席於漁樵,不亂群於麋鹿。進退之美,雍容可觀。朕方臨御之初,哀疚罔極。乃眷三朝之老,邈在大江之南。究觀規模,想見風採。豈謂告終之問,在予諒暗之中。胡不百年,為之一涕。於戲。死生用舍之際,孰能違天;贈賻哀榮之文,豈不在我。寵以師臣之位,蔚為儒者之光。庶幾有知,服我休命。可。
86 楊繪知徐州
87 敕楊繪。士有拙於謀身而巧於治民,疏於防患而密於慮國,其自為計則過矣,而朕何疾焉。先帝龍興,首擢用爾。置之台諫,以直諒聞。言雖無功,效於今日。簡易輕信,失之匪人。坐廢十年,陶然自得。《詩》人所謂「豈弟君子」者,繪庶幾焉。彭城大邦,吾股肱郡。政成民悅,朕不汝忘。可。
88 陳薦贈光祿大夫
89 敕。昔我英祖博求天下之士,以輔翼我神考於東宮。二十餘年之間,山陵既成,人物改謝。顧瞻在廷一二臣外,罔有存者。朕惻然傷之,永懷其人。具官陳薦,剛毅木訥,器遠任重。密勿左右,以責難為愛君;周旋藩輔,以恤民為報國。淪喪未幾,風烈如在。雖死者不可複作,而追榮之典,猶足以寵綏其子孫。且使樸忠守道之士,知朕意之所予者。可。
90 呂穆仲京東提刑唐義問河北西路提刑
91 敕。先帝立法更制,所以約束監司守令,使不得營私而害民者,可謂至矣。朕始罷賦泉之令,複征徭之法,凡先帝之約束,當益申而嚴之。使出力從政之民,無所複病。以爾穆仲等,或端靜有守,敏於為政,或直亮多聞,志於仕道。而京東、河朔,皆天下重地也。往修厥官,稱朕意焉。可。
92 沈叔通知海州
93 敕。朕嗣位以來,通商惠農,施舍已責,有不順成,荒政畢舉。而海濱之民,群聚剽掠,此吏不稱職,備災無素之過也。今選命汝。惟往安之,非勝之也,民苟有以生矣,其肯自棄於惡。可。
94 孫向保州通判  敕孫向。一郡之寄,在汝守貳。察奸舉能,既複其舊矣,則達政之吏,可以有為。爾通練民事,既試有勞,其從所請,以觀來效。可。
95 鄧闢朝散郎(監邕州慎門金坑)
96 瘴霧之鄉,上幣所出。累年於此,勤亦至矣。法當遷秩,以答久勞。可。  荊王新婦王氏潭國夫人  敕。《易》稱中饋,為家人之正吉;《詩》美羔羊,蓋鵲巢之功致。婦德有常,含章不曜,能使君子,樂且有儀。則內助之賢,從可知矣。王氏早服師傅,習聞詩禮。富貴而能恭儉,俯仰極於孝慈。令問藹然,刑於宗族。其改封大國,象服是宜。以稱我叔父之德,為內命婦之法,豈不休哉。可。
97 劉庠贈大中大夫
98 敕。國以求賢為事,士以得時為急。士既難進而易退,時亦難得而易失。日月逝矣,歲不我與。古人之嘆,複見於今。具官劉庠,才備德博,器遠任重。逮事三朝,出入二紀。英祖神考,實知其人。而剛毅樸忠,學不少貶。肆朕嗣位,疇咨故老。如庠等輩,不過數人。方當召用,命不少假。使九原而可作,雖百身其何贖。式章異數,賁於其柩。雖知無益,以塞餘哀。可。
99 李琮知吉州
100 敕李琮。汝以久遠無根之賦,使畏威懷賞之吏,均之於無辜之民。民以病告,聞之惕然。使吏覆視,皆如所聞。既正其事矣,而汝猶自言,若無罪然。朕惟更赦,不汝深咎。遷於一州,往深念之。廬陵之富,甲於江外。使民安汝,朕則汝安。可。
101 高士良可文思副使  敕高士良。汝閱習民兵,技藝超等,課以歲月,於法當遷。往服寵靈,益思來效。
102 皇叔叔遂可贈懷州防禦使追封河內侯
103 敕。生於富貴而無驕逸之患,終於祿位而有歸全之美,始終之義,有足賢者。具官叔遂,性於忠孝,文以禮樂。蓋蒙祖宗之澤,而服師保之訓。克有令聞,以沒元身。是用爵之通侯,官以持節。上以勸於宗室,下以寵綏其子孫。可。
104 揚王子孝騫等二人荊王子孝治等七人並遠州團練使
105 敕某等。先皇帝篤兄弟之好,以恩勝義,不許二叔出居於外,蓋武王待周召之意。太皇太后嚴朝廷之禮,以義制恩,始從其請,出就外宅,得孔子遠其子之意。二聖不同,同歸於道,可以為萬世法。朕奉侍兩宮,按行新第,顧瞻懷思,潸然出涕。昔漢明帝問東平王:「在家何等為樂?」王言:「為善最樂。」帝大其言,因送列侯印十九枚,諸子年五歲以上悉帶之,著之簡策,天下不以為私。今王諸子,性於忠孝,漸於禮義,自勝衣以上,頎然皆有成人之風,朕甚嘉之。其各進一官,以助其為善之樂。尚勉之哉,毋忝乃父祖,以為邦家光。可。
106 呂公著妻魯氏贈國夫人
107 敕。婦人之德,如玉在淵,雖不可見,必形諸外。視其夫有羔羊之直,相其子有麟趾之仁,則內德之茂,從可知矣。具官呂公著,故妻魯氏,名臣之子,元老之婦。所資者深,故志存乎仁;所見者大,故動協於禮。環佩穆然,閨門化之。而降年不永,祿不配德。其改封大國,正位小君。庶幾為女史之光,非獨慰其夫子而已。可。
108 仲暹可遙郡防禦使
109 敕仲暹。居貧賤而有聞易,處富貴而無過難。凡我宗室,皆有位著。雖不任以事,無所施其才,而刑於厥家,有以考其行。日月其邁,爵秩當遷。朕不爾私,服之無愧。可。
URN: ctp:ws292667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