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Twitter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新浪微博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在豆瓣上關注我們,隨時得到最新消息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維基
-> -> 第二十回老官醫粗心投補品 嬌小姐噩夢警芳魂

《第二十回老官醫粗心投補品 嬌小姐噩夢警芳魂》[查看正文] [修改] [查看歷史]

1 卻說魯太太看過了驪珠之後,仍由龍夫人陪到上房裡去,又復說起驪珠病情。魯太太道「論理,小姐這般一個知禮達義的人,生在這樣人家,父母又那麼鍾愛,何至於生出這種病來?
2 妾有一句冒昧的話,不知可說得?」龍夫人忙道:「不知有甚見教?我們既是一家親,就請魯太太說了罷。」魯太太道:
3 「小姐是曾經讀過書,知禮守禮的。小姐年紀說小也不小了,不知向來可曾提過親?」一句話說得龍夫人恍然大悟道:「這倒向來不曾提起過。」魯太太道:「此刻何不和她提一提,衝個喜呢?薇園也是這個意思,不過這句話不便對中丞說得,所以叫妾來告訴夫人。」龍夫人道:「這真是醫者父母心,我們當真做父母的倒不曾想到這一層,真是費心了。」魯太太謙抑了幾句,龍夫人待過點心,魯太太便告辭回去不提。
4 且說龍夫人送過魯太太之後,便打發人到內書房裡請龍中丞。中丞正在那裡焚香,正襟念大悲咒,求小姐病好呢。聽說夫人有請,只點了點頭,把一首大悲咒念完了,方才到上房裡去。夫人接著,把魯太太的話說一一告知。中丞聽了,不覺愕然道:「我倒向來沒有想到這著。然而她是個不出閨門的女子,何至於如此?」龍夫人道:「人大了,知識開了。又是個識宇的人,不定看了些甚麼混帳書,也不定這一班妖姬恣口無忌的說了些甚麼混帳話,被她聽了,都是論不定的。」龍中丞道:
5 「薇同既然慮到這一層,我們就姑且依他說試試看,左右年紀大了,終久是要提的。」說罷,歎了一口氣,立起來,踱到花園裡去看驪珠的病。
6 走到綠雲紅雨軒前面,只見一個老媽在大院子裡桃花樹下洗手巾,裡面靜悄俏地。中丞輕輕步入鴛鴦廳,掀起簾子,只見二姨太太和素琴、錦瑟兩個大丫頭,默默對坐,驪珠卻在牀上睡著了。便輕輕跨了進去。二姨太太等連忙站起來,中丞搖搖手。走近牀前一看,只見驪珠半閉著眼,仰臥在牀,氣息懨懨,面如金紙,又不覺歎了一口氣。二姨太太輕輕道:「老爺且到外間去說一句話。」中丞聽說,又輕輕踱到外面。二姨太太跟了出來,遞過一個細瓷小痰盂道:「小姐的病,不知怎樣?
7 老爺請看看這個。」中丞接過一看,只見裡面都是白痰,痰當中卻帶著三四條鮮紅的血絲兒。不覺吃了一驚道:「是幾時起的?」二姨太太道:「是今天才見的。早就想回,又怕冒冒失失的驚了老爺、太太。方才魯太太來替小姐診脈,正想說出這個,又怕被小姐聽見了。」中丞道:「小姐自己不知道麼?」
8 二姨太太道:「不知道的。」中丞點點頭道:「拿去洗了罷。
9 不要叫她自己知道。」說罷,匆匆出了花園,仍到上房去,對著夫人跺腳道:「這是那裡說起?鬧的吐出紅的來了!可恨這濟南,枉說是個省城,要找一個好醫生都找不出來。」夫人聽說,也吃了一驚道:「這話怎講?」中丞道:「我也不知。你去問伺候的人去。」夫人聽說,也不再問,三步兩步到花園裡去了。中丞也自到簽押房裡去,叫人去請薇園。
10 薇園到來,中丞告知原故,薇園道:「小姐不知何故,那一點肝火總不得下去。肝火灼金,乃見咳嗽。此時是肺經受傷的很了,所以帶出點血絲來。職道實在學識淺陋,診治不好。
11 大帥何不叫人打聽,這濟南城裡,想來未必沒個名醫。」中丞道:「我也這麼想。但恐怕靠不住。」薇園道:「也不妨多請幾人參酌參酌,職道一個人的見識到底有限。」中丞道:「那麼請那個呢?」薇園道:「大帥只要吩咐出來,倘不是好手,他們也不敢引薦得來。」中丞此時心焦如焚,聽了薇園的話,便叫人到歷城縣去,交代打聽幾名好醫生來。
12 歷城縣聽見了這個命令,便先叫本縣官醫上院去伺候。這官醫已經七十多歲的了,奉了縣主之命。便衣冠上院稟見。龍中丞此時尚和薇園在簽押房談天,聞報,便叫薇園先到花廳裡去陪他,順便考察考察他的醫理,自己卻到上房去打聽驪珠的病情。只見龍夫人已從花園裡回來,兩隻眼睛哭得猶如核桃一般,說:「女兒只怕是不中用的了。」丫頭錦瑟又把小痰盂送出來,說方才又吐了一口。龍中丞便叫拿出去給那官醫看。那官醫在外面細細的對薇園問過了小姐的病情,薇園一一的都告訴了。那官醫閉目寧神,聽了半天道:「別的都不怕,就怕耽誤的太久了。」說話時,歷城縣又送來了兩個醫生,一一與薇園見過。恰好裡面送出小痰盂來,三個醫生輪流看了,彼此又議論了一番,只見家人來說:「請。」薇園便陪了三個醫生到花園裡去。到得鴛鴦廳時,龍中丞已在那裡了。薇園指點見過,行了常禮,便到裡面診脈。三個醫生輪流診過,龍中丞親自陪到花廳坐下。那官醫先說道:「據晚生的愚見,小姐貴脈,六部皆見細弱,乃是氣血皆虛之象。此時急進大補之劑,只怕還可得手。」後來的兩個醫生同聲說道:「晚生等也同此意。」
13 龍中丞道「既如此,就請三位公議一個方罷!」薇園聽了,只是皺眉,又不好多說。只見他三個相讓到書桌旁邊,由那官醫秉筆,三個人唧唧噥噥了一會,開了一個十全大補湯來,內中卻又加些紅花、桃仁、寄奴草之類,雙手遞給中丞道:「晚生們訂了這個方子,求大帥鑒定。」中丞接過一看,只見打頭第一樣便是吉林人參三錢,便道:「可以吃得參麼?」官醫道:
14 「早就該吃的了。小姐貴體本是稟賦虛弱,加以久病氣血兩虧,人參大補元氣,用以培元。本方還有一錢交趾肉桂。晚生看得小姐的咳嗽,是虛火爍金所致,肉桂大補命門,有引火歸源之功,命門真火一生,虛火自滅,可以止住咳嗽。這本是四君四物合成的十全大補湯。至於紅花、桃仁、寄奴草,乃為停瘀太久而設,然而深恐體弱之人擔不住,所以每樣只用幾分。」龍中丞於脈理醫道一節向不講求,聽了他一番議論,覺得甚似有理,便把藥方遞給薇園道:「我們再談談。」說時便舉起茶杯送客。
15 三個醫生走了,中丞又問薇園:「這方子可用得?」薇園道:「據職道的見識,此時似乎不宜驟補。然而各人見解不同,職道不敢斷定吃得吃不得。」龍中丞道:「你只說據你的主意,是吃得吃不得。」薇園道「據職道看去,似乎不宜吃,還請老帥斟酌。」中丞只得送過薇園,進去與夫人商量。龍夫人道:
16 「既然他們三個人公議的,就何妨吃他一劑試試看。」好在參、桂是自己家裡有的,便在方於上圈去了那兩樣,撮了藥來,配了參、桂,煎給驪珠吃了。
17 且說薇園回到公館裡,天色已斷黑,乏的了不得。家人們知道未吃晚飯,便伺候開上飯來。薇園一面吃飯,一面將一切情形,向太太說知。魯太太大驚道:「這個毛病,如何吃得十全大補?老爺,你如何不止住他?」薇園道:「我已說過吃不得的了。然而這個病是終不會好的了,早點送斷了,也省得生人受累。」魯太太道:「虧你這還是醫家之言呢!」薇園道:
18 「這一服藥也未見得就送得斷。你看我天天投的疏肝理氣的藥,她吃了下去,那臟腑全不理會,但願這服藥也是如此,那就不至於死了。」說話間吃過了晚飯,略坐一坐,便去唾了。
19 一覺醒來,聽得房門外面似乎有人說話,側耳再聽時,卻有人在那裡叩房門,說是院上打發人來請。薇園吃了一驚,連忙披衣坐起,取出表來,在燈光之下仔細一看,已是兩下半鍾。
20 便推醒了太太,自己穿衣下地。親自開了房門,只見一個家人回道:「院上打發人來請,說小姐有點不好呢!」薇園道:
21 「快預備轎子!」家人道:「早預備了。」薇園匆匆要水嗽了口,也來不及洗臉,穿上衣服要走。忽然又想起一事,取出一條小毛巾,又向抽屜裡取出一瓶廣東薄荷油,盡情傾灑手巾上,揣在懷裡,方才出來上轎,向撫院衙門而去。入到轅門,便不等通報,早有家人伺候著,打了燈籠,引到花園見去。
22 進得花園時,只見四下裡燈燭通明,真是銀花火樹,賽似元宵。一徑來到鴛鴦廳,只見中丞穿著短打,淚人兒一般哭了出來,一把拉住薇園道:「薇園兄,你今日要救我的老命了!」
23 薇園道:「大帥且不要忙,小姐怎樣了?」說時丫頭早通報進去,龍夫人及一切姨太太都迴避過了。薇園到得裡間,親自拿起洋燭向牀上一照,只見驪珠仰臥在牀上,臉色轉紅,上下唇焦黑,閉著眼睛,有出氣沒進氣的亂喘。便叫聲:「小姐。」
24 龍中丞帶哭道:「我兒,你看這是誰來救你了?」驪珠也不答應。薇園放下燭台,診了一會脈。龍中丞把薇園讓到鴛鴦廳西面的倚雲閣裡去坐,那裡先有了五六個醫生,都在那裡商量定方。薇園對龍中丞道:「大帥且不要傷心,小姐是誤服參、桂之過,暫時還不礙事。可叫人快取生蘿蔔、生蔥搗了汁來灌下去,立刻就好的。」旁邊伺候的家人不等中丞吩咐,就如飛的去了。不一會取了來,中丞親自送到那邊,龍夫人接過,親自灌下去。說也奇怪,不到頓飯時,果然不喘了,臉色也不紅了,說了一聲:「好渴啊!」中丞便叫人問薇園,該喝甚麼?
25 薇園道:「喝點西洋參湯罷。如果沒有預備,就燕窩湯也好。」
26 裡邊就依言進了一小杯西洋參。
27 驪珠自從吃了十全大補場之後,被三錢人參鼓蕩了氣,一錢肉桂煽起了火,喘得一個死去活來。幸得薇園來用蘿蔔解了人參,生蔥破了肉桂,方才平復了,又喝了點西洋參,覺得神氣略清。微睜兩眼,見眾人都在牀前,不覺又生厭惡,閉了眼不看。朦朧之間,聽得三姨太太叫道:「小姐,花園裡又做戲了,我們去看來。」驪珠忽覺身體輕鬆,便隨了三姨太太到花園裡去。只見戲台就搭在鴛鴦廳前面,除了自己和三姨太太之外,井沒有第三個人。戲台上正在那裡唱《貴妃醉酒》呢!那扮楊貴妃的,正是喜蛛兒。不覺定睛細看,覺得他十分嬌媚,真是比那初見時龐兒越整。正在看得出神之際,忽然那戲台不見了,耳邊還聽得笙歌簫管的聲音。自己看看身上,卻穿戴的是鳳冠蟒帔,原來身在花轎之中。不覺暗暗驚訝道:「我一向不曾提親,怎麼便嫁了呢?」一會兒便有人扶著自己出了花轎,儐相贊禮拜堂,送入洞房。新郎過來,揭去紅巾。驪珠微飄鳳眼一看,那新郎不是別人,正是喜蛛兒。心中暗暗歡喜道:
28 「慚愧,也有盼著的一日也!」忽然轉眼看見攙扶自己的人,是一個青面獠牙的奇鬼,不覺嚇得魂不附體,大叫一聲「嚇煞我也!」急急張目再看,原來還是躺在牀上。龍夫人聽得驪珠夢中叫醒,連忙過來用手拊拍著肩頭,連叫:「我兒休慌!」
29 驪珠回想方才的事,原來是夢,不覺長歎一聲,眼中滴下淚來,身上的汗卻出個不住。
URN: ctp:ws654820

喜歡我們的網站請支持我們的發展網站的設計與内容(c)版權2006-2019如果您想引用本網站上的内容,請同時加上至本站的鏈接:https://ctext.org/zh。請注意:嚴禁使用自動下載軟体下載本網站的大量網頁,違者自動封鎖,不另行通知。沪ICP备09015720号-3若有任何意見或建議,請在此提出